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不放过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吃过了饭,陆卓带着陈忆默不作声地从偏厅离开。这边怎么说也是隋宏远的地头,要是撞上的虽然他不足以能把自己怎么样,但大小也是麻烦。更何况陈忆已经有些微醺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试试看能不能推倒她。

    陈忆红着脸站在房间门口,等着一双大眼睛望着陆卓,指着他的房间迷糊道:“你的房间在那边!”

    陆卓点点头嘿嘿一笑:“我知道,但我今晚上就像跟你一起睡  。”

    “不要!”

    虽然有些微醺,但陈忆的酒量还是不错的,直接拒绝了陆卓之后想要闪身逃进房间,结果没想到眼疾手快的陆卓根本就是怀着目的送自己回房的。手一拉直接搂住自己,随后一脚踢开房间大门,大笑着就把自己抱了进去。

    一进房间,陆卓就忍不住想要去扒陈忆的衣服。现在她没多少力气反抗,正好自己又休息了一整天。酒足饭饱,看她这回还能跑到哪里去。

    陈忆一边哼哼着想要挣扎脱离陆卓地控制,但是累了一天根本没怎么休息的她本来力气就不如陆卓,再加上又喝了不少酒就更加没多少反抗能力了。才挣扎了不过两分钟,原本的裙子已经被陆卓扒到了剩下,内衣也不知道被他什么时候解开扔到了一旁。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窄小的裤头和一双高跟鞋,而抱着自己的陆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清洁溜溜了。

    抱着陈忆走进浴室,陆卓二话不说就把两人的身子一起拖进了水里。温热地水花让陈忆舒服地哼哼起来,也顿时停止了挣扎。

    “行了行了,你要不愿意我今晚就抱着你,说说话就睡。别整的我跟强奸犯一样好不好?”陆卓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陈忆,就这么轻轻抱着她,任由温热地水流将两人地身体覆盖。

    听到陆卓的保证之后陈忆紧绷地身子才稍稍放松下来。整个人靠在陆卓怀里,被他紧紧抱住,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瞬间袭遍全身。她也不是没想过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交给陆卓。但是从来都有些自卑的她总觉得自己跟陆卓的第一次怎么着也得再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时间和场合。否则自己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就这么在一次外出办公的时间从了陆卓,他以后记不记得住都还是个问题。

    “明天去见那什么李先生,他到底是什么人?上次听你说他等级不高但权力很大,现在还有这样的玩意么?”陆卓轻轻咬着陈忆光华白皙地背肌轻声问道。

    陈忆只感觉自己背上一阵阵地发麻,整个人几乎都被陆卓咬得轻轻发抖。两手抓住陆卓地手臂,强忍着身上那一点点如电流一样的感觉说道:“他这个位置也是看地方来计算的。在其他地方可能没什么作用,但是在这边,就是大用处。矿监局听过吧。主管开采审批和核查,你说在这边他说话够用么?”

    陆卓一愣,紧接着就是一阵头皮发麻。原来那李先生是这个位置的人,难怪官位不大却能够上余思明的游轮。这放在以前就是主管盐道一样的肥差。要说在山西这个地方主管煤矿,那估计穷得也就剩下钱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跟你很熟一样?”陆卓会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跟那位李先生见面地清静,对陈忆怎么认识这个肥的流油的中年人感到一阵好奇。

    “关毅轩介绍我认识的,那时候我还跟着他学东西。”陈忆抬头看了一眼陆卓,随后笑眯眯地问道:“怎么,你以为我会跟他有什么?”

    陆卓摇摇头满脸地不屑:“切,你一还没出阁的老姑娘能有什么。”

    陈忆脸色一变,瞬间转过身来掐着陆卓地脖子朝着他恶狠狠地说道:“你说谁是老姑娘?你什么意思?我哪里老了?我我我我我我掐死你!”

    战斗只持续了两分钟,本来就没多少力气的陈忆很快就被陆卓三两下制伏在当场。嘿嘿冷笑两声,陆卓直接从水里把陈忆光溜溜地大腿抬到自己面前,让她在自己面前摆出一个极其羞人的姿势。

    陈忆一愣,脸色涨红地尖叫到:“坏蛋,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陆卓嘿嘿一笑,随即伸手一把握住了陈忆的脚踝:“高跟鞋都不脱就来洗澡,有的人真是心急啊!”

    一句话让陈忆整张脸别的通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陆卓已经脱掉了陈忆地高跟鞋,随后轻轻一低头,小心地在陈忆晶莹如玉地脚趾上轻轻一咬。

    要说挑逗手法,穿衣服的时候陈忆光凭眼神和动作就能让陆卓发疯。但是不穿衣服的时候,光溜溜的陆卓战斗力全开的话能甩她六七条街。但是自己答应过陈忆如果他不愿意就只能抱着她睡。对着自家媳妇,陆卓还是说道做到的。

    将陈忆挑逗地浑身发软两手捂着脸蛋再不出声之后,陆卓才笑眯眯地搂着陈忆沉沉睡去。反正时间还有的事,两人要在一起几十年,犯不着急在这两天。而且要是今晚把陈忆给红上了,那后面祭天自己岂不是要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在来之前陆羽还专门同乐电话,从今往后所有事情都要小心行事,万万不能再过度张扬。

    嘴里咬着烟头,怀里搂着熟睡地陈忆,陆卓心里头琢磨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够到帝都去看看陆羽。毕竟马和都让自己打退了,现在严哲已经算是犯了众怒,如果自己过去的话他应该不会把自己怎么样。自己可还是想见见那位从未谋面的严哲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陆卓想见严哲,严哲也很像见他。自从马和失败的消息传回了北京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讨论陆卓这一次的表现。虽然有汪索助阵,但是陆卓一个年轻人能够硬生生扛下马和亲自带队的连环陷阱,这已经成为一个传说流传在有资格知道这件事地圈子中。方家和苏家的人在事情发生后连说话都大声了许多,尤其是方家,方严牧好几次在街上故意找严天浩麻烦,一反从前的姿态给他难堪。

    不仅如此,在行动失败之后,严哲也受到了多方面的打压。先是自己的几个天被内部否决,随后又是自己的一些嫡系被撤换。这都标上上面那位对自己的这次举动非常不满。甚至那一位还亲自找到自己跟自己说了相当长一番话。大概意思就是,自己跟陆羽的斗争他可以不管。双方都是一样的待遇,要么成功,要么不做。如果因为失败而在成了对民众的伤害,那就要受到惩罚!

    这番话对严哲来说已经是相当严重,甚至可以说是教训。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自己的根基依旧稳固。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被富商那种十恶不赦的罪名的话根本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反倒是已经变成清白身的陆羽一直不敢出手,就是因为顾忌到他自己和陆卓没有足够的保护伞。

    一次计划不成功可以被归咎成运气问题。事实上马和已经把任务完成得很好。身中九枪,欢乐正常人恐怕早就死透了。可是陆卓却硬生生躺了两个月之后又活了过来,这如果不算是运气的话那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

    严哲抽着烟,整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程思溪和严天浩已经睡下,只是他依旧要为陆家的事情而担心。

    身形佝偻地花老端着一杯茶慢慢走到了严哲身旁,朝着他恭恭敬敬地说道:“老爷,您请的那位已经到了。刚刚来的消息,让您把全款付过去!”

    严哲眉头一挑:“哦?还没动手就要付全款么?他那么有把握?”

    话痨没有说话,只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严哲身边。他低着的身子将面容隐藏,量严重透着深深地担心:“老爷,这么做是否有些不妥?”

    严哲转过头,轻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之后问道:“你是指我竟然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

    花老没有说话,但却也没有否认。他跟着严哲二十年,自从严哲发迹开始就一路跟着他。这么多年来他见过无数的敌人在严哲面前倒下,而每一次严哲的行动和计划都无比的完美。只是没想到现在他竟然要用这种连自己都看不上眼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初出茅庐的陆卓。

    “那位陆卓可不是一般人啊。我说他几个身份给你听吧!”严哲放下茶杯,笑眯眯地摇头说道:“上海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最年轻的青年企业家获得者,最年轻的黑道头子,上海首富中国富豪榜第七的唐远毅的女婿,上海市委书记刘山的女婿。方家老头的孙女婿,苏家老头的孙女婿。陆家的长子长孙!这么一长串的可不单单只是称呼或者身份啊。如果他没有本事,恐怕连一百块都难赚到,更何况还赚足了这么多名利?”

    花老一愣,常年到在家里的他根本不知道陆卓还有这么多吓人的身份,尤其是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身份高,却竟然都是他的女人,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严哲微微一笑,轻轻掐灭了烟头:“这人才出来一年就获得了这么多,如果是十年呢?我该如何自处?所以,他是必须死的,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