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一十四章 生气的原因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太原市,山西省的盛会城市。【分享}自古以来就有无比浓厚地历史文化气息存在。想当初唐朝的建立者,历史著名二五仔李渊就是从这里起兵把好好一个大隋朝搞得七零八落。结果本以为登基称帝能够有好日子过的你老头又被自己那更加心狠手黑的二儿子给逼宫让位,直接做了默默无闻地太上皇。

    除此之外,太原还是全国第十大城市,简单说就是仅次于前面九座。城市建设极其发达,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有  。但是坐在出租车上逛了大半圈,陆卓是越来越恨这里了。因为它连一个合陈忆心意的饭店都找不到!

    腆着脸坐在陈忆身边,陆卓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想着办法让身边气呼呼地媳妇变得开心起来,但是结果显而易见,一个小时过去了,陈忆的脸色还是没有好转。

    手机上的地图就快被陆卓找遍了,建议也给了陈忆无数个,就连开车的司机师傅都给了好几个不错的建议,但陈忆就是不给面子。一副今天要是不让她高兴就不下车地模样。

    无奈地陆卓嘴巴都快说赶了,脑袋也想的隐隐发疼,但不买账的陈忆说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这让陆卓差点当场发疯。

    女人,在某些时候是极其不可理喻的!这种情况下不同一般,如果陈忆只是撒娇无端端地发脾气或者干脆是julie的争吵陆卓还能强行搂着她狠狠一通乱吻把她治服帖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时自己找不出一个合她心意的地方吃饭,这就环境就有点尴尬了。站在陈忆的立场是自己脑子不够用,站在自己的立场是陈忆有意刁难,这种不大不小的事情最难应付。而且如果想要好好过的话,还真不能对着发脾气。

    “姑奶奶啊,您到底要吃什么?八大菜系你一个看不上眼,风味小吃你又觉得不好。西餐不消化,特色菜又不喜欢。要不然割我一块肉给你煮了算了!”陆卓是真的没办法了,他只是个普通男人,不是元始天尊。没有那种掐指一算就能猜到明晚上双色球开什么号码的本事。像陈忆这样油盐不进的他除了自裁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应付了。

    陈忆转过头,淡淡地看了陆卓一眼:“臭的!”

    陆卓疯了,两手用力挠着脑袋满脸的沮丧。望着陈忆那依然气呼呼地表情,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年龄的代沟可以随着互相的交流和了解而慢慢消除,但是性别上的代沟是除了手术之外根本没有办法避免的。其实这也怪不了陈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女人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藏起来让某些人去猜。尤其是对着自己喜欢的人,更是觉得他们应该了解自己,否则的话就是自己在对方心中不够重要,对方不关心自己等等。陈忆虽然没有这么白痴的想法,但也想知道自己跟陆卓到底够不够默契。事实上,她心中还是对自己跟陆卓的血缘关系表示担心。如果陆卓没有一方面能够让自己特别安心的话,那她对将来还是非常担心的。

    “我只是想吃一次你亲自吓出专门为我做的菜,难道就这么难么?”轻轻瞥了陆卓一眼,陈忆心中有些失望。家里所有的姐妹都得到过这样的特殊招待,就自己没有。同样是一家人的陈忆自然想要有一次这样的待遇。可是陆卓不但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而且还越说越不靠谱。

    轻轻一叹,陈忆也打算就这么算了。有些事情猜不出来就是猜不出来,不能勉强。陆卓表现出的耐心已经远超普通男人的极限,而且知道现在还在坚持,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就在陈忆打算放弃再跟陆卓斗气的时候,陆卓的一句话却让她猛地一愣。

    “算了,回酒店吧,我做菜给你好不好?”

    “好!”

    想也没想地回答让车子里的三人都是一愣。

    陈忆在心里头暗怪自己为什么不再矜持一点,现在倒好,让陆卓知道了意图,以他的性格以后肯定会拿这个笑话自己。陆卓是因为没想到饶了一大圈原来这货是在想这个。他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见过想得偏的,但是这么偏的还真没想到。至于司机大哥,则是满脸黑线地从后视镜看着这一对小两口。一个多小时下来自己邮箱都快煤油了,结果闹了半天两人还是要回酒店。

    望着陈忆有些发红地脸蛋,陆卓心中突然一动。他虽然不知道陈忆为什么无端端发脾气,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抱住对方来忽悠。

    轻轻露着陈忆地肩膀,陆卓咬着她的耳垂笑道:“真是的,又不是没吃过我做的菜。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天天你给做都成。”

    陈忆看了陆卓一眼,撅起了嘴巴说道:“又不是给我一个人做的。”

    “哎哟,我家最懂事的人怎么也学会吃醋了?”陆卓手指轻轻拨弄着陈忆的耳垂,同时在他耳边笑着说道。

    陈忆一愣,随即飞快地瞪了陆卓一眼,也不说话,就这么理直气壮地靠在陆卓怀里瞎哼哼。时不时地还用自己的高跟鞋狠狠踩一下陆卓地脚指头,疼得陆卓一阵龇牙咧嘴却又不敢多说半个字。

    回到酒店,陆卓跟值班经理打了个招呼之后直接带着陈忆进到了酒店的厨房。

    手脚麻利地套上一件厨师工作服,望着冰箱里琳琅满目地各种材料,陆卓心里头一阵惬意。做菜是这世界上除了喝酒之外最能让陆卓感到开心的事情。甚至超越了跟媳妇滚床单的高度。尤其如果自己做的东西能够让陈忆开心的话,那就更加要上升到爱情的高度了。

    陈忆站在陆卓身后,看着手脚麻利地陆卓在灶台前不停翻炒着自己喜欢的水煮牛肉。脸上的甜蜜是怎么挡都挡不住。她虽然大多数时候能够保持绝对的理性和冷静,但毕竟生理上还是个女人。偶尔也想要对自己喜欢的人撒撒娇博取多一点的关心。尤其往前二十八九年

    自己都没有恋爱的经理,现在一下栽陆卓手里自然要在其他地方招呼场子的。

    陆卓转过身,本来想拿身后台子上放着的生菜,结果没想到陈忆却快自己一步,在自己转身的时候就拿起了一蓝子生菜地道了自己面前。微微一愣,陆卓咧嘴一笑,随后接过洗好的生菜直接倒进了大锅里。

    一旁地值班经理看着两人的动作羡慕得只摇头,陆卓和陈忆的表现根本就是一对新婚不久地小夫妻。丈夫害怕外面的饭菜不好而专程到酒店给妻子做饭,这种浪漫故事一下就让年过三十的值班经理仿佛迎来了第二春。心里头盘算着回去以后也得让自家老公带自己去外面过二次蜜月。

    半个小时,四菜一汤很快做好。材料都是现成的,连切都不用自己切一下。所以这顿饭坐下来让陆卓感觉特别爽。因为喜欢做菜的人大多都不喜欢切菜或者刷锅这种事情。

    很普通的家常菜,一个水煮牛肉,一个麻婆豆腐,一条红烧鱼,一碟四季豆,加上一个白果猪肚汤,根本就不算什么特别的好东西。但是陈忆却是乐颠颠地望着一桌子的家常菜,就好像在看什么山珍海味一样。

    “服务员,麻烦来一瓶茅台!”陈忆乐呵呵地伸手叫了一瓶酒,随后拉着陆卓做到了餐厅地角落里。

    已经接近十点,饭店的餐厅也已经快打烊了。整个餐厅里就还剩下陆卓和陈忆两人。有些显得空旷的同事,也让小小的桌子周围显得更加温馨。

    值班经理端上一瓶茅台酒,眼神古怪地看了一眼陈忆。搞不懂两个人吃一顿饭怎么能喝下一瓶酒。菜又不多,而且也都不是下酒的菜。不过陈忆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值班经理彻底理解了。

    “麻烦再给我上两斤卤牛肉还有一碟花生米,碟子要大的,牛肉热一下就好!”

    拧开盖子,陈忆给自己和陆卓倒上了满满一杯酒,随后重重一碰。

    陆卓朝着值班经理无奈地笑笑,只能也端着杯子一口闷掉。他知道陈忆的这个习惯,一高兴就要喝酒,而且还要喝高度的。如果不是吃中餐和伏特加实在不好看的话她绝对会要一大瓶摆在桌子上的。

    牛肉跟花生米端上来,两人如同古时候的大侠一样推杯换盏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要不是陈忆长得实在漂亮的话说她跟功夫里面的包租婆一样都有人信。

    两人正吃着,突然从餐厅门口进来三四个年轻人。一个个穿得衣着光鲜人模狗样的,显然都是有钱人或者有钱人的孩子。

    陆卓抬头胡乱看了一眼进来的五个男人,心里头也没在意。在山西这个煤老板横行的地方见到几个十点多钟还来星级酒店吃饭或者干脆就是吃宵夜的家伙一点都不稀奇。毕竟人有钱了又不知道怎么花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事情都可以理解。曾经不是有一位煤老板扬言要买下康麻子的墓地么?出价两个亿,结果政府不卖。

    “隋宏远,你今天不是跟着你叔叔跟你妈过来找关系把你家的承包煤矿续约的么?怎么?没谈妥?”

    几个年轻人要了一张大圆桌,话也不多说,先要了几瓶五粮液,点了一桌子菜之后才七嘴八舌打得说开了。

    坐在圆桌一头地隋宏远门口干了一杯说道:“他妈的,说起这个老子就来气,本来大同那边的几个煤矿我家都承包了好几年了,你们也一直都知道。可是自从我老爹上次在上海出事之后原本的关系就全散了。这群白眼狼,不但不在我家困难的时候拉一把,反而还想趁火打劫。知道那位李局长怎么说么?蜀哦我家的承包合同到了年限,本来是可以续约的。但是法定代理人,也就是我爸已经不再了,按道理是要重新竞标的!而且她们竟然已经让我们停工,还把原本就是我家的几个矿场真的给标了上去。他娘的,他们分明就是想狮子大开口!”

    隋宏远气呼呼地声音传进陆卓耳朵里,正在大口吃肉大手揩油地陆卓猛地一愣,抬起头来一看,顿时砍刀一脸憋屈地隋宏远正侧对着自己跟一群狐朋狗友喝闷酒。

    “可惜了,如果不是我爸刚好到了换届的年份要小心行事的话我还真可以让他直接帮你。只是现在嘛,可能只能想其他办法了。”坐在隋宏远身旁地年轻人放下酒杯,神色沮丧地朝着隋宏远说道。

    隋宏远满脸感激频频举杯,对身旁地年轻人是大加赞赏,一口一个“好兄弟”叫着,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被别人当成了冤大头来忽悠。

    陆卓哼哼两声,看白痴一样地看着隋宏远。自从上次跟余思明见过隋家一家人之后他对这种小气抠门,斤斤计较又自私自利的暴发户就没什么好感。尤其是隋宏远这个白痴,竟然还盯着自己的肉丸子看个没玩。他也不看看自己那一副短命相,方孝诗也是他能瞎琢磨的?

    一旁的陈忆看着陆卓地模样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因为自己腿上的那只手不动了。轻轻拧了陆卓一下,陈忆小声问道:“怎么?那群人你认识?”

    陆卓点点头:“姓隋那白痴的老爹就是马修和凯瑟琳做的。上次来上海找我跟余思明讨丧葬费被直接轰了回去。我手上那三处内定地煤矿就是他们家的。”

    陈忆一愣,难怪陆卓一见到隋宏远脸上的表情就没好看过。原来两人的瓜葛竟然还这么深:“那你打算怎么办?”

    陆卓望着陈忆:“什么怎么办?吃完饭跟你回房间一起洗澡,明下午去见那什么李先生。后天直接去大同。”

    “哎,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要不要对付他们家?”陈忆一把拽出了陆卓继续在自己腿上动作的手,脸色微红地瞪着他。

    摇摇头,陆卓仿佛不感兴趣地说道:“他家虽然有钱,但是他妈,他叔叔伯伯和他都是白痴。那点家底迟早白光,犯不着为了他们动手!”**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