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一十三章 陈忆生气了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现在是恨不得直接打开舱门把陆卓从几千米丢下去,她可不是唐曼那样的软柿子可以任人宰割,陆卓这种手脚不老实地动作她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更新最快〗按照陈忆自己的想法,最多也就给陆卓一点润滑油让他自己到侧睡解决就了不得了。

    陆卓撇撇嘴,从上海到山西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本来打算好好利用的,但是陈忆的表现却是实实在在地在他火热的心坎上打了一阵冷凝剂,直接让陆卓哑口无言  。

    “那啥,咱不是那啥关系么,抱一下又怎么了?”陆卓腆着脸还不死心,凑近了陈忆谄笑着说道。

    陈忆脸色一板,直接用手把陆卓的脑袋推开,望着手里的杂志淡淡地说道:“第一,我这次的身份是卓然公司的副总,简单说就是你的助手。第二,如果不考虑这个身份,我还是你小表姨!第三,就算我跟你是男女朋友关系,在没结婚之前你也别想其他的。要是太过分的话我随时可以离开!”

    陆卓不说话了,整个人跟小学生一样懒懒散散地坐在陈忆身旁再也不敢得寸进尺。他最没办法的就是陈忆拿这个离开他,这个独立的有点过分的女人只要她自己想还真的能随时离开自己。她不像唐曼或者苏宝儿那样把自己当成地球然后围着自己瞎转悠,也不像方孝诗或者许逸云那样慢慢为了自己改变。不管是在爱上自己之前还是现在,她就是她,从来没有任何改变,最多也就是对自己关心多一点罢了。

    将椅子放平,陈忆直接躺了下去抱着杂质慢慢翻着,连跟陆卓说话的意思都没有。像陆卓这种给点颜色就开染房的混蛋绝不能对他太好,这是陈忆在跟陆卓相处的这段时间内总结出来的一个重要的经验。唐曼这些人拿他没办法就是因为太过于纵容陆卓,完全不懂得怎么拒绝他。

    无聊的陆卓只能戴着眼罩直接躺下,两个多小时时间,陈忆又不跟自己腻歪,飞机上的电影又烂,要说就这么坐着看杂志还真不可能。

    陈忆望着躺下的陆卓不禁有安静一等,气恼地用力踢了他一脚:“过去点,别挤着我!”

    如果陆卓现在没戴眼罩的话就会看到陈忆脸上那恼怒娇羞地表情。谁家媳妇会不把跟自家男人的长途行程当成蜜月来看待,也就陆卓这个被陈忆吓怕了的白痴以为陈忆是真不想让自己碰。

    下了飞机,陈忆一个人提着箱子走在前面,板着脸一言不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陆卓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屁股后头伺候着。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就算是有着众多女人的陆卓也深表认同。这些高级物种的想法永远都是不克琢磨。从自己醒来开始就没受过陈忆的好脸色,偏生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叹了口气,陆卓也只能提着箱子跟着陈忆走出了通道。

    江瑾带着两名穿着西装地手下站在大厅中,一见到陆卓立刻就微迎了上来。上次在广州也是她迎接陆卓,只是这一次,她的身份从东来集团老板的女儿变成了陆卓手下的员工。

    早在陆卓出院的时候就把江瑾安排到了这边开始为他的到来准备。在正式竞标之前,有许多准备是必须完成的。例如必须在当地注册一个可以参与竞标的公司,还要挂着卓然的牌子。新员工的准备和公司地址地选定以及正式开始运作都必须要有人负责。虽然只是用来掩人耳目到皮包公司,但是面子工程必须是要做的。

    “老板,这是怎么了?”江瑾望着气呼呼直接走进房车的陈忆,朝着陆卓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陆卓摇摇头,他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了。更何况陈忆现在还在气头上,自己就算是想问也不敢啊。

    江瑾翻了个白眼,立刻识趣地闭上了嘴。虽然对陆卓心存好感,但那大多数只是感激。他那混乱的家务事其他人还是别搀和好。尤其像自己这种单身的,指不定那天就被他直接忽悠去了。

    车子一路开到了太原市中心地一间四星级冰棺。之所以没有选择更好的地方,是因为陆卓不想太过引人注目。他这次来的目的除了稳定局面之外并没有打算见除了那位李先生之外的任何人。所有的事情都将交给陈忆和江瑾两人去处理,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非要自己去办,否则的话躺在酒店里睡觉才是他的想法。

    回到酒店,陈忆直接关上房门,还挂起了请勿打扰的牌子直接将陆卓拒之门外。江瑾带着一群人无

    奈地望着陆卓,小心试探道:“要不,我们明天再说?反正我跟李先生约的时间是明天晚上,刚好还有一天时间休息。”

    陆卓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作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之一的陈忆无端端地发了火,就算想要跟他商量也没办法了。看着江瑾那想笑又强行忍住的模样,陆卓觉得一张脸都快丢光了。要不是强奸是重罪,他早就把陈忆和江瑾两人一起办了!

    气呼呼地回到房间,陆卓叫了一瓶酒上来一个人琢磨着陈忆到底是在想些什么。现在不在家里,喝酒或者抽烟也不用控制得那么严格。憋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解放一下了。

    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什么所以然来。郁闷地陆卓直接朝着床上一躺呼呼又睡了过去。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喝了酒刚好有些累,索性睡一觉好的。

    电话响起,是陈忆打来的。迷迷糊糊得到陆卓还以为她有什么事情,结果没想到却是要自己陪她逛街。

    睁开眼,外面已经是夜晚,灿烂地灯光让陆卓一下子有些傻眼,自己中午十二点多到的。饭也没吃就到了酒店,喝了瓶酒之后最多不过两点,结果现在一看已经快晚上八点,这一觉竟然睡了六个小时,还一个梦都没做,简直就是太舒服了。

    陆卓是舒服了,但是在另一个房间的陈忆可就觉得快气炸了。快三十年没杀过娇发过嗲的她本以为这一路上应该是一个幸福的蜜月期,结果没想到自从自己吓唬了陆卓一顿之后他竟然对自己不理不睬。本来想使使小性子让他紧张紧张,结果这货竟然已经房间就要了瓶酒,然后再也没出来。这让陈忆觉得自己被侮辱了。没错,就是侮辱。想自己在外面混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现在栽在这小混蛋手里也就罢了,没想到他还对自己不理不睬。今晚上要不把她治顺溜了,那将来真从了他还不得天天给自己穿小鞋?

    气呼呼地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半个钟头都快到了,结果陆卓还是没来敲门。正打算打电话给陆卓说不再要他陪自己出去的时候,房门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混蛋!”咬牙切齿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陈忆摸着后插奥雅开了房门,一眼就要见到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的陆卓一脸傻乎乎地站在门口闹着后脑勺,一副不好意思地模样。

    “那啥,咱去哪吃饭?”陆卓也知道自己在接到电话之后还洗了个澡的确是有点浪费时间。但他在这事情上还真有点强迫症。不管是出门前还是回家后都得洗澡,否则就不愿意出去。所以,当他看到一脸气呼呼地陈忆之后立刻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

    陈忆一瞪眼,拎着包直接走出了房门:“我不知道,你看着办吧!”

    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只有在女人极其生气的时候才会说出来,因为这时候不管陆卓怎么回答她们都是不会满意得到,因为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想要刁难人。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这时候不回答的话,那可能就再难有回答的机会了。

    撇撇嘴,陆卓小心翼翼地跟在陈忆后面,跟李莲英一样小心伺候着:“那啥,小表姨,你想吃什么?”

    陈忆猛地顿住脚步,回头死死剜了陆卓一眼。这货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自己是他小表姨的身份就已经够尴尬了,结果这货还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谁见过有人在飞机上把守伸进自己小表姨裙子里的。

    “不知道,你说!”

    陈忆说完,又转过身朝着前方走去,丝毫不给陆卓半点转移话题地机会。

    “要不,咱去吃火锅?你最喜欢吃火锅了!”陆卓跟上陈忆走到大门口,小心地陪着笑脸问道。

    “上火,不吃!”陈忆直接一撇嘴无比干脆地拒绝了陆卓。

    “那去吃西餐?”陆卓又再一次提意见。

    “不消化!”

    “要不吃川菜?”

    “太辣!”

    “粤菜?”

    “不合胃口!”

    眼睁睁地看着陈忆伸手拦下出租车,陆卓是半点办法都没有。陈忆这一招虽然老套,但却胜在使用,只要自己还在乎她,那就没办法不进套子。而且这一招后面还有无数个连续技能,可以瞬间转变态度小鸟依人,也可以为此大吵一架回房睡觉,更加可以什么都不高兴就这么干耗着。绝对是所有女人居家必备整治男人的恶毒招数。**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