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一十二章 旅途开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汪索推着轮椅猛地窜出,以比起陆卓快出三倍地速度在人偶之间快速游走。【分享}手里的木刀每一次落下都会从一个诡异地角度准确地击在人偶身上地致命弱点部位,行动将,完全没有残疾人应该有的退房或者沮丧,而是整个人如同幽灵一般夹着轮椅神出鬼没。涂着闪光分地木刀将前进地轨迹完美地展现在陆卓面前,往往都是一次攻击还未停顿,第二个人偶已经再一次发出惨叫。

    一次游走,汪索只花了不到陆卓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已经完成,整个过程没有一次被电到,更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而一些因为他身体限制而难以攻击到的部位对他来说也完全不是问题,一挥手之间照样能够攻击到  。

    陆卓瘫在地上,整个人都傻了,这老头就算下半身瘫痪了都还有这么强的攻击力。如果不是他已经六十多了的话自己跟他对上估计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叹了口气,陆卓脱掉自己身上沉重的沙袋:“算了,这事情不是一朝一夕的。我去洗澡生儿子,你也早点去给李妈妈讲故事吧!”

    说完,陆卓直接从地上踉跄地爬起转身回到了楼下。

    舒舒服服洗了个澡,陆卓咬着烟头坐在电脑面前,仔细地看着那一晚老汪的录像。在监控摄像头之下,行动自如地汪索只有在将速度放慢而是被之后才能完全捕捉到他每一个动作地轨迹。这种完全由尸山血海堆积出来的经验技巧在实战的时候显示出完美地效果。每一颗子弹,每一次攻击对他来说都已经微不足道,只是简单地速度配合就能够轻易抵挡一切。

    “他哪来的自信用刀子切子弹的!”陆卓的烟头落在地上,嘴里头的烟头已经快唐到了手指。

    一双纤细地柔荑轻轻按在自己脑袋上,刚刚洗完澡地唐曼站在陆卓身后笑着说道:“别看了,有些东西你不需要的。”

    陆卓撇了撇嘴,摇头道:“那一晚你也看到了。哪怕我有南军的实力也不至于那么了安倍。事实是,是南军和马修带着两百人救了我,为此老汪还付出了下半截做代价。这种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的话,我真的承受不起!”

    轻轻将身子靠在椅子里,用力地闻着唐曼身上地馨香,陆卓突然开口道:‘下星期我就要去江西,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家里的事情,就摆脱你了!”

    唐曼一愣,随即撇嘴道:“你不是有了陈忆帮你打理一切的么,还要我干什么?”

    陆卓微微一笑,反手将唐曼宝崽怀里,轻轻咬着她的脸蛋戏虐道:“我家的狐狸精吃醋了,我还以为某些人一辈子都那么冷静呢。”

    唐曼扭动了几下身子,但却只是象征性地意思意思。要让她现在脱离陆卓地怀抱那根本不可能。她撇着嘴望着陆卓,脸上一副不高兴地模样。自从陆卓回来开始就没跟自己说过几次话,原本一个人霸占他的时候还能每天被他抱着聊天,现在,一天能跟他腻歪十几分钟就不错了。

    “好了,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陆卓见唐曼依旧一副不依不饶地模样,无奈之下只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唐曼脸蛋一红,立刻想起了自己跟陆卓出差的时候是被他怎么折腾的。又是制服诱惑又是高空激战,根本没有一个正经的时候。轻轻捏了他的胸口一下:“才不要,下个月发电站就要投入使用了,我不能过去。你还是找宝儿吧!”

    陆卓撇撇嘴,两手偷偷摸摸地伸进了唐曼的衣服里:“你去是不去?”

    “啊~哈哈哈,住手,别弄啊!好了好了,我是真的不能去。发电站那边马上就要军工。设备已安装完成立刻就要投入使用,我是真不能去。要不,你带陈忆或者赵笙过去吧。反正她们两个是不会拒绝你的!”唐曼在陆卓怀里挣扎着,知道陆卓消停了之后才抚摸着男人的脸蛋轻轻说道。

    陆卓笑了笑,脸上地表情如兰江变得无比温柔:“我把沈河留给你,我离开的时候有什么麻烦就直接跟她说。他会处理。你自己也注意一点,上次的检查体重还是八十五,你是打算生儿子的时候疼死还是怎么样?要是我回来再砍刀你瘦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去,谁要给你生孩子了!净瞎说!”唐曼猛地从陆卓怀里跳出来爬到了床上改好杯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朝着陆卓说道:“我猜

    不要像孝诗那样没准备就要孩子呢!”

    陆卓微微一笑,哪里看不出来狐狸精是睁着眼睛说下话。自从方孝诗怀孕一来,几个女人根本就是充满了羡慕。就连许逸云纠缠自己的时间也比从前多了很多。看她们的样子,分明就是想要个娃。

    “你还不睡觉啊!”见陆卓又换上了运动服,躲在被子里地唐曼不禁一愣,都这么晚了这货不滚床单还打算干嘛?

    陆卓掂量着手里的木刀朝着唐曼微笑着说道:“你一个人上不行,我去楼顶再练一阵,待会再来收拾你!”

    “死陆卓,臭陆卓!滚啊!”

    一个枕头重重砸在房门上,狐狸精等着眼睛气呼呼地朝闪人地陆卓骂到

    重新绑上沙袋,陆卓整个人拿着两把木刀静静站在楼顶地停机坪上,夜风吹起,发出呼呼声响。双眼神色陈宁无比,陆卓整个人骤然发动,身形瞬间冲向了场中地木偶。

    短刀扬起,如同闪电一般带着白色地亮光瞬间切在第一个木偶而侧颈,一声惨叫过后,陆卓已经绕到了人偶身后,两柄短刀一前一后重重刺在前后两名人偶地两个点上,同事脚下不停,旋转着抽出短刀绕回来直接削向了第一个人偶的右臂。

    惨叫声连绵不绝地响起,陆卓这一次地动作比起之前要流畅数倍,速度也比起之前快了接近一倍。除了偶尔有些动作依然还无法完成之外,他整个人已经初步掌握了路线和动作地诀窍,所消耗地体力也不再像前几次那样不堪负荷。

    汪索推着轮椅慢慢出现在了天台地门口,望着竹简进入状态地陆卓不禁笑着点点头。在某些方面,陆卓的表现和所作所为的确让人无可挑剔。他知道已经快到了睡觉时间,该要去安抚自己的女人,也知道一次短暂的联系根本不足以改变什么。将事情完美处理的他适合做任何事情。

    “脚下还可以再进一步,要对自己有自信,不要怕受伤,你的敌人比你更害怕!”老汪推着轮椅慢慢到了场中,口中对着陆卓不停指点。

    陆卓微微一笑,手上地力气不禁又多了几分,速度和反应也竹简加快,已经慢慢地像模像样。如果不是老汪亲眼看见的话他也不会相信陆卓不过只练了两个小时而已。这样惊人的天赋放在外面绝对是王牌军人的料。

    汪索不知道,为了将他教的这些东西快一点学会,陆卓从一开始到现在脑袋里翻来覆去地都是他那天的动作轨迹,一点点分拆,然后再在脑袋里连贯起来,随后加入自己的动作习惯慢慢变为自己的东西,这些都他看不见的努力部分。

    终于,一次连贯地动作完成,陆卓慢慢地停下来站到汪索面前:“怎么样,还行吧?”

    “身体条件是不错了,但是反应力和其他根本就不堪一击。我用轮椅都能杀你三十几次!”汪索不屑地一撇嘴,随后推着轮椅慢慢走出了天台。

    陆卓笑了笑,对汪索地话也不以为意。自己差劲是明摆着的事情,也怪不得别人说。要想让汪索认可自己,自己还得付出更多努力。

    留着最后一点力气把唐曼折腾了个半死之后,陆卓搂着狐狸精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上他又爬起来联系。对身体的练习不是一朝一夕地事情,更不可能是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如果想要大道汪索地水准,自己从今往后一个懒觉都不能睡。

    半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关键就看自己是在昏迷还是在滚床单。跟余思明见了两次面,又做了一笔大的橄榄油走私之后,陆卓在左思右想之下还是决定带着陈忆去山西。那边的李先生已经发来了消息。一星期后就会开始煤矿的项目招标。虽然已经内定给了陆卓,但是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他必须提前过去给相关人员打招呼送好处,否则的话好处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陈忆坐在飞机上,瞪着眼睛死死望着陆卓。她虽然没跟陆卓一起做过飞机,但也能想象得出他跟其他人一起的时候也一定是这样无耻地把爪子堂而皇之伸进别人地裙子里。

    “摸够了没有?”陈忆盯着陆卓,两只大眼睛里水气腾腾的,媚意伴随着怒意一起以一种奇怪地姿态望着陆卓。

    陆卓悻悻地从陈忆的裙子里把守抽出来,干笑着说道:“这个,我就想看看你的裙子是什么材料做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