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九十九章 刘倩的想法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抬起头,却正好看见了自己电话上的信息。是陆羽发来的,上面写着“短期内有生命危险,把老汪和美珍接到家里!”

    短短一句话,却让苏宝儿的心猛地揪起来。好容易才让陆卓消停点过了几小时的舒心日子,怎么现在又来生命危险了。而且还要把老汪和李妈妈借来家里住,这次又是什么人想要拿陆卓的小命来玩?

    实在受不了地苏宝儿气呼呼地端着一晚蛋炒饭坐到了沙发上,明显是不想陆卓有这么多破事要担心  。

    陆卓摸摸鼻子,拿起桌上的电话给陆羽回拨过去。他也不想每天都要为了自己的小命担心,毕竟家里娇妻如云,外面事业有成。想吃松糕吃松糕,想喝可乐喝可乐,换了谁愿意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

    陆羽挂断电话,五分钟之后又给陆卓发来一条短信。将这次可能对陆卓造成伤害的人的资料发了过来。陆卓沉着脸,奔向琢磨一阵该怎么对付这个家伙,却猛地听到了一阵低低地啜泣。

    苏宝儿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大腕,两腿踩在沙发边缘将膝盖盯得老高,黑色地长发散在肩头,却让陆卓感觉不到丝毫美丽。手里对勺子一点点地将碗里地炒饭送进嘴里,苏宝儿一边麻木地嚼着一边不停掉眼泪。原本应该充满活力的双眼此刻却已经肿起,眼泪正顺着眼角大滴大滴落下,摔在身前地衣服上慢慢浸湿身上地丝质睡衣。

    陆卓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作死了。虽然下午的时候才告诉过所有人自己会有危险。但是又有谁会愿意真正见到这不吉利的话成真?苏宝儿不说是最会疼人的一个,但绝对是最紧张自己的那个。现在好死不死地被她看到了陆羽的短信,不给自己压力那才怪了。

    “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哭啊?炒饭不好吃?”赶紧坐到苏宝儿身边,搂着她的肩膀想要转移话题。

    苏宝儿摇摇头,长发轻轻掠过陆卓鼻头。放下勺子轻轻擦了擦两遍眼角,转头朝着陆卓展颜一笑:“没有,只是好久没迟到你亲手做给我炒饭了。”

    陆卓知道苏宝儿是在扯谎,但是这时候拆穿苏宝儿绝对会让气氛变得更加沉闷。轻轻吻了吻苏宝儿地长发,庆生保证:“只要你愿意吃,我给你做一辈子都行。”

    苏宝儿转过头:“真的?”

    “真的,你放心!”

    “那你可不能反悔,也不能有危险。不然我就不吃东西了!”

    “好,就算有什么危险我爬也要爬回来给你做饭!”

    “嗯。”

    苏宝儿不懂得怎么让陆卓保证他自己会没事,只能用自己最擅长地方式鼓励陆卓。在她的认知里,陆卓绝对会为了给自己做饭而不管即将在身边爆炸地原子弹,所以他觉得没有什么能够比起给自己做饭更加鼓励他。尤其在自己以绝食作为weixie的时候。

    这一夜,陆卓紧紧拥着苏宝儿。只是淡淡地拥抱而已,却能让她像是搂住了全世界一样的安稳。他根本无法想象没有苏宝儿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有限就算是拖着最后一口气也要给所有的媳妇做一顿丰盛地晚餐才会甘心闭目。只不过想法固然重要,但是实际行动才是自己活下去的最基本暴涨。

    第二天,陆卓把汪索和李妈妈接回了家里让他们常住下来。孤儿院的事情则是暂时交给了其他人打理。在保证孩子们的正常生活不受影响地情况下,陆卓还是挺看重自己的小命的。

    从保安公司里抽调了一百人把自己家里地前院后院停机坪各个地方为了个水泄不通。又花大价钱买了两条据说是逮谁咬谁的藏獒回来看家护院,再给家里人每人陪了一件高级防弹衣,陆卓这才敢在家里住下。

    陆羽给的资料上写得很详细,杀手地名字叫马和,二十年前被誉为最接近汪索的人。虽然不知道最接近这个概念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但是看汪索的实力就知道这次的来人绝对不是严天浩那种软柿子。尤其对方还从来不光明正大地摆开阵势明刀明枪,擅长的方式是背地里捅刀子。一颗几百米意外地狙击子弹是他最擅长地方式。带着千多号人突袭几十个人也是惯用的伎俩。

    总的来说,这就是马和擅长的地方。他就是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此刻,用的一切方式也是刺客该有的手段。

    好在这段时间一切事情已经上了正轨不用自己再东跑西跑。否则的话谁知道会不会在去焦尾岛的时候突然沉船然后一堆快艇过来机枪扫射?担心自己的小命地陆卓这几天呆在家里几乎没出门一步。每天除了玩游戏就是逮着谁就拉近房间滚床单。反正半个月前积累的精力现在还旺盛得很。也不至于一下子就出现肾亏这样的悲剧。

    一连一个礼拜,陆卓代价家里每天除了健身游泳之外就是玩游戏滚床单。跟无所事事地二世祖一个德性。倒不是他喜欢这样的生活,而是为了自己的小明考虑他不得不这么做。

    一大清早的,陆卓又坐在电脑前面上网准备找电影看,一个星期,他把能看的电视剧电影统统看了一边,能玩的游戏也完了一遍。除了无聊之外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就连几个媳妇也被他下了死命令,如果没有绝对有必要的事情绝对不能出门,否则的话就家法伺候。

    一包烟还没一个早上就去了一半,无聊地陆卓都快把自己的房间熏黄了。正当陆卓打算关上电脑重新睡觉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上刘倩的照片映入眼帘,陆卓一下就傻了。这下完蛋了,自从上次从他家出来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找她了。这次吃干抹净就闪人的罪名是彻底坐实了。颤抖着接起电话,果然刘倩是来兴师问罪的。

    “王八

    蛋,这几天死哪去了。短信没有电话没有,你是就这么打算算了是吧!真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亏我还废了半天利器跟我爸妈解释。给个准话,你这是打算怎么办吧!”

    一连串地质问让陆卓哑口无言,顿了好半天之后才小声地跟刘倩解释:“倩倩,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被人死亡weixie了,这几天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刘倩沉默了,随即又是一轮更加彭烈地炮火攻击:“你说什么!你还是不是人,不相负责任也不用编出这么蹩脚地理由吧!好,你不打算负责了是吧,那行,我就当不认识你这个王八蛋,以后你也别找我!”

    刘倩得到火爆脾气陆卓是知道的。惹恼了她别说翻天,炸掉五角大楼这种事情她都做得出来,更何况自己还是实实在在地占了人家便宜还没句准话。咬咬牙,陆卓也不是那种吃干抹净就不管的人渣,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还是多一个媳妇换算。

    “你在家等着,我这就过去跟你解释清楚!”

    “行,不来的是王八蛋!”

    挂断电话,陆卓一下又傻了。当真冲动是魔鬼啊,这几天房子外面已经有不少陌生人来往。从南军地判断来看分明就是前来踩点的。而正式自己一直躲在家里才让对方没有下手的机会。现在到好,不用别人想办法,一个电话自己就出门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还真说不定。

    偷偷摸摸跑到车库开了车出门,陆卓不敢把自己出去的事情告诉任何人。这次说白了是去处理夫妻矛盾的,说不定还得被刘倩摁着毒打一顿,要是这种事情都带着保镖在身边,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几十年前人人喊打的地主了?

    一路小心翼翼地来到刘倩家的大院,随后飞快地溜了上去。

    局促不安地安详门铃,陆卓心里头紧张地不行。要是现在从楼下突然上来一个拿着手枪的杀手把自己崩了,那真是申冤都找不着门路。而且刘倩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答应。

    “该不会是已经遇害了吧?”陆卓心里头咯噔一下,突然响起先前楼下院子里那个不认识地家伙看自己的哪一样,怎么想怎么觉得略带深意。

    手忙脚乱地拿起电话准备打给六千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结果还没等自己拨通号码大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了。

    门一开,陆卓就彻底傻眼了。跟上次被拿一血一样打扮地刘倩站在门口,正红着脸望着自己。黑色的进群明显又被改小了一点,将修长地双腿和浑圆地翘臀更加紧致地包裹,短袖地蓝色衬衫穿在身上更是把胸前一堆傲人地双峰衬托着更加饱满。一双穿着黑色丝袜地长腿等着高跟鞋,两手正分散注意力一样地玩弄着自己地衣角。

    “混蛋,现在才来,我都已经等了半天了!”见陆卓不说话,有些紧张地刘倩忍不住率先开口。一把将陆卓拉近屋里,直接让搞不清状况地陆卓更加懵了。

    根本搞不清状况地陆卓被刘倩拉到客厅里坐下,然后又是点心又是茶水地招待这,一副是招待贵客地模样。如果不是刘倩怪异地打扮,陆卓还砧的以为她今天是来跟自己谈论未来世界走向在这种伟大命题的。

    刘倩一边招呼着陆卓,一边在心里头越想越怒。自从上次稀里糊涂说溜嘴之后就跟陆卓这么不清不楚地。二十四年没被人碰过的身子被他稀里糊涂的占据,完了还连个准话都没有。自己整宿整宿地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是不是哪做错了让他不高兴了。想了几个晚上之后刘倩觉得自己哪都没错,然后酒吧罪名怪在了陆卓头上。又过了几天,陆卓还是没有反应,这就让内心越来越难受地刘倩更加紧张。原本每天下班回来吃过饭去一趟健身房出汗之后回来一觉到天亮的她竟然有些怀念陆卓的手臂。这让刘倩觉得世界观被刷新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稀奇古怪地想法,但是她却清楚地知道,自己一定是被陆卓勾引了。

    这几天脑袋里的想念越来越千年,原本只是怀念陆卓手臂的想法竹简变成了想念不穿衣服的陆卓。因为只有那时候他才不会让自己生气。可是面皮薄的连想法都不敢说的刘倩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终于早上刘山问起陆卓这几天没来让刘倩有了理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了电话给陆卓,然后又换上这么一套衣裳,向着陆卓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结果从进门开始陆卓就跟捉贼一样紧张地盯着窗外,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良苦用心,简直就是要气死人了。

    “砰”的一下,刘倩是动了真火。茶杯望桌子上重重一放,盯着陆卓咬牙切齿地说道:“王八蛋,你什么意思!”

    正在担心有没有被人跟踪会不会被人干掉的陆卓听到医生巨响,整个人都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望着刘倩恼怒地模样才猛地差距自己已经在她家里了。慌忙间点点头,陆卓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哦,没事,没什么意思。”

    “什么!没什么意思!你这个混蛋,王八蛋!”刘倩瞬间爆发,两手抓住陆卓地脖子直接把他摁在了沙发上,然后整个人顿时骑了上去。充满爆发力地娇躯压在陆卓身上,顿时控制住了陆卓地手脚:“混蛋,你稀里糊涂地就就那啥了,你竟然说没什么意思!我不管,总之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就别想出这个门。”

    陆卓望着刘倩,又是犹豫了一阵:“哦,满意的答案。给,一定给,你先等等好不好!”

    刘倩一愣,诶想到这下陆卓回答得这么爽快。直肠子的她还以为陆卓领会了自己的意思,而那句等等更是让她觉得陆卓是故意装不好意思。俏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望着被压制地陆卓咬牙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你今天得好好补偿我!”

    说完,刘倩脑袋异地,直接低头咬住了陆卓地胸口。**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