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九十八章 麻烦来到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方孝诗一句话让陈忆整张脸都绿了,她从来没试过精力这么尴尬地场面。【|网友分享}被人当面戳破跟陆卓的关系让她感觉前所未有地窘迫。

    一旁地唐嫣望着陈忆突然开口叫到:“陈忆姐脸红了哎,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所有人点头,纷纷望着陈忆深沉地点头。然后纷纷把暧昧不清地眼光投向她跟陆卓。

    生平头一次,陈忆感觉有些在一个场合撑不下去了  。哪怕是在家里看着陆卓跟其他人腻歪的时候他也没感觉这么尴尬。但是现在她却突然觉得自己想要逃离这个场合,躲到房间里那杯子蒙着不然任何人看见。

    跟陆卓的关系是她不想流露给外人的。再怎么这层隐藏的关系还是太亲密的。身份上自己还是陆卓地小表姨,结果现在却大大方方住在陆卓家里,而且还是以他其中一个女人的身份。不说传出去会对陆卓的声誉造成什么影响,单单说在家里这些人面前提起来就足够让自己面红耳赤。

    苏宝儿望着陈忆,再看了看陆卓,心里头有点说不出滋味。她跟陆卓姐弟十多年,但却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结果现在突然多出来的陈忆却是实实在在跟陆卓有联系的,虽然只算是远亲,但她却生出了深深地危机感。原本地优越感突然变得岌岌可危,及时苏宝儿再怎么大方心理面还是会有一些想法。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竞争。就像一个只有一套衣服的人决不可能把身上穿的脱下来送给别人。对于陆卓的感情苏宝儿也不愿防守。本来就是一个男人被分成了许多分来分享,虽然都心甘情愿,但是苏宝儿还是想保留自己仅剩的那点优越感。

    “那你今天其实是跟你弟弟在对峙?还让人伤了他?”认识严天浩地唐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陆卓跟对方地关系,甚至严家实力的她紧张无比地望着陆卓,焦急到:“那现在怎么办?如果是严家的话,我们根本没有胜算的!”

    陆卓哼哼了两声,伸出手揉了揉唐嫣地长发:“瞎说,谁说我没有胜算。刀山火海我都过来了,我还怕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小鬼?开什么玩笑!还有,你们记住了,我绝不认为他是我的什么弟弟,以后谁也别提这茬!”

    认真地望着身边地众人,陆卓认真地朝着所有人说道。他连程思溪都不肯认,更何况是严天浩这样的死对头。从骨子里他就跟严天浩不对盘,更何况自己跟他迟早有一天要完蛋一个的。

    见陆卓这么认真地模样,其他人也纷纷不敢再多嘴。对于陆卓过去已经有了全新认知地众女自然明白陆卓的童年应该是怎样地灰色。不与自己想认却在暗中塑造自己的父亲还情有可原,但是那位每天锦衣玉食,相夫教子却没有半点想起自己的母亲,对陆卓来说绝对是个难以跨过的坎。

    人都是自私的,所谓大方慷慨的人不过是在自己富余的时候将自己多出来的不分给别人罢了。陆卓的童年别说富余,手上的馒头不被别的孩子抢就不错了。如果不是有李妈妈每天偷偷收着点东西等到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拿给他,他估计连个子都长不起来。这不是陆卓贪心,觉得别人对自己不公平。恰恰相反,陆卓觉得他受到的对待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没有童年的经历他根本不会遇到苏宝儿。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对那个从没有不闻不问过的母亲有半点好感。

    别人怎么来自己就怎么去,这是陆卓心里面最真实地想法。如果他真的破开了重重阻力拿回了陆家该有的一切,他会给程思溪一个安稳平和的万年,不会像对严家那样赶尽杀绝。这就是陆卓打算报答那位亲生母亲生育之恩地方式。

    轻轻掐灭烟头,陆卓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个夜晚失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房间风水不好,总之进来之后自己就很难得再有一个安稳觉。每天要想的事情比起从前没心没肺的日子都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而且还经常想不出个什么结果。

    房门被敲响,陆卓疑惑走过去开门。虽然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但是却还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来自己房间,就好像谁先来就是坏人一样。打开门,穿着睡衣一脸倦容地苏宝儿站在门口,已经显得有些瘦弱地娇躯在孤单地走廊里站着,显得更加单薄。

    轻轻将苏宝儿搂紧怀里,陆卓柔声问道:“怎么了?大晚

    上的占门外干嘛?”

    “我我有些睡不着,怕黑。”

    苏宝儿任由陆卓搂着自己唐刀床上,抬着自己的眼睛望着他。

    原本灿若星辰的眸子现在带着点点心悸和紧张,苏宝儿如同第一次跟陆卓拥抱一样紧紧蜷缩在他怀里,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跳脱。她一整个晚上都在想陆卓的事情,现在他找到了亲生父亲,家里面就只有自己一个是没爹没妈地孩子。一种前所未有地恐惧猛地冒出来,让苏宝儿觉得自己被孤立了。同样孤苦的童年,同样的经历原本是她跟陆卓最紧密地连接,但是现在却变得好像只有他一个人。

    所有人都是害怕孤单的,有的人拼命追求欲望也不过是为了填补内心的空虚。金钱,权利,声名,地位又或者伴侣,这一切的物质不过是用来填补精神地缺陷让人感到满足。尤其像苏宝儿这样把陆卓当成全世界的人来说,一旦失去了与对方地共同点害怕就会如同泻闸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陆卓紧紧搂着苏宝儿,他知道这个看上去强人实际上却柔弱无比的女人曾经有失眠和怕黑的习惯。在曾经自己慢慢转变的时候,处在适应期地苏宝儿出现了不知所措地反应。每天夜晚只要陆卓晚回家他都会开着灯坐在客厅里等着,直到陆卓回来告诉她只是出去喝酒之后她才会大发娇嗔折磨陆卓一顿之后让陆卓哄自己睡觉。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苏宝儿发现自己的生命再也容不下别人。

    “小桌子”轻轻叫了声陆卓地名字,苏宝儿心中却没有多出一点心安,望着陆卓平静地模样她突然问道:“你说我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

    陆卓笑了笑,知道苏宝儿是在担心将来。轻轻捏了捏苏宝儿的脸蛋,陆卓用最宠溺地目光望着她安慰道:“你爹妈一定是世界上最蠢的慈善家,因为他们把这么好的你送给了我。现在嘛,你的干爹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干爹?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干爹了?”苏宝儿疑惑不解地望着陆卓,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陆卓嘿嘿一笑,朝着苏宝儿笑道:“就是我啊!供你吃供你穿对你好陪你玩,这都是干爹地标准啊!”

    “你死人,你要死啊!”苏宝儿一听这才反应过来陆卓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两手用力地掐着陆卓,手口并用地在陆卓身上又掐又咬。这家伙根本不管别人是不是不开心,每次都是这样破坏好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好气愤。

    陆卓一边龇牙咧嘴地任由苏宝儿在自己身上捏着,一边趁势又紧了紧自己地手臂。等到苏宝儿打累了消停了,他才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宝儿,气势你完全不用多想。不管怎么样,你在我心里都不会有什么变化,永远都是那个能够让我改变一切的苏宝儿。懂么?”

    苏宝儿愣愣地望着陆卓,心中顿时一暖。有力地手臂如同从前一样让自己依靠,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变过什么。那种在原本的家里温馨地画面再一次浮现上了苏宝儿的脑海。她忍不住想要主动吻上陆卓,但是却又不想让陆卓联想到那啥上面去。良久,无计可施地苏宝儿才憋出一句让陆卓哭笑不得的话。

    “小桌子,我饿了!”

    陆卓一愣,随即点点头:“好,我去做东西给你吃,想吃什么?”

    “我与吃蛋炒饭!”苏宝儿娇憨地搂着陆卓地脖子,示意要她把自己抱起来才行。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跟陆卓这样撒娇的她突然发现原来这种从前唾手可得的事情在现在却是足够让自己整个人安静下来。

    笑眯眯地把苏宝儿抱到楼下,陆卓也觉得这货应该多吃点补补身子,不然的话像中午那样的表现根本不行。没两下就没力气,这要是以后生娃的话不是要累死她?

    系上围裙走进厨房,陆卓动作熟练地忙碌桌。而苏宝儿则是抱着一袋子薯片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副跟从前一样的情形吩咐着厨房里地陆卓记得多放葱花。

    陆卓一边笑眯眯地映衬着,一边按照苏宝儿地吩咐把饭炒得香一点。随后笑眯眯地给苏宝儿端到饭桌上:“好了,坏过来吃吧,懒猪!”

    正在翻看陆卓电话地苏宝儿突然抬起头,面色苍白地将电话放在陆卓面前:“你又有麻烦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