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九十七章 解释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中华楼,北京的红人馆,但是进出的任务却要比唐远毅地私会所要高出不知道几个等级。【|网友分享}帝国的权贵,各界地顶尖都在这里出入。就连这里地服务员都是京城小家族的贵族子弟。

    陆羽带着换了身西装地雷易施施然走到进了红人馆。周围的保安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雷易脖子上地伤痕带起地威慑力足够让所有人胆寒,更何况陆羽跟严哲并排走进来的。

    严天浩昨天晚上会带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神志不清  。无奈地艳芝只能给他找了几个女人让他狠狠发泄之后才平复了几乎被恐惧摧毁地儿子。而今天一整天,严天浩除了julie地呕吐之外再也没做过其他事情。

    进了顶楼地包厢,严哲跟陆羽分宾主坐下。望着看上去简直比自己老了十岁地陆羽,严哲已经有些疲惫地心中不禁又是一阵唏嘘。多年前,他的想法还只是跟着陆羽慢慢往上爬,如果没有遇到程思溪的话,在自己今天这个地位的应该是陆羽,而自己,应该还只是他的一个跟班而已。

    陆羽看了严哲一眼,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淡淡地微笑。他不知道严哲在想些什么,但他今天支开程思溪而自己前来赴约,很明显有事情要根自己说。一口气点了数十道山珍海味,陆羽根本不跟严哲客气。对面这个男人欠自己的,一辈子都还不完。

    “师傅,今天月你来”

    “你什么时候也学的假惺惺的了?庙堂上那一套你知道我有多么反感,有什么话就直说。”

    陆羽打断了严哲地客气,拧开一瓶过眼茅台,随后直接给一旁地雷易倒上了满满一杯,碰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你放心,思溪那边我暂时不会怎么样。我现在只有儿子,等他风风光光回到这里之后再说其他。”

    严哲望着陆羽认真地表情没有说话。他知道两人之间地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也知道两人之间地矛盾不单单是程思溪这一点。二十年地怨恨和隐忍,陆羽想要的不单单是程思溪,还有自己的一切。

    “这样吧,我担保陆卓在十年后接替我的位子,你让我安心退出!之后我一家人移民国外,再也不踏入半步!”严哲望着陆羽,眼睛里几乎带上了阵阵乞求。二十年来第一次流露出这样软弱的一面,严哲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什么。或许他已经感觉到压力,或许他自己都没有自信能再一次战胜东山再起地陆羽和他同样优秀地儿子。

    陆羽有些发愣,望着严哲地样子他突然很想就这么答应他。但是到嘴边的话因为骤然冒出地仇恨又硬生生吞了回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妥协了?还是说这本身就是个陷阱,等我父子两在一起的时候再一网打尽?”

    严哲苦笑两声,朝着陆羽无奈到:“你要这么想那当我没说好了。但是陆卓现在不过还是个小角色,虽然已经登堂入室,但依旧只是才进门槛而已。我随时可以毁灭他。”

    陆羽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雪茄:“我承认这点,但是你以为陆卓那么好欺负也不用那么紧张地把严天浩叫回来了。说到底,陆卓还是有点用的。”

    “我也承认这点。但是今天早上马和已经过去了,他十几岁的时候你就认识他,应该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一个人。”严哲收起了自己的软弱,刚才的表现不过是人一生中偶尔有过的差错。以他的性格,既然陆羽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是不会给对方再一次机会的。

    “气势今天找你来不过是想跟你随便聊聊,二十年没见,就算有仇也应该叙叙旧。你的打算我很清楚,我的算计你也很明白。陆卓是肯定要死的,在他成为不能消失的人之前。”

    很难想像,一个人在跟另一个人谈论杀死对方儿子的事情另一个人还能始终保持笑容。但是陆羽偏偏做到了,他向来不信口头上的weixie,严哲虽然这么做了,也的确有可能做到。但是在陆卓没有完蛋之前,一切都只是屁话而已。有网所载,不是什么人都能过去给陆卓一下的。更何况自己在这边已经足够让严哲手忙脚乱,再加上一个做事情疯疯癫癫不按常规手段的陆卓,想要战胜自己父子两,严哲现在的状态还远远不够。

    “方家不会让你那么简单。现在苏征衣已经稳定,苏家也很快就会参与进来。如果我才得没错,下个月那耀武杨威的两兄弟就会到上海。到时候,你作死更加麻

    烦!”陆羽笑眯眯地望着严哲,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

    严哲默不作声,他跟陆羽是一类人,都清楚对方的想法。所以对话的时候也开门见山。严哲清楚陆羽的话意味着什么,耀武扬威两兄弟在京城和方孝诗并称三害。在方孝诗离开之后两人就在京城里称王称霸横着走路,就连严天浩也只能躲着这两条恶犬。如果她们真的去了上海,那么马和的计划将会变得更加艰难。所以就在这几天,马和必须成功,否则的话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近保护越来越多的陆卓。

    “那女孩,真的是”严哲脸上露出了疑惑地表情。

    陆羽神秘的小小:“拭目以待!”

    陆卓回到家里,几个媳妇正坐在沙发上集体运气。看着一个个面无表情绷着脸撅着嘴跟在练法·轮·功一样地几个女人,陆卓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苏宝儿这个藏不住事的家伙一定把下午地事情告诉了其他人,而自己晚饭也没回来吃的举动很明显被她们误会成了是去处理善后问题。这群女人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担心自己的安全,尤其在上次地枪击案之后更是对陆卓地出入变得紧张兮兮,恨不得要陆卓每次出门的时候穿三件防弹衣。

    轻轻抱起脸色最难看地许逸云,陆卓嬉皮笑脸地在她身上抚摸着,嘴里头口花花地说道:“怎么了?你们今天是要排兵布阵来对付我?”

    许逸云一下打开了陆卓地手掌,气呼呼地说道:“下午的事情,老实交代!”

    陆卓巴巴地忘了陈忆一眼,结果陈忆也是爱搭不理地转过头去,很明显,她也生气了。说实话,自己出了事情还忘外面跑的确是有些不对,但这也是为了将来做打算。汪索答应自己让自己的报名功夫更加厉害,这多少也算是一件好事。最起码在以后不用再担心自己被严天浩逮住的时候还跟上次一样强撑着挨枪子。

    一首一个把唐曼跟苏宝儿搂紧怀里,然后伸手摸着赵笙更唐嫣地头发,陆卓心里头琢磨着怎么跟几个媳妇解释这段时间一来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和竹简显露出来的家庭内部矛盾。

    很明显,几个女人觉得自己有事情瞒着她们,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陆卓一直在寻找一个好的实际告诉她们自己的一切,可是却从不知道怎么开头。故事太离奇了,你祈祷让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虽然一家人有太多秘密不好,但是陆卓也要考虑到对方能不能接受的问题。

    “想不想听故事?关于我的身世,现在做的一切,和可能的未来?”陆卓环顾了一拳,随即警惕地看了一眼楼上,生怕周固和李霞或者小丫头关允儿在这个时候跑下来一起听。

    陈忆叹了口气没有作声,该说的还是要说,无论陆卓怎么躲避都好。

    “你还有瞒着我们的事情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苏宝儿望着陆卓,大眼睛里已经雾气腾腾。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最了解陆卓的哪一个,而且也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但是现在却发现,原来自己跟其他人一样,对他知道的只是他告诉自己的那些。

    “宝儿,我不是想骗你。还有你们,我也不是有心的。只是我怕说出来之后你们不知道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就连我自己,都是前一阵才知道所有的真相。”陆卓环顾了一圈,真诚地对每一个人道歉:“我小时候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但是我的身世一直是个米。知道一个月前我才从一个人嘴里得知我是谁家的孩子,而那个人你们也认识。他是我的亲生父亲,也是孤儿院的念院长!”

    “什么!”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增大了眼睛,唐曼更是唔着小嘴发出一声惊呼。她从来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回事这样,一个照顾了陆卓接近十年的人竟然就是陆卓的亲生父亲。但近在咫尺的人却又不跟陆卓相认,这到底是为什么?

    所有人都用疑惑地目光望着陆卓,她们都见过陆羽,都认为他十亿个淳朴的,有些落魄的孤儿院张。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有隐藏地身份。不过,故事总是令人惊讶的,在陆卓说出了陆羽的来历跟陆家的事情之后,包括陈忆在内地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陆卓不单单是说出了所有的故事,而且还说出了陈忆地身份!

    方孝诗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即惊呼:“什么,你上了自己的远房小表姨!?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