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九十六章 鬼王的故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松鹤楼,陆卓地长期包厢内。点点茶香萦绕在古色古香地房间中,将墙壁上地名人字画装点得更加飘渺而不可捉摸。

    茶是上号地西湖龙井,夏茶的第一收,带着晚春得清香,也带着初夏地浓郁和芬芳。偏偏绿色地叶子在煮开地肺水肿慢慢地冲散,随后旋转着上升,再沉下。犹如在水中翩翩舞动,充满灵韵。这北京玉泉山空运来的溪泉在路途中不过停顿了一个小时不到,松鹤楼每天都会有三趟泉水送来,而用来招待陆卓的,绝对是最近的一次  。

    精致的汉白玉茶具将整个茶水地轻响衬托出来,清冽地香味伴随着点点水起慢慢生疼,调皮地钻入人的口鼻之中,让即使根本不懂茶道的人也能感觉整个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陆卓恭恭敬敬地端起一战查双手奉上,递给了坐在一旁闭目不语地汪索。他脸上地谄笑将原本应该如诗如画地场面破坏的一干二净。但是脸皮厚过城墙的陆卓却丝毫不以为意,依旧笑眯眯地望着淡淡品茶地汪索。

    “好久都没喝到这么清香地龙井茶了。这么多年了,老头子喝的最多的就是外面卖的十块钱一饼的茶叶末子。”汪索放下茶盏,笑眯眯地望着满脸堆笑地陆卓。跟先前地阴寒冷酷相比,此刻地汪索才是陆卓认识了二十年地老汪,那个在孤儿院的看门人。

    陆卓笑眯眯地将新沏好地茶水给老汪满上,随后赶紧说道:“你要是喜欢我天天让这里给孤儿院送过去就是了。上好的龙井,据说还是黄花闺女用身体采摘,全程无污染。玉泉山地山泉水,清冽可口。李妈妈也肯定喜欢!”

    “你小子,简直跟猴一样精!”汪索笑着看了陆卓一眼,脸上尽是慈爱之色。陆卓虽然摆明了是贿赂自己,却拿自己最紧张地李美珍说事,不得不说他完全继承了陆羽地精明,还有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无耻。

    陆卓嘿嘿一笑,却没有出声。炫舞发生的一切让她对汪索有有了新的认识。瞪人一眼就能让人吐血这样的本事可不多见。这可比什么“瞪谁谁怀孕”之类的绝技要好多了。以后要是谁还敢在自己面前出现的话就狠狠瞪他,坍塌吐血而亡。

    汪索望着陆卓谄媚地笑脸。哪里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只是虽然明白,但老汪就是装糊涂,一点直播互动提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客气了一阵,还是陆卓忍不住先把话说了出来。这可关系到自己的报名功夫,要是有老汪这样的伸手,六十岁的时候别说还能杀人放火,再想要个孩子是绝对没问题的。

    “老汪啊,刚才你那两手”陆卓搓着手,一副油滑地模样。

    老汪半眯着眼睛血了陆卓一眼:“我那几手怎么了?”

    陆卓嘿嘿一笑,也不以为意:“也没什么,只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练出来的?尤其是最后那一下瞪谁谁吐血,这可是我从来没见过的!”

    老汪一愣,随后猛地大笑起来:“你小子,话都不好好说。是不是想学?”

    陆卓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随后眼巴巴得望着汪索。虽然经过南军地特训他已经比起普通人强上了好几倍,但是要说遇上真正的好手还是得歇菜。要是汪索肯教自己两手,那以后自己就算不带着他在身边也能横着走了!

    “教不了!”

    一句话,汪索回答的干净利落,直接让陆卓地想法化为泡影。

    “为什么!”陆卓有点不明白了,难道说这种独门绝技还只能传给自家孩子?现在这个年代应该没这种封建的想法了把。再说了,自己跟他认识了二十多年,也不算外人了。

    汪索脸色一阵,望着陆卓认真到:“想要到我这个程度,手上起码要有上千条命!”

    陆卓傻眼了,有点艰难地吞了口唾沫,陆卓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上百条命行不行?”

    汪索一愣,有些惊讶地望着陆卓:“臭小子,别吹牛!你这好端端的上哪去有上百条性命实在手上,再乱说小心我揍你!”

    陆卓最一瞥,一副不屑地模样说道:“谁瞎说了,打蚊子,蟑螂,苍蝇这些玩意,我一双拖鞋就起码得沾上十几条命了。这么多年了,不说多的,三五百条命还是有的!”

    “我”老汪听着陆卓地解释,差点一扬手把手里地茶杯摔他脑袋上。这货还真是臭不要脸。大苍蝇蚊子这种事情也能算在里面。咬咬牙狠狠定了陆卓一眼,汪索恶狠狠地说道:“我说的是人命!”

    “那就没办法了!”陆卓撇撇嘴,根本不敢反驳汪索。他手上充其量也就是有牛富和张青两条人命。跟老汪这样轻描淡写就能说上千条人命的屠夫比起来根本就是虾米跟大白鲨地差距。而且他这么多媳妇要养活,总不能为了学这个每天什么都不做就杀人玩。再说了,这个念头上哪找那么多人让自己去练习,老汪这话根本就是推托自己。

    不甘心地等着老汪,陆卓有些生气地撇嘴到:“你要不教我也行,明天我就给李妈妈介绍一个又帅又有钱的海归老头,看你怎么办!”

    “你”老汪望着陆卓,气得两眼发直。这货还真是含量比翻书还快。明明知道自己喜欢李美珍二十多年了,结果还用这个来weixie自己,典型的拿人命脉,扼人咽喉!

    陆卓得意地朝着汪索挑了挑眉毛,笑眯眯地说道:“怎么样,你教是不教?”

    “不教!”汪索气呼呼地撇过头去,一副跟陆卓斗气地模样,但随即又很坏软下来朝着陆卓解释道:“别的可以交给你,这个是真不行。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手上的人命说有一千都还算是少的。我要是被抓去判刑,枪毙半个小时就不够!”

    “瞎说什么呢,你上哪杀那么多人啊!”陆卓搂着老汪地肩膀晃荡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一普通老头,下次在跟我说枪毙的事情,我就真给我妈介绍对象!”

    老汪一愣,眼睛里闪过一丝感动。陆卓这混蛋最大的有点就是能在不经意间说出让人暖心窝的话来。叹了口气,老汪朝着陆卓说道:“我真不骗你!七几年,我参加越战,手上起码沾了千多条人命。那时候在丛林里不管是谁你都得杀,只要不是自己人,只要不是自己认识地战友,哪怕是穿着自己边的军装你都得杀!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会扮成自家人地模样突然给你一刀子!回来之后随部队又执行了几次秘密任务,在缅甸,老挝又是一通乱杀,呆了后来我被人挑拨犯下打错,在京城大开杀戒。如果不是美珍和你父亲,我早就被五马分尸了!你刚才看见的都是我在战场上,在尸体堆里一点点磨出来来的,如果你能见着刚开国那几位,你起码半个月连水都喝不下。他们都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一天不打仗浑身都不舒服。哪里像现在!”

    陆卓有些傻眼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老汪的过去。没想到他以前还是名职业军人,而且听上去以他的攻击,不当上少将都不行。千人斩,在那个年代可是当兵的楷模,别说要完成这个任务,就算要活下来都是奇迹了。

    老汪看着陆卓有些惊呆地模样,深深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只是一口饮尽茶杯里滚烫地茶水。那点不堪回首地记忆又浮现出来,如同梦魇一样让她二十年来挥之不去。

    陆家没有消亡之前,他也是京城里炙手可热地任务。最年轻地少将,才不过四十多岁就是军方的实权人物。原本他已经跟周家的一位旁支小姐订婚,却没想到无端端地被牵连进了陆羽的事情。严哲利用几家地仇恨发动了难以想象地家族战争,那位旁支小姐也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自己家里。气氛地汪索几乎丧心病狂地展开了报复行动,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几大家族地主要人物接连被暗杀,而他也成为了全国通缉地对象。

    而随着杀戮地预计越多,他忘记了自己的本意,只知道追查线索,然后不停地杀下去。最后,十大家族被他硬生生杀得只剩下三家。而当他查明真相之后,严哲也差点被他杀死在马路上。如果不是当时的汪索已经身受重伤严哲的人又恰好感到,或许今天的格局就不是这样。

    受伤地汪索被被李美珍和陆羽救起,连同差点被隔断喉咙地雷易一起带到了上海重新生活,而汪索也因为李美珍地悉心照料而逐渐好转。从此跟雷易两人一明一暗负责陆羽在这边的复仇计划。

    “又一个情种。”这是陆卓对老汪故事地最终评价。为了未婚妻可以把天下绞得天翻地覆的人,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可理喻,但陆卓却能理解汪索当时的作为。如果有人上海了自己家里那几位的话恐怕自己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撇撇嘴,陆卓叹息了一声,也没了再继续跟老汪没大没小地心情。只是在简单地安慰了老汪两句之后就把他送回了孤儿院。

    陆卓这边开心见到了一个宝贝,自然有人就会不开心,因为自己多出了一个强大地对手。严哲在接到了凌先生电话的时候就直接命令严天浩离开金额回到京城。汪索地能力他是知道的,当年杀遍了一整个世界都留下一个“鬼王”的传说施施然离开,现在再突然出现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不明不白地死在汪索手上那赵谁评理去。而且陆卓的情况右边,派过去对付他的人也不能使凌先生这样的家庭教师了。

    “儿子快到家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等他回来?”严哲搂着程思溪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面前到电视机。不管他在外面有多么风光,回到家里配成四喜看电视是必须的。为了她,严哲可以将所有事情暂停下来,等她熟睡的时候再开始工作。

    程思溪一愣,转过头来惊喜地看着严哲:“不是说去旅游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严哲宠溺地对着程思溪笑了笑,二十年了,他依然深爱这个女人,哪怕是让自己付出再多也无所谓。所以,在听到陆羽回来的消息他表现得比任何人都紧张,不是因为可能地报复,而是担心程思溪被陆羽再一次夺走。

    “你不是想他么,我就让他早点回来了。”严哲紧了紧自己地手臂,朝着程思溪笑道:“老婆啊,等我退休了我们就移民好不好?”

    “移民?为什么?你们不是有内部规定不能移民么?”程思溪有点不解地望着严哲,然后笑眯眯地捏起了一片橙子塞进了男人嘴里。

    望着温柔地妻子,严哲根本不懂得怎么回答她的问题。他害怕了,有生以来有一次害怕,莫名其妙地情绪占据了他每天最多的思考时间。陆羽已经没什么能力,但是那个在一年内掌握上海市的陆卓却让她实实在在地感到惶恐。平心而论,陆卓比严天浩要强太多,如果严天浩有陆卓地七成那么自己或许也不用担心这些。严家现在还是自己的一言堂,上下都听自己的。但是几年以后等自己地权力弱化了,那天好会成长到什么样的程度还尚未可知。尤其现在陆家还多出了一个汪索作为帮手,这让严哲根本不清楚掌握了这么可怕一个人地陆卓会在下一步做出什么样地举动。

    陆家的男人,表面上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但是骨子里却是实实在在地疯子!在几十年前就明白这个道理地严哲当然不会不清楚这一点。

    “陆羽明天约我吃完饭哎,你要不要去?”程思溪望着严哲问道。

    严哲一愣,随即点点头:“还是我去吧,你明天在家里看着臭小子,让他别到处乱跑!”**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