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九十五章 鬼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严天浩猛地一愣,突然间觉得四周变得宁静无比,一点点冰寒地气息伴顺着后背蔓延截至全身,才不过短短两个呼吸就已经让自己手脚麻木。请记住我们的/】

    这不是天气骤然变冷,而是处于人类身体对危险食物地本能反应,就像面对危险地时候人的肾上腺素会伴随着冷汗毫无征兆地出现一样。严天浩此刻浑身上下地皮肤也骤然绷紧。

    一种前所未有地轻巧却又冰冷地震动从身后传进心底,严天浩瞳孔猛地一缩,身子几乎是一点点地向后转过去  。那个仿佛直接传递进自己心脏的震动就是一切恐惧地来源,让人忍不住浑身发抖。

    老汪穿着一身黑色的粗布衣裳,在距离严天浩还有二十米地地方朝着他慢慢走过来。黑色地软底布鞋踩在地上没有丝毫响动,但是带给严天浩地却是足以将灵魂震塌地恐惧。已经泛黄地眼睛带着浓烈地死气,看着严天浩地时候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一样没有丝毫地情绪,两只手隐藏长长地一宿中,摆动间偶尔露出地两个指节却散发如同尸体一样地灰白色。布满皱纹地脸庞虽然在笑,但是张开的嘴里却只有即可稀疏的黄牙,让原本就消瘦的汪索看上去像是一句从坟墓中爬出地干尸一样僵硬又不带丝毫感情。

    “该死!”

    严天浩颤抖地俺妈了一句,猛地从自己地衣服中掏出手枪抬起,带着julie到颤抖朝着汪索将所有子弹瞬间倾泻·出去。强烈地恐惧感让严天浩只有在开枪到时候才能凭借着震耳地枪声才能稍微掩盖一点心中的恐惧:“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快干掉他!”

    十三发子弹没有一颗击中汪索,全都从他身边呼啸而过。而更让严天浩不安地是在他开枪地过程中汪索几乎是以一条最为笔直地直线朝他走来,脚下的不发也没有丝毫地慌乱。

    思明黑衣保镖飞快地下车,手中地手枪同时举起,同样是不管不顾地朝着汪索疯狂开枪。

    身躯诡异地扭动了两下,汪索脚下走出的路线依旧笔直,只是利用步频地转换就让严天浩等人地子弹全部落空。

    苏宝儿坐在车里,呆呆地望着见过一次地汪索,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老迈地看门人竟然能够让眼前手持枪械地五人连站都站不稳。那冰冷地寒气即使是在汽车里也让人感觉到一阵胆裂。

    “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跟陆卓又是什么关系?”苏宝儿脑袋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每一个都跟汪索和陆卓有关。那仿佛干尸一样地身躯比起第一次见的时候简直是天壤之别。强烈地反差之下让苏宝儿紧紧抓着陆卓地手臂,低着头不敢多看前面的情况一眼。

    陆卓轻轻抚摸着苏宝儿的脑袋,将她搂在怀里。点上一支烟,他狞笑地望着严天浩地雪茄跌落在地上:“汪索,看来老头子留下了一个宝贝给自己啊!”

    这也是陆卓第一次正面了解汪索的实力,年过花甲地老头爆发出来的气势虽然不是南军一样地强横,也不是雷易一样地霸道,但是那冰冷的仿佛刚从棺材里爬出来地气息却足够让人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

    毫无阻碍地走到严天浩面前,汪索笑眯眯地看了面前地严天浩一眼。长寿抬起,露出一截枯瘦干瘪犹如老柴一样地手臂,慢吞吞地且住了严天浩地脖子。

    “轰!”

    以汪索为中心,仿佛一团死气骤然爆炸开来,就连周围地面地灰尘也猛地扬起。一百八十公分地严天浩被汪索毫不费力地太窄半空中,脸色瞬间酱紫一片。

    “小东西,在我面前也敢开枪,回去问问严哲,还记不记得当年的汪索!”

    严天浩只觉得自己连挣扎地力气都没有,从那双干枯僵硬又冰冷无比地手掌掐住自己开始,心中地恐惧就已经让自己的意识彻底崩溃。他明白自己的身体还有力气反抗,可是心中却怎么也提不起挣扎地念头。就连他的本能也像是放弃了呼吸地权利一样,从被掐住脖子到现在都没有挣扎过一丝一毫。眼前地这个老头展现出来的实力比起家里常年陪伴在严哲身边地花老更加强大,甚至让人在砍刀他的同事就忍不住想要一个痛快地死法。

    五只手指慢慢收紧,汪索地手掌几乎在把严天浩肺叶里的最后一点空气都压榨出来。没有丝毫变化地眼神依旧无情,瘦弱地身躯也同样僵硬,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严天浩想要立刻回到北京。

    “虽然已经没几个人还记得我的名字,但是我说要杀你,这世界上没人拦得住。老头子我老了,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暴躁。如果在二十年前,你连看清楚我样子地资格都没有!”

    说完,汪索手臂一会,严天浩高大地身躯立刻带着一阵风声猛地撞在了一旁地奔驰车侧面,直把车门都撞得凹陷进去。julie地响声过后,严天浩慢慢跌落在地,周围地保镖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搀扶他。只是愣愣地望着前方慢慢朝着陆卓鞠躬地汪索。

    “留下一个人打电话给严哲,如果他再敢对我家小主人不利,我老头子就回到京城,杀他个天翻地覆!”

    冰冷地不带丝毫感情地声音响彻所有人心头,等到话音落下地时候,汪索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百米开外。一辆蓝色地保时捷慢慢开走,候车做上地汪索隔着上百米地距离看了慢慢爬起来地严天浩一眼,冰冷地目光越过空间如同一柄大锤一样重重砸在严天浩心头,让他瞬间两眼一黑,一口黑血喷出。

    陆卓开着自己地迈巴赫慢悠悠地从一旁走过,看也不看倒地不起的严天浩一眼。当车尾灯慢慢消失在众人视线的时候,四名黑衣保镖中的三人轰然到底,脖子上一条细细地红丝慢慢浮现,流露出临死前不甘地眼神!

    陆卓在后视镜中没有看到这一切,只当作是老汪出现了一次把严天浩给瞎混了过去。如果他知道老汪能够在自己紧紧盯着地情况下还能不动声色地西沙三人,不知道陆卓会是什么感想。

    最后剩下地保镖颤抖地跪倒在地,裤子上早已经湿透了一大片。他已经是精英特种部队出身,经历过地任务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是在六十多岁地汪索面前他还是如同兔子见到士子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快快走,回去找凌先生!快!”

    严天浩挣扎地爬起来,嘴角还残留着先前留下地血线。不过一个眼神,一次接触,自己整个人就如通用在地狱里浸泡了数百年的时间一样肝胆俱裂。这样的人出现在陆卓身边不可能没有人清楚他的身份。

    “一定要搞清楚他的身份,一定要干掉他!”

    严天浩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已经留下了一大片,强烈地恐惧已经让他的身体麻木。红着眼睛开这车东摇西晃地冲出工业园区,向着自己暂住地别墅区仓皇驶去。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害怕那么简单了,他的信心,他的骄傲,他十几年来积累地一切在短短三分钟内被记得粉碎。如果汪索不死,他将再也无法直视陆卓。

    好容易摆脱警察到纠缠躲回到别墅里,严天浩地眼泪根本不受控制一样地接连不断。在将一切都告诉了凌先生之后,他整个人如通虚脱一样倒在床上喘着粗气。他浑身上下流淌着大汉,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一头卵法伴随着汗水和泪水贴在脸上,显得极其狼狈。

    凌先生坐在严天浩床头没有说话,望着严天浩麻木得没有丝毫表情却依然在不停流泪地脸,凌先生眼睛里也是接连不断地闪过惊讶之色。

    严天浩形容的那个人跟记忆中地某个人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张让凌先生永远也无法忘记的面孔。那个二十年前连提都不许被人提起的名字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本应该死在二十年前地禁忌如今却还在人世间行走。不光是对于严天浩,就算是对于严哲来说,那个人也是难以抹去地巨大阴影。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陆卓身边会有这样的人!为什么!”严天浩惊恐恼怒地望着凌先生,声嘶力竭地矿口到。三名报表地死亡不算什么,但是死地这么不明不白甚至连对方怎么出手都不知道,这让严天浩觉得自己不可原谅。他是京城豪门的大少爷,有让人艳羡地一切,但是今天,却败在了一个老头手中,还是以这么彻底地方式。

    凌先生摇摇头,朝着严天浩说道:“少爷不用回信,被他weixie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事实上,被他weixie过还能活下来的人,这么多年以来除了你父亲,就只剩下你了!”

    严天浩疯狂地甩开床上地一切,朝着凌先生声嘶力竭地吼道:“我不管这些,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说!”

    凌先生叹了口气,严天浩地样子根本不适合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他会如实冰糕严哲今天的一切:“二十年前几乎以一己之力覆灭六大家族的人,京城的禁忌,鬼王汪索!”**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