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八十七章 强逼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推门走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坐到了陆卓腿上。伸出一根青葱一样的手指点了点陆卓受伤地肩膀,知道陆卓疼得龇牙咧嘴之后才不满地在他胸口掐了一下:“装什么不好装大头蒜,现在遭殃了吧。小梦说你当时可微风了,被人用枪口指着还敢骂人,真是嫌自己命长了!”

    陆卓伸着手颤颤巍巍地想把自己嘴上地烟头拿下来,陈忆看着他这样子顿时什么气都没有了  。板着脸把他的烟头抓下来直接在烟灰缸里掐灭,然后就用一种老师看犯了错地小学生一样地眼神望着他。陆卓自知理亏,所以也不敢太过分,事实上今天的事情他只顾着自己当时的面子,却没有想到回家之后有多少麻烦要自己处理。

    “什么时候你知道面子不是那么重要的时候你就真正成熟了!”陈忆没好气地白了陆卓一眼,想起当时陆卓突然挂断电话的情形就是一阵怨气。这人无论在哪总有麻烦不断找上他,就算麻烦不找他他也会自己找一堆麻烦。

    对于陈忆的话陆卓只能点头,现在这个时候反驳她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一边在嘴上应承着陈忆,一边在心里头盘算着陈忆刚才的话。

    如果真的把严天浩控制反过来用来weixie严哲的话,也许自己不会那么被动也说不定。尤其严哲就这么一个儿子,自己要是把严天浩控制住的话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转头看了一眼南军,陆卓沉声问道:“南军,几成把握?”

    “十成!”南军面色沉凝,眼中爆发出一阵阵厉芒。陆卓终于做出了反击地决定,不管这么做到底是赚大发还是赔本,他都会尽全力完成陆卓的吩咐。

    “那好,把严天浩带到自己的地盘上软禁,好吃好喝供养着,每天录一段视频给我!”既然决定,陆卓就会变成那种雷厉风行地人,事情是要做的,困难也摆在面前。如果担心严哲报复的话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沈河,今天到小梦公司谈崩的那两个明星你晚上去搞定。总之我要她们明天就签约!”

    沈河阴沉着脸点点头,这种事情他最在行不过,无非就是威逼利诱一阵之后强迫别人签合同罢了。

    送走了沈河和南军两人,陆卓脸上地表情又变得不正经起来。两条没多大力气的手臂搂着陈忆,脑袋贴近她的侧脸咬着她的耳垂说道:“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老是防着我了,因为我们关系不一般。是不是,小表姨?”

    陈忆娇躯一震,转过头惊呆地望着陆卓:“你怎么知道的?”

    陆卓两条手臂耸拉着抱紧了陈忆笑着说道:“我都认祖归宗了,族谱这种东西陆羽自然是要告诉我的。再说了你跟我是远亲,法律都认定可以结婚生儿子的!”

    望着陆卓笑眯眯地表情,陈忆也不禁露出一丝疑惑:“真的?”

    “真的,绝对过了三代!”陆卓信誓旦旦。

    “哦。”陈忆有些不确定。

    “那,你说回来要交一血的是不是?”陆卓有些无耻。

    “谁谁说了?”陈忆有些脸红,但却没有离开陆卓的怀抱,见到陆卓似笑非笑地脸之后又补充道:“真的过了三代?”

    “真的,我保证!”陆卓有些得寸进尺地咬着陈忆地脖子,已经打算再进一步先推到再说。

    “那还是等你伤好了再说吧!”陈忆跳起来离开了陆卓地怀抱,直接跑出了房间。

    陆卓望着瞬间消失不见地女人,脸上地表情一阵凄苦。这人受了伤还真是容易被人欺负。要是自己身体倍棒的时候这会早就连裤头都扒掉她的了,哪里还轮得到她逃跑。

    陆卓受伤,自然没人愿意再跟他折腾。夫妻生活虽然重要,但是《三国演义》里有多少英雄豪杰是因为过于激动亢奋而死在“金疮崩裂”这种神一样地杀手锏上的。所以为了陆卓的健康照相,也为了陆家不会突然多出八个寡妇,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在晚饭后对陆卓紧闭房门。可怜的陆卓由于是伤到的肩膀,所以想要吃完饭上个网都做不到,只能勉强洗个澡之后直接到头大睡。

    凌晨一点,上海这座不夜城虽然依旧灯火辉煌,但是对于有的人来说却是最适合自己的时候。

    威斯汀酒店的走廊内,一男一女醉醺醺地搂在要换这个号来到一扇房门前。醉醺醺地女人掏出自己的房卡打开大门,两人立刻嬉笑地相拥挤进房间,还没等两人打开房间里的灯,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搂着女人抵在墙上狂吻起来,手掌伸进女人的短裙内感受着滑腻的肌肤和丰润地大腿。

    女人享受着激吻和爱抚,挣扎着将房卡插进一旁地卡槽内。房间内地灯光骤然一亮,随后她轻巧地关上门,而身前地男人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解开自己地衣服扔到地上。

    两人都是最近一两年小有名气地电视明星,拍了一两部电视剧之后开始变得炙手可热。而今天两人也在虞梦地公司把负责跟谈判的工作人员狠狠耍了一次。原本还想盼着新成立的公司出个大价钱请自己,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紧咬着价码不松口。本身就不缺戏拍的两人索性商量好狠狠耍对方一次,也算是给无聊地生活增加一些情趣。

    晚饭后地两人在酒吧放肆了一整晚,早在厕所里都已经不知道疯狂了多少次。在酒精地作用下两句身体仿佛丝毫不懂得疲倦,才刚刚进门就又迫不及待地搂在一起,宣泄着浑身上下所有地情趣。

    跌跌撞撞地搂着穿过了玄关走进了客厅,眼前的一幕却让两人彻底惊呆!

    穿着黑色西装地沈河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酒轻轻摇晃着。他身后站着一群身份不明地大汉,一个个面色紧绷目不斜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杨小姐,傅先生,等你们很久了!”沈河放下酒杯,整个人靠在

    沙发上朝着两人微笑着打招呼。

    一股子冰冷地寒意猛地袭上两人心头,衣衫不整地两人瞬间清醒过来。短裙几乎已经被扯掉了脚踝地杨诗蕾和傅建礼脸上猛地一白,随后飞快地将自己身上地衣衫整理好。

    在娱乐圈混,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也绝对不少。黑社会找上门来的事情绝对可以说是家常便饭,所为的不过是哪个大老板看上了自己要自己陪酒或者拍戏而已。只是现在就连自己的经纪人都鬼混去的两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个突然闯进自己房间的男人,而且看对方的样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傅建礼到底比起杨诗蕾地出身要好一点,家里本身就有几个钱的他心理素质自然要高一点。短暂地惊骇过后就沉稳了下来,表现出了一个成年人应有地素质:“这位先生,这么晚了擅闯他人的酒店房间,应该是有事情找我们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恨乐意帮忙。”

    沈河笑了笑,还算对方懂事没有直接大呼小叫。看了一眼旁边地杨诗蕾,小明星立刻被沈河阴沉地目光吓了一跳,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摆摆手,身后地手下立刻从怀里掏出两份文件放在桌子上,沈河笑眯眯地望着两人说道:“两位请坐,我是来跟两位谈合同的。”

    两人见到桌子上地合同之后立刻松了口气,既然是来找自己拍戏的那就没什么危险了。可能是哪家老板怕自己不答应又或者剧本太烂被自己拒绝的电影公司找来的人吧。

    握着手机在背地里按号码的手收了回来,傅建礼拿起了面前的合同努力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上面的小字。当她看清合同标题地时候猛地抬头,眼神惊恐地望着沈河。

    卓然影视公司,这分明是下午才被两人戏耍奚落了一番的影视公司。没想到对方手脚这么快,竟然在晚上就找人进了自己的房间。额头上地冷忽焉不由自主地冒出来,傅建礼脸上地笑容怎么看怎么显得尴尬万分。强忍着心中地害怕将合同条款逐条往下看去,他的心跳却却越来越快。

    比起下午的时候对方出示的合同来看,这份合同的条款苛刻得简直就是在压榨。不光对开机时间和每天拍多少场有了详细的规定,更加把她们两人当成了拍戏工具一样的使用。更重要的,两人的片酬直接锐减到了只有小小的五十万。而根据剧本来看,这部电影要完整拍下来起码要四个月时间!

    “先生,合同我看过了,还算合理,但是经纪人不在的情况下我无法擅自签约。所以,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跟经纪人商量一下。”杨诗蕾也看出了合同上的条款根本是把她当成奴隶一样使用,精明地她立刻对着沈河媚笑起来,希望能够网开一面。

    “是啊先生,我跟上海的沈先生也有些交情,能不能看在沈河先生的面子上卖一个人情给我们,宽限两天让我们考虑考虑?”傅建礼望着沈河,想起了经纪人常说的在上海最混得开的老大。在他看来面前的男人不过是带着几个小弟靠一套好衣服来撑场面的小人物。一个新开张地影视公司能有多大的本事他最清楚不过,看面前男人的样子也不过是有一块地盘的流氓头子。

    沈河微微一笑,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表情古怪地手下:“他说他认识沈河,还有点交情?傅先生,请问你说的是真的么?”

    傅建礼见沈河的表情古怪,还以为他是怕了沈河的名字,当下认真地点点头,拿出自己专业地2演技说道:“当然,我跟沈先生吃过几次饭,而且苏州的李先生和北京的董先生跟我关系也不错。而且我的公司也是南方最大传媒企业,希望先生能够给个面子。”

    心里觉得越来越油底的傅建礼看沈河的表情也没有先前那么震惊了,取而代之的是点点地自信和倨傲。他背后的公司在全国也有不小的影响力,如果触怒了那几个大老板的话谁都担当不起。只要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蠢的话就会知道自己在weixie他。

    “签了它,然后下礼拜开机,我不是在开玩笑!”沈河身子向前弹出,对着傅建礼和杨诗蕾两人面色冰冷地说道。

    杨诗蕾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认识地大老板虽然多,但谁会为了一个泄·欲工具而惹上黑社会这种麻烦?就算有人愿意为了自己出头也不过是为了彰显实力罢了,语气在这时候当出头鸟,倒不如把事情交给身边的傅建礼处理。他的人脉可比自己雄厚多了,说出的话也比自己有用。

    傅建礼见沈河不吃这一套,脸上地表情也沉了下来:“先生,你应该知道无限影视的幕后老板是谁,我也不是出到一两天的小角色,weixie我的人一般都达不到她们的目的,而且还有可能惹上大麻烦!”

    “那是因为我是第一次weixie你!”沈河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地傅建礼:“无限影视的幕后老板?你是说唐远毅,余飞,孔立川和简东莱四个?如果我说我办事她们一个也不会阻止的话你会怎么样?”

    “未请教?”傅建礼有些没底了,沈河说的四个人正是无限影视地幕后大股东,这四个南坊沿海地区地大老板们出自建立的无线传媒虽然只是一个赚钱的玩具,但是对于他门来说这件玩具还是很看重的。而现在沈河竟然毫无顾忌地直呼其名,这让傅建礼心里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放下了什么致命地错误。

    “沈河!”

    两个字,直接让傅建礼和杨诗蕾两人面如死灰。杨诗蕾转过头有怨毒地看了傅建礼一眼,恨不得当场把他撕碎了。这人竟然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说出满嘴的答话,亏得自己还相信他把事情交给他处理。

    “替两位明星准备一下,老板需要足够地保证!”

    沈河摆摆手,面带笑容地望着两人:“两位,知不知道零八年的事情?”**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