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八十六章 报复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严哲的手段来的快是陆卓可以肯定的,但是来的这么快就有些操蛋了。陆卓三十秒之前才接到电话说自己有可能完蛋,结果电话都还没挂对方就开人了。望着面前把自己封得死死地奔驰车,陆卓能做的也只能是尽量想办法拖延时间。

    人家既然敢的市政府门口拦下自己的车子,那就肯定有备而来。黑色的奔驰车门打开,两个黑衣男子从容地从上面走下来,陆卓可以清楚地砍刀她们黑色的西装下隐藏着厚重地枪套  。

    两名黑衣人下车后并没有直接拔出枪来把陆卓打成肉末,而是恭恭敬敬地走到奔驰车地后门处打开了车门。穿着一件丝质长衫和一条白色丝绸睡裤地严天浩踩着一双拖鞋笑眯眯地走下奔驰车,身边还搂着一个温顺地长发尤物。可以说只用两片方型皮料遮盖住前后两遍地女人脸上带着浓浓潮红,好像根本不在乎周围的眼光一样粘在严天浩身上。

    对着驾驶位上的陆卓不屑地笑了笑,严天浩歪着脑袋用嘴形笑道:“哥哥~”

    陆卓眉头一跳,看来严天浩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解开安全带,陆卓皮笑肉不笑地走下了汽车,施施然点燃了一支烟,随后就着烟雾对着严天浩狠狠比出了一个中指:“滚你·妈的!”

    素质教育的差异体现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受过高等教育地严天浩虽然恶心人,但是却没有半句脏话。而他面前不过高中毕业的陆卓一开口就是恶言相向。

    严天浩将自己的手从身旁地尤物身上扯下来,朝着一旁地黑衣保镖抖了抖。面无表情地保镖立刻从自己上衣里掏出了一把黑色地手枪放到了严天浩手上。

    黑洞洞地枪口指着陆卓地前胸,严天浩地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他等着这一刻已经很久了。两次被陆卓羞辱,两次灰溜溜地回到京城被严哲臭骂,结果在半个月前严哲突然告诉自己,陆卓竟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这简直让她无法接受。

    身为帝都豪门的太子爷,严天浩怎么都无法人手自己有一个像陆卓这样根本不入流地血亲。有谁见过皇亲国戚跟乞丐做兄弟的?

    陆卓脸上地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嘿嘿笑着。面前的严天浩虽然可以在开枪打死自己之后屁事没有地回到北京继续做太子爷,但是既然他下车,就绝对不会只是为了跟自己打个招呼再开枪而已。骨子里他也是个骄傲的人,在还没有把前两次的羞辱还给自己之前他是不会让自己完蛋的。

    “还给你!”

    陆卓才得没错,严天浩的确是没有打死自己的打算,在狞笑医生之后,枪响伴随着子弹穿透了自己的左肩,距离心脏也不过二十公分。

    陆卓只是浑身一抖之后就稳住了身形,看了一眼肩上地伤口随后又抬起眼来朝着严天浩笑道:“骂得好!”

    严天浩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跟陆卓是一个妈生的!把那句“去你·妈的”还给陆卓说到底还是自己吃亏,因为陆卓根本就没打算认回程思溪。气急败坏地对着陆卓右键又是一枪,严天浩望着陆卓恶狠狠地低吼:“还有一次!你记住了!”

    所言,严天浩直接搂着身旁的尤物反悔奔驰车扬长而去。留下陆卓一个人在马路边捶着手臂龇牙咧嘴。

    “陆卓,你怎么样!”虞梦冲出汽车一把扶住陆卓,神色紧张地查看他的伤口。先前她一早就想要下车,可是陆卓却拿着车钥匙把自己所在了里面,对自己的叫喊也不闻不问。知道严天浩走了之后他才打开车门放自己出来。

    陆卓转过头望着虞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没事,先去医院。”

    虞梦整个人都蒙了,望着陆卓两肩上的伤口一句话有饿说不出来。短短两分钟,他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陆卓就被人打了两抢,而且看样子那人跟陆卓还认识,好像还是他弟弟。

    稀里糊涂开车把陆卓送到了医院,虞梦没敢打电话把事情告诉其他人,只是在;陆卓做手术地时候把事情地经过跟赶过来的南军和沈河两人说了一遍。

    取出弹头包扎好地陆卓刚刚走出手术室,围在门口的虞梦等人就为了上来:“怎么样?有没有事?”

    陆卓望着看了一眼自己两条无力地手臂,朝着虞梦说道:“今晚上没功夫摸你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起码也要过

    阵子才会好,不过放心,不会落下残疾的。”

    虞梦有些脸红地敲了陆卓一下,这人都受伤了竟然还没个正形,他难道就不怕死的么?

    南军走到陆卓身边,在他耳朵旁低声说了几句。陆卓点点头,想了想之后才决定到:“先回去再说。”

    就在刚才,沈河已经把严天浩等人的落脚处查了出来。向来不懂什么叫低调地严天浩自然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带着人直接住进了君悦酒店。他知道陆卓拿他没办法,也知道自己完全可以当街大思路做然后什么事也没有。所以他根本没有顾忌,更加不用担心陆卓可能的打击报复。这次他是有备而来,虽然这里是陆卓的地盘,但是既然严哲都支持自己,那就不用担心陆卓会随时对付自己。

    回到家里,几个媳妇把受伤地陆卓团团围住,几乎是严刑拷打一样地问他怎么样手上。无奈地陆卓只能说是自己开车不小心撞伤的,虽然几个媳妇谁也不相信这样的屁话,但是也没人作声。

    所有人都知道陆卓实在扯淡,但是所有人也都理解陆卓既然不肯说真相就自然有他的原因。更何况陆卓经得起盘问,旁边还有一个老实巴交的虞梦呢,所以在陆卓上楼换药的时候家里所有人都知道了事情地经过。

    陈忆是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到的,一进门就看见一屋子人正面色凝重地在客厅里商量着什么,而身在其中地虞梦显然已经被吓坏了,根本连一句话都没说。

    “陆卓呢?”陈忆一进屋就看出来气氛不对,再加上陆卓之前打电话的时候的语气更加确认陆卓已经出事了。只是一家子人虽然都板着脸,但却没有人流露出伤心地表情,很显然事情虽然已经发生,但是却还不算太糟糕。

    唐曼叹了口气,望着连包都没拿的陈忆,立刻明白了她是刚知道消息赶回来的:“在楼上洗澡换药,肩上挨了两下,不算什么大事。”

    一群人跟着陆卓这么久也算是练出来了,普通人家的老婆要是自家年安人身中两枪的话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现在陆卓被打得连尿尿都不能用手扶结果一屋子女人却只是说没什么大事。果然是经历得多就麻木得多。对一家子来说只要陆卓还能生娃就行,其他的根本不算事。就连陈忆在听到情况之后也松了口气,明显不把两处枪伤放在心上。

    龇牙咧嘴地洗好澡换了衣服,又在南军地帮忙下把伤口重新包好,陆卓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一样靠在床头。这是他第一次受枪伤,知道现在他才知道那些电影里的硬汉都是扯淡的。麻醉药地效力过去以后伤口疼的不行,尤其在自己穿裤子的时候更是疼得连冷汗都下来了。虽然不至于大圣嚷嚷出来,但是疼过之后就真的再没什么力气了。

    沈河点燃了一支烟放到了陆卓嘴上,随后坐在对面地椅子上望着他:“老板,要不要我让人去”

    表情阴狠地比出一个收拾,沈河有些按耐不住地朝陆卓问道。这一次又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沈河几乎忍不住要当场把君悦酒店整个翻过来好让严天浩知道谁才是这座城市的老大。

    陆卓摇了摇头,咬着烟头用力吸了一口才算是把肩头地剧痛给压下去。看了一旁默不作声地南军一眼,陆卓也从对方地眼睛里看出了浓烈地杀气。只是他的想法跟沈河等人完全不一样,因为现在的他不能犯任何错误,更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过几天焦尾岛就要动工,在发电站建成之前不能有丝毫差错。让人跟着严天浩就好,谁也不许出手。等到事情完结,我自然要对付他!”

    平心而论,陆卓比谁都想直接干掉严天浩。但是他也比谁都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严天浩死在这里的的话不但自己要倒霉,就连刘山和唐远毅都要完蛋。自己的根基说白了全在这边,在刘山和唐远毅两人身上。拿严天浩一条命来换这些明显划不来。

    能够控制自己欲望的人才能赢得欲望,陆卓想要严天浩的命,但不是现在。肩膀上地两抢就当作是他先放在自己这里的利息好了,等到自己把事情都准备好了再找他拿回来。

    “先跟着严天浩,如果他还想出手的话就拦着他。其他的事情先别管,焦尾岛的事情我会让唐曼赶工,争取发电站地基础设施在四个月内完成!”

    “也可以把严天浩绑起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