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八十五章 枪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严哲,京城严家地缔造者和掌门人。书友上传〗二十年前他一手导演地戏剧让整个京城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短短半个月之内十大家族消失了七个,而他的严家也在那时候一步登天,将其他家族死死压制。

    这个男人掌握了九席中的三席,而他本人却谨慎低调得从不抛头露面。他只是下达命令,执行的人却是他的手下。而在他看来丝毫看不上眼的人,却能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造成山呼海啸一般地影响力  。除了那一位之外,二十年前的青年一辈之中只有他过得最惬意。而当年被首屈一指地陆羽,比起他来却仿佛两个时代的人。

    轻轻做到程思溪身旁,当着鲁豫的面将旁边地女人搂住。现在的程思溪是他的合法妻子,他有权利这么做。只是在他搂住程思溪地瞬间陆羽身上地杀气却如同利刃一般席卷而出!

    “呼~”

    一道强烈地冷风瞬间席卷了陆羽身周方圆五米地空间,甚至连程思溪脸颊旁的发丝都轻轻吹起。两个男人都带着微笑对视,二十年前没有完成地攻掠杀伐延续到了今天,也延续到了下一代身上。

    “师傅,好久不见!”严哲光滑地脸上带着轻轻地笑容,明亮地眼睛里透露出的信息是友善而非抗拒,就像是一个人正在对着许久不见地前辈露出真心实意地笑容一样。

    陆羽脸上同样带着笑意,他知道严哲的这幅表情代表着什么。每当他露出温和诚恳与刻意接近讨好地表情时那就代表他心中正在向着如何让对方坠入万劫不复地深渊当中。上一次陆卓看到这个表情的时候实在自己的婚宴上。结果一年后,那个当日在婚宴上热情洋溢高兴得好像他自己结婚的伴郎却摇身一变成为了笼罩整个帝都的巨大阴影。

    在夜幕下张开地利爪撕碎了陆羽地咽喉,让他的伤口直到二十年之后才渐渐康复。所以陆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表情。

    “有心了,严书记。”陆羽同样温和地看了严哲一眼,轻轻点出他现在的身份:“出现在这种地方,外面一定有不少警卫员吧?”

    严哲点点头,他是九席其中之一,虽然在平常的时候很少上镜,但是想要找出几个不认识他的人还真是不容易。这件咖啡厅从陆羽路面开始就被他的人慢慢占据,直到现在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之后他才出现,已经是最小心地方式:“你知道我一向谨慎,所以待会还我派人送你回去吧。”

    陆羽摇摇头:“不用了,我带了雷易过来!”

    严哲脸色一变,猛地一回头,却看到一身黑色衣裤地雷易带着一定大大地鸭舌帽正慢慢从外面走进来。外面安插地敬畏已经一个都看不见,而那双冰冷地眼神更是一进来就锁定了自己。

    周围的警卫员想要起身将雷易赶出去,但是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雷易就已经站到了严哲身后。浑身上下冰冷地气息让所有人都明白,不要轻举妄动。

    陆卓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断气了自己面前地咖啡喝了一口。雷易和汪索,这两人在曾经几乎是京城所有人的噩梦。如果不是她们,二十年前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逃离京城。而雷易喉咙上那一道横贯脖颈地刀疤也是为了掩护自己逃脱才留下。这一切都拜严哲所赐,所以内衣一进来就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了严哲身上。

    笑眯眯地站起身来,陆羽神情自若地离开了座位:“只要我不想,没人可以让我难堪!”

    严哲默不作声地搂着程思溪,半天之后才轻笑医生。在陆羽和雷易两人打开门准备走出去地瞬间说道:“已经有人去了上海!”

    陆羽心脏猛地一抽,可是整个人却硬生生压下了自己的震惊,脚下的步伐连频率都没有丝毫变化地走了出去。严哲终于派人正面对付陆卓了,这不是关毅轩的那种障碍,而是要彻底收买陆卓地小命!

    慢吞吞地上了雷易开来地车子,陆羽飞快地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拨通了陆卓地号码。严哲从来不胡说八道,既然他说派了人去那就一定是已经有人到了上海准备随时对付陆卓。

    这是陆卓到现在位置最危险的情况,他必须靠着手上地力量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刺杀。严哲向来喜欢做事做绝,所以派出去的人就算没有雷易的本事,也绝不会比南军那种等级的高手差多少。

    连续三个电话都是打通后没人接。陆羽几乎把手里地

    电话捏碎。这种时候每一分钟都有可能是严哲下手的时机,如果陆卓已经遭殃的话那自己二十年来的辛苦就回随着几颗子弹一起付诸东流。

    飞快地拨通了陈忆的号码,现在能够在陆卓出事之后稳住局面的就只有她。陆卓家里的那些人虽然有能力,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像陈忆这样冷静又能稳住局面。

    接到电话的陈忆在酒店地房间里足足愣了五分钟,随后才疯一般地拎着自己的包直接冲出了酒店房间。预订了最快地高铁直接赶往上海,一边在路上不停地拨打陆卓的电话。

    没有接电话的陆卓刚刚才从市政府地办公大楼里走出来。刘山给他找的三条线路涵盖面积的确大,而且途中还经过了例如高新区和化工厂之类的不能停电的地方。还有中环地市中心等等地方也是线路地覆盖范围。这些地段都是电缆光缆经过地黄金线路,虽然电缆已经到了使用期限需要大规模地更换,但是这笔生意无论怎么看都划得来。淘汰下来地线路虽然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是正好趁着换掉电缆的时候一起完成修改,等到发电厂一落成,自己就能让发电厂地店里覆盖这整座城市。

    跟刘山谈话的时候陆卓把自己的电话放在了车上。有了上一次私家侦探的教训陆卓是打死都不会再带任何电子产品在自己重要的谈话场合出现。那个被抓起来毒打一顿的私家侦探只是用了一个远程植入地窃听软件就知道了自己的全部谈话内容,对于电子产品完全是个白痴的陆卓来说根本要让自己放心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呆在身上。

    刚刚回到车里,打开电话一看,三十二个未接来电,一半是自家老爹打来的,另一半是一直不肯回来的陈忆。

    拨通了自家老爹的号码,陆卓惬意地开着车子准备离开市政大院:“怎么了,那么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臭小子,严哲已经派人过去你那边了!你小心点,出门的时候能带多少人带多少人!”陆羽的话让陆卓明显一愣,没想到严哲下手竟然这么快。

    想起前几天陈忆才打电话给自己说严哲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让自己放心做事,结果现在就变卦了,看来大人物的想法永远都是一阵一个变:“知不知道是什么人,有几波?”

    虽然腹诽严哲地不过关地人品,但是陆卓还是更紧张自己地小命。陆羽既然这么紧急地打电话过来,那么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结果令陆卓没有想到的是,陆羽极其不负责任地说了一句“不知道,你自己小心”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皱着眉头大骂陆羽没良心的同时,陆卓又拨通了陈忆地电话号码。跟想象中地一样,电话一接通陈忆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通臭骂,那气急败坏地样子让陆卓简直乐开了花。听着陈忆话里的哭腔陆卓简直都要笑出来了,一直没有真正得手的陈忆这么关心自己,别说被刺杀,就算是挨枪子都值了。

    “我现在在高铁上赶回去,大概晚饭前到,你先回家,没什么事别到处跑。严哲亲自派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货色,别说你,恐怕南军都难对付!”陈忆地语气明显松了口气,陆卓现在没事的话几个小时内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严哲远在北京,就算第一时间下命令他的人也起码要有几小时地准备时间,等到了她们准备好,陆卓应该已经在家里了。

    刚刚想挂断电话闭上眼睛思考一阵,却没想到电话那头的陆卓语气突然一变。

    “不用了,他们已经来了,就在市政府门口!”

    一阵忙音,陈忆整个人都是一呆,一阵强烈地眩晕感袭来,让她差点两眼一黑晕过去。

    陆卓坐在车里,望着前方一左一右把他的道路完全封死地黑色奔驰顿时傻了眼。一把将身旁地虞梦按到方向盘下面,陆卓脸上地神情猛地绷得紧紧的。这下好了,车在半道上,后面是台阶前面是杀手,往哪开都走不了。自己在买车的时候嫌弃防弹玻璃不好看没有选,现在人家只要两颗子弹就能把面前地挡风玻璃给打地稀烂。

    虞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陆卓一把按在了胯间,她抬起头,脸颊绯红地伸手捏了陆卓一把:“坏蛋,还不够啊?”

    陆卓脸色一正,朝着虞梦又好气又好笑道:“瞎琢磨什么呢,你男人就快没命了,那电话打给南军告诉他我在什么位置,让他十分钟内赶到,快!”**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