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八十四章 再会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六月的京城已经足够让人热得发昏,虽然才不过六月初,但是高温的时候室外温度也达到了三十四度左右。-更新最快〗尤其帝都的绿化一向是被人诟病的地方之一,这就让马路上地沙尘更加无所顾忌地扬起,配合着烈日让整座城市变得像是在荒漠中一般干巴巴的毫无生气。

    长安街上车来车往,帝都的繁华在这条街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在这座城市里,享受的人总是少的,更多的是那些每天忙碌争取让自己更进一步的人群  。陈忆坐在咖啡厅里,望着窗外神色匆匆地行人,根本分不清那些拼了命才拿到一个京城户口的人跟没有拿到的北漂有什么区别?坐着一样的地铁,踩着一样的马路,除了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福利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或者,在聊天的时候能够让自己更有面子。

    陆羽回北京了,这个消息在他回来的第二天就传遍了整座京师。严哲紧张了,几乎在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酒吧自己手下的力量集中了起来,拼了命地寻找陆羽地下落。而方家和苏家更是高兴地不行。几十年的盟友现在终于回到了这座城市,严哲为所欲为地时代终于过去了。

    苏家老爷子的位子一下稳定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敢提。因为事情地始作俑者都明智地选择了沉默,作为旁观者的其他人更加不敢多嘴。

    没有人敢小看陆羽,哪怕他现在只是孤身一人。从消息传出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半月,但是真正见过他的人加起来却还不到三个。就连严哲在费尽心机忙碌了一个多月之后还是一无所获。

    对于这座城市的了解,陆羽不必任何人差。他回来,影子重新站在了灯下,可以明目张胆,也可以毫无踪迹。

    坐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咖啡厅地大门终于打开。穿着白色短袖上衣和米黄及膝裙的程思溪走了进来。带着大大墨镜的她将自己的打帮战脸都遮去,只留下如同天鹅一般雪白地脖颈和依然保持得能够另任何男人心动地娇躯吸引周围人的视线。

    四下张望了一下,程思溪脸上带着茫然地表情寻找着陈忆,只是带着墨镜的她废了半天劲也没有看到陈忆的影子,知道陈忆举起手来之后才猛地发现角落里自己要找的人。

    “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出来喝东西啊?你不是还要把你在这边的钱都取出来么?那群高利贷可不是好对付的人物!”程思溪摘下墨镜,丝毫没有因为上次跟陈忆的谈话而表现出半点不快。她就是这样,从来都不记仇,但是相对的,她也不念好。

    陈忆笑了笑,端起自己面前地卡布奇诺慢慢抿了一口。上一次来这里她最爱的还是拿铁,而这一次,她已经喜欢上了这种甜甜地味道:“有严哲做招牌谁还敢拉着我的钱不放?除了大山那边还欠我二十万之外其他的钱都要回来了,连本带利!”

    “那今天是不是要请我吃一顿好的?”程思溪要了一杯普通咖啡,但却要了双份地奶和方糖。她向来喜欢甜食,而且越甜越好。就像她的生活,从来都没有不如意对时候。

    陈忆笑了笑:“严哲的太太要吃好的,恐怕之后国宴级别的菜色才能算是好吧?”

    程思溪一边朝着奶里面加咖啡,然后一边把四颗方糖全都放了进去。小勺子轻轻搅拌着面前大一号地咖啡杯:“这几天都无聊死了,严哲整天在家什么都不做就是打电话,想跟他逛逛街都不行。天浩那臭小子又不知道跟哪个小姑娘鬼混去了,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还有你,闲着没事也不上来跟我聊聊,还得我一个人在家闷了好几天。”

    陈忆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就跟外星人一样。整个帝都都在暗流汹涌,外面的阔太太们连麻将都不打了整天躲在家里提心吊胆。可是她倒好,还在惦记着没人陪和逛街这两件。真不知道是严哲对他太好还是她本来就不关心其他事情。

    “陆羽回来了!”既然对面的人这么不开恰,那陈忆肯定要主动一点。对于什么都不懂地程思溪来说自己还是把什么都给她讲明白的好,否则的话他恐怕到下辈子都不知道周围的人为什么变得那么诡异。

    “嗯?陆羽?他回来了?在哪里,在哪里!”程思溪一声惊叫,脑袋猛地旋转四下打量着想要发现陆羽地身影。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欢喜和期待。

    陈忆望着程思溪地眼神,完全猜不透她心中地想法。那清澈的双眼中只有期许和欢心,就像是热恋的少女在找跟自己捉迷藏的情人一样。只是站在她的立场,无论是陆羽的前期还是严哲的夫人,恐怕这种眼神都是不适合的。

    “你想他吗?”陈忆望着程思溪,突然忍不住多嘴问道。

    程思溪用力点点头:“当然想啊!二十年没见呢!当年他走的时候我还在医院,只记得那天晚上好多枪响,到后来严哲接我出去之后告诉我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还以为是真的呢!二十年不见了,他应该也变了吧?”

    陈忆笑了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见过他了?”

    “嗯,就在这里!”陈忆点点头望着程思溪一笑:“我去定位子吃饭,你跟他好好聊聊!”

    说完,陈忆直接拿着包走出了咖啡厅,好不停留地伸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离开。

    程思溪茫然地望着陈忆,嘴里嘟囔着陈忆又是不管别人同不同意就直接离开,一点也不在乎人家的想法。自从她第一次进自己家的时候就是那副模样,到现在还没改。

    一声惊呼,程思溪整个人从椅子上跳起来,她突然想起来没有找陈忆说清楚她跟陆卓的事情。作为陆卓的小姨她是绝不可以跟陆卓在一起的。飞快的在桌子上拍下两张钞票,程思溪看也不看地就像追出去。

    一个身影在程思溪站起来地瞬间挡在了她

    面前:“这么急去哪?”

    熟悉地声音响起,程思溪猛地一愣。抬起头来一看,却见一个身材消瘦地男人正笑眯眯地站在自己面前。

    男人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领口和衬衫地扣子没有完全袭上,露出一点胸口。这幅大半是自己曾经最熟悉的,只是那带着些许皱纹的脸和头顶上地点点白发却让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那个自己熟悉的陆羽。

    陆羽望着跟二十年前几乎没有分别的程思溪,眼神里一片复杂。从外表上看去她不过是个三十出头的少妇而已,光从外表看上去谁也不会相信她竟然有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子。跟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白皙的脸庞和充满水光地柔弱眼神瞬间让自己木然,这是她的杀手锏,也是她这么多年来从没变过的地方。

    “陆羽?”程思溪不敢相信面前这个有些苍老但却依然英俊地中年人就是曾经在帝都号称“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陆羽。现在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事业有成,既有风度又有涵养的成功人士。少了往日的意气风发,但却变得更加深沉,内敛。

    “认不出了么?”陆羽笑眯眯地坐在陈忆先前地座位上,朝着程思溪笑道:“坐吧。”

    程思溪瞪着眼睛望着陆羽,一时一刻都没有离开他那张已经被岁月洗礼过的脸。而且无论怎么看她都觉得现在的陆羽跟自己想象中的有着天壤之别:“你怎么老了?”

    这是程思溪心中最直接地想法。因为她觉得就算过去了二十年陆羽也绝不至于变得这么苍老,自己跟严哲过了二十年都没有什么变化,怎么到了陆羽这里就变得跟另外一个人似的?

    陆羽笑着点头道:“人都会老,我只不过比别人快一点而已。”

    程思溪摇摇头,一副没办法理解地模样:“不懂。你跟严哲都是这样,说的话老是让人听不懂。”

    陆羽没有答话,就这么看着面前地程思溪。说实话,他还深爱这个女人,但是他知道,自己跟她已经不可能。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在击垮严哲之后都不再可能,因为陆卓不会认同她这个母亲。但是自己没办法控制对她的思念,二十年了,就算她想自己的十几年只是偶尔那么一两分钟陆羽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毕竟是自己先失败才没有守住这份感情的。

    陆羽不说话,却不代表程思溪是个喜欢沉默的人。二十年没见,虽然早已经不在爱他,但是好奇心总还是有的。拉着陆羽一阵问长问短,将他这二十年来做了什么都问了一遍,丝毫没有离婚夫妻再见面时的尴尬。

    陆羽知道这就是程思溪的本来性格。她不懂得压抑,自然也不懂得伪装。她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正是他吸引人的地方。带着笑容解答程思溪的每一个问题,就好像回到了从前一样让她感觉浑身舒畅。

    两人就像是一堆许久没有见面地老朋友一样面对面坐着聊天。陆羽脸上始终带着淡淡地笑容,因为他从不忍对这面前的这张脸做出任何微笑以外的表情。

    程思溪足足问了接近两个钟头,知道口干舌燥之后才停了下来。陆羽淡淡地望着她,突然开口道:“你知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儿子?”

    程思溪点点头:“知道啊,在上海嘛,臭小子真是不像话,竟然跟陈忆在一起,你说他们两个气不气人!”

    虽然早就对程思溪地性格了如指掌,但是陆羽听见了她的回答之后眼睛里还是出现了一丝黯然。他最大的理想不过是一家三口团聚在一起,但是这个小小的要求在现在看来似乎有些遥不可及。

    “为什么没有找他呢?”陆羽叹了口气,问出了陆卓最想弄明白地问题。就算二十年来再怎么没有见过面,但是作为一个母亲,恐怕没有人会不想念自己的亲生骨肉。

    “因为我不知道他在哪啊!”程思溪地回答理所应当,她崴昂着陆羽有些无所适从地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都不知道他在哪怎么去找他啊?而且你走了之后京城发生了很多事,大部分人连出家门都要小心翼翼地。而且在哪之后又坏了天浩,然后忙着带孩子,到之后就忘记了。”

    陆羽苦笑两声:“陆卓不肯任你果然不是他脾气差。”

    “嗯?不肯认我?为什么,我是他妈啊!”程思溪还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陆卓造成了做大的伤害,依旧单纯地以为自己做的没错:“我没有找他他可以来找我的嘛!我可以给他买房子,找工作,安排相亲,还可以跟他一起吃饭。你赶快让她来北京住,这样多一个人陪我我就没那么无聊了!”

    陆羽脸上地表情变得古怪异常,如果严哲在场听到程思溪这样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反正作为陆卓的父亲,单从这个身份来说程思溪这样的话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极其不负责任:“他有房子,也有工作,至于相亲,更加不需要。”

    “那他也可以过来陪我嘛,再说了他跟陈忆不合适,我要重新替她安排!”程思溪理所应当地望着陆羽,头一次说出了像是陆卓母亲的话。

    陆羽叹了口气,突然认真无比地望着程思溪:“陆卓跟严天浩,对你来说哪个重要?”

    “嗯?问这个干什么?当然是填好了,那小子虽然调皮了点,但是却很孝顺呢。我上次生日他还送了条手链给我,是我一直想要的哪一条。而且我说他他从来不敢还嘴,每次犯了错都主动跟我说”

    “思溪,在别人面前这么夸自家孩子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高大地身躯走到深似系身旁,周围地空气瞬间凝固。两道眼神在半空中相撞,陆羽脸上地微笑瞬间失去了温暖,变得毫无生机。望着面前身材高大浑身充满温和气息的男人,陆羽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原本平静地心跳,浑身上下地血液顿时加速流动起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