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七十五章 挑拨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晚上酒店,沈河带着人如同还小一样席卷了上海市所有的出租屋。【|网友分享}不管是有登记的还是没有登记的,也不管是是市中心还是郊区。总之,超过五万小弟如同疯狗一样涌到了外面,跟警察一样挨家挨户地搜索陆卓的下落。而南军那边,也将四百五十名手下分成四十批,每一批十人左右,分别在上海个个大区的酒店和旅馆查找有关劫匪的信息。至于刘山手下的警察,更是成为了配合他们而甘愿做开路先锋,在很多死角地区都排除了无数警察进行搜捕,力争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把陆卓给翻出来。

    身在酒店的陆卓当然不知道这些,在洗了个澡之后他就被关在了房间里,一步也不许踏出。而床头的电话早就被外面的给拔掉了数据线。陆卓没有用遥控器和电视机就能发出求救信号地本事,也没有从三十多层往下跳的胆量。所以,很自然的,他睡着了!

    在危险地情况下保持一个好的精神状态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早上还受了伤流了一堆血,早在吃饭的时候陆卓就有些迷糊了。如果不是因为当时的房间被劫匪头子霸占着,他早就进来睡觉了。情况已经是这样,逃不掉也死不了,与其眼睁睁地想着自己被关押垂头丧气,倒不如大大方方睡足了精神再起来对付外面那群混蛋。

    自从自己有媳妇一来,这还是第一次在没有媳妇陪的情况下在外面过夜。虽然有点不习惯,但胜在够安静。一觉睡到凌晨两点多,陆卓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感觉精神头好了许多,陆卓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凌晨的时候是一个人最疲惫的时候,也是警惕性和自我保护意识最薄弱的时候,哪怕是训练有素的人在经历过早上那惊天动地的大事之后也没办法保证金能在漆黑地夜里还有充足地精力。

    洗了把脸走出房间,外面的沙发上还是坐着先前那三个冷冰冰地家伙。只是现在几个人的脸上都已经挂上了些许疲惫。虽然不是很多,但陆卓也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正她们的精力正在慢慢消退。

    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陆卓一副睡眼惺忪地模样朝着外面地几人说道:“大家晚上好啊,还没睡呢?可真够晚的!”

    哈欠这种东西是非常容易传染的,往往在一个房间里有一个人打了哈欠,另外的人就算不困也要忍不住打一个,这种跟风的习性就像自己不跟着别人来一下就要吃亏一样。所以陆卓那个长长的哈欠才打完,三名劫匪的眼睛里就出现了一丝朦胧之色。

    一瞬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对陆卓来说就够了。望着对方眼睛里一闪而逝地退让那姿色,陆卓明白了自己今晚一定有戏。

    自来熟一样地坐到几人身旁,陆卓笑眯眯地朝着几人说道:“几位,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一定很辛苦。前后你们总是要听老大命令的,而我也跑不了。不如这样,我们来玩牌怎么样,梭哈,不用太大,一百块的做底就行。能出到多少随你们的意思。”

    三名劫匪中的一个转过头不屑地看了陆卓一眼,随后冷笑:“一百块,你现在身上能找得出一块钱么?”

    陆卓心中一跳,这就是有戏地前兆了。虽然对方的语气充满了不屑,但是至少肯跟自己搭茬了,而且,这种态度正是自己想要的。人只有在轻视对手的时候才会失败,这一点,陆卓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

    “没有钱没关系,我可以先前者,等到了结束的时候你们要我立刻转账也行,加到赎金里也行!”陆卓一副忍气吞声地模样对着几人笑道,典型地寄人篱下。

    先前说话的劫匪看了陆卓一眼,随后又跟自己的另外两个同伙对视了一阵之后才漠然点头:“一千块的底,上无封顶!”

    陆卓心中一乐,顿时满口答应。牌桌和饭桌一样,都是增进感情地好地方,尤其是在一方愿意输钱的是够更是能够快速地跟其他人打好关系。而且别的不说,陆卓最大的本事就是蛊惑人心。家里头那一一堆媳妇不就是不知不觉之中给忽悠来的?

    很快的,其中一名劫匪就拿出了五副扑克牌过来。这群人没什么爱好,聚在一起的大多数时候也就是赌钱。而且陆卓一看就知道是个想用钱来换取好待遇的家伙,这样赚钱的机会,谁也不会平白无故地就放弃。

    牌局开始,四个人自行摸牌,没有荷官。陆卓脸上始终带着谄媚地笑容,不停地跟周围的三人套近乎。短短二十分钟,他除了输出去三十万之外也把这些人地底细给全都套了出来。

    这是一群专业地亡命徒,为首的劫匪头子叫古力,身边的三人是堂兄弟,分别叫韦振,韦远,韦图。

    八人都是老乡,湘西人,祖上要么是普通工人要么是贫农,再往上的话,大概就是能跟座山雕称兄道弟的那类人。所以现在做这一行也算是祖宗有灵重拾旧业。八人原本就是黑社会成员,过的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这次想要做这笔生意已经计划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韦家兄弟卖了房子和家里的即某地,古力更是倾家荡产恨不得连老婆孩子都卖了。而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地为了这笔生意搞得倾家荡产,就等这一次放手一搏。

    终于,两个月前她们知道了会有一批钻石在前几天到上海。于是古力带头,在老家的时候就早早安排好了一切。用自驾地方式开着车把蛇数千公里过来上海随后按照早就订好的计划完成不知,然后在昨天早上动手。

    刘山夫妇就是因为这样好死不死地撞在了古力等人的枪口上。原本是刘山打算为了庆祝结婚纪念日跟王秀去金铺买首饰,还特意叫了刘倩一起过去挑,结果没想到一个没弄好差点把自己搭进去。要不是陆卓

    即使干掉,恐怕老两口早就吓傻了。

    得知了事情真相地陆卓不禁悔得连场子都青了,本来以为刘山老两口会有危险,但是没想到韦家兄弟却说古力有命令,不能乱开枪。而昨天早上的时候陆卓也亲眼看到两个原本被劫持的家伙在几人上了直升机之后就被扔在了楼顶。他原本还以为是有了自己她们不需要别人,结果没想到是因为本来就没打算劫持人质逃跑。

    心里头咬着牙,陆卓又输了几万块出去。韦家兄弟三人已经乐呵地把陆卓的称呼从“你”改成了“陆卓”,在笑眯眯地登记了陆卓输掉多少钱之后,韦振朝着她笑道:“陆卓,看来你不怎么会玩牌啊!赌钱这个东西不但要技巧,更是要心理,看来你还是差点!哈哈哈!”

    望着已经有点得意忘形地韦振陆卓笑眯眯地孙璹又是一记马屁递过去,反正拍马屁不犯法,而且为了自己的小命照相拍拍马屁也没什么:“说的有道理,每次我觉得自己能赢的时候就容易被人看穿。对了,韦老哥,你们说这次弄来的钻石价值连城,能不能给我透露一点,到底值多少?”

    忙着发牌地韦振哈哈笑着,根本没看出来陆卓气势是另有所图。大咧咧地一摆手,韦振笑着对陆卓说道:“哈哈哈,这次的钻石一共一百多颗。放在黑市上的话我们粗略估计了一下,起码价值三个亿啊!”

    陆卓眼睛一瞪:“三个亿?才这么点?”

    “嗯?你什么意思?”韦振听出了陆卓语气里地不屑,转过头有些不满地望着他:“三个亿你还嫌少?”

    陆卓笑了笑,朝着韦振算计道:“这么说吧,三个亿的钱八个人分,一个人最多得到三千多万。除去卖军火,雇佣直升飞机,汽车等等工具和酒店的费用,你们一人不过得到三千万罢了,加上我之前的八千万,你们每人不过分到四千万。虽然听上去很多,但是这笔钱你们还不是马上能到手,到手也不是马上能用!据我估计,最快也要三年以后风平浪静了才能从影藏中出来。先不说这三年已经倾家荡产的你们要东躲西藏还要忍气吞声不能用钱。光说三年后的物价四千万的钱都会贬值大概两成。现在房价这么贵,三年后五百万买一套房子也只能是中上,再花两百万买车和改头换面。一千万就没了,剩下三千万虽然也足够你们逍遥自在过一辈子,但是如果要放心用这笔钱的话你们还要把它们洗干净!洗钱公司的标准收费是百分之十五,也就是说最后还剩下大概两千多万。零用用来做个小投资,余下两千万存在银行吃利息,你们的生活也不见得比出来之前好多少。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要冒很大的风险,跟随时被抓枪毙的危险比起来,剩下这两千万的确是很少了!”

    一番话说的魏家三兄弟是目瞪口呆,原本以为自己精心筹划两年干一票大的,几年以后会立刻飞黄腾达,但是现在听陆卓这么一算计。如果自己真的要躲三年的话那前后就是五年时间。用五年时间换两千万,好像一年才不过赚四百万这样。这样想来,自己这一票挣的,的确是有点少。

    贪婪,是人类行动地根源之一,正是因为人有**才会有行动。就像肚子饿了要吃,口渴了要喝,心里想了要娶媳妇一样。人总会在某一个时间突然产生一种**,而且这个阀门一旦打开,汹涌而出地情绪就会立刻淹没理智,让人变得冲动。

    虽然**是有正面和负面之分,但是这个物质的石阶足够将原本单纯地希望染成可怕地贪欲,而且一发不可收拾。陆卓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让魏家三兄弟在听了它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迅速产生变化。

    韦振阴沉着脸,望着陆卓半天没有说话。良久,他望着陆卓突然开口道:“你有什么办法?”

    陆卓心里头冷笑两声,鱼儿终于上钩了。只是现在鱼饵还没有被咬实,还得再放一放,等她们三个一起上钩。

    脸上地表情一敛,陆卓假装试探地说道:“要不,你们再做一票?”

    “不行!老大不会同意的。他是我们的头,已经说了我们只能做这一次!”韦振当机立断,猛地摇摇头否定了陆卓的提议。他虽然贪心,但是却还有理智。这么大一件案子搞得全城搜索自己等人已经很危险,如果不识相再做一票的话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你们不是合伙人么,怎么都听他的?”陆卓脸上一副真诚地模样望着韦振,故意装出了不明白地表情。

    人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对另一个人表示服从,这写莫名其妙或者来自于感情,或者来自于能力,更有可能是来自于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简单的说,这些种种都被统称为统御力!很明显,这群人里面最有统御力的毫无疑问就是古力,因为其他人都服他。索然一样学历不高,虽然一样身份相当,但他就是招人心服。但是陆卓这个问题问出来就有些恶毒了,他知道韦振这种人的感情建立非常简单,说白了就是“义气”两个字。古力讲义气,自然有人听他的。

    但是所有的“义气”在“钱”这个字面前都是狗屁。还不如一层被水浸湿的纸来的牢固。而陆卓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让韦振心中产生一叛逆地宪法,进而引导她们三人做出对自己有利地事情来。

    人之所以有等级之分,归根结底还是只在于两个字,聪明!

    望着已经陷入沉思地魏家兄弟,陆卓很识时务地没有说话,而是找了个借口上厕所躲进了卫生间。现在头已经开了,接下来怎么继续,就看那几兄弟够不够胆子了。

    点上了从魏家兄弟哪里蒙来的烟,陆卓对着卫生间地镜子一阵吞云吐雾。果然,还是得靠自己才能回家。</dd>**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