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交换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对于蹬鼻子上脸的人陆卓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自己虽然是个打工的,但也是不是任人宰割地软柿子。【|网友分享}看也不看向大妈地转身除了办公室,陆卓没跟一个人打招呼就出了公司。

    辞职报告这种东西是不用打了,陆卓从来都觉得口头辞职比辞职信要好用得多。如果向大妈觉得还不够的话,他不介意自己用另起门户地方式来告诉向大妈自己是真的不干了。

    开着车子穿街过巷,陆卓二话不说就直接让沈河给自己找市中心里合适的写字楼 ”“ 。俗话说得好“此处不留爷,只有”。自己一个有着大把钱和精力地家伙哪里会被向大妈给拿了退路去?才刚出公司就想好了办法,盘算着给虞梦开个演艺公司,反正她熟悉这一行,要用什么人也方便,而且正好替沈河洗钱。除了这个之外,自己也还要弄一个进出口公司和餐饮连锁。跟余思明合作走私地勾当可是一块肥肉,而餐饮业更是一年到头都没有淡旺季一说暴利行业。

    话说了出去,就得掷地有声,一砸一个窟窿。既然说了辞职,那就打死也不留下。就连唐曼和赵笙两个人都不能再留在星辰!平白无故受了这么大的冤枉气,又不是受气包,谁忍气吞声谁是孙子!

    开着车子一路晃荡着,无聊地陆卓突然想起去接方孝诗出来一起吃饭。肉丸子下午没有课,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会回家的,回家没人陪,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打电话骚扰自己。语气被动地被折磨,倒不如哄地肉丸子舒舒服服地再来拿肉疼疼地胸脯给自己按摩。

    准备给肉丸子一个惊喜地陆卓开着新买地迈巴赫一路朝着方孝诗地学校驶去,就在他哼着歌向着待会吃什么的时候,前面突然警灯闪烁,警笛长鸣。几个警察正指挥着拉起了警戒线。

    碎嘴子骂了一句倒霉,陆卓想要掉头走另一条路,结果发现自己已经被卡在路中间没有了退路。这下可好,进退两难地自己只能开着车子傻乎乎地停在路中间,眼睁睁地看这前面地警察把一动大楼地入口给包围。

    “无趣,这么倒霉,这时候发生这种事?”

    望着前面荷枪实弹地武警同志,陆卓顿时一阵腹诽。面前的大楼上挂着大大的珠宝店招牌,整个二三楼都是珠宝旗舰店,看着连冲锋枪都扛了出来的无尽,距离这么近的陆卓自然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

    恍恍惚惚之间,一个矫健苗条地身影闯入了陆卓地视线。刘倩一边从前头朝着大楼飞跑过来,一边把自己地高跟鞋脱掉,近乎蛮横的冲入警察对立之后激动地说了两句,随后二话不说直接冲到了楼上。

    “尼玛!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陆卓瞪着眼睛望着刘倩冲进了大楼里,心里头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像这种场面自己这辈子已经经历过了一次,而且现在还有一大堆媳妇在家等着给在即熬汤喝,没必要再去玩什么看谁的身体能够硬抗子弹的游戏。

    短暂的犹豫只持续了两秒钟,还有那么一点良心地陆卓还是忍不住猛地跳下车,朝着前面地警戒线跑过去。越过警戒线,还没等陆卓搞明白什么回事就被两个警察给拦下了:“先生,这里现在发生了一起劫案,非常危险,请你现在退到警戒线之外。”

    两名警察走上来拦住陆卓一副警惕地模样。楼上的劫匪手持重火力又有重要人质在手,现在所有的人都有同伙地嫌疑,陆卓这么冒冒失失闯进来没有被当场击毙都算是他命大。

    “警察同志,前面跑上去的那位刘倩小姐是我女朋友!我今天是约她来买婚戒的,上面情况怎么样,我现在很担心她!”关键时刻陆卓也顾不上什么说谎不说谎了,先把情况套出来再说。

    两人见陆卓满脸紧张不像是作假,又能够说出刘倩地名字,当下其中一个表情稍微柔和一些,朝着陆卓解释道:“上面一共有六名劫匪,持有重武器,挟持了四名人质,其中两名是市委shuji刘山夫妇。现在赠予我们对峙,谈判专家已经到位,先生不要节外生枝!”

    “什么!刘山都被抓了!”陆卓眼睛一瞪,整个人差点傻了。难怪刘倩刚才那么着急一副火烧屁股地模样,感情是自家爹妈都在里面。以他嫉恶如仇地性格平常遇到这种事都得拔刀相助,更别说自家爹妈都有危险了。

    脸色一急,陆卓朝着两名武警紧张道;“两位,我未婚妻跟未来岳父岳母都在上面,不管怎么说请无比让我上去。我有心理学硕士学位,对谈判应该有帮助!”

    说着,陆卓也不管两名武警反不反对,直接闪身就冲向了前方五十米地大楼方向。等到后面的武警反应过来,他已经消失在了入口里。

    陆卓没有能够随时变身用来保护世界和平地按摩棒,自然不会什么刀枪不入金刚不坏之类地申花功夫。之所以听见上面有重武器还撒谎冲上来,完全是因为他认识刘倩这么简单。虽然脾气暴躁地女暴龙平日里没少跟他吵架惹麻烦,也没少当着他得到面说他混蛋之类,但是在陆卓看来这些都不是什么不可原谅地事情,更何况刘山这个市委shuji还在还在上面,跟自己合作了这么久,多少也有了点感情。更何况刘山对自己也不错,让她更不能见死不救。

    商场的一楼大厅已经被疏散,空荡荡地一个人都没有,如果不是周围有密不透风地摄像头恐怕这里早就被慌乱地人群给劫掠一空。一群武警守在哥哥出入楼和透剔通道之间,荷枪实弹地瞄准这上面金铺地方向。一见到陆卓进来就立刻将枪口调转对准他。

    陆卓一边快步行走一边举起双手,同事大圣喊道:“我是刘山shuji的朋友,是过来跟劫匪谈判的!”

    “捣什么乱,不管你是谁都先出去,这里很危险,我们可不想分心多照顾你一个!”

    为首地队长望着陆卓,从他身上的衣服就能看出他跟劫匪不是一伙的。苏宝儿买的几万块的玩意穿在身上人模狗样的,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能够穿这种衣服大摇大摆上街的估计也没心情去枪什么金铺。而且陆卓脸上焦急地表情也表现出他不是在撒谎,更何况就那两件单薄的一副别说手枪,放个钱包都能一看看到在哪。

    陆卓没有理会对方地警告,只是直直朝着电梯方向走去:“刘倩,你给我下来!”

    朝着上面不管不顾地大圣含着,陆卓地神情动作让周围的刑警和武警都纷纷一愣。

    曾经地刘倩在市局里是出了名地辣手神探,虽不说是吴丹龙威里面那样的开着汽车打飞·机,但也算是除暴安良性格火爆地典型。而且以刘倩的性格从来都是她吼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对着她大声嚷嚷。现在陆卓不但吼了,而且吼得理直气壮,这让很多认识刘倩听到过刘倩传闻的人都吓得不轻。

    三两下顺着电梯来到二楼,陆卓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金铺门口地刘谦:“刘倩,你给老子回来!”

    正在门口望着里面情况地刘倩听到声音猛地转过头来,脸上地表情顿时惊愕一片:“陆卓?你来干什么,这里很危险,快出去!”

    “去你妹啊!这情况老子能出去么!”陆卓一副看白痴地模样望着刘倩,伸手就从自己兜里面掏出了电话打给南军:“南军,好机会来了,保安公司地人全体出动到浦西万达商场来,这里有一批劫匪要等着给我们做广告!”

    刘倩眼睁睁地看着陆卓挂断电话,脸上地表情顿时变得无比愤怒,都这时候这个混蛋竟然还不忘做生意,他难道没见过钱么?气愤地盯着陆卓,如果不是自己爹妈在里面,刘倩打斗恨不得冲上去扯烂陆卓的嘴:“你快点出去,这里不需要你帮忙!”

    “放屁!你给老子消停点才是真的!你爹好容易让你从刑警队出来就是怕你摊上这样的事情,现在能赶过来的最快的人也就是我的手下,而且你和里面的谈判专家要是有用的话还用在这里等着?”

    陆卓走到刘倩面前,二话不说一把就推开了她直接走进了金铺里。外面的刑警队员望着对上刘倩丝毫不怵地陆卓一时间都蒙了,眼睁睁地看着陆卓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里面。半晌之后其中一个才对着刘倩问道:“队长,这是你男朋友?果然是人中豪杰啊!”

    刘倩脸蛋一红,光着脚在地上跳起来骂到:“男朋友个屁!他酸什么人中豪杰,他就是个花心无耻地无赖!真是的,告诉他危险也不听,这人怎么这么不听劝!”

    pangan地众人看着刘倩紧张又带着羞意地表情,加上那似嗔还怨地话语更加肯定陆卓跟刘倩之间有什么,否则人家花心关你什么事?用得着跳起脚来骂么?暧昧地看了刘倩一眼,周围的人又把目光转向了金铺里面。

    局势有些不妙,陆卓一进金铺就起码有三支枪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六名劫匪分工明确,牢牢封锁了金铺地大门口。其中四人身前站着刘山夫妇两和另外两名认知,而另外两个则是一人拖着一个大大地保险箱正跟面前地荷枪实弹地警察对峙。

    陆卓举着手慢慢走到了场中,直到吸引了所有人主意之后他才慢慢地立在原定。朝着面前地谈判专家看了一眼,陆卓深深叹了口气,进来这么久都没有打开对方地心理防线,这些白痴除了讲政策开空头支票意外还有什么本事?

    “你是来带你们出去的!”

    一句话,不光是劫匪地枪口,就连周围警察地枪口对转过头对准了陆卓。这家伙一进来就说出这么一句话,根本就是扯淡。pangan地谈判专家瞪着陆卓一副气急败坏地模样。这样的话三岁小孩都不信,人家提着脑袋干活的人凭什么相信他?

    “我可以让周围的警察完全退开,给你们让出一条路。也能给你们安排车子和道路帮助你们离开。只要你们愿意拿我跟那个中年男人做交换,所有的愿望都不成未提!”

    陆卓指着刘山,朝着六名劫匪大声说道。

    为首地劫匪手持自动步枪,枪口瞄准了陆卓地胸膛,带着伤疤地眼角跳了几下,朝着他恶狠狠地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一个莫人生,在危险地时候走到自己面前说他能救自己,这样的话信徒贺铿会相信,但是这些亡命徒克不知道耶稣是谁,自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救世主!

    “因为你手里的是我未来岳父,而我,是身家过亿富豪。”陆卓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钱包,轻轻弯下腰将钱包推出了五六米远到了结尾头子地脚下:“这里面有三张黑卡,足够证明我的身份。”

    劫匪头子半信半疑地弯腰捡起了地上地钱包,枪口始终不离陆卓地胸膛。打开他的钱包,翻看了一阵之后,找到了陆卓地身份证和驾驶证,还有陆卓所说的黑卡。

    既然是亡命徒,劫匪头子多少也有点识货地眼光,望着钱包里的三张黑卡是递到的运通公司的“百夫长”,也就是说陆卓是实实在在的有钱人。而他之所以有三张这样的信用卡完全是因为从方孝诗和唐嫣那里抢来的。两个媳妇自从搬家之后花钱就没个情种,每天不是花大把的钱买一些无聊的东西就是到街上瞎逛。虽然现在不怕花,但陆卓也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对于这种骄奢淫·逸地行为他是绝对不可能容忍的。为了防止方孝诗拿着大把的钱去街上布施乞丐,也为了仿照唐嫣再乱赌,陆卓在之前就没收了两人的这两站卡片。**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