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七十章 结交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魏如航转身离开,而陈忆则是呆呆地望着桌子上地纸条。【|网友分享}上面有一个她熟悉地名字,蓝馨!

    京城蓝家的独女,二十二岁。严哲的禁裔,也是这么多年来除了程思溪之外严哲唯一正眼看过的女人。因为他,蓝家以一个小家族的身份在京城可以横着走,也因为他,严哲做出了很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例如三年前的市长灭门案!

    早在很久之前陈忆就听说过这个名字,以及有关这个名字的种种传闻。但是在京城里,有胆子提起蓝馨的人却少之又少,而知道她的事情的更是凤毛麟角。回想着这么多年来听到的关于蓝馨地资料,陈忆能想起的除了她跟严哲关系不错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如果说蓝馨同样可以决定严哲想法的话,那么这个女人是怎么都要见上一次的。哪怕只是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好。

    按照魏如航给的地址,陈忆来到了王府井边上地一间酒吧。“ri记”酒吧的名字,看上去像是有些故事地样子,从外面地霓虹灯来看应该是一间放着小提琴或者钢琴曲地轻吧。只是在进去之后才会发现,这里重低音音响一点也不必其他场子来的差。

    按道理说这种xing质地闹场配上那么文艺又带着点点伤感地名字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而且里面地装修歌碟也是完全按照轻吧地规格来制作。本来这种地方应该没什么客人才是,但是连续一个星期,陈忆发现这里几乎是场场爆满,如果不是自己找人在这里包了一个月的位子,还真是没地方坐。

    魏如航给的纸条上有蓝馨的号码还有这间酒吧的名字,只是一个星期过去,陈忆还是没有见到想见对人。想想附近不远处就住着程思溪陈忆脸上不禁冷笑两下,这么近的距离,如果有一天严哲来这里见蓝馨却又被程思溪撞见,那恐怕就有好戏看了。

    当下手里的酒杯,陈忆看着面前喝了一半地酒瓶,不禁又是一阵轻笑。看来今天也是见不人了。一个星期以来他每天都会来这里点一瓶伏特加,喝光之后回酒店睡觉。从不多喝一杯。如果在这段时间内她没有遇到自己想见的人的话那也无所谓,反正她现在有的是时间来这里。

    “小姐,我能坐这里么?”

    从旁边地走来一个个子高挑的女人,穿着一身湛蓝地连衣裙,头发高高盘起。几乎完美地脸蛋上带着淡淡地微笑,如同黑暗中的一道并不明亮地光一样照了过来。

    陈忆心中猛地一顿,自己等的人终于来了!

    女人是有第六感的,这一点根本毋庸置疑。就好比她们感觉到自己的另一半有外遇或者不再爱自己的时候,那么这些事情十有仈激u是真的,哪怕没有任何地证据表明是这样的时候这种感觉也其准无比。虽然没有见过蓝馨,但是面前的女人一出现,陈忆就知道这是自己要找的人。因为无论从外形气质还是那双如同虚空深邃却又带着点点纯真地眼眸来看,自己见过的女人中也只有她能够跟程思溪一较高低。

    “请便。”陈忆挪了挪身子让蓝馨坐下,自然而然地拿出了一个新杯子给蓝馨倒上一杯伏特加,就好像两个认识了很多年地老朋友一样,完全没有开场地客套话。

    “小姐贵姓?”蓝馨望着伏特加一愣,脸上明显有些不自然。她从不擅长喝这种纯烈酒,酒量更是普通到一杯倒地水准。像这样的半杯伏特加下去,就算不直接睡着恐怕也迷迷糊糊了。

    陈忆望着勉强舔了一口被子里烈酒地蓝馨,脸上顿时绽放出一个比起对方更加灿烂地笑容:“我叫陈忆,是专程来等你的。”

    蓝馨飞一样地放下酒杯,随后拿起一点冰块放进嘴里。辛辣地伏特加让第一次喝烈酒的她根本难以接受,如果不是为了给陈忆面子她捧逗不会碰一下。

    好容易才让嘴里火辣辣呛人地感觉消去,蓝馨同样了然地点点头。望着陈忆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地脸蛋,蓝馨笑着问道:“陈小姐既然来找我,那肯定是有事情,只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陆卓!”陈忆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她知道,蓝馨虽然只有二十二岁,但是在沿着身边却已经呆了足足六年。这一点是坊间传言最多的,也是她知道得关于蓝馨为数不多地传言之一。

    蓝馨一

    愣,脑袋里飞快的浮现出了那个在酒吧中为自己叫血腥玛丽地年轻人。那充满侵略xing和占有yu地眼神,深沉地声线和不明意味地挑逗话语都让自己在那个瞬间把他当成严哲,只是严哲永远也不可能那样跟自己说话。

    脸上微微一笑,蓝馨顿时明白了陈忆的来意。她虽然不管严哲的事情,但是偶尔跟他在一起地时候还是听他提起过一些。陆卓,这个上次见到还只是一个小职员的家伙竟然在上海击垮了严天浩,关毅轩,梁煜和姚黄河。就连华子安也在他手下亏得体无完肤。严哲曾经想过直接派人过去对付陆卓,但是好像是程思溪知道了些什么制止了他。现在陈忆提起,看来再想想之前关于陈忆地传闻就不难猜出她是想给陆卓买一份双保险。

    两个女人在京城都有不小的名气,陈忆的长袖善舞,蓝馨地强硬靠山都成为了一些人在吃饱了没事干的时候喜欢说道的事情。只是在见面的时候两人才发现,传言真的不可信。

    蓝馨望着陈一,笑了笑说到:“如果陆卓不来京城的话,是不会有危险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陈忆点点头没有说话,有蓝馨的这点保证就已经足够了,因为她和程思溪是最接近严哲地人,只要这两人保证严哲不会主动对付陆卓,那么陆卓就不会有半点危险。

    “谢谢,我欠你一个人倾!”陈忆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蓝馨望着陈忆,没想到他行事竟然这么干脆,原本还以为她会跟自己多聊一会。结果话还没说出来她就起身要走,这样的举动除了说陈忆的确跟外界传言的功利之外还表示她对自己没有丝毫兴趣。只不过陈忆没兴趣,却不代表蓝馨没有。自己祭天没来就听说这个场子突然多出了一个容貌气质都不逊于自己的美人,好奇之下想来看看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不服输的她立刻叫住了了陈忆,想要看看这个三句话不到就要走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小姐不怕我出尔反尔?”

    一句话把陈忆叫住,蓝馨脸上也带起了不快。虽然谈话还算温和,但是这样过河拆桥的还真是没见过。无论如何,今天既然来了就得好好聊聊。

    笑着坐回到位子上,陈忆知道蓝馨不过实在威胁自己,就算自己当场离开她也不会唆使严哲对陆卓怎么样。不过既然对方有心继续聊下去,那么多呆一会也未尝不可。

    “蓝小姐有话要问?”

    蓝馨耸耸肩:“只是突然觉得想找个人聊天,正好你在找我,就当还我人情吧。”

    点点头,两个各怀心事地女人就在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两人过往地经历注定了两人是善于沟通的那种人。自然而然的,在酒jing得作用之下两人说出了一些藏在心理面很久却找不到人倾诉的话。

    人就是这样,在面对熟人的时候有些东西总是不愿意或者害怕说出来,因为要考虑对方地感受和对方听完之后对自己的看法。但是在陌生人面前,这些话却又很容易说出来,因为谁都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见面,与其憋着,倒不如找个适当的人释放出来。

    “你别看我整天好像很惬意地样子,但是我却比谁都过得苦。严哲很忙,非常忙,几乎半个月才有一个电话,我不知道这些ri子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从十六岁爱上这个男人开始我就一直这样,听他说话,听他吩咐,按照她的安排过ri子生活。喜欢他喜欢的,排斥他厌恶的。但就算这样我也注定只是做一个倾听者。他有不方便对家人说的事情全都垃圾一样地丢给我,却从来没有听过我的感受。你知道么,六年了,我使尽了浑身解数想要得到她,可是他连手都没有碰我一下!整整六年!六年!如果不是他有一个跟他长得一摸一样地儿子,我都快要以为他根本不喜欢女人!”

    蓝馨红着脸,一口闷掉了小半杯伏特加。酒jing地作用让她忘记了自己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认识不到两个钟头地女人。气愤地说出了自己跟严哲地相处方式将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望着陈忆同情地脸表情顿时一变:“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也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陈忆点点头笑着说道:“你的确不需要,因为严哲的确有资格成为任何女人的目标。”</dd>**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