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六十九章 告诫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收到命令地刘倩急匆匆地跑去了广告公司,被陆卓教训一顿之后她整个人都好像变了一样。【|网友分享}虽然还是嫉恶如仇的直肠子,但起码做事情会想了。这一点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五组的成员来说都是好事。毕竟做了在想和想了再做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会议结束后,忙了大半个月的陆卓按照惯例坐在办公室里等下班。现在外面的直观广告已经准备得差不多,就剩下欠缺地媒体广告,只要拍板定下来,陆卓就能让余思明把手下地运输企业分成三股进驻新码头。只要新码头地使用比例大道百分之八十,刘山那边就能立刻把钱给打过来。

    哼哼唧唧地正想陪着赵笙玩玩游戏,结果没想到竟然接到了左青的电话,让自己去她办公室一趟,说是有事情要找自己。挂断电话,陆卓也是纳闷地不行,虽说左青现在跟余思明在体验恋爱,自己跟他的恩怨也七七八八说得清楚了,但是要说让她主动找自己这还是头一遭。不过不管是什么事情,既然人家找过来了也不能干巴巴地拒绝别人。把自己收拾了一下,陆卓晃荡着进了左青地办公室。

    才刚刚进门,陆卓就觉得左青地办公室跟其他人地有区别。到底是留过学的人,办公室的布置也洋气得厉害。角落的墙壁上挂着一副自己看不懂是什么玩意得抽象派油滑,se调也是接近欧式风格地深se,沙发和办公桌选择了古典欧式地样式,看起来倒像是那么回事。

    大咧咧坐到左青对面,陆卓也不含糊,直接问起了为什么叫自己。

    左青望着神se轻松地陆卓心里头顿时气不打一处别胡来,这家伙真是不知道说她什么好,要么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要么加班到凌晨一两点,连续忙上大半个月不休息也跟没事人一样。真不知道说他是专心致志还是一根筋。前天去办唐嫣地同学会也是这样,一门心思出风头,就连翻车了还是不忘赢回来,虽然是个争强好胜的xing格,但是他一座什么事情其他事情就全盘不顾的xing格还真是让人头疼。

    “农显奇去向大妈那边打你小报告你知不知道?”左青望着陆卓一副受不了地模样,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在他跟余思明合作的份上自己根本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陆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不奇怪,他要是哪天去跟向大妈说我是保护世界和平的大好人才是撞着了脑袋。”

    对于农显奇这个人陆卓说实话自认还是有点了解的。欺软怕硬又趋炎附势,虽说有点小聪明,但是肚量却不大,按照古人的话来说就是典型地“伪君子,假道学”这类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骄傲自负,真才实学或许有那么一点,但绝没有她们自己想的那样多。而且这类人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哪怕是他脸上长个可青chun痘都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得长两颗,否则就是对他不好招惹他了。而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就会立刻想尽所有办法打击那些没有长青chun痘的人。

    毫无疑问,农显奇就是这样的人,一心向上爬,又觉得陆卓对他来说是个阻碍,所以想尽了办法千方百计地要让陆卓吃瘪。如果不是陆卓现在根本蓝的花心思在他身上,一早就让沈河待人把他家一把火烧了。

    “想听听他跟向总说了些什么么?”左青见陆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才响起陆卓是个随时都能够离开的人。这份工作到现在来说不过是他跟向大妈的一个约定。如果向大妈要他走的话他肯定求之不得。

    陆卓点点头:“说来听听。”

    左青拿出了一个文件袋丢到陆卓面前,说道:“农显奇雇了私家侦探偷拍你跟刘山见面地片段,还把你们的谈话内容截取录了音。现在向大妈已经相信你跟刘山合作背着他从中牟利,刚才还找我说怎么才能把损失的这点钱从你身上找回来。”

    陆卓拆开文件袋看着里面的照片,确实是当天自己跟刘山在松鹤楼见面地情形。他脸上冷汗一片,眼睛里变得杀气腾腾。倒不是因为农显奇地跳步李健,而是因为自己做的事情竟然能被一个私家侦探轻松偷拍还录了音。要是严家的人出手的话自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冷冷地放下照片,陆卓盘算着以后出门是不是应该把凯瑟琳或者爱莎四姐妹其中一个带在身边,不说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最起码的要让自己能够放心做事才行。这一次自己运气好碰上了左青这个通风报信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下一次可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看也不看桌上地照片一眼,陆卓对于这件事情根本没什么兴趣。农显奇无非就是用异端模棱两可地对话加上几张照片配合他自己的添油加醋来栽赃陷害。这样的手段虽说老土了一点,但是实用xing却非常高。只是用这招来对付自己,说白了根本没用。

    就算向大妈再生气再被他忽悠,最多也不过是开出自己。酒瓶这一点来说,自己根本不在乎。能够早一天离开星辰正是自己求之不得地事情,更何况自己如果被开除的话唐曼和赵笙绝对连辞职信都不会写一封就直接走人,这样的损失,向大妈自然会算得清清楚楚。

    “这种小把戏让他玩,我无所谓。”陆卓摇摇头,眼睛里尽是不屑:“如果向大妈要找我麻烦的话应该已经叫我了,现在还没有消息的话只能说明她忍住了。不过农显奇竟然找人跟踪我,怎么说都得礼尚往来一下。”

    当着左青地面,陆卓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打给了沈河。作为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人家竟然想尽了办法来对付自己,那陆卓肯定是要还回去才是。

    打完电话,左青地脸se已经变得铁青一片。她虽然从小都是好孩子,但是yin损的家伙也不是没见过。但是想陆

    卓这么yin损的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找不出第二个来!他竟然让手下的人假扮艾滋病患者拿着枕头到公共场合扎弄先去一下,还给人家留下纸条。先不说扎人的是不是真的有艾滋病,单单是凭着吓唬人这一点就能让农显奇在冬天到来之前提心吊胆的。那几个月的潜伏期和等待检查结果的ri子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万一一个想不开跳楼了,那陆卓就算是间接杀人了。

    晃荡着走出了左青地办公室,陆卓也没想去跟向大妈解释什么。事情就是这样,不管自己是不是清白,人家怎么来自己就怎么回,这点肯定是没错的。

    第二天早上,农显奇没有来上班,听说失去医院检查去了。沈河的办事效率一向没有任何问题,当天晚上就在酒吧里找人在农显奇地椅子上放了枕头和纸条。结果被结结实实戳了一下屁股地农显奇在见到纸条之后差点连肝都给吓出来。一大早就请了假跑到医院去做详细检查。

    陆卓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得意地把这个故事当成了笑话讲给了唐曼和赵笙,结果却换来了两个媳妇一致地白眼。这种整人的手法在善良的两个人看来根本就是坑人。玩意农显奇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的就这么去了,那陆卓就得一辈子背上一个间接杀人的罪名。为了让陆卓不在没事斤想这些害人地玩意,几个媳妇决定,让陆卓专心工作,不能再有半点地休息时间。至于工作范围,就是回到每天给自己等人做饭的ri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陆卓的ri子过得倒也清闲。已经提前确定了完成任务的他每天上班要么就是玩游戏,要么就是跟赵笙或者唐曼在办公室里腻歪,生活简单又充实。除了每天给陈忆打一个小时电话把她穿什么颜se的内裤都问一遍之外其他的经理全都放在了几个媳妇身上。而最令他开心的,还是在跟陈忆打电话问她羞人问题的时候身在bei jing的陈忆虽然满嘴的不高兴和教训但还是会老老实实地回答自己的问题。

    京城的ri子很闷,可以说毫无乐趣。特别是对于陈忆这种没有工作又懒得到处瞎逛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在这里她每天除了到处转转找找熟人维护关系之外,就是等着陆卓给自己打电话。

    程思溪那边自从回来地当天去过一次之外就再也没有联系。坐在房间地床边,依旧是熟悉地位置望着外面地街道,一副沉思者地模样。这几天陆卓连续来了几个好消息,首先是任务差不多完成马上就能从星辰出来,接着就是虽然见不了面,但他还是每天都在挂念自己。孑然一身接近三十年,突然有一个人是每天都念叨自己的感觉让经历风霜地陈忆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深深吸了口气,陈忆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出门了,今天约了魏如航,正式结束自己跟他的家情侣关系。虽然说不说都无所谓,因为魏如航已经从他自己的渠道知道了,但是在陈忆心里面,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把所有地事情处理清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专心一意地享受陆卓。

    到了约好地饭店,一身黑se西装地魏如航早就等在了位子上。见到一身一身清新装扮地陈忆不禁微微一愣。以往地她总是一副媚惑诱人地姿态出现,就算是偶尔换上一副保守地装扮也是充满成熟的风韵。可是今天的陈忆不一样,换上了条纹连衣裙和平底鞋的他一点都不像一个接近三十岁地中年准熟女,倒像是才二十出头的小女人一样。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衣服。”

    陈忆坐下,魏如航脸上带着不自然地笑容望着她说道。

    “我难道就不能让自己变得年轻一点么?”陈忆笑着回答,但随即她又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有多么刺人。

    抱歉地看了魏如航一眼,陈忆也觉得自己的话在敏感地魏如航听起来可能是另外一个意思。自己从了陆卓,从某方面来说那个比起自己小了真正八岁地男人在任何方面都是不成熟的。而如今自己换上这种明显降低年龄的衣服,很明显只是为了跟他拉近距离。今天本身就是约魏如航出来说这个的,现在又说出这样一番话,在他听起来很可能带着一丝丝地挪榆意味。

    果然,魏如航在听了自己的话之后脸se顿时一僵。知道自己露出抱歉地眼神之后才恢复了往ri地从容。只是那双原本充满自信地眼睛里,如今却是一片灰败:“是为了他么?”

    简单地问题,没有问出来的时候是害怕,问出来的时候却是一种解脱。对于陈忆,魏如航也以打包票自己是动了真心的。所以,在见到陈忆的时候除了信息之外,他还有深深地害怕。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现在却又要自己去承担这个答案带来的痛苦,这样的经历跟陆卓从前一样,备受煎熬。

    人在知道答案却没有确定的时候是非常踌躇和脆弱的,一方面想要抱着一丝希望盼着奇迹发生,但另一方面却又是理智告诉自己那决不可能。这样地一高一低之下几乎犹如做过山车一般,如果不是意志力够坚定的人恐怕难以承受。

    陈忆点点头,毫不避讳地确认了魏如航的问题。这么多年一个人的她早就领悟出一个道理,有时候表面上地残忍实际上却是最温和地方式。斩首虽然可怕,但是凌迟才是最不人道的方式。

    魏如航眼睛里透露出一抹绝望,望着陈忆的脸长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弄假成真,但是他却没有发现,从自己认识陈忆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人比自己提前一步进入了她的心里面。而那个人付出的,是曾经有的全部。

    深深叹了口气,魏如航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纸条摆在了桌子上:“如果有可能,试试看认识一下她。能够让严哲改变主意的,可不止程思溪一个。”</dd>**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