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六十二章 加班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下午的时候专程开着带着赵笙到了苏州去给她爹妈扫墓,等到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分享}迷迷糊糊睡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陆卓就找到了向大妈谈这一次的大买卖。

    向大妈这段时间有饿听到了很多关于陆卓地风言风语,扰乱办公室秩序,一脚踏两船公开跟唐曼和赵笙乱搞男女关系。缺勤率也高得吓人。已经有不少人在后面给自己打陆卓的小报告,但对此向大妈都是不闻不问置之不理,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向大妈在上海自然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渠道,最近这座城市地变动这么大,有关于陆卓的消息她也多少知道一点。

    从去年开始地时候向大妈就知道留不住陆卓多长时间,但是作为一个能在蚊子身上刮下一层油来的商人,她最大的本事就是物尽其用,并且毫无其他顾虑地尽情压榨有用之人地剩余价值。

    翻看着陆卓递上来地报告,向岚心里头清楚地明白陆卓这是在告诉自己,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要离开。虽然说公司少了这么一个这么有能力的人的确是个不小的损失,而他一走唐曼和赵笙更是会相继离开。但这都没有办法,陆卓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他的成长速度是星辰都跟不上的,作为一个明事理地人,向岚既然跟陆卓约定好了条件,那就一定会遵守承诺。

    点点头,向岚笑着放下了手里地报告。陆卓做出的计划的确不错,能够让星辰在上半年内超额完成应有的任务,而五组更是有机会成为可以媲美公关一组地jing英团队。只不过对公项目有思想不是向大妈喜欢的类型,虽然有大把的资源人脉可以利用,不过毕竟是公家的事情,风险虽然小,但是做事情却不能像其他时候那么如臂指使。

    “小陆啊,这份计划你有多大的把握能让我们的盈利达到你计划书中的预期?”向大妈望着陆卓,肥胖的身子在办公椅内挪动了几下。用手推了推眼睛,向大妈点着计划书笑道:“对公家的事情要注意的地方可不必往常,你虽然有刘书记这么个帮手,但是具体合作的人如果不把握好的话,后面的情况还是很难。而且你说我们的利润会分成三期制服,也就是说除去定金之外,我们起码还得登上大半年才能拿到所有的钱,这一点,你打算怎么解决?”

    陆卓撇撇嘴,向大妈说的倒不是问题。以自己跟刘山的关系再加上有方孝诗地叔叔撑腰,这笔钱让他们一次xing付清给星辰都无所谓。只是人家也不是白痴,既然一次xing父亲,那么条件肯定是星辰再不能从中插手横敲一杠,所以这一点陆卓必须跟向大妈解释清楚。

    在分析了利弊给向大妈之后,陆卓就默不作声地等着向大妈回复。星辰是向大妈的,她要怎么样是她的事情,怎么选也跟自己无关。作为一个员工,他只能是给老板提供意见然后按照老板的想法去做,但是先斩后奏这种事情是绝不可以越线的。

    向岚考虑了一阵,眼睛里闪动着标准的商人式的jing明目光。肥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沉默了一阵之后,她才对着陆卓笑道:“没关系,就让她们一次xing付清吧,这种事情越拖越麻烦,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这样的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具体怎么做我就不管了。”

    陆卓点点头,既然向大妈都决定了那自己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就是,其他的事情。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

    除了向大妈的办公室,陆卓直接越权召开了部门会议。反正跟赵笙说也是多此一举,倒不如把事情需要的步骤给简化一下。

    吩咐了刘倩找律师起草合同文件,成彻和文修竹两人则是去相关的部门办理手续做做样子,黎梦月留在公司草拟计划方案,而自己则是跟刘山去谈论洽谈合同地合作细节。会议结束,五组再一次被陆卓放空,只留下赵笙一个人在公司里无聊地拉着同样没什么事做的唐曼玩游戏。

    中午吃饭的时候,陆卓找到了刘山和方孝诗地小叔方廷军,约在松鹤楼吃了个饭之后把合作的事情给两人说了一遍。现在在这座城市,陆卓想要做什么事情大部分都只要说一声就行。唐远毅和刘山方廷军地组合星辰了一个jing密地铁三角,而陆卓则是在其中扮演了“连接线”的角se将这个jing密地组合姥姥联系。

    有了冠名商

    地帮忙,整件事情从谈判到签约只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星辰在短短半年内拿下了两笔过四亿生意一下成了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的头版头条,争相报道。而在接下了这笔暗自之后,五组的成员也彻底忙碌了起来,连续好几天都在言情上海市各中小型进出公司进行宴会宣传,同时为了新港口宣传地广告和造势也开始了紧张地进行。

    陆卓这几天又到了忙得没空吃饭的ri子,大的宣传的方向和资金力度,小到宣传标语和广告的样式选择都要亲力亲为。没办法,五组就这么几个人,赵笙要负责管理五组的正常运作抽不出身,成彻等人除了手上的案子也都在忙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至于刘倩,虽然够用功,但是每天下班时间准时打卡,完全没有加班的觉悟。不得已,陆卓只能把闲来无事地唐曼给拿了进来,让她帮忙决定广告的拍摄和宣传资金的调配,反正都是一家人,又是星辰公司的事情,如果这都不让唐曼帮忙的话,狐狸jing恐怕都不会让自己有机会上床。

    晚上十点,陆卓还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中地广告宣传片。这准备在上海的几个商业中心轮流播放地宣传片已经拍摄了一个多星期,今天早上才敲定完成给自己送了过来,由于一整天都在忙着其他事情,这条片子只能放在了晚上加班的时候看,只是看了整整几十遍,陆卓也没看出这条一分半钟地广告有什么吸引自己的地方。

    转手把广告发给了余思明这个内行让她帮忙想办法,结果有异xing没人xing地混蛋回信息告诉自己要跟左青看电影没工夫打理自己,无奈地陆卓只能饿着肚子坐在电脑前看第三十次。

    说实话,对于广告这种东西陆卓是一窍不通,而且说白了,这玩意同一条广告给一百个人看可能会有一百种不同的结果。因为每个人的欣赏水准和对于优劣地评判标准是不一样得到。就好比“中国第一名模”的那位吕小姐,在老外看来是天上的仙女一样无可比拟,但是在陆卓看来就那模样晚上如果梦到她都得去庙里求一张平安符挂床头辟邪。

    宣传片得到广告拍得很朴实,重型吊车在新码头来回忙碌,工人们带着小黄帽安全施工,白领们笑眯眯又签下一笔大生意,背景乐慷慨激昂,一拍欣欣向荣地和谐景象。只是陆卓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像是某chun晚台的标榜自我的宣传片,完全不像是一个现代都市的国际港口应有的宣传广告。

    皱着眉头又重新播放了一次,陆卓伸手想拿自己下班前买上来的甜甜圈,结果发现用来充饥的玩意早就被自己吃的一干二净。看了一眼空荡荡地杯子,就连果汁都被自己喝光了。无奈地陆卓伸了个懒腰,望了望空荡荡地办公室,又是深深叹了口气。那天苏宝儿生ri,自己原本想给媳妇们喝点酒好让她们到了晚上的表现更加“诱人”一点,所以联合几个混蛋家余思明分成两拨对垒。结果一下没注意,把对面的媳妇们全都灌趴下了。第二天众女起来的时候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还罚自己给她们把弄脏的衣服全都洗干净,而左青自从那一次之后也拒绝余思明再跟自己一起出现在任何有酒jing饮料的场合。直到今天几个媳妇都还没消气,所以陪自己加班的事情,也就没人愿意做。

    端着杯子到了公司的休息区想要打杯水,累了一天的陆卓除了中午吃了点东西之外到现在都只是吃了两个甜面包圈,已经饿得不行。在咖啡厅翻箱倒柜了一阵,陆卓想找找还有没有后勤部采购回来的泡面或者面包之类的玩意,结果翻了一圈除了一袋咖啡豆之外什么也没找着,只能气呼呼地到了慢慢一杯子的白开水走回了办公室。

    还没走到办公室门口,陆卓就在走廊上听见了办公室里有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翻动自己的办公桌,还捎带挪了下椅子。

    心里头咯噔一下,陆卓拿着水杯的手顿时一抖。他虽然不信鬼神,但是时代大厦从征地开始到落成使用的这三年来都已经跳楼了五个家伙。虽然每次都有声势浩大的水陆道场超度yin魂,但还是有听说其他公司偶尔传出闹鬼的新闻。

    “该不会是有小偷吧?”陆卓撇撇最琢磨了一阵,但随即又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这边又不是财务部,唯一值钱的也就办公室里的电脑,就算有小偷也不会来自己这光顾。**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