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六十一章 清明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这世界上有三种人,第一种是正常人,例如唐曼,许逸云,唐嫣,虞梦,陈忆。【分享}第二种是间歇xing颠狂症,俗称神经病,例如苏宝儿,方孝诗,赵笙。而第三种,是陆卓。

    作为一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地混蛋,陆卓已经将人类所有地原罪基本上都演绎到了极致。光凭他的无耻就能够让青天白ri变成六月飞霜!

    在回家给唐嫣报告了这个好消息后,陆卓还专门宣布了家里头地所有人都能够参加。在跟唐嫣商量了ri期之后,他特意守着唐嫣一个个把唐嫣同学地身份信息给记录下来,然后转过身就给他们没人买了一份赔偿额度高达五百万地意外保险。

    陆卓仔细算过了,唐嫣地这群同学虽然都有驾照,但是要说开车技术可能还不如苏宝儿。如果开快车上赛道的话危险吸毒基本还是很高的。她一共通知了五十六个同学,所有人都说会到场。再加上他们带的男女朋友,恐怕会有七八十人地隆重场面。而这样的新人上赛道的事故率如果算成百分之十的话,那就起码有五六个人会出事,一人的保险额度是五百万。六个人就是三千万。包下赛道一天是一千两百万,租下专业赛车和零件还有配套地维修工人等等是七百万。买保险一共化去三百万。奖金三百万再加上其他场地的费用一共是两千七百万,如果六个人手上陆卓拿到全部保额的话还有三百万地进账。这笔钱又能够给自家媳妇买一堆礼物。总之,陆卓是个不肯吃亏的人。当然,他还没有白痴到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媳妇们。

    同学聚会地时间定在系半个月以后,为了方便一些人请假或者是练习开车,陆卓还特意让唐嫣说了一二三名都有奖,借此来刺激这群被人忽悠了还乐得不行地白痴们。

    所谓的上者劳人,说的就是陆卓的现在这个状态。虽然做的事情有些说不出口,但是作为一个商人,陆卓地出发点还是没有错的。

    早上在家里吃过晚餐,陆卓就跟爹妈一起领着一家子人到了翡翠山公墓。今天是清明节,按照惯例一家人得去扫墓。由于一年来陆卓也不知道从哪惹了一身桃花回来,所以这一次地扫墓人是特别多。

    一家人包括南军兄妹和马修兄妹在内浩浩荡荡二十多号人,在给陆卓祖宗击败完毕之后陆卓有带着没爹没妈地南军和马修兄妹两到了山脚下公共祭祀区。这里有两个巨大地香炉鼎,专门提供给一些不能回家扫墓或者说干脆就找不到亲人墓地的人。

    陆卓手里拿着一大堆之前和几把香分给了南军兄妹和马修兄妹:“南军啊,我知道你情人你这边远,这么长ri子我也多亏了你几次救险。等保安公司的事情消停了,你就去老家把你爹妈的骨灰取到这边来,也方便你每年祭拜。”

    南军望着陆卓半天没有说话,足足几分钟之后才拉着南丽“噗通”一下给陆卓跪下,然后兄妹两照着地上对着陆卓就是“咚咚咚”三个响头。

    陆卓一愣,随即猛地跳起脚来骂到:“你们两个混球!老子还没死呢,这过清明的你们拿着香吵我磕头是什么意思!啊呸!我告诉你们,老子要是在今年没了命你们就等着饿死吧!”

    南军兄妹两被陆卓紧张地样子逗得一乐,随后恭恭敬敬地站起来给陆卓鞠了一躬。中国人就讲究一个孝字,流氓了那么久南军连趟家都没回心里头早就不是滋味了。现在陆卓当着两兄妹说要给他俩的情人在这里置办一处“新宅子”。作为孝子的两兄妹哪里能够不感激。

    “算了算了!你们兄妹两一副模样,都是木头!”陆卓把手里剩下地香和纸钱递了一部分给马修兄妹,朝着她们解释道:“今天,是中国人来祭奠祖宗的,正确的ri子应该是四月五号,但是前几天我没空,清明又讲究什么前三后四,说一说今天来也一样。你们呢,短时间内想回家祭祀可能是有点难了。入乡随俗,有什么值得祭奠得亲人就在这里送上祝福吧。我还得为陈忆还有赵笙,宝儿的双亲烧点纸钱插上香。哎,这ri子,都是苦命的人啊。”

    天空上下起了淅淅沥沥地小雨,四月份地天气chao湿yin冷。陆卓望着面前地香火,心中祈祷着白有自家的所有人都平平安安地。尤其是陈忆,赵笙和苏宝儿三个。这三人要么是孤苦伶仃要么是家逢巨变。自己在身边还能陪着她们,守着她们,要是自己有一天没办法看着她们了,最放心不下

    的还是这几个。

    远远地看着许逸云拉着小丫头严哲一条小道慢慢走上半山腰,陆卓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挥手让南军马修等人去自家爹妈那边,陆卓个人慢慢跟着美熟女走了上去。

    一桌墓碑前,许逸云面无表情地弯腰放下了一束花,望着墓碑上到照片,语气仿佛要成仙一样地淡然:“本来我不想来的,但是想起以前也觉得我该过来。虽然你不是什么好人,对我们母女也没尽到什么责任,但是你也算是允儿的父亲。让她来看你一眼,也算是进了人情。我现在过得很好,有一个比拟强上百倍的男人可以托付终身,允儿也很喜欢他。等过几天我就带着允儿去把姓氏改了随我,从此之后就跟你再也没有关系了。你生前作孽太多,死了应该也会得到审判,我也不再说你什么了,只希望你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

    许逸云说着,蹲下来拆开脚边地檀香,可是掏了大半天却没有找到打火机。落在发梢和肩头地小鱼突然一听,一直大手拿着一个jing致地打火机递到自己面前。

    陆卓蹲下要,望着墓碑上关毅轩地照片笑着说道:“多亏了你这个混蛋我才有今天!我真想不通,这么好的一个女人你也舍得不要,真不知道你脑袋里面怎么想的。不过也好,现在这一大一小都是我的人,你在下面估计也是吃牢饭的命。听逸云一句劝,下辈子投胎当个好人。别再琢磨那些有的没的。”

    伸手把许逸云和关允儿搂在怀里,陆卓把伞递给小丫头,然后自顾自地用打火机点燃了手里地檀香插在了面前的香炉里。关毅轩的后世是他给料理的,对于这个连死都死得那么稀奇古怪地对手陆卓除了憎恨之外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尊重。最起码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不会进步得那么快,更不会得到许逸云这样的宝贝。

    前者母女两的手下了山,陆卓盘算着差不多了也准备回家。可是回头一检查,赵笙竟然不见了。

    心里头咯噔一下,陆卓望着漫山遍野地青se和香火顿时被吓了一跳。这样地场景很容易让赵笙想起她的双亲,要是在这里犯病的话不说有多大麻烦,光说自家爹妈估计都得被吓死。

    一边招呼着让其他人先上车,陆卓一个人撑着伞在墓园内到处寻找着。焦急地拨通了赵笙地电话号码,一接通陆卓就紧张地开口道:“宝宝,你在哪呢?”

    “我在旁边的庙里,想给我爸妈上柱香!”

    陆卓一听,心里头顿时放松了下来,好在赵笙没有在这时候犯病,否则的话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飞快的感到一旁地小寺庙里,一进佛堂,就看着浑身肩头已经被打湿地赵笙正跪在佛像前叩拜。手里还拿着一个签筒,正一下下轻轻摇晃着。

    陆卓叹了口气,等到赵笙起身的时候才慢慢走上去扶着她。她的生世是几个吸附力面最凄惨的一个,还为此染上了多重人格症这种怪病。现在唯一能让她心安的,除了自己可能也只剩下这庙宇中地梵音和阵阵檀香气味了。

    赵笙手里拿着两支签求了两张解签纸出来,放在手里看了看之后又笑着递给了陆卓。陆卓接过来一看,看了半天却看不懂。这些地方最喜欢拿这种别人不明白的东西来当作幌子忽悠。不过赵笙喜欢自己也不能扫了她的兴。两人一起把信纸绑在了寺庙里榕树地树梢上随后慢慢走出了庙宇。

    赵笙望着陆卓,突然甜甜一笑问道:“你怎么不问我求的是什么?”

    陆卓紧了紧自己握住赵笙地手掌,随后想了想说道:“当然是求父母安息和姻缘了。这都猜不出来我还做你男人?”

    赵笙笑着摇了摇头,朝着陆卓说道:“第一支签呢,求的是子嗣。第二支呢,求的是平安!”

    “子嗣?你想生娃?”陆卓望着赵笙,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着。自己虽然媳妇众多,但说实话还真没想过现在就当爹。

    赵笙红着脸用力掐了陆卓一下,朝着他嗔道:“瞎想什么呢?第一支签是我帮大家一起求的,希望你可以儿孙满堂,是个上上签。但是第二支平安签却是个下签,说你路途坎坷,有些凶险。”

    陆卓一愣,低头吻了吻赵笙地脸蛋:“瞎想什么呢?路途坎坷又凶险的话还能子孙满堂?就算是下签也是逢凶化吉地那种,放心,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活着,照顾你们到一百岁!”</dd>**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