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五十四章 程思溪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第三百五十四章

    beijing城,灯火辉煌,didu的繁华在灿烂灯火下现出一派壮丽景se。//访问下载 //长安街上,陈忆开着车子慢悠悠地行驶着。回到这里的第一天一切还是那熟悉,只是这一次回来,却是为了不久地再一次离开。

    挂着白se拍着的奥迪在路上缓缓行驶,左拐右拐进了王府井的一处底下停车场。这条路虽然只走过不到二十次,但是每一次来都好像没什么好心情。因为骨子里,她对住在上面公寓地那个女人就好像没什么好感。

    按下电梯,陈忆直接到了第四十九层顶楼。电梯打开,整个门前只有一条铺着红毯的通道和一扇巨大地实木大门。门前左右站着二十名身穿黑se西装地保镖,一个个神se严谨,将这里唯一地一处通道牢牢看守。

    没有理会一个个冰冷得好像没有感情地保镖,陈忆直接走到了门口,轻轻敲响了用价格昂贵地黄花梨做成地大门。

    两分钟后,大门打开,一个头发花白脸上皱纹纵横交错地老人打开大门,砍刀是陈忆,穿着黑se唐装地老人笑了笑,让开了自己的身子将陈忆赢了进去。

    大门里面,是一套仿佛宫殿一样地公寓。这一整层的空间都属于这套公寓,而里面,却是只住着不到五个人。

    古典式地装潢设计让周围地所有空间都透着一股装忠,红木地家具,屏风,圆桌,以及镂空雕刻地椅子和古朴地地板,现出一拍大家风范。这里面地每一件东西都价值千金,哪怕是一张不起眼地椅子搬出去都能在市场上卖到六位数的天价。

    屋子里开着暖气,把整个空间渲染的如同初夏一般带着点点暖意却又不那么沉闷。周围一片巨大的环形落地窗让灯光毫无死角地照进屋子里,阵阵清风吹进,却是带起房间里有些软绵绵地馨香真正浮动,让置身在其中地人心中不知觉地想要坐下。

    走过玄关,陈忆第一眼就看见了挂在墙上地电视。正播放着古装肥皂剧地电视显得有些多余,好像硬生生把屋子里古典地分为破坏的一干二净。

    一个女人地身影背对着陈忆,好像对电视里地剧情无比欣赏,时不时地还因为糟糕得跟垃圾一样地剧情而发出感叹。听到有人进来,女人猛然间一转头,朝着陈忆甜甜一笑:“哎~小忆,你来了,来来来,快坐!宝妈,来客人了,上茶点!”

    朝着偏厅娇声喊了一下,片凌厉地用人立刻笑着答应了了女人。陈忆走到女人面前,望着对面那张带着三分娇柔,三分妩媚,三分灵动和一分茫然地脸蛋心中也不禁一顿。这个女人,哪怕就是简简单单地看别人一眼,也足以让这世间任何男人动心。尤其是那双眼睛里,总是能够she出娇柔却又充满憨态与可怜地目光,哪怕这不是她的本意,也足以让被那眼神扫过的人产生误会。

    轻轻做到一旁地椅子上,陈忆脸上带齐了极其公式化地笑容:“表姐,最近过得怎么样?”

    女人撅起嘴,一副小姑娘的模样睁着眼睛思考了一阵,随后又展颜一笑,有些憨憨傻傻地笑道:“嗨,还不是那样。儿子不争气整天给家里热满发,老公工作又忙,每天回来说不到两句话都就喊累,都没功夫陪我逛街。想出去旅游吧,家人不在身边一个人又不想去,想叫朋友一起打牌她们又老师输给我,酒啊us你是逛街,也找不到机甲合心意的店面。至于去酒吧这种事情更是想都没想过。”

    陈忆淡淡一笑,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这个女人看上去天真可爱惹人怜爱,可是心里却不谁都明白事理。她有别人一辈子也追求不到的东西,却又从来不觉得加紧豪门有多空虚,因为她有一个能够为了她毁掉一切的男人。

    “表姐为什么不早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如果你要求的话,表姐夫是不会拒绝你的。”想了想之后,陈忆才笑着说道。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没有什么坏心肠,但是也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憨傻。她就像是一块水晶一样头痛剔透没有丝毫杂质,而她本身,也能清楚地照亮所有靠近她的事物。这么多年来她虽然没有发过火动过气又或害过人,但是beijing成立谁都知道,这个女人,惹不得!

    女人琢磨了一下,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一样猛地一拍手:“对啊!我可以让他找人给我投资拍电视剧,就是这样的,然后再找一堆演员来,我自己当导演,一定很好玩!”

    陈忆一愣,随即是笑出声:“表姐还是那么有想象力。”

    “那是,也不看看我程思溪是谁!”女人转过头,完美无瑕地脸上带着自信地笑容。黑白分明到眼睛里闪出的光芒如同少女一样活泼,只是她整个人的神情气质,确是十足十地居家少妇。

    或许是生活条件太过优越,又或是天xing如此。此时地程思溪比起陈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根本没有分别。除了眼角多了一些细细地皱纹之外。她的身段还是那么窈窕,面容还是那么光洁。就连眼睛里地神se也没有沾染上多少世故。

    陈忆笑了笑,转头望着电视里地画面沉默了一阵,随后突然开口道:“我见过他了!”

    程思溪猛地一楞,身躯瞬间颤抖起来。他目光有些呆滞,好像手足无措地样子,这样最想要问陈忆,但是一个音节之后又收回了声音。局促不安地看了看电视,又猛地转头看向周围,仿佛是在逃避,又像是再找什么东西支撑自己不让自己有那么的兴奋。

    手舞足蹈了半天之后,程思溪才稍微舒缓了一些。飞快地凑近了陈忆,有些紧张又不安地问道:“你是说的...他?是他么?真的是他?”

    陈忆点点头,眼睛望着电视,仿佛故意在吊程思溪胃口:“是他。”

    程思溪脸上依稀,整个人从黄花梨地沙发上跳

    了下转到陈忆面前:“他...他怎么样!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女朋友?个子高不高,帅不帅?”

    陈忆将眼神一道程思溪脸上,皱着眉头望着对方。她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不像是紧张,也没有多少着急,反倒好像是好奇多一点。砍刀程思溪那张脸,陈忆心中莫名其妙地一痛,大脑不受控制地队面前地女人产生积分厌恶,随后竟然一反常态地度祈祷:“他很好,很迷人。既阳光,又高大。没什么架子也很容易相处。喜欢胡言乱语又很有责任心。而且他身边有很多女孩围绕,又一个近乎完美地家庭。”

    “是么?竟然那么厉害啊~”程思溪说着又做回到了椅子上,身后的黑衣老人脸上表情变了几变,却没有说什么。

    茶点端上来,jing致地五颜六se地糕点配上鲜榨橙汁放在陈忆身旁地桌上。慈眉善目地宝妈笑眯眯地跟程思溪打了声招呼之后就退回了厨房。

    程思溪也不招呼陈忆,轻轻捏起盘子里地糕点放进嘴里,脸上地表情却没有任何地变化。没有想念,没有伤感,没有痛心和后悔,仿佛跟陈忆谈论的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猛地转过头来,陈忆近乎质问地盯着程思溪岑参问道:“你怎么还吃得下,我刚才说的是你的儿子!你失踪了了整整二十一年的儿子!你现在竟然还在吃着东西合着果汁?你酒jing有没有把他当成你的亲生骨肉!”

    “哼!”一声冷哼,先前还笑眯眯地黑衣老头突然冷哼一声,浑身上下气势骤然爆发,如同一座搭讪一般朝着陈忆铺天盖地地压过去。

    陈忆猛地转过头,心中没有丝毫害怕,直勾勾地望着老头冷笑不跌:“哼哼什么,我跟她谈论的事情没你插手的份!”

    程思溪咽下嘴里的糕点,眼神有些茫然地望着陈忆。知道这时候她的眼睛里才产生了点点地变化。听到陈忆地质问,程思溪好像也有些无所适从,愣了半晌之后她脸上的那些天真才逐渐散去,但随之取代的却并不是后悔或是心疼,而是沉沉地思考:“我还应该做他的母亲么?”

    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是问陈忆一样的话彻底让陈忆失去了信心。对于这样的问题,陈忆已经彻底死心了。或许,自己这次来找程思溪,就是个愚蠢地错误。

    她是个直来直去的女人,也是个爱憎分明的女人。她于人相爱的时候,会无比投入,热情似火。于人分别的时候,又不会有丝毫拖泥带水或是依依不舍。她没什么心机,也不会害人。得到她的男人在庆幸,而失去的她的那位,恐怕在相当异端时间中每夜煎熬。程思溪,一个奇怪地女人,说他直肠子也好,没心没肺也好,甚至白眼狼都不为过。但是她就是那么简单直接,关心自己认为应该关心的,不理会那些看起来与自己无关的。就像陆卓,二十多年了她没有丝毫的过问或是追寻,好像她的生命里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一样,但是对于严哲父子两却是无微不至,一副慈母本se。

    善于观察地陈忆知道着不是程思溪狠心,只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沉迷于现在的人,过去对于她的影响几乎可以说不存在。而严哲,恰好又是那种能够把握现在的人。

    “那他知不知道我?他有没有想过找我或者跟我相认?他恨不恨我?”程思溪这一次有些紧张了,头一次在陈忆面前透露出了对陆卓地关心。只是这种程度的情绪在陈忆看来,几乎跟没有没什么两样。

    摇摇头,陈忆决定实话实说:“他不恨你,但也没有想过找你。他知道有一个母亲存在,但也同时知道这个母亲二十多年没有找过他,没有想过他。我想,就算是面对面站在一起,他恐怕也不会认你!”

    一番话说的及其不留余地,陈忆也没考虑会不会打击程思溪。她只是觉得比起程思溪在自己面前这样的无所谓,陆卓之前的承受的或许有些划不来。

    “哦~这样啊!”程思溪应了一声,有些小小地失望。不过也仅仅是一点的失望而已。对于陆卓,她早已知道生下他的时候很疼,然后又带着她逃了几天,至于之后的她一改不知道。不知道他怎么成长,不知道他有什么经历,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你有没有他的照片,我想看看他!”

    陈忆转过脸来有些好笑地望着程思溪。轻声笑了笑,她还是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将一组陆卓的照片找出来放到了她面前:“起码,他现在要比严天浩优秀得多了!”

    “有么?我倒是觉得天浩很好啊,上一次生ri他还怂了一串项链给我,多孝顺地孩子!要是别惹那么多的事情出来让我跟他爸安安心心的,那就更好了!”

    一边翻看着陈忆手机里地照片,程思溪一边给严天浩辩护。在不知道陆卓所作所为地情况下,她只是只觉得当陆卓是一个“关系比较亲近的陌生人”!与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儿子严天浩比起来,陆卓的影响力恐怕没多少。

    照片翻到后面,程思溪猛地看见了陆卓搂着陈忆在房间阳台上的照片。看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地亲近模样程思溪猛地一愣。抬起头,拿着手机对着陈忆,问道:“你们......”

    陈忆大大方方地点头:“我现在是他的了。”

    “什么!”程思溪跳起脚来有些慌乱地摆手道:“不可以,不可以!绝对不行!你是...你是我...不是!你是我表妹,怎么能跟他...不行!你们这样是不行的!”

    陈忆笑着拿回了自己的手机,有些嘲弄地望着程思溪:“我说了,他很优秀,优秀到我能忘了这些东西。”

    “哎~你怎么那么不听劝呢!”程思溪瞪着眼睛刚想教训陈忆两句,却猛地想起了什么事情,指着陈忆一副恍然大悟地模样说道:“哦~我知道了!前两次填好从上海回来就闷闷不乐原来是他搞的鬼!肯定还有你在里面对不对!”**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