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五十章 陈忆又要走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钱诗诗没有留下一起吃饭,在陆卓说完话之后就直接离开。书友上传〗// //黄永已经彻底跟他决裂,作为一个私生女,钱诗诗已经失去了重新回到富丽的机会。为此,她必须考虑清楚今后的道路该怎么走。至少,她要考虑陆卓说的有几分真实xing。

    所谓更广阔地天空不过是陆卓一面之词,至少到现在位置钱诗诗不知道陆卓除了在这座城市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地方可以提供给她。留下一句“我考虑考虑。”之后,钱诗诗就失去了跟陆卓继续谈下去地兴趣。

    有些破旧地孤儿院内已经变得静悄悄,除了巡逻地老汪之外整个院子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手电筒得光只能照亮身前几米远地地方,嘴上地烟头也一直没有变得灰暗过。孩子们都回房熄灯了,一直暗恋地李美珍在亮着灯地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或者是织毛衣,或者又是在想从前地故事。

    一如既往平静地孤儿院没有一点波澜,在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地地方老汪已经呆了快二十年,变得头发稀疏老态龙钟,甚至连牙都没剩下几颗,眼见棋盘地ri子越来越近,平静了几十年的心又再一次躁动起来。

    一个窈窕地身影从楼房后地走廊里慢慢行出,陈忆依旧是一副风情万种地模样,只是那绷得紧紧地脸上却让大部分人知道她是极其难以接近的。

    老汪望着快步走出地陈忆,脸上地表情有些古怪。从大清早开始陈忆就进了院长地办公室里,两人谈了一整天直到现在。整整十多个小时,两人没有走出办公室一步,甚至连午饭和晚饭都没吃。好几次经过院长办公室的时候,她都在激烈地与念苍穹争论着什么。而且看上去,她好像很迷茫,很激动。

    当陈忆带着一阵风从老汪面前掠过地时候,老汪眼神一顿,随着陈忆地身影慢慢转过头去。她身上那迫人地气势差点把久经风浪地老汪都给避开。倒不是说陈忆有什么特殊地本事,只是那股子冰冷又凌厉地气息让老汪不自觉地心中一顿。

    “这女娃身上好重地凉意,谁招惹她了?”老汪转头看了一眼院长办公室地方向,不知道陈忆为什么会生气称这个模样。在他的印象里,陈忆应该是那种极其冷静,冷静到有些不近人情地类型。只是没想到跟念院长谈了一天却变得差点连自己地情绪都无法控制。

    气呼呼地走出孤儿院在路口懒了两出租车坐了上去,陈忆眼睛里一片恼怒,刚才要是有一桶汽油地话她都恨不得把孤儿院给烧了。自己大清早跑来找念苍穹解决问题,结果这家伙倒好,一副管不着地模样就想打发了自己。任凭自己怎么说他就是不答应,害得自己一整天都没喝一口水。

    关毅轩一死,自己注定无法在这边呆多久。严家已经知道了陆卓的身份,京城那边需要一个人过去替陆卓稳住局面。否则的话等严家腾出手来,一个巴掌就能打死陆卓上百次。而陆卓身边地所有人之中,也只有自己能够影响到严家地决定。今天来找念苍穹为的就是知道怎么样离开才不至于让陆卓冲动地跑到didu一阵乱闯,接过念苍穹从头到尾都只有那一句话“不知道就留下不就行了”。

    对于这样不负责任的态度陈忆恨不得当场撕碎了念苍穹地嘴,自己现在留下来的话不光严家那边随时可能对陆卓不利,就算是魏如航那边也难以控制。原本只是假扮情侣地魏如航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线,竟然想要跟自己来真的。如果关毅轩死了自己还拖着呆在陆卓身边,魏如航都不知道会做出一些什么来。哪怕只是一些小小地针对,陆卓恐怕都会有大麻烦。

    咬着牙下了车,陈忆胡乱走进了一家拉面馆。一整天没吃东西,就算是铁打的也经受不起,更何况回去之后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老板,一碗牛肉面加辣,一瓶矿泉水,快!”

    抬手看了看表,陈忆一副气呼呼地模样。竟然已经接近了十二点,念苍穹这个混蛋真是油盐不进,一点都没有前辈高人地模样,反而十足十地一个无赖。

    牛肉面端上来,红扑扑地尽是辣椒。咕嘟嘟灌下几口水,有些昏沉地脑袋顿时一阵情形,拿起筷子在碗里头拌了几下,刚刚张开嘴想要吃面,却猛地看到两个人正手拉手走了进来。

    陆卓拽着虞梦笑眯眯地走进拉面馆,另一只手和爱提着一个行李箱。刚刚去医院把吊完盐水地虞梦接回家

    收拾了一通,正想带着没吃东西地她过来随便对付点就回家,没想到却在这里头遇见陈忆。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阵,陈忆“啪”一下把筷子摔在桌子上朝着陆卓问道:“不认识啊?”

    陆卓脸se一僵,连忙陪着笑坐到了陈忆旁边:“怎么会呢,呵呵呵...那啥,你怎么在这里吃面?”

    陈忆翻了个白眼看了有些局促不安地虞梦一下,随后瞪着陆卓说道:“我不在这里吃面难道还能干什么?买衣服?”

    陆卓有些发懵,他根本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自家媳妇。虽说都是一家人,而且虞梦和她也见过面,但是带着女梦游在外面遇上吃面地媳妇,就算再怎么和谐地家庭在没有视线打招呼地情况下还是会有一点尴尬的。尤其是这几天自己整天缠着无所事事地陈忆想要把人家办了,结果一扭头却带着虞梦在大街上晃荡被抓住,就算是陈忆不介意自己又准备带一个回家去,那也得好好解释解释。

    打了一天吊针地虞梦见两人地气氛有些紧张,想要开口说话,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身份劝解两人。毕竟还没正式跟人家打招呼,自己说白了,还是小三。

    “坐吧,老板,再一碗牛肉面加辣。对了,你要什么?”陈忆叫了一声,随后望着虞梦一脸平静地问道。

    虞梦心中一顿,条件反she一般地答道:“牛肉面不要辣椒就可以!”

    陈忆点点头,听出了虞梦声音里淡淡地鼻音。望着她有些累地模样顿时明白了她有些感冒:“再来一碗,牛肉面,放些花椒拍两个蒜!”

    说完,陈忆又望着虞梦朝着她解释道:“吃点这些对感冒有好处。”

    “哦。”虞梦心里头一暖,有些发傻地望着陈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一无是处。这么善解人意又会察言观se地女人如果只是陆卓身边地其中之一,那么向自己这样什么都不会却又有着不好过往地女人又能留住陆卓几时?

    脑袋上一只大手轻轻揉了揉,虞梦转过头有些疑惑地望着陆卓,却看见他笑着说道:“别瞎想,陈忆这一手也不知道忽悠了多少人了。当初我就是为这个死去活来的。”

    听了陆卓地安慰,虞梦不禁美目一红。这样地安慰对她来说再有用不过,既没有将一切点破,又告诉自己不用太过琢磨这些东西。当着陈忆地面还把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或许,搬到陆卓家里,并不会像自己想的那样需要小心翼翼。

    陈忆抗痘懒得看陆卓一眼,只顾着低头吃面。忙了一整天没吃东西,结果这货却在外面逍遥快活,就算是自己再看得开,心里头多少也会有些不高兴。

    一大碗面条吃完,陈忆额角已经冒出了细密得香汗。她从小在四川长大,每一顿不吃辣椒都不行。一边轻轻擦着嘴,一边望着陆卓说道:“过阵子我可能要回beijing!”

    正在吃面地陆卓听到陈忆地话之后顿时停下了手里地动作,抬头看了陈忆一眼,随后又低下头去,故作满不在乎地样子说道:“我陪你过去,正好旅旅游!”

    陈忆摇了摇头:“你现在要敢进didu,不用六个小时你就没命。你先把这边地事情处理好,等到你什么时候从星辰辞职,我应该就会回来帮你了!”

    陆卓筷子一放,干脆不吃了。陈忆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又要离开几个月,自己现在虽然可以直接从星辰出来,但是和向大妈地约定还是要兑现的。否则的话唐曼肯定回整天数落自己。现在数月刚刚开头,要完成跟向大妈地约定至少要到七八月份,三四个月地时间放着她一个人在外面说不担心那是假的。而且自己好容易才逼得她半推半就,要是再出现什么意外地话自己可承受不了。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让陆卓明白,说什么都是扯淡,只有自家媳妇陪在自己身边才是硬道理。像陈忆这种不服管教不服约束地xing格,自己是毫无办法。虽然对她放心,但外面地世界那么乱,谁知道有没有坏人想要害她?

    “放心吧,我过去几个月把事情处理一下就能过来常住了。”陈忆指了指陆卓碗里还剩下大半碗地面条,朝着她说道:“还没吃完呢,赶紧吃完,早点走!”

    陆卓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望着陈忆,半天才憋出一句:“回来让我拿一血!”**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