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四十八章 就是不让走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吃过饭,陆卓就跟赵笙回到了公司。@}也不进自己办公室,反正没什么事做,正好搂着赵笙休息一阵子。办公室里有小型地躺椅,正好能让自己搂着她休息一阵子。从中午下班的时候开始,赵笙走路都有些晃悠,虽说已经很注意没怎么用力。但是到最后赵笙还是体力透支了,要是不好好睡一会,估计晚上肯定没jing神。

    望着在躺椅上熟睡地赵笙,陆卓轻轻闻了闻她的额头,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做到了办公椅上。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已经很久都没有打过地号码。

    “喂,什么事?”

    对方好像并不奇怪陆卓会打给自己,而且听上去语气也不是很好,冷冰冰地不带丝毫情绪。

    陆卓耸了耸肩,钱诗诗地这种反应也算是理所应当。毕竟她就算再白痴也能算出来现在一切事情都摆平了,富丽集团要想在这边继续下去的话除了跟自己合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地方法。如果不想这一笔投资打水漂,那就要割肉下来。

    “晚上替我约黄永,在松鹤楼。”陆卓平静的语气不是在命令,也不是在征求,同样不带任何情绪。虽然对钱诗诗没什么恶感,但是好歹自己现在也是她老板,拿着自己的公子却对自己那么没大没小,陆卓也有些犯孩子气。

    钱诗诗楞了一下,明显感觉陆卓的语气有些不大对劲。不过很快地,她就恢复了平静:“我不保证黄永还能听我的!”

    “无所谓,如果他不傻的话应该会赴约。到时候我会叫上唐远毅,你知道我的打算,最好给他透个底!”陆卓哼哼两声直接挂断了电话。以钱诗诗地能力在自己手底下处理办公室文件实在是有些取材。不过没办法,放她回去自己肯定会有一连串地麻烦。女人,聪明起来是很难缠的,尤其不是自家媳妇的时候,陆卓更不会对聪明女人有丝毫松懈。

    想到聪明女人,陆卓立刻反应过来。好像当晚从别墅出来之后就没见到虞梦。这么久过去只是每天给自己发条短信报个平安之外就再没联系。一副心甘情愿做小三地模样。

    撇了撇嘴,陆卓琢磨着自家房间是不是该再住进一位了。毕竟人家大姑娘不离不弃也没啥条件地跟着自己,危难关头也没见着跑路或者隔岸观火,光凭这一点人家就对自己不错。虽然是自己威胁来的,但好歹也算是跟了自己,这么一个人孤孤单单在外面那么久,香香也的确挺对不起人家。

    转头看了一眼依然睡着地终生,陆卓从她的抽屉里掏出便利贴斜上一行字贴在电脑上。随后轻轻走出了赵笙地办公室。

    下午地时间一般有外勤的人是不会呆在公司的,虽然办公室安逸,但也容易把人憋出病。尤其陆卓这样生xing好动坐不住地家伙更加不可能白白在办公室坐上一个下午。开着车子一路来到了虞梦地小酒吧,一进门,就看见一脸苍白地虞梦正在吧台后擦拭着酒杯。

    上次见面有抱着炸弹地关毅轩在场,陆卓连话都没跟人家说上一句。这么久了除了几天前打过电话说了两句之外就在没联系。想想自己也听白眼狼的。要不是人家冒着生命危险给南军送资料,恐怕现在自己早被检举揭发了。那群被赶走地混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落井下石这种事情几乎是信手拈来。消息灵通地他们只要知道自己被捕,第一时间就会去保安说自己坏话。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事情很可能会逆转也说不定。

    叹了口气,陆卓望着脸se苍白jing神明显有些不对地虞梦有些紧张地问道:“怎么了?生病了?”

    虞梦抬起头,直到陆卓开口才发现有人来了。刚想开口,却又猛地咳嗽了起来:“没什么,有些感冒。”

    陆卓皱了皱眉头,望着虞梦苍白的脸上因为咳嗽而迅速泛红心里头顿时感觉有些不对,一般的感冒怎么能让人连说话都没力气。伸手摸了摸虞梦的额头,陆卓差点吓了一跳:“你怎么搞的,发烧都不去看医生,想得肺炎?”

    虞梦抬起头淡淡看了陆卓一眼,随后微微一笑:“没关系,反正没人在乎。”

    “嘿~你!”陆卓有些懵,怎么都没想到虞梦竟然这么直接呛自己。不过话说回来,人家说的也没错。这么多天了自己才过来看一眼,还真是没什么人关心。

    “关门,我带你去看医生!”陆卓叹了口气,拍了拍面前地吧台。感冒发烧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好歹也是个病,拖久了恶化成什么玩意谁也说不清楚。以虞梦这中看上去不错实际却比赵笙好不了多少地身板要是严重了还真挺麻烦。

    抬头看了陆卓一眼,虞梦指了指吧台上摆放地玻璃杯:“不去,我还有活干!”

    陆卓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这女人怎么偏偏选在时候耍小xing子。这世上还真有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的人。

    “乖,别闹,跟我去医院,打一针睡一觉就好了。“陆卓伸手抓着虞梦地手腕,走过去想要将她带出吧台。

    “不要!我说了不去啊!”虞梦一下挣脱陆卓地手腕,苍白地脸上因为激动顿时显得更加红艳,只是那病态地红晕却是不像是正常人能有的,让陆卓看了都担心她会不会随时晕倒。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自然知道女人是在生什么气。自己把她当宠物一样养在这个酒吧无非就是爬塔走漏了风声,前几天的事情说实话她也是当事人之一,受惊吓地程度绝对不必家里地几个媳妇少。但是人家有自己安慰,可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说起来自己的确有些白眼狼。

    对虞梦的感觉谈不上爱,因为没那么容易,充其量就是喜欢,毕竟好歹也是个大美人。但是在这感情之上,陆卓更多的还是感激,作为一个认识没多久除了身体欢愉没多少感情基础地女人,虞梦做的够

    多了。或许是因为害怕自己,或许是因为她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起码在选择的时候,她是站在自己一边的。

    虞梦盯着吧台前的陆卓,望着他的眼睛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第一次遇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还以为遇到了冤大头土财主,自己能够狠狠宰他一笔。但是三天后,他却给自己已经很丰富地生活又上了狠狠一刻。脸se冷静有条不紊地杀人,之后还井然有序地毁尸灭迹,这一系列地手段完成得天衣无缝,哪怕不要别人帮忙jing察也查不出什么来。所以,在他强行占有自己的时候心里头感觉的除了恐惧之外,竟然还有一种病态地刺激感和安全感。

    复杂地情绪从那一晚开始就萦绕在自己心头,有心想离开,但是面前地男人却像黑洞一样紧紧吸着自己,对他越是恐惧,就越是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哪怕是被他抽离原本地生活囚禁在这样一间小酒吧里,也没有觉得丝毫后悔。那一次他被捕的时候,是自己最好地逃脱时机,可是自己却鬼使神差地把东西送到了他家里。危险过后,陆卓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本来这没什么,但是心理面却好像被人硬生生撕裂一样地疼。

    “我们分开吧,放我走,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来。我会到一个小城市去,现在的钱,够我安安心心过一辈子了。”虞梦突然开口,照着陆卓就是一记大棒。

    陆卓有些楞了,望着虞梦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为什么?”

    虞梦的眼睛有些闪躲,像是不想看着陆卓:“因为你不爱我,也不会爱我。我离开,对你对我,都公平。”

    “放屁!”陆卓表情有些沉了,这女人说什么傻话,自己刚想把她接回家里好好养这,接过竟然说出这么白痴地话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能去哪?小城市,然后找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嫁了,接着过下半辈子?那我呢?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还得看着人家说一堆大道理来笑话我?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哪都不能去,只要我还能喘气,你就得给老子端茶倒水服侍周全了!”

    虞梦脸上的笑容越发地凄冷,睁着眼睛望着陆卓冷笑道:“养着一个你不中意的女人有什么意义?我不过是玩具罢了。”

    一句话,让陆卓哑口无言。敏感的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矫情,没感情要什么紧,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但是既然从了自己那就不能走,这点是必须的。更何况自己虽然有些亏待他,但怎么着也不足与让她死心吧?

    “非要我爱你?”陆卓脸se一变,收起了认真地表情一步步逼近吧台里,知道把虞梦逼到角落之后才站在她面前定定地望着她。

    虞梦点点头:”我出身是不好,没家世没学历没能力,什么都没有,靠着自己混饭吃被人骂我也无所谓。但是我想找一个男人爱我的权力还是有的。”

    “去他妈的出身!”陆卓低吼一身,拽过虞梦就狠狠封住了她的嘴唇。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拿什么出身来说话。以前,以前怎么了?有谁回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人品的“未来老伴”守身如玉?连饭都吃不上了哪还顾得了那些?再说了,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什么不对?只要不杀人放火违法乱纪谁又管得着?

    卫道士们整天拿一些莫名其妙地东西来攻击比自己过得好的人,却没有想过人妖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付出的努力是成正比的。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地事情,更没有谁的命都是顺风顺水的。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所在的位子看上去优越舒适,但是一个不好就会被别人当成废物来非议。而一些眼红地白痴嘴上骂着人家废物,颗心里头想着的恨着的就是为什么那个废物不是自己。

    虞梦以前是做过一些不地道的事情,但那时候人家既没男朋友又没结婚,跟陆卓更是不认识,凭什么不能为了自己的生活去做一些等价的事情?对于从前,陆卓从来不在乎,只要自己喜欢就行。陈忆在说出真相之前陆卓一直以为她从前在夜总会做过,还不是要死要活的。

    人的高贵之分不在身份,名誉或者地位上,真正高贵的人,是有一颗配得上这两个字的心和足够让人尊重地思想。陆卓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知道什么人值得尊重,什么人都不配入他眼。

    松开被吻得气喘吁吁地虞梦,陆卓咬着牙对着她说道:“现在跟我去看病,我晚上去跟黄永见面,完了过来接你回家!”

    “回家?”虞梦眼睛里有些迷茫,在这个城市这么多年,她只有住的地方,没有家。

    “难不成你打算在出租屋里整天瞪着我,家里人多了热闹,她们都是通情理的人,不会欺负你。爹妈也盼着我能找多少找多少。你要能给我添个娃那就更好了!”陆卓嘿嘿笑着把虞梦带出了吧台。

    虞梦红着脸,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她心里头很乱,都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答应。还没等他想好,陆卓已经把她塞上了出租车。

    从医院里出来,陆卓看了看时间,你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打电话给赵笙,没人接,估计这货还在睡觉。蹲在马路边上抽了根烟,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地医院,郁闷这货发烧三天没看医生已经有了轻度肺炎和水中,医生给她开了七瓶垫底,估计得挂到晚上十一点。正好让自己陪赵笙逛完街之后来街她。

    叹了口气,随手把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陆卓晃荡着开车回到了公司。

    把赵笙叫起来让她洗把脸准备下班,陆卓提着她的包站在打卡机旁边,眼睁睁地看着上面地数字一下下闪着。这种高级指纹打卡机有时候就是作死,想叫人代打都不行!

    “陆经理,这么早下班啊?等了有一阵了吧?哎呀,清闲地人真是好,看我忙得连午饭都没吃。下班还得跟左经理商量企划的事情,啧啧啧,真是同人不同命。”**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