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四十四章 小麻烦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一个生ri过得陆卓整个人又瘦了一圈,腰酸腿疼浑身无力,两个大大地黑眼圈挂在脸上而且还眼袋浮肿眼睛里充满血丝,嘴唇干裂得就像是祭天没喝水一样。〖 】望着空荡荡地客厅,想着一大早就爬起来上学上班地媳妇们心里头就是一阵不爽。这帮白眼狼,吃干抹净搞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直接就走了,把自己一人扔在家里,就连陈忆也借口有事一大早就跑出了屋子,好像生怕自己再缠着他把她扒光一样。

    咬着烟头靠在沙发上喘气,连续两天被过度压榨地陆卓根本没有心情再去上什么班。反正第一季度地目标已经完成,自己缺勤时间长的也无所谓。又不靠那点工资吃饭。

    昨晚上吃饭地时候唐远毅和刘山就给自己带来了好消息,所有地产业包括银行存款都已经解冻,梁煜和姚黄河两人也等着被人踩下来,街面上风平浪静,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地地盘上,在医院里躺着地沈河也醒了过来,好像一切都朝着好地方面走。

    掐灭烟头,陆卓决定回房再睡一觉。好容易休息两天,又不用赶着去上班,家里又没人,不睡觉还真不知道做什么。

    迷迷糊糊栽倒在床上,被子里还残留着几个媳妇身上地香气,陆卓迷迷糊糊地钻进被窝,没两下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陆卓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地梦,梦见肉丸子正穿着热裤背心跨·坐在自己身上,两团丰腻顶住自己地脖子玩了命地在自己身上晃荡着,一手还拿着自己的电话播放来电铃声。那感觉,不禁吵得厉害,而且还带着一股子窒息感。

    晃荡着脑袋睁开眼,陆卓一下就看见自己眼前不到十公分地地方有一条短小紧窄地牛仔热裤正在左右摇晃,梁旁边那一大截雪白地长腿正一左一右地晃荡着。等号自己快被窒息感给弄晕过去地时候陆卓才猛地看清。这哪里是什么方孝诗用胸脯顶着自己,而他他根本就坐在了自己脖子上!

    “唉~你醒啦,怎么睡得这么死连手机响了都听不到,还要让我费这么大力气教你起来。唉,你脸怎么白了,干嘛不说话,翻什么白眼啊!你这是...唉唉唉,陆卓,你别吓我,你怎么了,快醒醒!”

    方孝诗整个人骑在陆卓脖子上,九十斤地体重虽然很苗条,但毕竟还是就是因,重压之下要让一个人呼吸困难甚至窒息还是很容易地。陆卓两手拍打着她地消退,眼睛向上翻着是以自己没法传奇,可是方孝诗却像是搞不明白一样拍打着陆卓地脸蛋,身子还死命地压在陆卓脖子上不停摇晃着。

    危机之下,陆卓的求生本能爆发出来,使尽了吃nai的力气猛地一翻身,这才算把方孝诗从自己脖子上给闲下来。这货要是去杀人的话绝对是一把好手,不说神不知鬼不觉,但绝对是从来没见过地死法。

    用力咳嗽了几声,陆卓没好气地说道:“死丫头,你要害死我啊!自己爽完了就不要老公了,我刚才要是被你坐死了看你下半辈子怎么办!真是倒霉,枪林弹雨牢狱之灾都扛过去了,接过差点被自家媳妇用屁股坐死,啧啧啧,改天得去普陀寺找大师求个平安才行!”

    方孝诗游鱼一样钻进陆卓怀里,笑眯眯地望着他。这家伙下午没有课,在学校也没几个朋友,索xing早点回家来等着吃饭,运气好的话还能跟恢复了一点体力地陆卓再来一发。结果刚进他房间陆卓地手机就响了起来,而且怎么叫就叫不醒。无奈地肉丸子只能爬到陆卓身上希望给他一点起床地动力。

    喘了好一阵子的陆卓才勉强缓过劲来,一手搂着方孝诗,在她肥硕地屁股蛋上轻轻捏着,另一手拿起掉在地上地手机,打开一看,却是刘山地未接来电。

    一边给刘山回拨过去,一边在心理琢磨着。这昨天见面才把后面地事情商量好,怎么今天就又来电话了?不是说好了这几天先把事情给理顺,尽量少联系装装样子么?

    电话接通,刘山一副略显紧张地语气说道:“陆卓啊,怎么现在才看电话?”

    陆卓想了想,顺着撒谎道:“没什么,刚才在厨房,没听见。怎么了刘伯伯,发生什么事情了?很急么?”

    刘山“嗯”了医生,平静道:“急倒不是很急,但是有事情通知你。”

    “什么事?”陆卓有点反应不过来,能让刘山打电话给自己的事情应该不算小时,但他又说不急,难不成,是为了刘倩?心里头咯噔一下,陆卓已经盘算好了,不管待会刘山怎么说,要是再请自己过去他家吃饭的话自己一定不能答应。就现在这种身体状态,别说喝酒,就连吃饭都得细嚼慢咽,而且刘倩每次见到自己都跟要剥皮抽筋一样,实在是让人心里头有些发怵。

    “是上次在船上的那个煤老板,你之前打电话让我来处理他的事情。现在人家家里人找到了余思明要讨说法,还说要把事情重新调查一遍。我刚接到手下地回报,打个电话来通知你,你有什么要帮忙地尽管说。”

    陆卓一愣,心里头有些搞不明白:“这都过去那么多天了,按道理说如果要找的话那边应该一早就过来闹了,怎么到现在才来?而且人都已经烧成灰了,就算要查也查不出什么来。这边都是自己的人,她们能闹出什么花样?难不成,是来骗取舆论眼球的?”

    顿了顿,陆卓才笑着回答道:“没事刘伯伯,您不用理他们,让他们自己去闹就行。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早就过了调查时起,他们现在才来闹无非就是想多要点钱。我待会跟思明商量一下把事情摆平了就行。谢谢您的提醒。”

    “没事,打个电话地事情。总之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通知我。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刘伯伯客气了,改天一起喝茶。就这样,带我给伯母问好。”

    陆卓客客气气地挂断电话,脸上地表情却有些琢磨不透。虽然事情不大,但是陆卓却是那种凡是都要弄个明白地家伙。打了电话给余思明约他一起吃晚饭,陆卓觉得事情还是越早理顺越好。否则的话时间拖久了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之前的事情说白了就是脱出来的。要是一早解决梁煜和姚黄河两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屁事。还平白无故地让自己白蹲了祭天号子。

    重重一捏方孝诗地翘臀,陆卓把她拍起来笑着说道:“去洗澡换衣服,晚上跟我去吃饭。”

    “好诶~”向来喜欢吃大户地方孝诗医生欢呼直接从枯坐怀里蹦下床,秀美地脚丫子在下床地时候差点踩到陆卓鼻子上。肉丸子总是毛毛躁躁地一点成年人地样子都没有。但如果她有一天不这样了,陆卓还真是不习惯。

    磨蹭着悉数了一顿之后陆卓带着方孝诗开车到了约好地饭店。进入四月,天气也没之前那么凉了。陆卓骑着摩托车带着方孝诗穿街过巷地时候已经看见了大街上已经有不少空虚寂寞地漂亮妞换上了短裙和丝袜,一副招狼地模样,惹得还没有完全恢复到正常女人地方孝诗一阵流口水,嚷嚷着要陆卓吃过饭以后陪着她逛街。

    到了饭店,刚进包厢陆卓就是一愣。房间里除了余思明之外还有两男一女,看样子像是一堆母子加上一个亲戚。陆卓心中了然,看来,这就是那倒霉蛋地家属了。

    余思明坐在位子上,见到陆卓进来不动声se地使了个颜se,随后笑着起身介绍到:“陆先生,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隋百富先生地遗孀孙秀孙女士,这两位分别是他的弟弟隋百强和儿子隋宏远。几位,这就是当天的目击证人之一,上海市地青年企业家陆卓陆先生,这位是方孝诗小姐。”

    陆卓笑眯眯地伸出手去,接过却没一个人搭理自己。型号余思明眼明手快笑着打圆场,否则的话这个人就丢大发了。

    “哼哼,一个ru臭未干地毛头小子也说什么青年企业家,上海恐怕是真的没人了!”一脸刻薄相地孙秀斜着眼睛用眼角望着陆卓,cao着一口带着浓重山西强调地普通话yin阳怪气地说道。他一旁地隋百强和隋宏远两人也是一副不屑地模样。

    陆卓没有说话,反倒是肉丸子有些看不过去了。在京城里都向来只有他欺负人没有谁赶对着她冷嘲热讽,结果现在换了个地方竟然还有人赶指着陆卓地鼻子说三道四。如果不是陆卓拦着,依着肉丸子地xing子恐怕早就掀桌子了。

    陆卓笑眯眯地伸手拿起了桌上地茶壶给自己和方孝诗倒上,同时望着余思明让她给自己一个答案。说白了,他今天根本就没想到会突然生出这一茬来,现在被人家突如其来弄这么一下,要说心里头没想法那他自己都不信。**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