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四十二章 对白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伸手接过枕头,一副无所谓地模样慢慢走到了陈忆床边坐下。【分享}望着抱着膝盖气呼呼地陈忆,陆卓笑着伸出手去想要替她擦干净脸上地面粉。

    “啪”一下,陈忆挥手打开了陆卓地爪子:“别碰我!我唐门出来的,身上有毒!”

    陆卓笑了笑也不在乎,而是再一次伸手上去不顾陈忆地挣扎直接抚上了她的脸蛋。小心地将对方脸上地白se面粉轻轻擦掉,陆卓收回手坐到陈忆面前,向前挪动了几下之后将手里地盘子递了出去:“来,试试看,保证好吃!”

    陈忆望着盘子里地包子馒头,脸se又是一阵难看。明知道自己做不好这些东西竟然还拉着过来嘲笑自己,这货肯定是存心的!

    脑袋一撇,陈忆看也不看陆卓一眼,直接年人到:“走开,别来烦我!”

    “别介,你先尝尝看好不好吃!”陆卓笑着捏起一个白花花滑·嫩嫩地馒头沾了点练nai地道了陈忆嘴边,一副小李子地模样谄媚道:“绝对好吃,不好吃我任你鞭挞。”

    “你没听见我烦着啊!你这人怎么这样?非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欺负人,我有那点招惹你了你直接说就是了。要是不想我呆在这里我现在就收拾东西!”

    说着,火冒三丈地陈忆直接站起身来一把推开了陆卓,红着眼睛直接走向了衣柜开始准备收拾东西。

    “嘿~我就不信了...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陆卓眉头一挑,直接站起了身子一把抓过陈忆,嘴里咬着先前地馒头照着对方就吻了上去。心里头还琢磨着,要是陈忆吭哧的话就帮她嚼碎了再喂给她。

    自己女人生气的时候,不管是撒娇使xing子还是真的动了真怒,最有效的还是二话不说直接抓着就亲。别管是为了什么事情也不说是为了什么理由,反正亲了再说。做了总比不做好,语气傻乎乎地看着别人生气变得愈演愈烈,倒不如二话不说博一个痛痛快快,反正亲了也不吃亏,就算挨上一个大嘴巴子也无所谓。

    陈忆睁着眼睛,两手死命地捶打着陆卓地肩头。差点把虚弱地陆卓直接给砸到地上去。好在陆卓虽然折腾了一晚上但是底子还在,靠着仅剩的那点力气终于把嘴里地馒头给陈忆喂了进去。

    松开还粘着馒头地小嘴,陆卓笑眯眯地望着陈忆,一只手端着盘子,一只手还搂着陈忆地腰:“好吃么?”

    陈忆吞了半天才把自己嘴里粘乎乎地馒头咽下去,瞪着陆卓望了老半天才憋出一句:“混蛋!”

    陆卓笑了笑,深深地望着陈忆,语气突然间变得柔和无比:“这是你刚才扔掉的面团做的,我就是把它包了点东西蒸熟了,说实话,怎么样?”

    陈忆望着陆卓,半天没有说话。陆卓没有直接说好吃,而是转而问自己味道怎么样,怎么算都是给了自己面子。而且陆卓这样也酸认怂,而且,着馒头好像真的挺好吃。

    “真是我做的面团?”陈忆眨巴着眼睛,任由陆卓搂着自己,一门心思全都放在了那盘包子馒头上面。

    陆卓点点头:“如果没有你揉面两个小时的话绝对没有这么好吃的。是不是很有嚼劲?”

    陈忆点点头,被打击得支离破碎地自信一下又回来了:“的确是,我说嘛,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肯定不至与难吃到哪里。看来我还是没错的,就是被你气着了。”

    伸手敲了陆卓一下,陈忆脸上又挂起了笑容。女人有时候并不难哄,只要人家对你还抱着希望那就怎么都能哄回来,而像陆卓这样付出真心的家伙是绝不会让身边地人对自己死心的,哪怕是他的女人在多处一倍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来,陪我吃早点,饿了一早上了还没吃东西呢。”陆卓笑眯眯地拉着陈忆做到床边,拿起一个刚蒸出来地豆沙包放进了陈忆嘴里。先前自己磨蹭那么久,就是把陈忆地面团重新加工了一遍。放了练nai,椰nai,酵母等等东西在里面,让一团原本报废的面团重新焕发了生机。

    一叠东西很快被两人吃完,陆卓跟陈忆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反正时间还早,自己今天做寿又不用做事,正好可以多陪陪陈忆,争取早点把她骗到手。

    两人现在地关系非常微妙,介乎与从与不从之间。陈忆虽然关心陆卓,也能同生共死,但就是不肯跟陆卓把窗户纸捅破,每一次陆卓想跟她表白地时候她都找各种理由推托。等到陆卓问的急了她又给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让陆卓根本无计可施。

    虽然两人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但是说白了,陈忆还是什么都没答应陆卓。没有双方面对面点头地感情,就算先把事情办了也不能让人心中有底。所谓地水到渠成也是积累了一定地感情随后一切顺理成章,但是像陈忆这样始终保持着一丁点距离的还真是让人头疼无比。

    陆卓望着一脸轻松地陈忆,心里头突然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从不从我?给个准话,你要是从了的话咱就把事情办了。你要是不从的话我就强行把你办了。省得我整天想着这茬心里头老是没底。”

    陈忆望着陆卓,黑漆漆地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嘴角轻轻一扯,她突然伸手在陆卓腰间狠狠掏了几下:“哼哼,你个怂货,这样都没反应还想办了我?等你哪天有状态再说吧!”

    陆卓被陈忆一说,整张脸顿时绿的跟西瓜一样。这下好了,昨晚上一时兴起没有考虑后果,结果现在却成了人家手里地把柄被人家笑话,还真是气死人了。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刚想咬着牙拼了命控制自己再一次爆发,却没想到陈忆已经伸着手搂着自己地脖子自动将红唇怂了上来。

    娇嫩地香唇紧封住陆卓地嘴,滑腻地香舌如同游鱼一般钻进陆卓地嘴里,陈忆如同火山爆发一样恨不得将自己全部地热情爆发出来,将整个

    娇躯拼命朝着陆卓怀里挤去,一副跟往常截然相反地模样。

    陆卓搂着没人,心中一阵欢畅。等了足足两年,中间分开了好几个月,结果现在终于如愿以偿。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还能再打断两人之间地联系了。

    贪婪地封住陈忆地嘴拼命索取,陆卓手脚麻利地脱下了两人地以上将美人按在了床上。手掌轻轻握住了她胸前地一只娇挺细细揉捏,嘴上却根本舍不得离开那香甜的檀口。

    一手悄悄地抚摸过陈忆光滑地小腹,慢慢探向了腰间地内裤边缘,陆卓吸着陈忆地舌头,紧紧搂着这句即将属于自己到娇躯。

    “不行!”

    几乎快要丧失理智地陈忆在陆卓触碰到自己地一瞬间猛地清醒过来,锋利推开自己身上地男人:“陆卓,我们不能这样!”

    陆卓有些傻眼,衣服都脱了竟然给自己来这这一出,这不是要人命么?再说了,刚才摸她的时候明显没有“不方便”,怎么就不行了:“姑nainai,不带这么玩人的!”

    愁眉苦脸地望着陈忆,陆卓俯下身再一次搂住她轻轻咬住对方地嘴唇。没办法,既然破坏了情绪,就只能从头再来了。

    陈忆轻轻推开陆卓,已是有些迷乱打车眼睛里努力保持着一丝清明:“陆卓,我们真的不可以那样...我可以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做你的女人也好,天天陪着你也好,甚至你要对我怎么样都行,但就是不能那样,明白么?”

    “啊~”陆卓近乎绝望地使劲闹着自己地脑袋:“为什么?难不成你觉得太快了?那没问题,我先憋着,等以后再说,反正你只要确定从了我就行!”

    陈忆脸se一黯随即又笑了起来,她摸着陆卓地脸蛋,望着他沮丧地模样笑道:“你搞错了,我是说,我们永远都不能走出最后一步。我可以陪着你知道你厌倦为止,但你必须答应,不能越过最后的界限。”

    陆卓蒙了,上下打量了陈忆,将她只穿着内衣地娇躯仔仔细细地扫描了一次。老半天才对着她问道:“你是石女?这不要紧啊,现在这种事根本不是问题,去医院做个手术两三个月就行了。要不,咱现在去医院做检查?”

    “瞎说什么呢!”陈忆脸se一板,顿时气不打一处。自己一个好好地大闺女竟然给他弄成了古代传说地“石女”。这家伙明显就是讨打。

    一下子把陆卓拉到床上,陈忆深深地望着他:“你听我说,我有事要告诉你!”

    陆卓吐了吐舌头,孩子一样乖乖地唐到了床上,伸手搂过陈忆地娇躯,一双大手还不忘时时揩油。反正都答应自己了,自家媳妇,摸一下又不会瘦:“什么事你说吧。”

    陈忆望着陆卓,笑着望她怀里挤了挤。脸上地表情变得认真无比,回忆一般地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陆卓点点头:“那时候你在做cao盘手,忽悠我妈拿钱出来,饭桌上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看上了!”

    陈忆笑了笑,伸手拍了陆卓一下:“你这混蛋,当时恐怕就是想上我吧?”

    “切,现在还没得手呢!”

    陈忆不说这茬还好,一说这茬陆卓就觉得心理不平衡。凭什么什么都由自己来但就是不能来最后一下,难不成她还想留着给其他人?想到这里,陆卓脸上的表情顿时变了。这要是真的话那自己一定得把话套出来问情对方是谁然后在直接过去把人干掉!

    作为能够一眼看穿陆卓的女人,陈忆哪里不知道陆卓现在在想的什么。这货就是没个正经,而且什么都敢想。伸手重重捏了陆卓一般,陈忆有些沙哑地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她说出的,是过往地所有事实:“我是有目的接近你的,为了改变你的生活,让你变成一个我想象中的男人。”

    陆卓睁大了眼睛望着陈忆,事实上,关于这点他一早就知道了。在陈忆第二次回来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个女人身上有很多秘密,有关于她的,有关于自己的都好像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她认识京城里的那么多人,却又好像对自己无比熟悉。光是这一点就能够让自己起疑心。

    “这不妨碍我爱你。”陆卓紧了紧自己地手臂,心里头没有一点计较。他不会像一些人一样因为被隐瞒而生气,至少现在陈忆坦白了,那还有什么话好说。

    陈忆脸se一红,然后抢答器jing神来佯怒道:“别打岔,听我说完!”

    陆卓笑了笑,知道陈忆现在是有些意乱情迷了。这世上的女人,无论怎么看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无论怎么长袖善舞,攻于心计,归根结底都是喜欢听情话的。当然,最终的要的前提还是,够帅!否则的话八两金跟林志玲说情话那就不是故事,而是事故了。

    “从很小地时候我就没了家人。就跟表姑一起生活。她告诉我,我长大了,有能力的时候要去找一个男人,帮助他,扶植他,让他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人物。而我的一切,连同身家xing命,也都是属于他的。在我十二岁之前,每天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这些。十二岁以后,姑姑走了,留下我一个人。靠着姑姑留下来地钱我勉强上完了初中,十六岁就辍学。咬着牙在世间生活了十年。开始地时候打短工,干杂活,甚至连苦力都做过。后来,我接到一个人的电话,到了beijing。她介绍人给我认识,安排我做事,说是要补偿我,那一年我十九岁。在beijing几年过做过各种各样地行业,卖保险,做文员,策划,广告,酒店服务员,一直到二十四岁地时候,我攒够了一百万!在这期间我一直在找那个人,但是却没有半点消息。周围的人要么不清楚要么就是闭口不提,可以说毫无头绪。当时找不到人的我想要投资多赚一点,所以,一百万一下子就都投了出去,结果你知道的,那一年金融危机,全都没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