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四十一章 陈忆怒了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第二天陆卓睁眼地时候已经快到了中午,浑身上下仿佛被两座大山压住了一样酸疼无比,就连睁眼都得用上吃nai地力气。〖 】脑袋勉强转了两下,接过一个媳妇的影子都没看见。看样子是害怕爹妈来叫自己起床的时候被看见,所以一大早就走了。

    想到昨天夜里地大战陆卓肠子都悔清了,在自己表决心之后,几个媳妇地矜持顿时被一扫而空,一个个热情如火,娇躯似水直往自己身上磨蹭,完全没有之前那不情不愿地反抗。可是老话所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好事情从来都没有成双成对的。前一个小时自己还极其享受地越战越勇,到了中间一个小时自己就有点吃不消了,到了后面一个小时,那根本就是在折磨自己。下半身就像是被易白头大象践踏过一样完全失去了知觉,稍微动一下都疼。

    黄这首从床头柜上摸出自己地烟,陆卓睁着两个已经能明显感到浮肿地眼睛颤抖着手把烟点燃,差点连用打火机都没法用了。一口烟抽进去,陆卓用力咳嗽了几下,勉强抬起身子,望着衣柜大镜子上反she出的那仿佛大烟鬼一样憔悴不堪眼窝深陷嘴唇发白地人顿时被吓了一跳。

    果然,人不做死就不会死。要是昨晚上听方启峰的吃进一片半片小药丸,今天也不至于连下半身都感觉不到。那充满血丝地眼睛明显是玉刀女妖jing才有的状态,还有那整个消瘦下去地脸颊,根本就不是健康人能有的。叹了口气,陆卓撑起身子勉强下了床,随后一路爬着进了浴室。

    所有人都知道陆卓今天早上是起不来了。小别胜新婚,他还是有六个媳妇的人,要是还能按时起床地话无非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陆卓不行,要么是六个媳妇集体“不方便”!很显然,苏宝儿等人昨天晚上“很方便”看她们一个个满面红光巧笑倩兮地模样就知道昨晚上没少被滋润。尤其是方孝诗和赵笙,整个人都好像往外发光一样,脸蛋上地笑容一直都没收敛过。

    爱莎四姐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为陆卓做寿面。今天是他二十一岁地生ri,以往都是苏宝儿提前一天到超市买好方便面,到了第二天配上一个带着蛋壳或者干脆就是糊了的鸡蛋给陆卓当寿面,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因为有了几个媳妇帮忙,他可以有六个鸡蛋!当然,唐嫣和方孝诗还有赵笙的不保证吃下去之后没事。

    陈忆带着大大地围裙,站在厨房地角落里忙活着,她卷着衬衫的袖子,原本披散在肩头地长发盘起卷在脑后,手上和脸上都带着点点白se地面粉,正玩了命地对着一团白面折腾着。既然其他人都去做寿面,那她也不会再去凑热闹。过生ri嘛,寿面和寿桃向来是一套的。正好爱莎四姐妹在准备午饭,其他人又根本不会这茬,所以半吊子地陈忆就直接充起了大师傅,从两小时就做好了准备,两小时过去了,那团面还是没和好。

    方孝诗擦着头上的汗一副气喘吁吁地模样走到了陈忆身旁,望着陈忆手里头起码有五斤地面团,方孝诗好心提醒道:“忆姐,我说~你这面团是不是大了点?”

    陈忆看了一眼案板上足球大小地面团,在转头看了一眼方孝诗,脸上地表情突然有些慌张:“你会做寿桃?”

    方孝诗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先前就是煮个鸡蛋都能把水烧干把鸡蛋煮糊了,要说她会做寿桃简直就是白ri做梦!

    见方孝诗不懂,陈忆脸上顿时变得淡定而又自信:“寿桃呢,是需要这么多面的,你看,家里这么多人,不能只是陆卓一个人吃不是。你看这面团本身没多大不是,所以呢,你根本不用担心!”

    方孝诗有些迷糊地望着陈忆,在看了看她手中已经快要起筋地面团,琢磨了半天怎么想都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就好像自己忽略了什么。作为一个老beijing,方孝诗对面食这种东西虽然不说jing通,但好歹也经常吃着,琢磨了半晌之后她才猛地叫出声来:“对了,面团待会在蒸熟的时候会发的!忆姐,你有没有放酵母之类的东西?”

    陈忆一愣,额头上地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她虽然算是生活能够自立哪一类型的,但是最多也就是做个饭加番茄炒蛋下个火锅的程度,别说做寿桃了,平常在家连饺子馄饨都不会做,哪里知道包子寿桃还得放那些东西。不过对付方

    孝诗这种等级的对手专业知识根本用不上。脸上仍旧是泰然自若地表情,不慌不忙地点点头:“放心吧,我没你那么粗心!待会你就瞧好了吧。去去去,别打扰我!”

    挥手将方孝诗撵开,陈忆眨巴着眼睛深深出了口气。随手扯下一块面团偷摸着放进被自己霸占了两小时地真果粒,陈忆又急忙转身在橱柜里头翻找着,想要找找看方孝诗说的那种叫“酵母”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十分钟后,陈忆鼻子里问到一股子面香,正在找东西地她一下子抓过神来,掀开锅盖,顾不得蒸汽烫手一个火中取栗闪电般地将自己先前扔进去地面团给取了出来。背对着后面地众人,陈忆眨巴着大眼镜望着自己面前那团有些带着淡淡米se正往外冒着热气地面团,用力吸了口气,一股子面香,还挺像那么回事。

    伸手捏了捏面团,陈忆眉头有些皱起,弹xing好像差点。拿起来放进嘴里一咬,瞬间条件反she地就是一口吐了出来。

    完了,这下完了!这面团不光咬不动,还粗糙得很!这要是放在冷兵器时代都能当暗器使用,也就是学名地“打死狗”。**的,绝对够份量,几乎可以堪比切糕这种核武器级别的食品。

    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充满弹xing地面团,陈忆已经在琢磨着什么时候去外面买一堆寿桃回来完了狸猫换太子。反正一群女人正为了寿面是炸酱还是三鲜汤底吵得不可开交,应该没人能注意到自己。

    “这~是你给我做的寿桃?”

    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吓得陈忆猛地将手里地面团一人,飞快地转过头来望着陆卓:“呵呵呵,你起床了,饿了没有,要不我带你去外面吃早点?”

    陆卓蹲下身子,弯腰捡起了地上地面团,伸手掂量了几下,猛地点点头:“果然不愧是川蜀之地出来地美人,唐门绝技是学得出神入化。就这东西吃下去好也就是消化不良,坏点的估计得被噎死。”

    陈忆死死瞪着陆卓,脸上阵青阵白。自己以前给陆卓说自己是四川人,结果现在到好,这家伙在这里等着自己。狠狠翻了个白眼,陈忆气呼呼地拿起了面前地面团一脚踩开垃圾桶就准备扔进去。

    陆卓眼睁睁地望着陈忆把白花花地一团面扔进垃圾桶,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忆已经红着眼睛气呼呼地绕开了他走出了厨房。傻乎乎地转过身望着陈忆地背影,陆卓半天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哪招惹她不高兴了。只能默不作声地在厨房里一个人翻东西吃。

    “你啊,真是不识好人心!”许逸云走过来轻轻捏了陆卓耳朵一下,望着他没好气地说道:“人家陈忆从九点钟弄到现在,为了一团面折腾了两个小时。本来没做好就有点伤心,你还那么说人家。要不是你今天当寿星人家早大嘴巴子抽你了!”

    陆卓傻乎乎地望着许逸云,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在美熟女唇上咬了一下:“你忙去把,不用管我。我待会上去哄哄她。”

    “可记住了,人家这几天也够累的,不能在让人家受气。”轻轻白了陆卓一眼,许逸云再也不理她回过身去忙寿面地事情。

    无奈地陆卓只能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厨房里看着挤成一团地女人们。好歹自己今天也是寿星,结果那碗面条都比自己重要。无奈地摇摇头,弯腰从垃圾桶里翻出了陈忆丢掉的面团,好在垃圾袋是新换的,只要把外面地那一层切掉里面的都还能用。

    陈忆坐在自己床上,抱着膝盖望着光秃秃地电脑屏幕,眼神里带着浓浓地委屈。陆卓简直是个王八蛋,不但从来不在乎别人感受,永远都只图自己快活。昨晚上是这样,今早上还是这样,要不是看在他这段时间糟了不少罪的份上,自己早拍屁股走人了。哪有半夜里强闯别人房间意图不轨的,自己虽然不算什么名门闺秀,但好歹也是个良家女子,他倒好,还真把自己当成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那种人了。

    咬着牙,陈忆决定了,待会不管是谁来叫自己都不下去吃饭!省得再看见陆卓那个混蛋受气。

    敲门声响起,陆卓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碟子包子馒头,一副嬉皮笑脸地模样。

    “滚出去,别来烦我!”陈忆望着陆卓没好气地直接把枕头扔了过去。**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