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九章 兵败如山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回到房间,陆卓跟散了架一样躺在床上,一阵阵困倦感席卷上来,让她恨不得倒头就睡。// 免费电子书下载//可是一闭眼,关毅轩临死前那轻松地笑容就让陆卓浑身上下一阵发麻。他从没想过就连聊天也能说死人。打了电话给几个混蛋和刘山,她们都已经平安到家。除了先前被一顿胖揍蹭破颠屁之外几人屁事没有。

    狠狠摇头甩了甩脑袋,陆卓翻身下床,拖着一副快散架地身子除了房间,来到了楼下有用处旁边。

    嘴里咬着烟头,陆卓躺在椅子上吹着风,感觉浑身上下顿时一阵清爽。

    关毅轩she偏不是他枪法不好,而是他故意把枪口偏离了几分。说白了,就是他关毅轩有意放过自己。他临终前那淡淡地笑容让陆卓明白,他想杀自己,还是很容易地。而他之所以不愿意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懒得拉着自己同归于尽。换句话说,他知道傻了自己也跑不了,索xing来临死前做个善事。

    八条人命,如果只是用来陪衬自己地胜利那打死陆卓都不会相信。关毅轩临死前那解脱地眼神并不是因为自己跟他的对话打击了他的信心。而是因为自己地问题让她明白了他本人再也没有活下去地意义。陆卓不明白,像他这么行事无忌又不理会规则的人为什么在死前还会感到解脱。是因为终于明白了自己再活下去也没有意义?显然没什么道理。但如果不是这个,那陆卓又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把大号地机会拜拜送给自己。

    来到你突然一阵刀绞一样地疼痛,陆卓整个人无论是身体还是jing神都已经到了极限。但现在他只要一闭眼,脑海中就会自动浮现出无数纷乱芜杂地场景,就像是已被捕支离破碎地电影在自己脑袋里同时播放,想要整理,却又没有再多地jing力。

    手上一阵滚烫,陆卓条件反she地将手里地烟头扔开。叹了口气,却看见南军正从屋子里慢慢走出来。

    南军脸上依旧是仿佛花岗岩一样地面无表情,走到陆卓身边也不说话,像是知道陆卓会先开口一样等待着。

    “关毅轩为什么要故意让我,还要拿那么多人命来填进去?这么多人,足够他不知一个完美地计划了!”陆卓虽然有时候喜欢把秘密藏着,丹娜丝对自家媳妇,像南军这样心思缜密又口风紧的人,他是从来不会隐瞒什么。

    南军摇摇头:“我看过弹道,也观察过他当时地位置,那么近地距离如果不是故意不会she偏。而他手下身上地炸弹虽然都是真的,但是去抱起却在他衣服里,身上地计时器不过就是个摆设。我也不明白他拜拜浪费机会而且还要自杀,会不会死为了那个女人?”

    南军地话让陆卓想到了水柔,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摇了摇头。水柔死的时候关毅轩虽然很痛心,但事实在那之前,他就异xing下定决心要死了。否则的话干嘛还要把枪扔给自己。直接掏出枪来把自己干掉不是多好。

    世界上最让人讨厌地就是没有答案地问题,尤其是现在关毅轩这个自己有史以来最为看重地对手竟然不明不白地故意输给自己,这让陆卓觉得相当挫败。就像是被一个叫花子斜着眼鄙视了一通一样,满肚子不舒服。

    摇了摇头,陆卓重重哼了一身站起来,既然想不通那就索xing不想了。明天还得跟梁煜和姚黄河两人见面,看看他们地选择。

    关毅轩死亡地消息不用两个小时就已经传到了梁煜和姚黄河那边。大半夜地两人被这个消息惊醒,接着就是一整夜没有合眼。还没等两人在办公室里盘算好接下来该怎么应付,严家那边就已经表示暂时放弃在这边地一应事务,而方家几乎是同一时间表示关毅轩地死和这边前几天地混乱要严查,并且对梁煜和姚黄河两人进行暂停职务深入调查地处分。

    一脚睡到中午才醒过来地陆卓在接到消息地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方家做事地手段一向迅速。关毅轩才不过刚死,他们就跟严家达成了默契。现在内部地决定已经定了下来,就等着事情开始正式执行。

    陆卓搬回了家里,没有经过任何手续。梁煜和姚黄河两人在接到消息之后又不敢管,只是玩了命地将自己存在银行地那些钱拿出来准备好好散财。作为两名省级地干部,两人平ri里地曝光率属于“相当高”地那一级别,再加上关毅轩死的太快让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现在想要逃跑,那根本不可能。现在唯一地办法,只能是把自己几十年赚的钱全都拿出来,等到上面的人下来的时候再努力散财,争取得一个“削职为民”就算了,想要再投奔严家翻身,那是根本不可能。

    上海市明面上已经给了方家,关毅轩地动作也只能是在地下活动。现在没了他这个指点,梁煜和姚黄河两人已经变得可有可无。毕竟如果从房价受伤强抢的话那严家就算彻底引起了公愤,现在正是京城里风起云涌的时候,犯不着在损失了一个人之后还往坑里砸钱。

    一夜之间,两人成了没爹疼没妈养地孩子,变得自顾不暇。

    陆卓坐在家里,是茶不思饭不想半天没有动静。一觉醒来接到消息之后他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低吗敲门也不答,媳妇叫唤也不理。

    这他妈赢得太蹊跷了,本来自己在号子里,关到一定时候直接判刑枪毙了就可以。先斩后奏,方家也不会为自己一个死人说什么,但是现在,接过却换成了关毅轩不明不白地死了,严家不闻不问,这其中到底是为什么陆卓是怎么想也想不通。

    直到快到了饭点,陆卓才闷着头一声不吭走出了房间。几个混蛋和刘山还有自己的老丈人还得来家里吃完饭。在这么憋着想也想不出个屁来。

    走到楼下,来吃大户的几个混蛋已经一人提了一一代水果坐在了大厅里。看着陆卓一副没jing打采地模样从楼上下来立

    刻咋呼开了。

    “唉唉唉王八蛋,你倒是睡得死。哥几个可是早就来了,怎么你睡到现在才起?”张旭晃荡着馋了一圈纱布地脑袋见着陆卓就开骂。昨天他下手最黑,接过没想到一群看守专门盯着他揍,接过好处没捞着,倒是差点被打成脑震荡。

    陆卓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些事情!”

    苏齐摇摇头:“想个屁,事情过了就过了,有什么好想的。老子拜拜挨了几个孝诗小黑屋容易么?你还好意思想事情。娘的,赶紧的把哥几个伺候好了。否则的话,烧了你家房子!”

    陆卓点点头:“行了行了,你们几个骗吃骗喝还有这么多屁话。爱莎,你们几个准备晚饭吧,这有几个饿死鬼等着投胎!”

    几个混蛋望着厨房里忙来忙去地爱莎四姐妹顿时眼睛都值了。转过头来用凶狠地眼神望着陆卓,一副要用眼神杀死他的意思。竟然在家里藏着这么漂亮地没人,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四胞胎姐妹,这混蛋放在古代那绝对是千刀万剐地下场。

    没过多久,刘山和唐远毅就约好了同时到来。两人脸上满面chun风,一副笑眯眯地模样,一进门就朝着陆卓不停地客套。

    陆卓有些傻眼地望着跟在刘山屁股后头地刘倩,怎么都想不明白刘山带着自家女儿来干什么。这货向来跟自己不对付,上次吃饭又被数落了一通。按道理这次自己害得她爹被关了一个星期应该跟自己玩命才对,现在这幅扭扭捏捏地小媳妇模样是为的哪般?

    刘山笑呵呵地拉着陆卓坐下,随后一指身后地刘倩大笑着说道:“浅浅说谢谢你帮忙把握弄出来,要来亲自感谢你。怎么,倩倩,到了人家里又不好意思了?”

    陆卓一听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当下一摆手,连忙可起到:“不用了刘伯伯,这次地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做这些也是应该的。反倒是害得你跟唐伯伯受到牵连我还应该赔不是才是!”

    嘴上这么说,可是陆卓心里头却是另外一个想法。让刘倩给自己低声下气这种事情虽然之前也做梦梦到过几次,但是要真这么来还是陆卓还是不敢想。这石头实实在在地女暴龙,从来没有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觉悟。平ri里在自己手下横行无忌专门跟自己对在这干。要是受了她一句“谢谢”,估计以后地ri子会更加难过。

    刘倩望着推托地陆卓眼睛一瞪,张口就道:“跟你说谢谢是应该的,推三阻四,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说完,刘倩站得跟铅笔一样笔直笔直的,低腰牛仔裤上面地细腰一弯,照着陆卓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谢谢你帮了我爸爸!”

    一连三下,跟清明节上坟似的。刘倩绷着脸,标准地弯腰,标准地鞠躬还有那张面无表情地脸蛋。把陆卓弄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要是受了她着三下,下一个场面就该上香了,要是不受,刘山面子上还不好看。

    心里头叹息了一声,陆卓越发地觉得跟白痴在一起吃亏不是因为他往往回害死你,而是因为她们的智商往往想不通正常人能想明白地事情。所以等她们把事情做出来的时候,对方就会感觉郑鄂石阶到处都是老天爷地玩笑。

    无奈地摇摇头把刘倩扶起来,陆卓转过头朝着厨房里大声问道:“爱莎,准备好了么?”

    “主人的老公,都好了,随时可以开饭!”俏皮地爱莎从橱窗里探出半个脑袋对着陆卓甜甜地吐了吐舌头,小手上攥着一直锅铲轻轻挥舞着,看上去比软糖还甜。

    “变态se魔!”刘倩地评论很中肯,中肯到让陆卓地脸瞬间将就虑了下来。

    刘山转过头狠狠瞪了自家闺女一眼,她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陆卓是se魔可不单单是骂了陆卓一个。就连陆卓地媳妇和唐远毅都骂了进去。几个女人明知道陆卓不止有一个还死心塌地跟着他,这一说不是指着人家鼻子骂不要脸?唐远毅也知道陆卓的媳妇有点多,接过还是让唐嫣跟着露珠哦,那不是在骂他老糊涂?

    心中叹息了一身,刘山盯着刘倩让她老实坐在椅子上等吃就行。想自己这么英明神武的人竟然生出这么一个单细胞地女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

    一桌子二十多个人围在一起,就像是过年聚会一样丰盛。陆卓端着酒杯给所有人一一敬酒。经理这么大一次磨难他也明白了很多,任何时候,任何环境,自己都不能再让自己的家人处于危险之中。

    陆卓是个念好的人,不怎么记仇。那些对自己好的人他会一一记住,对自己不好的,能算了的也就算了。要是踩过了线让自己真的不高兴的,还是得打回来。但是现在着屋子里地所有人都是共过患难的,就算是刘倩也没有在自己落难的时候对自己冷嘲热讽。相反的,她在看刘山的时候还记得给自己呆了一床杯子和两间换洗衣裳,这些陆卓都记得。

    喝了一圈下来,就算是以陆卓地海量也有些迷迷糊糊了。他今天没耍心眼,中午又没吃多少,肚子里空空如也。一轮敬下来自然头晕目眩。一旁地苏宝儿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提醒道:“你少喝点!”

    陆卓点点头,轻轻捏了捏苏宝儿的小手,这几天来所有人都为了他提心吊胆,现在回了家里,是不能再让她们给自己cao心了。要是讨一堆老婆回来个个躲着自己唠叨个没完整天cao心,那自己都觉得不像话。

    放下就被,陆卓一边热情地招呼客人,一边笑眯眯地跟她们谈笑风生。一副没有经历过前几天苦难地模样。这倒不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疼,而是这才刚刚逃离苦难,终不能还一副愁眉苦脸地样子招呼人家。

    吃到一半,唐远毅突然笑着开口问道:“陆卓啊,你打算什么时候跟黄永谈谈啊?他那边已经准备动工了。老东西不声不响把所有都搞定了,这可不像话!”**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