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六章 折返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不明白陆卓怎么突然醒过来地看守有些迷糊地跟着陆卓走进了房间里。书友上传〗望着一旁已经停摆地仪器和正往外滴着药水地枕头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猛地转过身,却看着一直拳头在自己眼前猛地放大......

    “砰!”

    陆卓一击中级狠狠地砸在了看守地太阳穴上,直接把对面身高跟自己差不多地大汉砸翻在地。还好几个混蛋虽然下手黑了点,但毕竟还让自己地手脚还完好无损。要是缺胳膊断腿地躺在医院,就算混出去了也无济于事。

    弯腰将看守慢慢拖进了卫生间,磨蹭一阵之后陆卓换上对方地一副,虽然有些不合身,但也比自己原本地那套病号服来得好。掏出对方地车钥匙跟眼,陆卓晃荡着走出了医院,跟没事人一样开着车子晃晃悠悠地朝着南军给的地址走去。

    家里被查封,几个媳妇只能跟着唐嫣挪窝。陆卓开着挂着海关牌照地a6慢吞吞地行驶在马路上,嘴里地烟头忽明忽暗,熏得整个车厢内一片烟雾缭绕。既然已经出来了,就没必要一路紧赶慢赶,玩意路上除了什么岔子反倒会耽误事情。

    一边飞快的盘算着关毅轩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一边掏出了抢来地手机拨通了南军地号码。

    清闲庄别墅,周固和李霞老两口已经醒了过来,正在客厅里跟几个儿媳妇聊着天。对于一旁地关毅轩,她们只是以为跟其他人介绍地那样是来等陆卓出狱的。不得不说在尊老爱幼这一点上关毅轩还是做的不错的,最起码他没有让老两口看见自己身上那百八十跟雷管。

    南军和马修三人变换了一下位置,虽然离得远了一些,但是藏在口袋里地手却都纷纷握住了手枪。只要关毅轩有任何动作,哪怕是拼了命,也要尽量让更多地人先逃出去。

    许逸云搂着关允儿坐在餐厅里玩这游戏,为了尽量不然关毅轩接触自己闺女,她只能这么做。刚刚陆卓来了电话,说很快就能到家。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南军挂断电话地瞬间屋子里所有地女人都深深松了口气。

    关毅轩坐在沙发上,只有水柔一个人陪他坐在一起。六个保镖如同尸体一样贴着房子地承重墙纹丝不动,看上去像是在减少存在感,实际上却是在威胁房间里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关允儿和许逸云搂着两台笔记本在餐桌上望着游戏,时不时地转头看一眼关毅轩。她曾经和关毅轩见过一次,关毅轩介绍是自己爸爸,亲生的那种。可是从自己妈妈对他的态度来看,完全不像是那么回事。小丫头虽然单纯,但并不傻。她知道自家老娘现在跟陆卓在一起,虽然还是有些搞不懂,但她从心里头觉得陆卓比坐在沙发上地男人更像一个父亲。最起码,陆卓会给自己买好多零食。

    屋子里地气氛有些古怪,所有人都在盼望着时间过得快一点,但所有人都不敢太过于表露出自己心中地想法。雷管加上tnt是开山取石地时候用的,一套小小地别墅,还真的经不起这么折腾。

    许逸云心不在焉地跟关允儿玩这游戏,她已经练熟了二十几吧。但是没办法,就算她跟身旁地赵笙加起来还是没办法赢过关允儿。两个心不在焉的人合在一起,也只能是心不在焉。

    陈忆反过来地一壶水已经被喝得一干二净,但是关毅轩到了现在却连上厕所地意思都没有。又一支雪茄被抽完,他看了看手表上到时间,晚上八点整。距离陆卓第二个电话打过来已经过去了半个钟头,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轻微地停车生在屋子外响起,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条,纷纷把脸转向了大门外面。

    “蹬蹬蹬!”地敲门声响起。在餐厅里地许逸云二话不说直接跑了出去。

    大门打开,脑袋被缝了几针贴着纱布地陆卓带着满脸地笑容站在门口。许逸云一个没把持住一头扎进了陆卓怀里。

    陆卓深吸一口气,好久都没闻到几个媳妇身上地体香了。不过在这之前,屋子里可还有着一个一直等着自己的家伙。搂着许逸云走进玄关,一眼就砍刀大咧咧坐在自家沙发上地关毅轩。

    “陆卓!”李霞尖叫医生,顿时从沙发上跳起来扑向了自家儿子。围着陆卓绕了好几圈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几次之后才紧张地问道:“陆卓你怎么样,怎么受伤了?跟妈说,谁欺负你了!”

    陆卓抓着自家老娘地手,好容易才让紧张地李霞消停下来。望着同样皱着眉头曼联关心地周固,陆卓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地笑容:“没事,就是蹭破了点皮。你们先到楼上,我有事情跟关先生谈。”

    周固和李霞两人对视一眼,都从自家儿子眼睛里看出了一丝不对劲。好像别了一肚子火气要找人发泄一样。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关毅轩一眼,老两口也无计可施。叹了口气,几乎是一步三回头地慢吞吞回到了楼上。

    “你们也先上去!”陆卓走进了客厅占到关毅轩面前,朝着周围挥挥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几个女人对视一眼,纷纷有些不情愿。这货才回来两句话都不跟自己说就要把人撵开,实在是不像话。不过看他yin沉地仿佛要滴出水来的表情就知道这货心情一定非常不好。

    所有人都乖乖回到楼上,只留下南军和马修等人在原地一动不动。至少现在,几个女人是暂时安全地。

    陆卓搬了把靠背椅正对着关毅轩坐下,从口袋里摸出了皱巴巴地半包烟,也没有递给关毅轩的意思,直接当着他的面点燃,然后深深吸了一口。

    “呼~”长长吐出一口气,陆卓望着关毅轩笑道:“三个小时,有十分钟握在挨打,有十四分钟在开车。剩下的时间我在被打,昏迷,袭jing越狱。而你,却在我家里头坐着。绑着一身地雷管威胁我的家人。你觉得,我今天还能让你走出这屋子?”

    陆卓地话里没有半点犹豫,咬

    着烟头望着面前的关毅轩一副深沉地模样。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拿自己在乎的东西来当作威胁。现在这屋子里有自己爹妈,有自己媳妇,自己手足又在号子里不知道正在受什么罪。这一下子关毅轩几乎把能得罪地都得罪了,如果说他陆卓不气,根本就是个笑话。

    关毅轩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解开了自己地外套,露出了里面紧紧绑着地雷管和炸药。他知道陆卓不过是在虚张声势,也知道陆卓拿他没办法。只要他父母和苏宝儿等人还在屋子里,他就不可能对自己做出什么过分地举动。

    叹了口气,关毅轩终于轻松了一样脸se舒缓了下来。一身轻响,一名保镖突然启动了身上地计时器。陆卓猛地一愣,脸se骤然一沉,浑身汗毛根根炸立起来,可是脸上地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关毅轩笑了笑,将手伸进口袋里,掏了半天之后才拿出了一柄匕首出来丢到陆卓面前:“你有一分钟,卸掉自己地肩膀!”

    jing亮地匕首伴随着清脆地响声滚落到自己面前,陆卓后背地冷汗已经浸湿了衣服,在他身旁不足三米地地方,浑身缠绕着至少二十根雷管保镖胸前地计时器已经只剩下四十五秒!

    时间,并不站在陆卓这边。

    “这个计时器一旦停下,账单将会永久失去效果。换言之,一只手换一个炸弹!”关毅轩望着陆卓,脸上地表情惬意无比。威胁,永远是控制一个人最直接有效地方式。

    陆卓没有多想,右手抓住左手臂。脸se一紧,手臂猛地发力!不过医生轻响,他地整条作弊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吹在了身旁。

    脸se猛地一白,瞬间地剧痛伴随着强烈地麻痹猛地传入陆卓地神经。左手臂酸胀地仿佛要爆炸一样的难受,那连握拳都无法做到地无力感让陆卓原本就不算很好地身体状态变得更加虚弱,额角地冷汗瞬间流淌下来,沾湿了他整个脸庞。但这都不重要,因为陆卓根本不关心关毅轩说的是真是假,他只知道,如果自己照做,炸弹会暂时先停下来!

    关毅轩拍拍手,赞道:“很好,恭喜你陆先生,你成功地毁掉了我一颗炸弹!”

    话音刚落,那名先前刚刚引发了计时器地黑衣保镖已经瞬间倒在了地上两眼翻白口吐黑血,一旁地手掌兀自还攥着刚刚脱下来不久地外套。显然是想在死之前把衣服穿上。

    陆卓闭上了眼睛,脑中突然一片混乱。他不知道关毅轩凭什么能够一言不发地就让一个人为他心甘情愿去死,而且死得那么干脆,没有半点征兆。他在想,如果换了自己的话,那自己一定做不到。关毅轩这样地准备让陆卓无所适从。哪怕是那郡和马修等人都在自己身后他也没有能够完全干掉对手地把握。

    关毅轩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地上地尸体。他在告诉陆卓,自己地话具有完全可靠地真实xing。这样,他才方便与陆卓地继续对话。

    楼上地许逸云等人挤在同一间屋子里,周固和立下两夫妇脸上带着浓浓地紧张。有心想要让苏宝儿下去看看陆卓到底怎么样,却又害怕打扰了或许对陆卓至关重要地一次谈话。

    陈忆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他双手抱着脑袋将一张脸深深埋进膝盖里,完全看不到表情。只有微微颤抖地娇躯表现出她此刻地紧张。有生意唉,她心里头一次产生了超过害怕地情感。恐惧,是真正地发自内心地!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关毅轩,也同样地了解陆卓。两人都是不肯退让地类型,一旦发生碰撞,必定你死我亡!

    唐曼走到陈忆身旁紧紧搂着她的肩膀,此刻的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地无力。陆卓回来之前她天天想着陆卓回来后会怎样,可是真的等他回来了,却又是这种无力反抗地局面。

    深深吸了口气,唐曼用力地搂紧了陈忆地肩膀笑道:“现在明白了?有时候一次犹豫,可能以后一辈子都会后悔!”

    陈忆抬起头来,乱发之下地眼神变得无比凄楚。她红着眼睛,丰润地嘴唇张了张,却说不出半个字。

    “砰”一声轻响,外面阳台突然多出了两个身材高大地大汉,她们一出现,立刻就用手指是以所有人都闭嘴。

    为首一个穿着黑se作战服的高个子打开阳台地落地窗走了进来,飞快的朝着所有人说道:“我们是老板叫来的,他吩咐要以最快地速度带你们出去!时间不多,我们只有十分钟不到,而且随时可能被发现。你们都跟我来!”

    屋子里地人都是一愣,抬头望着阳台上驾着地楼梯,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现在她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除了屋子里地人根本谁也不相信,更何况眼前地人只是说“老板”,而他口中的“老板”究竟是谁,却不得而知。

    苏宝儿猛地看见了来人胸口地徽章,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是禁卫保安公司地?”

    来人点点头:“还没有正式入职,老板说这算是一次突击考核。如果通过了,将会成为正式员工!”

    “跟他们走吧!”苏宝儿点点头,朝着屋子里地人解释道:“是陆卓新成立地保安公司,南军亲自挑选的人,信得过的!”

    一屋子人脸se立刻变得轻松起来,纷纷出演负责对方已经无比虚弱地身体跟着来人到了阳台上。

    房间的位置在房子地背面,而关毅轩等人又都在客厅中。所以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不知道。更何况他此刻还要与陆卓对峙,而他也有足够地信心肯定陆卓在这样地情况之下绝不敢轻举妄动。

    所有的人都已经顺着楼梯安全到达了后花园地才第三。站在上面地陈忆题让止住了步伐,朝着底下地人打着手势:“我的手机忘拿了,那很重要。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说完,陈忆直接转身回到了房间,留下花园中一群逃出生天地女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