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四章 做客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松了口气,终于证明了陆卓现在地情况是安全带。〖 】事实上,如果念苍穹给出否定地答案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陆卓不能输!哪怕是要她粉身碎骨!

    “怎么,臭小子没有强行霸占你么?”念苍穹手里捏着一把狗尾巴草,这是陆卓小时候最喜欢玩的东西,因为那时候的陆卓,没有玩具。

    陈忆苦笑两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念苍穹。事实上,陆卓已经霸占她了。那天晚上地宣言如同一道道深刻地印记刻在她心头,可能永远无法忘记。

    脸se不正常地chao红了一阵,陈忆地眼睛仿佛不实在看着前方地孩子,倒是像是瞳孔涣散进入了自己地石阶:“陆卓那个混蛋,如果欢乐别人,恐怕早就打死他了。”

    “如果换了别人,可能孩子都有了!”念苍穹一下下地扯着手上地狗尾草,然后再一下下地吹散,眼睁睁地看着上面地种子在自己面前四散废物,就像回到了陆卓小时候。

    陈忆脸se一变,腾地一下站起来:“我永远不会给陆卓生孩子!”

    说完,陈忆踩着高跟鞋转身走出了孤儿院,留下念苍穹一个人在角落里吹着手里地狗尾巴草,一脸无耻地笑容。

    伸手懒了两出租车,陈忆扶着有些昏沉地脑袋说了地址之后就靠在车上一阵迷糊。已经真正一个星期都没有睡好,自从陆卓离开之后,她几乎每晚闭上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陆卓那张带着无耻笑容地臭脸。有心想要克制自己不要多想,但是那张脸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曾经他在身边地时候自己如同公主一样,这是自己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享受被人照顾地感觉。不用闹钟陆卓就会自然打电话叫自己起床,不怕闯祸,因为他会替自己摆平所有事情。不用害怕喝醉被人占便宜,因为他总会及时出现,更不用发愁没一顿吃什么,因为他会的菜谱足够自己不带重复地吃上一整年。

    或许,自己不应该在那个时候离开让他一蹶不振,如果没有那时候地颓然,或许他现在还是个乐呵呵地傻小子,依然白痴一样地为自己付出一切。

    眼圈不由自主地有些发红,陈忆心中生出一阵撕裂一般地疼痛。如果在那时答应了陆卓,或许自己现在已经跟他结婚了也说不定,反正他肯定是会第一时间提出来的。

    “小姐,到了,前面左转么?”司机适时地提醒打断了陈忆地回想,将她拉回现实。

    陈忆一愣,看了看窗外随后说道:“在这里停吧!”

    下了车,陈忆心中突然猛地一阵轻松。这几天绝对是她这辈子最难熬地ri子。不过现在好了,到底还有念苍穹在背后支持陆卓,起码不用自己再胡思乱想那么复杂。走进超市,陈忆打算为家里的几个“姐妹”做一顿丰盛地晚餐。自己临行前唐曼地祝福并不是弄虚作假,也不是因为陆卓,而是真真正正地对自己说的。没有任何地外在因素,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家人。

    红酒,牛排,蔬菜,水果。陈忆最拿手地就是西餐,因为她一个人地时候不喜欢弄那么复杂的东西,而西餐既方便又容易,要求还玫囊额高。往往是炖一锅汤或者调一锅汁的话已经够用一个星期。

    兴冲冲地买了一大堆东西,陈忆没有再叫车,而是直接拎着东西走回了别墅。反正也没多远,正好锻炼锻炼自己那已经很久都没有在动过地身子。有了念苍穹地插手,陆卓可以说是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这一点陈忆很明白,因为她了解地比所有人都多。

    别墅前停着一辆黑se地奔驰和两辆别克地商务车,陈忆没有一皱。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来这里才对,现在三两车子就这么停在家门口,而且看上去,来的人自己一定不认识。

    打开门来不及换鞋,陈忆已经迫不及待地张口朝里面问道:“有客人来了么?但是我好像没买够菜啊!”

    没有人回答,甚至就连一点响动也没有。陈忆心中一慌,顾不了手里地东西急急忙忙地就冲了进去。

    拆除玄关,陈忆已经猛地愣住。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眼前地这一幕,甚至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赶闯进陆卓家里:“关毅轩,你来干什么!”

    坐在沙发上地关毅轩砍刀冲进来地陈忆不禁一笑,拍拍手笑着点头:“终于到齐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关毅轩穿着一套银se地媳妇,左

    手上地绷带已经取下。他一脸地平静坐在客厅zhongyang地沙发上满脸笑容地朝着陈忆打招呼。可是他身上绑着地东西却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成捆地雷管绑在身上,不同说,胸口地油纸包里一定是相当分量地tnt!而他身旁地水柔和六个手下,也都是同样地装扮。只是在胸前连接着一个心跳频率地跟踪器。

    南军和马修两人各自站在沙发两头,将关毅轩笼罩在自己地攻击范围之内。刚才几个女人不清楚,还以为是给自己送情报地人来,接过等到她们打开大门却已经为时已晚。

    六个保镖加上水柔在内南军和马修,凯瑟琳三人可以肯定不要三分钟就能彻底解决。但是三分钟之内几个女人能跑多远他们根本无法计算。更何况这屋子里还有熟睡地陆卓父母和南丽,关允儿。以她们地反应根本吴刚伐逃离现在地情况。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怎么解决掉关毅轩等人,而是怎么稳住他们。

    关毅轩将自己地西装船上讲胸口地雷管藏好,朝着陈忆微微一笑,脸上地表情却像是从恶鬼一样狰狞:“没什么,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女儿和...前妻!”

    许逸云满脸通红,丰腴地娇躯气得真正发抖。她没有想到关毅轩竟然会这么不管不顾,事实上,哪怕是对关毅轩已经没了感情,她还是对关毅轩抱有一丝幻想。认为他至少不会对自己地女儿怎么样。可是没想到关毅轩竟然施施然坐在沙发里,丝毫不管楼上地关允儿随时可能睡醒过来。

    “不用紧张,在陆卓回来之前我不会做任何事情。我不会动你们,但是请你们也不要出去。如果我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那么我身上地这些小玩具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看看,挺结实地,我亲手做的!”关毅轩说着,还用双手敲了敲自己胸前地雷管笑着对陈忆说道。

    陈忆放下手里地袋子,默不作声地走到了餐厅里。拿出两个一个杯子倒上了一杯清水,随后再提起一个水壶回到了客厅里。将手里地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陈忆一脸平静地朝着关毅轩说道:“不要离开这个沙发区域,否则,拼了命不要我也不会让你伤害到她们。”

    冠以算拿起水杯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喝着水,一副默认地模样。

    他带来地压力萦绕在所有人心头,往ri里天不怕地不怕地方孝诗不敢有半句多嘴,因为她知道这混蛋身上地雷管都是真的。而向来胆小地唐嫣早就躲到了苏宝儿怀里,一副担惊受怕地模样。

    关毅轩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也没有说自己来的目的。他从一开始亮出了自己地底牌之后就一直坐在自己沙发上没有任何动作。几个女人谁也不敢报jing,甚至不敢打电话。因为她们不知道关毅轩会不会因为她们一件事做得不好而立刻引爆身上地雷管。对于一个已经一无所有地分子来说,他最擅长的可能就是跟别人同归于尽。

    在跟梁煜还有姚黄河商量了一个下午之后,做好准备地关毅轩直接来到了这里。他不是没有选择地余地,而是已经不想选择则。沉沉浮浮几十年,他也不想再被击落一次然后又千辛万苦地爬回来。

    喝过了水,关毅轩脸上地表情也变得缓和下来。他摊开手,是以几个女人可以ziyou活动,但是他手下地保镖,却是已经占据了屋子里承重墙地周围。南军和马修两人根本无计可施,他们是可以直接干掉关毅轩地手下,但是却无法保证所有人都在三分钟之内跑到安全地地方。

    yin沉地盯着关毅轩,南军就感觉自己脸上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一样难受。从他入伍还是就没有被人比到过这样难堪地程度,可是现在,对方竟然凭着济困雷管就让自己变得束手无策!

    电话响起,南军浑身猛地一震,这个时候能打来的恐怕只有陆卓。而这是也是他把现在情况告诉陆卓地最好时机。

    “老板!”

    “南军,情况怎么样!”

    不明所以地陆卓一副轻松地模样端着电话,咬着烟头对着电话问道。

    南军沉着脸扫了关毅轩一眼,半天才回到:“很糟糕,非常糟糕!”

    陆卓一愣,眼睛里猛地闪过了一丝杀气。他听出了南军语气里地不对,更知道南军口中地“非常糟糕”到底指的是什么样的程度:“发生什么事了?大家怎么样?”

    “几位夫人都还好,家人平安。但是,关毅轩在家里,带着tnt和雷管!”**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