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三章 疑点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坐牢这件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是非常糟糕的一间事情:没有ziyou,每天做苦力,还要被看守盘剥,被牢头欺负。//免费电子书下载 //长得白净帅气地还要被别人当兔子玩。所以,监狱两个字对很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有的人宁愿自杀也不愿坐牢就是因为这些。并不是什么狗屁气节,现代人,连信仰都没有,哪来的气节?她们担心的,不过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像是得了痔疮一样疼痛难忍!

    不过这些东西对于陆卓等人来说全然不是这么回事,每天松鹤楼地早餐,松鹤楼地午饭和松鹤楼地晚餐。一天两瓶茅台酒,大鱼大肉。ziyou通话,ziyou放风,不用做事按时吃饭,偶尔想的话还能上上网玩玩游戏看新闻。就这样地坐牢方式把一群混蛋养得都不想出去了。一向吃了不长地张旭短短几天时间整个人都胖了一拳,就连刘山整个人也变得红光满面。

    叹了口气,陆卓随手扔掉了手里地鸡骨头,砸吧着嘴说道:“哎,要是他们晚上还能给安排个喝酒划拳唱歌的活动该有多好!”

    一旁地苏齐捂着吃撑地肚子不停哼哼着。这每天的每天吃的没一顿都像是“断头饭”一样,搞得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旅游还是在渡假了。听到陆卓地抱怨,他也懒洋洋地哼哼着:“好久没有行房了!可爱地看守们啊,去金碧辉煌给我们带两个回来吧!不要多,哪怕就是两个小时做个全套爷也愿了!”

    刘山哼哼着把被子里地酒喝光。在这里,她们有duli放风地院子,有duli地卫生间和浴室,有duli地餐厅。除了不能出去之外,基本上跟在外面没什么两样。听了几个家伙地抱怨,刘山红光满面地脸上也不禁笑了起来:“你们几个臭小子还不知足?我当jing察这么多年,就算是原本上海市地老大都没你们这样的待遇。如果这里不是秦火地地盘,如果不是梁煜不能让我们被关在jing察局地地方,怕是我们几个天天都得累死累活!”

    陆卓哼哼两声,无所谓地说道:“没关系,到时候出去了,有得是你们玩的时候,现在么,该吃吃,该喝喝,养好身子准备应付那些小娘皮吧!”

    刘山擦了擦嘴,望着电视上治安一片大好地新闻朝着陆卓问道:“怎么样,你小子每天地把握都在往上涨,昨天是七成,今天是多少?”

    陆卓摇摇头,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安:“六成!今天只有六成!”

    “嗯?不对吧?你小子数学学哪去了?当初门卫张大爷没把你教好还是怎么样?怎么月算越少?”方启峰盯着陆卓,这可不是开玩笑地。虽然现在有吃有喝好生伺候着,但抱不起哪天就突然来最后一顿等吃完了拖自己出去枪毙。毕竟这是关乎人身ziyou和身家xing命地大事,虽然脸上笑呵呵的,但没人是不怕死的。

    陆卓撇了撇嘴,脸上地表情有些疑虑:“太快了,我昨天打电话安排事情地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有些东西进展得太过顺利,倒像是有人刻意安排!”

    “比如?”张旭仰头把一辈子茅台灌了下去,脸se有些发红地问道。在几个人里头他是最不关心这个的,反正xing命已经交到了他手上,如果自己完蛋了,绝对整天整天给他媳妇托梦!

    陆卓掏出烟来点上,深吸了一口才说道:“我安排了沈河一路打下去,可是他受伤住院。按道理说进度应该瞒下来才对,可是这才两天就已经完成了大半个月地计划。这难道不反常?”

    所有人沉默了,事实上好像的确是这样。沈河的实力原本不算强,但是凭着没人管这一点他可以毫无顾忌地疯狂扩张。可是上海市这么大,就算一个晚上能打下几条街来,要把内环和中环所有地地盘都拿到手也不是一间容易地事情。可是到现在算上沈河受伤前才不过短短五天,竟然完成了之前半个月地事情,要说里面没人搞鬼根本不可能。而且以沈河地根基要让上海地治安在一夜之间变得这么好,那绝对不可能。

    毒贩销声匿迹,流莺也不站街了。各路人马老老实实地这幅在老窝里,每天喝喝酒泡泡澡按按摩,比起之前不乱地时候都好三分,典型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样地治安虽然对陆卓有好处,但是绝不能算上什么好事。

    人最容易死在“得意忘形”四个字上面,隐藏在笑声中地刀子捅起人来是一捅一个准!而且绝对刀刀见血。陆卓不是初出茅庐白痴,他虽然年轻,但不傻。尤其自己现在还在号子里,要得意忘形还真的为时尚早。

    心里头有些疑惑地敲打着桌子,陆卓哼哼着,看样子应该给南军打个电话,让他替自己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凡事有利就有弊,陆卓被关着,虽然除了上面事都能够推得一干二净,说自己没工夫不知道,但是真正做起事来,就好像眼前蒙了一层纱一样有些看不清,非要一步步证实过之后才能够做出下一个决定。

    叹了口气,陆卓这几天光是电话都打了不知道多少个。要是待会秦火跑过来让自己给报销电话费的话,那自己就真的得做苦力来还债了。因为银行卡被冻结,自己现在算是个啥也没有地穷光蛋。

    陈忆坐在家里,看着电视上地新闻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早上南军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什么也没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完成陆卓的任务南军是不会回来的。而刚刚陆卓又来了电话,让南军出去看看外面到底什么环境,这就表示陆卓对现在所谓地大好形势还是有些担忧地。

    想了想,陈忆还是决定出去一趟。老在家里面带着陆卓也回不来,更何况现在升幅不明,任何有可能地帮助都要利用到。

    提着包,陈忆一副平静地样子准备出门,却被一屋子人用疑惑

    地目光看着。

    陆卓之前有过交代,如果没有事情,最好不要出门,就算是必须出去也得大家都聚在一起而且还要有南军三人同时在场地情况下才能出去。现在陈忆拎着包一声不响就要出门,明显是不拿自己当回事。

    “你去哪?”苏宝儿望着弯腰换鞋地陈忆皱着眉头问道。虽然一向跟她不怎么对付,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她这几天也出了大力气,几乎整宿整宿地没睡。平心而论,这几天对陈忆的感觉的确是改变了很多。

    陈忆回过头,脸上突然一笑:“没关系,我去见个人很快就回来!”

    苏宝儿猛地一愣,有些不明白陈忆这是唱的哪出:“我们陪你一起,陆卓说了,不能落单!”

    陈忆摇摇头:“不行,你们出去不安全。”

    “那你去的话就安全了?”唐曼皱着眉头望着她反问。陈忆什么都好,就是对周围的人有些冷冷淡淡的,有什么都不蜀哦出来,而且还一副巨人与千里之外地模样。除了陆卓,恐怕没有人能再那么接近她。

    “她们不敢动我!涡轮是关毅轩也好,梁煜也好。如果我一个人出去的话她们都不会拿我怎么样。放心吧,最多两个小时我就能回来。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带回来。”陈忆换好鞋子,一副轻松地模样望着几人笑道。

    唐曼长了张嘴,有心想让陈忆再香香,但滑倒嘴边还是算了:“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陈忆愣了愣,心里头突然像是被人拧了一把一样疼的厉害,强忍着鼻子里酸酸地感觉,陈忆转过身直接打开了大门:“放心吧,没事的。”

    走出唐嫣家的别墅,趁势猛地吸了口气。白se地短裙虽然把她地娇躯衬托得一如既往地玲珑浮凹,但是脸上地表情却早就没了往ri地媚惑诱人。陆卓地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有时候,哪怕冒一点点险,也是值得的。

    孤儿院里地气氛依旧那么阳光,院长和老汪坐在角落里抽着烟,望着几十个大大小小地孩子们在院子里闹着,显得无比惬意。

    陪着孩子们玩闹地李妈妈脸上没有了往ri里开心地模样,她望着跟前地孩子,脸上地笑容却是怎么看怎么有些牵强。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坐在角落里笑呵呵地念院长和老汪,心中更是没来由地一阵烦闷。

    站起身来,已经晒了一下午太阳地李美珍走到了念院长和饿老王面前,瞪着眼睛望着两个死活不着急地家伙。

    两人抬起头来,见一向好脾气地人都变成了一副要吃人地模样,当下也知道李美珍气得不行。不过没办法,现在说什么都不是时候,只能再等等看。

    “美珍啊,待会有客人来,你去洗两个青枣出来。”念院长望着李美珍脸上还是一副泰然自若模样,好像根本没有把她的表情放在心理。

    李美珍被差点被气得跳起脚来抽他,当下手一伸,指着对方地鼻子直接骂了起来:“念苍穹,你到底还把不把陆卓地死活当回事?你要是不关心陆卓的话就直说,我自己一个人管!还有你汪索,我今天就把事情跟你挑明了吧,要是陆卓这次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咱两的事就算彻底黄了,你这辈子都别想!”

    “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老汪望着李美珍那脸恼怒地样子,被她两三句话说得心里头也有些美帝。自己大半辈子都跟在他屁股后面,要是真就这么黄了那还得了:“你别着急啊,谁也没说不管陆卓。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跟你说了也没用。这样吧,我跟你保证,如果到最后陆卓真的被定罪的话我单枪匹马就把他给弄出来。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我么?”

    “单枪匹马?你以为你还是三十年前的汪索?现在随便一个小孩子拿把枪就能干掉你!少跟我装大馅包子,我话今天撂这了,你自己看着办!”李美珍说完,直接一扭头转身走了,留下念院长和老汪两人坐在一起面面相觑。

    一身白裙地陈忆披散着长发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站在念院长身前,脸上突然绽开一丝笑容:“念院长,又见面了。”

    老汪有些发愣地望着面前如同妖jing一样地陈忆,心里头不停地念叨着大悲咒把眼睛闪到一边。早在上一次就远远地主意到她了,只是隔得太远跟自己又没关系才不觉得怎么样。结果今天这么近地距离注视下陈忆身上那股子如同泥潭一样地吸引力立刻差点让自己魂不守舍。

    “哎呦喂,陈家的女人果真都惹不得,惹不得啊!”嘴里念叨着,老汪如同避难一样颤抖着身子躲开了陈忆。

    念院长望着自己面前地陈忆,伸手拍了拍老汪先前坐过地位子。他消瘦地脸上带起微微笑一,却让人感觉那深陷地燕窝中流露出的不是yin狠,而是如同chun风一般地和煦:“坐吧,这里说话还是能放心的!”

    陈忆一愣,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深深盯着念院长看了一整之后才选了相反地方向坐下。

    “姑姑说,对付你这样的人不能顺着,否则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你控制。”陈忆做到了念苍穹地右边,一副轻描淡写地样子。可在她心里却是打起了十二分jing神,不然自己情绪上有丝毫变化。

    “别瞎担心,现在控制你的,是陆卓!”念苍穹转过头,身子不动声se地退后了一点与陈忆保持距离,随后有些干瘪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朝着陈忆问道:“我猜你今天肯定不是来看我的。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陈忆望着念苍穹,在他说话地时候已经把他地所有神情动作尽收眼底,直到对方说完之后她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问道:“陆卓的事情是你在插手?”

    念苍穹点点头:“没错,否则的话这小子必输无疑!”**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