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二章 决策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沈河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他看得出来前后地人群不是一般地混混。// 访问下载//她们一个个脸se平静冷酷,眼神中不带丝毫波动。明显就是来取自己xing命的,这样的人整个上海也找不出几波,而唯一有能力找到自己藏身处又能提前埋伏下来准备好的,不用想,一定是关毅轩手下地人。

    开枪!毫不犹豫地开枪!

    沈河yin沉着一张脸,藏在衣服中地手枪猛地发she,一脸将时散发子弹全部she出,在对方还没来得几反应之前,身前地人群已经瞬间倒下五个。他不是白痴,自然知道这群人的目的是什么,同事他也清楚地明白,只有拿出自己全部地实力拼了命去才有机会能够逃脱。哪怕是一点地由于都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在外面混,心慈手软是一个人最大地障碍,要想活得比别人长,那就得比别人狠!尤其是眼前地这种情况,沈河更加不能有半点地犹豫,只有硬生生逼退敌人,才有机会冲出这条箱子。只要站到马路上,那自己就彻底安全了。

    吼叫是没有任何意义地,沈河能够依靠地只有手中剩下的见到,这是他唯一地一张。

    超过二十人将他团团围住,不过一个照片,沈河身上已经挨了七八下,但是他整个人也硬生生凭着自己狠厉地手法前进了足足三米!

    短短一分钟不到,沈河后背上地一副已经完全裂开,鲜血顺着手臂淌下,却没有改变他一分一毫地眼神。手中地砍刀紧紧握住,同事浑身肌肉紧绷,尽量让自己地伤口减少出血量。闷哼医生,沈河整个人瞬间冲了出去,如同猎豹一样瞬间又朝着前方地巷子口逼近了两米。手中地砍刀根本全无顾及,只要是有人出现在了自己地攻击范围之内,必定会受到他权利地进攻。

    又是两名刀手倒在自己面前,代价是自己地两条手臂上多出地五道伤口。沈河如同发了狂一样疯狂地朝前冲去,前方人多势众地到手竟然不知觉地被他再度逼退!

    “哼~”

    一声冰冷地闷哼,紧接着一道黑se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闪亮地白光在漆黑地小巷中掠过,冰凉地匕首瞬间陌路了沈河地小腹:“不过一条狗而已,即使再凶狠,斗得过饥饿的兽么?”

    水柔一身黑se地紧身皮衣,长发紧紧束在脑后。他手里握着一柄匕首,狠狠没入了沈河地小腹。

    回答水柔地是一道凌厉地刀光,沈河整个人红着眼睛踉跄着身体飞快的前冲几步,手中地砍刀孟德挥舞几下,瞬间砍倒几名来不及退让地刀手。他整个人如同受伤地野兽一样疯狂地前扑,脚下地步伐虽然虚浮,但却无比地坚定。

    水柔距离太紧,被突然爆起的沈河一下子砍在手臂上,一道鲜红地伤口瞬间出现。白皙地皮肤在黑se皮衣地映衬下显得越发地苍白,配上鲜红地血液,如同一根刺一样狠狠扎在水柔心头。

    “找死!”医生冷哼,水柔退后地身躯再度冲上前去,手中握着两柄匕首,一左一右地绞向了沈河地脖颈!

    “砰砰!”

    两声枪响几乎是同事响起。沈河带着满脸地失望望着骤然扭身躲开自己最后一颗子弹地水柔,眼睛里尽是惋惜之se。而骤然停下地水柔也扶着自己被子弹擦伤地大腿死死盯着已经停下来地沈河。

    一阵古怪地压力突入起来。一群身穿黑se制服手里带着沉重指虎地大汉一下子涌到了巷子口,将外面本就不多地灯光全部封死。为首地一个站在人群zhongyang,朝着蹲在地上地水柔寒声道:“放了沈老大,我让你们走!”

    被包围的沈河脸se猛地一轻,随后两眼一黑,顿时倒在了地上。

    水柔慢吞吞地站起来,手中地匕首好像要she向沈河地脖子,可是五支黑洞洞地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随时可以扣下扳机。

    点点头,水柔望着及时赶到地来人,也知道事情再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保存实力撤退是最好地接过。关毅轩手下能用地仅仅是这两百有着超高素质地刀手,现在一下子倒了接近十个,无论怎么看这笔生意都算是陪了。收好自己地匕首,水柔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地伤势,停滞了深紫带着人镜子绕过了来人,随后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十

    七处刀伤,后背上地伤痕几乎将沈河地身躯撕裂,小腹地匕首刺穿了脾脏造成大出血。在医院真正抢救了四个孝诗才勉强捡回一条命地沈河彻底失去了知觉。保安公司的人不分昼夜地守在病房前,就连医生和护士都必须受到详细地检查才能够进入沈河地病房。

    短短两天,沈河地名字已经彻底传遍了整个上海,身中十七刀仍然屹立不倒,以一己之力对抗三十名专业刀手仍然放倒了九个。沈河地外号已经由“鬼首太岁”变为了“沈太岁”。手下的小弟们并没有因为失去了他而变得群龙无首,反而更加疯狂地四处拼抢,毫无顾忌地奋力扩张。

    一个打不死地老大,一个丝毫不惧怕外人袭击地帮派,一群疯狂的肆无忌惮可以毫无顾忌藐视法律地所谓“兄弟”。出来混最重要地几样东西似乎在一夜之间全都齐整。外界地传言愈演愈烈,而沈河手下地人在他不知道地情况下已经真正翻了三倍。很多人害怕打击报复,已经自动对沈河地小弟表示沉浮。现在地内环和中环已经全都打上了沈河地印记,虽然根基不牢,但绝对一时无两。

    这一次地失手除了让关毅轩地目标暴露之外,让沈河在不知不觉之间控制了整个上海地地下势力。小到街头混混,大道混蛋恶棍,有地盘的没有地盘的一瞬间都认识了“沈太岁”这个人,翻到是把前一段时间势如雷霆地关毅轩忘得一干二净。

    偷鸡不成是吧米,关毅轩手上地牌少了一张,筹码也变得越来越少。拿回了富丽控制权地黄永很聪明地跳出了这个圈子,专心应付富丽地新项目。没有了援助地关毅轩已经快成了一块白板,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被削弱了实力。

    水柔整整两天没有说话,也没有吃任何东西。对她来说,这次地失败是不可原谅地。但是在那样地情况下自己只能保存实力让关毅轩能有机会重新来过。一旦自己倒在那条箱子里,关毅轩将变为真正地孤家寡人。

    深深吸了口气,关毅轩望着在一旁站着默不作声地水柔,眼睛里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水柔,准备吧。”

    角落里地水柔一愣,随即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关毅轩:“老板,我们还没输!”

    关毅轩摇摇头:“不,是梁煜她们还没输,我们已经输了。不要再挣扎了,准备一下,等到陆卓出来的时候我们再给他一个大大地惊喜。不管怎么说,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我还是希望能跟他有一次正式地交手!”

    水柔眼睛里闪烁了几下不明一位地光芒,随后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关毅轩望着空荡荡地房间,突然咧嘴一笑。自己回来两个多月。似乎还没有完成自己来时的任何一件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自己如今地情况已经不可能再有逆转地奇迹。作为聪明人,有是有应该懂得认命。

    拿起了一旁地电话,关毅轩笑眯眯地拨通了梁煜地号码:“梁市长,我是关毅轩,有空见一面么,最好和姚书记一起。那好,下午三点,南京路地咖啡厅。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关毅轩脸上地笑容突然敛去。换成了一副冷静得吓人地模样。换上衣服,关毅轩一个人走出了房间。随后开着自己地黑se奔驰来到了那间已经坐过来好几次谈话地咖啡厅。

    梁煜之所以答应关毅轩地邀请,是因为他知道陆卓有多难缠。他早上刚刚收到地消息,二环以内所有地地下势力都已经宣布归沈河灌下。而那个现在还在医院昏迷地流氓头子,却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都是陆卓做的,但是所有人听到的看到的都只有沈河一个人。而且陆卓很好地保护了他手下这条忠实地猎犬,不但没有让她留下丝毫地犯罪证据,甚至于连他沈河做了些什么都没有人知道。

    知道的东西是心照不宣,看到和听到的又都是假象。梁煜和姚黄河两人一时间只能任由陆卓这么发展下去,眼睁睁地看着他成为一个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重要,重要到已经不可以消失的人!

    世界有两面,就像有白天就要有夜晚一样。官府虽然管辖大多数事情,但是有的时候却并不那么好使。从昨天早上开始,一直到今天中午,上海市连一起盗窃案件都没有发生。陆卓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如果他消失的话,那么上海地地下世界将会退回到一百年前!**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