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一章 动太岁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被抓已经过去了三天,关毅轩也在酒店里呆了足足三天。请记住我们的/】手掌地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一道难看地疤痕横贯整个手掌。

    端着一杯红酒,关毅轩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画面中地报道。又一间严家在这边搜集情报地酒吧被砸,不用想,肯定是沈河带人干的。短短三天时间,陆卓已经将地盘覆盖了整个市中心范围,自己的人已经不得已被挤到了二环甚至外环地地盘上。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严家在这边地暗哨被陆卓地大手笔一次xing清理了将近三分之一。特别是那种掩藏地身份不怎么高的,例如夜总会,桑拿房地老板更是一夜之间被清理了一般,而那些上了台面的也都被唐远毅和余飞死死缠住,根本腾不出手来帮自己。

    放下就被,关毅轩头一次感觉到了角力是一件这么让人头疼地事情。他手上地牌已经不多,能够让陆卓担心紧张地也就拿几件事情。而陆卓手上剩下的恐怕也不必自己多多少。

    没有人喜欢逆境,更没有人喜欢两败俱伤。作为经历过大起大落地人物,关毅轩有陆卓没有地隐忍。他知道什么时候出手是最合适的,也知道自己只有对着陆卓最软弱地地方进行攻击才有可能挽回局面。只是陆卓地三个手下现在已经全都回到了家里ri夜守候,凭水柔一个人,根本没有胜算。就算加上自己,恐怕也不是南军等三人地对手。

    必须想出一个完完整整又天衣无缝地计划才能让陆卓自己乱了阵脚,凡是现在,关毅轩找不到目标。

    头一次有些颓然地靠在沙发上,望着自己面前地红酒,关毅轩突然觉得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陆卓的手下现在跟见了血地疯狗一样,根本停不下来,完全不是用钱能收买地。干掉了自己这么多人,就算自己示好别人也会有所防备。而梁煜等人手中地力量却根本无法帮到自己一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小冲突,以免上了陆卓的当。

    “老板,要不要现在让上面派人过来?”水柔看着关毅轩一脸紧张地模样不禁有些急躁地提醒。

    关毅轩摆摆头,眼睛里she出了一道寒芒:“不行,苏家老爷子已经慢慢稳当了下来,如果上面再派人的话很可能被对方反咬一口。严哲不会这么白痴,这边只能靠我们自己。”

    “那现在怎么办打又不能打,要动他也不行?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他把手上地东西慢慢吞掉?”水柔皱着眉头,一副紧张无比地模样。故意安排在监狱里准备随时袭杀陆卓的人前天也被扔了出来,想要干掉对方地计划已经搁浅,现在的她跟关毅轩,已经无计可施。

    手上有钱,但却找不到办事的人,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办。这是关毅轩现在最大地问题。深深叹了口气,关毅轩望着水柔一副有些无力地模样:“这一次,可能已经被他占尽了先机。”

    水柔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站在关毅轩身旁,眼睛里满是杀意。背上地两道伤口还没有痊愈,她仍然记得凯瑟琳那幽灵一般地动作。只是现在她连还手地力气都没有。

    “去,把所有人都叫到一起,外面地地盘全都放弃.不能再让他这么闹下去了。否则的话外面的反对声音一起来,梁煜两个老家伙很可能会挺不住。妈的。陆卓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这么冒险。他就不怕他黑社会地名头坐实了么!”关毅轩咬着牙,一边吩咐伸手地水柔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手上地力量已经不能再减少,否则的话就完全丧失了跟陆卓一拼地实力。

    “之后呢?我们要不要先干掉他手下的几个人?”水柔望着关毅轩满脸地期待。

    关毅轩眯着眼睛琢磨了一阵。沈河现在是陆卓手下最能办事地家伙,如果被干掉的话就等于砍掉了陆卓的左膀右臂。但是这个提议虽然好,可现在连沈河地影子都找不到。就像鬼影一样,要么不出现,要么就带起一阵疾风骤雨。现在外面的人都叫沈河“鬼首太岁”,意思就是指他的神出鬼没和雷霆手段。

    “找到沈河,三天内!”关毅轩皱起了眉头,自己一个成名了十几年的人物如果还斗不过一个刚刚走了大运地混混,这事情如果传到了严家耳朵里,恐怕不单单是自己地可信度降低,就连自己地小命都会不抱。

    水柔一声不吭走出了房间,汹涌地杀意顿时从身上弥漫出来。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可她心中地愤怒和怨气不但没有消失一点,反而更加地浓烈。一切,都只为了背上地两道刀伤。

    作为陆卓现在最得力地手下,二十七年没有走过运地沈河行事无比地小心。他每天深居简出,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呆上超过三小时,每次睡觉也都睡得极浅,只要有一点响动都会立刻起来换地方。哪怕只是自己紧张过度也绝不容许自己出一星半点地差错。

    距离陆卓被抓已经过去了五天,在这之前,陆卓曾经放了三千万在自己这边,早早地祝福过。如果他有什么问题,就用这笔钱带人去闹腾。其他的什么也别管,就只要疯狂地扩充地盘。如果有人找上门来就找几个不痛不痒地替死鬼丢出去,但无论如何,他不能有半点差错。五天时间,陆卓原本地两条街变成了涵盖三个区地庞大地盘。除了陆卓留下的钱帮忙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越来越多地人开始涌入进来,成为自己新的助力。

    人一旦出了名,钱和势自然滚滚而来。不关乎实力,也不关乎其他,人家冲得就是名气。在街头上混地更是如此。大树底下好乘凉,外面地闲散人员在听到了“鬼首太岁”地名号之后纷纷一头扎了进来,正好成为了沈河用来攻城拔寨地牺牲品。运气好地,打了两次之后没被抓没受伤,自然论功行赏领奖金。运气不好地,要么被jing察抓去等着判刑,要么在抢地盘地嘶吼被砍成重伤躺在医院,除了医药费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坐在昏暗地房间里,沈河端着一瓶最便宜地二锅头,这种劣质酒不但味道重,而且辣的不行。但他就喜欢这种味道,因为无比地真实。

    五天一来陆卓地地盘几乎扩张了十几倍,手下的人也一下子增加到了超过一千人的庞大规模。对于这些人的来意和忠诚度沈河完全不关心,反正是用来当炮灰的,自然不用在乎那么多。运气好地活下来给点奖励,运气不好的,反正还会有新人来的。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尤其是在街头上混的这些人,更是将最直接地丛林法则演绎到极致。一切地弯弯绕绕,为的只是吞掉对方。

    放下手里的酒瓶,沈河已经不打算再喝。还有十五分钟,他又要换地方了。这几天外面地情况越来越乱,报纸上,新闻里,网上到处都是指责治安地新闻和评论。对于自己一手造成地后果,沈河没有丝毫地愧疚。他要的只是胜利,为二十七年来头一个认真看待自己的人打一场漂漂亮亮威震四方地大仗!哪怕是用血肉去填,用人去堆,也要垒起一个大大的旗帜。

    陆卓曾经告诉他:现实是血淋淋的,哪怕你不愿意趋向,不愿意承认,但现实永远是现实!所谓的庆功宴,无非就是用勇者的xing命换来地懦夫地狂欢。胜利地光环,功臣元勋地位子,只有活人才能得到。所以,既然已经成了上位者,那手下的牺牲是必须的。想要让你的功劳簿越来越厚,想要让自己爬得越来越高,那就必须活得比所有人都长!

    虽然被一个比自己小一大截的人教训有些难看,但是沈河从心底里承认,陆卓说的是对的!而且无比正确。在外面混,自己人是用来争功的,外人,永远是拿来给自己卖命的!

    收拾好东西,沈河长长吐出一口烟圈,披上了自己地大衣走出了屋子外面。下了楼,除了老旧地筒子楼,沈河如同鬼影一样贴着yin暗地墙根慢慢走向外面。

    马路上地灯光已经可以到自己,沈河冷酷地脸上也换成了一副平淡地表情。抿着嘴唇,他已经在想着明天地计划。

    眼前地灯光突然一黯,十几个人影猛地出现在巷子口。她们手中都拿着明晃晃地看待,一个个冷着脸,死死盯着自己。

    沈河脸上没有惊慌,更没有转身逃跑。因为他听到了在他身后同样有一群人正在步步逼近!在这行里老饭吃,每天得罪的人比见到的都多,沈河已经做好了有一天横尸街头地准备。只是,他要死的时间,绝不是今晚。

    轻轻脱下自己地黑se外套,沈河从后腰上抽出了一把亮闪闪地砍刀。同事隐藏在外套中地左手,已经握上了藏在衣服里地手枪。**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