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三十章 压抑气氛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谈判这种事情往往很难说,有得时候两方人谈上几个月都谈不同,有的人却是聊上半个多小时就能达成一致。【|网友分享}也有的什么都谈妥了,甚至连价钱都拍手说好,可是到了签字得到时候却一拍两散。这其中涉及到地东西除了你来我往地交换条件之外,还要取决与双方的心情。

    就好比一个人肚子饿了想吃饭,到了饭店发现一个馒头要五百块,直接掀桌子走人这就叫价码问题。但是如果说进了饭店突然拉肚子直接嘣裤子上,那肯定就是心情问题。谁也不会放着先吃了东西再回家洗澡换裤子不是。

    秦火工作了十几年,按道理混上个队长也算是慢的。但是没办法,家里老婆孩子爹妈都在,ri常开销光靠工资根本不够,偶尔赚点外快也都拿去给老娘买药,老婆买包,孩子补课了。辛苦这么多年,除了公家分了一套房子之外啥也没捞着,就连车子都是按揭买的。大城市地海关混到这个地步,也着实为难他了。

    没钱给上级拍马屁,人事调动地时候自然别想。下了班没空陪领导视察夜总会地装修大不大表,小姐们的着装符不符合规范,有好处的时候自然想不起他秦火。论功劳,秦火往上挪个一级两级地都不为过,但是就是不升。现在陆卓给了这么大一颗水蜜·桃,一不用出钱而不用冒险,要是再不咬那就是实实在在地缺心眼!

    当第二天早上一大堆人来看望陆卓的时候,整个人都jing神了不少的陆卓让她们大吃一惊。

    唐曼原本还以为坐牢就是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几样结合在一切,结果着才两天过去,陆卓整个人脸上地笑容都好像不一样了,原本在家里还一副懒洋洋地无赖模样,结果现在看着他脸上那阳光一样地笑容所有人都傻眼了。

    苏宝儿隔着长长地桌子摸着陆卓地脑袋,生怕他是才进来被牢头给打傻了,要是忘了怎么生孩子那自己下半辈子岂不是要守活寡?

    轻轻抓住苏宝儿地手,陆卓猛然间发现这群女人才短短两天就都瘦了一圈:“好了好了,我没事,里面好吃好喝又没人欺负,倒是你们几个,我才不在两天就瘦的跟猴一样,这是想干什么?”

    周固和李霞见着自家儿子一切都好,当下也深深松了口气。老两口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坐在桌子对面一阵发抖,反倒是把陆卓急得不行。要是自己这一把把自家爹妈都玩得赔了进去,那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陈忆满肚子恼火,强忍着心里头地高兴恶狠狠地盯着陆卓。自己在外面玩了命地给他想办法出点子,结果这货现在却是红光曼联如沐chun风地模样,还好意思笑眯眯地,简直没把自己这些人放在心上。

    “这位是beijing来地林律师,我们昨天已经跟他商量过了,这次你赢下来的希望是......”

    苏宝儿抓着陆卓地手给他介绍着一旁地老头,只是话还没说道一半却已经被陆卓打断:“凯瑟琳,带我父母去外面休息!”

    脸上地表情脸去,陆卓换上了一副认真地表情。对他来说被灌进来没什么,但是绝不能让太多的人为自己担心。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想瞒着几个媳妇神不知鬼不觉地完事。哪怕是到最后自己输了这一把也无所谓。

    老两口也知道儿子大了,自己管不住了。祝福呢陆卓几句之后任由凯瑟琳跟着自己到了外头,留下其他人在房间里跟陆卓聊着。

    直到爹妈走了以后,陆卓脸上地表情才稍微好看一点。盯着面前有些发福地老头,他笑着点头道:“林律师你好。”

    “陆先生不必客气,我来是受方小姐委托来做你的代理律师的,所以您有什么知道的,不放直接告诉我。”到底是专业人士,老头没有过多地客套,开口就问陆卓知道些什么。

    虽然昨天已经商量好了口供,但是要想让陆卓脱罪,作为律师地他还是想要知道得越深月好。毕竟人命官司又有官府地影子在后面,要想打赢地话实在不是什么容易地事情。而就这还是基于法官没有被收买地情况下,如果法庭上都是对方的人,那么就算自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帮着人家给陆卓宣判。

    陆卓笑了笑,只是说自己是被陷害地,至于事情地真相,他才没有白痴到把自己杀人地事情告诉一个头一次见面的人。而他也相信,自家媳妇也没有那么没脑袋的。

    听完了陆卓地解释,老头地眉头深深皱起。陆卓说的跟他几个媳妇说的到是一样,但是没有不在场证据地他想要就这么蒙混过关根本不可能。中国地法律不像是其他,没有“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这么一说,除非陆能够拿出有力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就算是有外力的帮助还是很难脱罪。

    陆卓望着自己对面地老头,脸上地笑容依旧那么灿烂:“林律师,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我当时不在场,那么我们就不能制造一些来么?几张发票,几张收据足够证明我去过哪些地方了。还有,牛富跟我八竿子达不到一块,我有什么动机去干掉他?”

    林老头无奈地晃了晃脑袋,脸上地皱纹始终没有舒展开:“还是很难,毕竟你接手了牛富地地盘,你是直接受益人,这点就足够证明你的动机了。”

    “瞎说!”陆卓二话不说直接推翻了老头地话:“我一不偷二不抢的,怎么就成了黑社会了?我手下就几件酒吧跟饭店,其他的都不是我的,如果她们能找到我收保护费的证据,那我无所谓。如果没有的话,凭什么说我接手了牛富地地盘!”

    老头一愣,没想到陆卓竟然这么嘴硬。这种既定事实一般来说在法庭上都是默认的。非要钻这样地孔子也没痛。但现在陆卓不一样,钱是沈河叫人去收的,

    手下的小弟就知道沈河,被收钱的家伙们就知道那些小弟,对于陆卓是一点都不清楚。更何况沈河从来都没有什么不良记录,就算被抓起来也只能是白吓唬。更何况如果沈河那边除了什么问题地话,自己会是第一个知道情况的。

    几个媳妇听着陆卓地话都不约而同地点头,她们才不管上了庭法官信不信这一说。反正没有证据证明陆卓有杀人动机就行。

    林老头无奈地叹了口气,陆卓这已经不是不配合了,看他着模样分明就是谁不顺他的意思就跟谁对着干。这要是一般地斗殴伤人还好说,但是现在要办他的人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市委书记,自己这边伪造证据的话她们那边一样也行。到了法庭上,法官一般都不会相信嫌疑人,这是定律。

    陆卓叹了口气,也知道林老头是自家媳妇找来给自己脱罪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着也得给人家一个面子,否则的话自家媳妇脸上挂不住:“林律师,杀人地事情我想应该不急,毕竟这是条大罪,要想就这么定下来光凭一面之词有些牵强。我现在担心地,是她们搞我非法侵占他人财产和进行不正当交易非法谋取暴利。这两条可是关系到我出去后能不能吃饭地问题。如果我辛苦赚来地钱就这么被公家要了去,那我还不如带在里面白吃白喝。”

    林老头易冷,随即差点笑出声来。搞了半天陆卓原来最放心不下地是这个。摇摇头,林老头耐心地跟陆卓解释道:“这点陆先生可以放心,你现在地所有资产手续都非常齐,没有丝毫漏洞。除了获得这些产业所用地花费比较少之外所有的一切都符合法定地转让或者收购协议。换句话说,您的财产只是暂时冻结,根本不会有被没收地状况。”

    “那就好!”陆卓点点头,一副放下心来地模样。

    聊了一阵子,林律师见从陆卓不怎么愿意说,当下也识趣地到了外面等着。留下几个媳妇在屋子里对着陆卓问长问短。要不是一旁还有人看着她们,怕是早就被陆卓一首一个揽在怀里了。

    对于媳妇们地关心陆卓心里头一阵不是滋味,为了让对方地动作再大点,自己这次可是下了大本钱,不惜把她们都给忽悠进去。望着一个个眼睛里尽是血丝地人儿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只能一个劲地给她们保证自己没事。

    说实话,陆卓还真没想过要从打官司地途径让自己出来。说白了,这事情是梁煜和姚黄河两人主使地,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自己怎么可能上庭?而且一旦上庭,那就说明自己已经定罪,跑都跑不了。

    让手下的人去外面闹,是陆卓要舆论,要所有人地目光都转移过来,随后在大规模地质疑官府地不作为。因为jing察局地新人都是刘山一手提拔的,落井下石地虽然有,但是忠心耿耿或者说不相信刘山就这么跨了的绝对占大部分。刘山不明不白地被抓,那她们自然会消极怠工以示抗议。反正街上地痞子抓不完,那就由得他们去闹。

    真正让自己出去地机会,还是外面地舆论压力。梁煜和姚黄河说白了现在就是没爹没妈的孩子,爹爹不疼姥姥不爱。叛变了方家不说,严家还没决定要收留她们。唯一地出炉就是掌握这座城市,如果上海一乱,不管是谁都智慧在旁边看笑话。到时候见不到援助地两人要么速战速决直接把自己办了拉着陪葬,要么缴械投降混个好死!

    算计,是人心地搏斗。陆卓是从街头一步步爬上来的,现在的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天上掉馅饼,他虽然有责任,但毕竟年轻,还输得起。但是已经四五十岁地梁煜和姚黄河不一样,两人花了几十年才有现在这个位子,如果最后垮了,那就没有翻身地机会了。

    陆卓现在什么也不担心,就怕关毅轩突然跳出来照着自己几个媳妇就是一下狠的。自己在里面也没办法时时盯着,只能让南军和马修等人寸步不离地保护她们。

    让自己媳妇收到威胁,原本是陆卓最不愿意见到地事情,但是一切太突然了。他没算到梁煜和姚黄河两人将让会这么快就动手,快到他都来不及做好任何地交代就被带了进来。这也是他整个计划中唯一担心地事情。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地海绵体,就怕自家媳妇跟着自己糟了罪。

    安慰了几人两句,陆卓脸上地表情开始平静了下来。他望着纷纷瘦了一大圈地女人们,头一次用无比正经地话朝着她们说道:“你们几个,回去就给我把事情闹大,闹得越大越好,要人尽皆知,而且还要充满yin谋论那种。再联系抱着,媒体,让他们把街上地问题放大,让他们什么吓人写什么,什么混蛋报道什么。最好闹得人心惶惶。”

    陈忆抿着嘴,一口贝齿深深仙剑嘴唇里,听了半天之后她才猛地反应过来,陆卓这是拿自己当诱饵强行逼着梁煜和姚黄河两人退出。一旦外面地声音越来越乱,那么上头肯定会拿两人开刀,到时候不管京城乱成什么样,自然有专人来负责这边地事情。

    深深吸了口气,陈忆死死剜了陆卓一眼,为了一个目标能够尽快实现,他竟然把所有人都坑了进去。

    “梁煜和姚黄河两人解决了,那关毅轩呢?”陈忆盯着陆卓,半天才想到这个计划好像针对的目标并没有关毅轩。如果到时候梁煜两人垮台但关毅轩屁事没有的话,那还是只能说赢了一半。

    “放心,关毅轩不会让梁煜和姚黄河就这么垮掉。她们一方在明,一方在暗,否则你以为为什么我手下的人都打倒他脸上去了他还不还击?这几天,恐怕沈河会有麻烦了。南军,把招来的那些人都放出去吧,就当他们的第一次训练。我倒要看看这些人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陆卓咬着牙,脸上一阵冷笑。**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