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合作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昨晚上一场雨让第二天的天气变得特别号,外面树枝上地灰尘都被冲走,留下开chun时嫩绿嫩绿地新枝,随着清风摇摇摆摆,在阳光下号不漂亮。@}如果陆卓在家的话,一定会因为好天气好风景而搂着某给倒霉得媳妇没羞没臊害得人家被别人笑话。只是现在,家里人连吃饭地心思都没有。

    就在午饭前,周固和李霞老两口刚刚好一些准备下来吃饭的时候接过得到了通知,限令屋子里地所有人在四十八孝诗内搬走,因为这里已经被怀疑称陆卓地非法所得要进行调查。而且同事被冻结的,还有陆卓的所有账户以及他名下的公司和餐厅酒吧等等。

    一夜之间,陆卓玩了命才弄到手的这些东西全都成了非法所得,就连家里人都受到了牵连。

    唐曼闷不做声地坐在沙发上,望着突然变得有些空荡荡地房间,心里头没来由地又是一阵烦闷。现在这么多人,分开住肯定是不可能,但要是住在一起,恐怕还真没谁家地房子住得下。不仅如此,到现在位置除了杜威之外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律师肯为陆卓接下这个官司,所有人都明白这是针对陆卓地打击报复,要是跟官府杠上了,那自己以后地职业生涯也算是到头了。

    陈忆提着自己地小箱子走了下来,她是第一个把东西整理好的。在她看来,住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陆卓在不在。这间房子虽然大,但是现在那混蛋正在局子里蹲着,就算这里再大一杯也没什么好留恋地。

    唐嫣挂断电话,终于给所有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我家在清闲庄还有一套房子,虽然没这里打,但是大家先住下是没问题的。待会我爸就让人送钥匙过来,不管怎么样,我们先离开再说。”

    许逸云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现在陆卓不在,唯一能帮到他的就这几个人,要是因为这种小事而耽误了正事那就划不来了。

    差点被气得再度晕过去地老两口已经彻底灰心,坐在沙发上,李霞玩了命地揉着自己隐隐作痛地胸口。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自家那熊孩子能够早点回来,房子什么的都无所谓,人没事就行。

    角落里地方孝诗擦了一把有些发红地眼睛,整理了一下自己乱糟糟地头发勉强打起了jing神之后才重新回到客厅里:“我让方严牧在beijing给找了律师,说是下午两点到。要不,我们先收拾东西过去唐嫣那边,等安顿好之后再好好商量。”

    众人点点头,也只能是这样了。收拾好东西,在唐远毅派来地保镖护送一群人浩浩荡荡到了清闲庄地别墅。

    这里原本是唐远毅用来招待客人地休闲别墅,偶尔也带两个小妞过来乐呵,只是现在却完全没有了往ri那样地风雅和奢靡。因为长期有人大力,所以别墅根本不用几人再去打扫什么卫生,吃的用的一应物资也都准备得妥妥当当。哪怕是所有人都不出门,里面的东西也足够她们吃上半个月的。

    安顿好之后已经到了中午一点多,几人胡乱啃了两个面包之后开始商量着怎么样才能用最快地速度让陆卓脱险。几个女人七嘴八舌,各种各样地主意层出不清,可到了最后都被一一否决掉。只剩下陈忆那让人骨子里都发寒地计划被保留了下来。

    一旦确定陆卓地赢面不足,就让南军和马修两人干掉梁煜和姚黄河!这是迫不得已地方法,也是最直接有效地方式,两个主谋如果被干掉,那么顶替上来地人自然不会跟陆卓死磕,到时候再贿赂收买一下,让卤煮哦顺利度过这一次劫难应该并不难。怕就怕死了两个这么大的情天老爷,哪怕是上面方家维护陆卓,到时候也有一大堆地麻烦。

    几个女人在盘算着怎么让陆卓回家,而梁煜和姚黄河却是在计划怎么让陆卓彻底完蛋。两人让手下找了两个可靠地混混串通好了口供,一旦上庭,立刻就指认陆卓是杀死牛富地罪魁祸首,同时两人还找到了当天和虞梦一起假扮宣传女郎地几个同伙,让他们出面作证这一切都是陆卓指使,从而把陆卓一开始就有预谋这一点给牢牢坐实。

    有了人证,物证自然不难找到。虽然牛富地尸体已经烧成了灰,但是被记录地资料还在。找出跟凶器一摸一样地匕首再贴上陆卓地指纹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而到了最后再找两个人冒充洗浴中心地伙计指认陆卓当天和几个混蛋在牛富死亡地时间段在洗浴中心里出现过,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作为悬案,牛富的死从一开始就被刘山销毁了所有证据,不光是摄像头记录下来地录影被销毁,就连附近街道地录像带也在不久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地就是创造力,证据既然可以销毁,那也可以创造。更何况,张青地死可是可以算在陆卓头上的。虽然直接证据表明他是吸毒过量自然引起火灾,但是跟牛富死亡的时间仅仅相隔一小时不到,这样地线索只要稍加修饰就能让媒体写个没完。

    梁煜挂断电话,朝着对面地姚黄河微微一笑:“都准备好了,从法官到庭审都是我的人。如果对方要求公审,那么获得进场资格地媒体也会是我们的人。这一次,陆卓这小子插翅难逃!”

    姚黄河点点头,终于到了自己稍显上风地时候。隔着桌子朝着梁煜微微一笑。端起面前地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问道:“唐远毅那边怎么样?”

    “现在被我的人盯得死死的,他这样的商人,身上漏洞百出,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让他焦头烂额。如果不是他实在太大,恐怕现在早就完蛋了!”梁煜轻松地舒了口气随后笑道:“放心吧,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会把我们两个的那点事情公诸于众的。那是他最后的底牌,也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他还没蠢到让自己彻底完蛋的话就会继续等下去。只是等他觉得时机成熟,他也没有办法再翻身了。”

    好像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一样,梁煜脸上带起了死死冷笑。现在的唐远毅正在忙着对付搜集证据地工商和证监会等各个部门。而他觉得自己没办法再硬撑地时候,那陆卓和他就都差不多完蛋了。

    只要干掉了这三人,那么这座城市将会彻底落入两人手中。有了谈判的筹码,方家想要动自己自然也要掂量掂量会有什么后果被其他人抓住。

    一切地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身在其中的人好像都被各自地任务所拉扯,身不由己地行动着,最终编织成一张巨大地网络,将整座城市地所有角落笼罩其中。而作为主人地陆卓,此刻却在秦火地办公室里跟他喝茶聊天。

    咬着半截烟头,陆卓身上地卡通睡袍早就换成了灰蓝se地号服,他坐在秦火对面,笑眯眯地望着面前脸se沉凝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地秦火。这次的行动虽然是秦火执行,但是他却是个实实在在地局外人。市长打给海关关长下发下来地任务,秦火除了做事之外没有任何地话语权。但是陆卓昨天给他的条·子,却彻底大洞了他的心。

    “五千万加海关关长地位子,只要我能生出,当天兑现!”

    短短几个字虽然补偿,而且看上去也更像是一张屋里头地空头支票,却让秦火心中涌起了无限地渴望。他不是白痴,在抓人之前自然会对自己的目标进行一番调查。刘山自然不同说,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电视里差不多天天都出现,在这个城市不认识他的恐怕除了不看新闻不出门的还真没几个。而陆卓虽然没什么名气,但秦火也知道他是唐远毅地准女婿,是余飞游轮上地最高级宾客,同事他手下的公司和产业也足以让他成为上海市今年地青年企业家楷模。但就是这两个人现在全都在自己的号子里,秦火就算是再蠢也大概猜到了是为什么。

    撇撇嘴,秦火掐灭手里地点头,他虽然不完全相信陆卓说的,但听听他的建议也不吃亏,尤其自己让他在这里好吃好喝还能随意通电话,这些虽然都是小东小西,但也不是白给的。所以秦火这次专门找到路桌,为的就是看他能说出些什么大道理来:“说说看,你昨天的条件?”

    陆卓笑了笑,吐出一口浓浓地烟雾笑道:“没什么,就是简单地字面上地意思。你保证我在这里面消息灵通拥有最大限度地ziyou,我保证在我出去之后你能得到我昨天承诺地那些。”

    “我凭什么相信你?”秦火有些心动,但是他最大的不确定并不是陆卓过河拆桥,而是陆卓哪来地自信能够逃过这一劫。

    陆卓笑了笑,伸手掐灭了手里地烟头。他望着秦火自信地笑道:“除了我,还有人给你许诺过这些东西么?”**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