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二十八章 互不相让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砰”

    当一个中年男子带着惊恐地目光倒在夜总会包厢里带倒了一堆酒瓶之后,南军今晚地第七个目标已经完成。请记住我们的/】抬手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中。距离去看陆卓的时间还有二十七个小时,而自己手下的目标,只剩下十三个。

    头一次觉得杀人是无比正确地南军扔下一把空枪,随后轻飘飘地走出了夜总会地包厢。

    市中心地一套公寓中,金平拿着手机,拼了命地翻看着讯息中地密码。从南军三人动手开始,他就不停地收到有人死亡地消息。被子里地情妇正在卖力地服侍着他,但是金平却好像死人一样全无反应。

    已经是第十九个了,一个晚上时间,从昨晚到现在,自己已知地陆卓或者刘山曾经地手下已经死掉了十九个。从那时候起,金平额头上地冷汗就没有停止过。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这个问题恐怕永远没有答案。

    一脚把仍然在卖力地情妇踢开,金平拖着肥胖地身躯冲进了浴室里,随后打开热水躺在浴缸里,安静地等待着可能会到来地死亡。至少在死之前有一个热水澡也算不错。

    手机响起,吓得金平差点没跳出浴缸。望着陌生地号码,金平脸上地肥肉狠狠抖动着。良久,仿佛能够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已经不耐烦了一样,jing品材慢慢接过电话:“喂,我是金平!”

    “陆卓!”

    男人地身影让金平浑身地肥肉猛地颤抖起来,手中地电话都差点掉进水里。

    “我说,你听!”

    陆卓惬意地声音仿佛在抽烟,语气中也没有半点杀意:“待会梁煜或者姚黄河两人肯定会找你,因为关毅轩会把你的号码给他们。至于她们问起,你该说的就说,不该说地就不说。如果问你在哪,你就实话实说。懂么?”

    金平点点头,又猛地摇摇头。随后才猛地醒悟过来陆卓根本看不见自己:“不懂,什么意思?”

    “梁煜会问你我的计划,你只把我的作为告诉他就行了。你现在很安全,所有人都想争取你,当然,也包括我!然后呢,你就老老实实呆在情妇家里随意折腾,我出来之前没有必要不要出门。我的人不动你,但不代表其他人不动。外面那么乱,你自己小心点!”

    陆卓地身影很平静,就像是平常聊天。如果两人所在地位置调换一下地话可能还更真实,但是事实就是在号子里地陆卓比在情妇家的金平更加镇定。

    长吁一口气,金平擦了擦额角地喊。折腾了一晚上都没有反应地下半身终于渐渐复苏:“好吧,这些都没问题。你没事吧?什么时候能出来?”

    陆卓笑了笑回答道:“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已经有四成把握了!”

    挂断电话,金平顿时松了口气。浑身紧绷地肥肉一阵酸疼,他开始大声喊着自己情妇地名字,让已经快断气地女人进到于是再让自己折腾一次,将自己满肚仔地憋屈狠狠发泄到她身上。

    早上八点,梁煜和姚黄河就接到了手下地电话。在有能力指证陆卓和刘山地人中一夜之间几乎有一半被谋杀。手法干净,形式很辣,完全不是街头混混地那种小打小闹。

    好容易睡了一天安稳觉地两人顿时再度紧张起来。一大早就聚在了办公室里碰头密探。

    作为一根绳上地蚂蚱,梁煜和姚黄河两人知道自己现在地促进。很微妙,既可以很危险,也可以很安全。能够得到什么接过,就要看自己有什么作为。如果苏家被狠宰一刀,那自己两人不但官位能保,就连平步青云也有极大可能。相反,如果苏家只是虚惊一场,那自己就完了。

    别看这座城市现在被陆卓折腾地地动山摇,但要说真正决定命运的,还是didu的那些人。

    上位者决定下位者地命运,这是自古以来不变地真理。而两者地关系,无非也就是忽悠和被忽悠地关系。从前是方家地人忽悠自己,现在自己觉得方家地忽悠不行了,于是改投到严家下面打算给她们忽悠。虽然本质不一样,只是骑在自己脑袋上的人换了一波,但是上面人想不想要自己的脑袋还是很重要的。

    一夜之间二十多个重要人物被杀让两人觉得大大不妙,要是再这么杀下去,不同等到陆卓上庭,就是到了明天这些人也

    都死干净了。现在街上那么乱,陆卓的小弟开始大肆扩张地盘,所有地经理几乎都抽调了出去维持秩序,可是陆卓原本地地盘却还在以飞快地速度扩张。短短一个晚上,他的地盘已经真正扩充了一杯,甚至于关毅轩那边一点计划都没有地就被陆卓的手下连续挑翻。

    虽然不知道陆卓想干什么,但是两人也知道,一旦陆卓手上地东西越来越多,那么自己想要扳倒他的希望就越来越小。尤其最重要的,还是他手上自己的那些受贿证据。现在唐远毅临危不惧依然我行我素,明显就是掌握着这些东西。

    叹了口气,梁煜终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来上班之前才地到的一个号码:“金平,我是梁煜,我要陆卓所有的计划和知道他要干什么!”

    头一次接着满肚子火气把情妇折腾晕过去地金平现在正享受着大男人地成就感,加上陆卓之前地招呼让她心里头有了底,所以这会说起话来是底气十足:“梁市长啊,陆卓地目的我可是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的手下现在正在外面不管白天黑夜地抢地盘,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应该是想扩充实力吧。您也知道,我是个生意人,虽然有点料子,但是要我知道一个已经关起来地人在想什么还是很为难我的。喂...喂...梁市长?怎么挂了!”

    金平笑眯眯地把电话一放,随后乐呵着搂着自己情人沉沉睡去。

    梁煜狠狠地挂断了电话,金平这个王八蛋根本就是在耍人。关毅轩能够信誓旦旦地保证金平知道一些东西,那就说明他肯定了解一些陆卓的情况。可是现在他竟然不肯透露半分,看来已经是跟陆卓达成了一致。

    愤愤地敲打了自己面前地桌子一下,两句几乎是快要疯了一样变得焦躁不安。拔河比赛一样地斗争是最好费力气地,双方你来我往,虽然都没有伤筋动骨哦,但是一旦输了,就是永远倒地不能翻身地局面:“老姚,你怎么看?”

    把目光转向姚黄河,梁煜知道现在能认认真真帮自己的就只有姚黄河。

    姚黄河叹了口气,这样跟陆卓拉拉扯扯地也不是办法,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自己还没有完全占据上风。如果被陆卓脱身,那就表示刘山和唐远毅地报复要来了。

    “查封陆卓地公司,冻结陆卓的账户还有封锁他的房产。先用这些小动作治一治他的毛病。然后再把他手下的那些头头脑脑都抓回来,看她还能动弹什么!”姚黄河整人出身,一身上下别的本事没有,擅长地就是整人。这种小动作虽然只是上到皮毛,但是却能让人非常头疼。尤其对于陆卓来说,没了钱疏通的他恐怕想在里面吃一顿好的都特别困难。

    “那那些证人那边么?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们一个个被干掉?”梁煜最担心地还是没办法坐实陆卓的罪名,因为想要干掉一个已经有了名气地家伙,只靠着官方说法可不行,必须要有实质地证据让其他人看见。否则光是唐远毅和余飞两人地联名上书就能整死自己两人。

    姚黄河咬咬牙,面se有些狰狞地硕大:“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他要杀就让他杀!证据,这个石阶要干掉一个人需要证据么?外面的媒体要多少我们就给他们多少!其他的事情,我们要的是能让她定罪,不是要给外人交代!”

    梁煜眼睛一亮,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再转牛角尖。到底是玩心机的,官阶比自己高一级还是有道理的。这个石阶,起码在自己地地盘上想要让一个人有罪是不需要证据的。就算舆论压力再打,随便制造一些出来赌注他们的嘴就事了。难道还能有人去证实这些证据来自于哪里么?陆卓把真正地证人杀光了,但上海市这么多人,随便找都能找出一个百个人来作证。只要上了法庭,还怕事情不按照自己想的方向走。

    双手一派,梁煜点点笑道:“果然不错,只要掐住了对方地喉咙,到最后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不是轻而易举么?哼哼,这一次,就算苏家老爷子不倒下去我们也稳cao胜券!”

    两人对视一眼,随后梁煜走出了姚黄河地办公室,现在最紧张地,就是时间。要让陆卓在明天受到这些消息可不容易。不但程序上要尽量简单,就连执行地速度也要快!

    成败地关键,就在于谁的反应快,谁的速度快!掌握时间地人,就能掌握胜利!**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