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二十七章 清理行动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躺在自己地下铺,嘴里头叼着烟哼着乱七八糟地京剧调子,一副惬意地模样。书友上传〗// //

    他午饭吃的不错,海关地招待还是很丰盛地,有菜有肉还有汤,吃完饭还能看一个小时电视。除了ziyou相对少点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还好。至少不用担心这间屋子里会突然有人冲出来把自己干掉。

    张旭躺在一旁望着天花板,被陆卓惬意地声音吵得不耐烦:“你他妈能不能消停点?咱现在坐牢呢,你还有心情哼哼。要过几天咱几个真被枪毙了你那些娇妻都得是别人的,说不定遇上个不好的男人还得被人家打,你他妈赶紧想想办法拯救自己顺便拯救哥几个才是正道!”

    陆卓停下哼哼,手指一弹直接把烟头扔出了老远撞在了一旁地墙壁上溅出一蓬火星:“办法?已经开始了!”

    刘山躺在陆卓上头,笑眯眯地敲打着床板:“我做jing察快三十年,还是头一次躺在号子里。陆卓啊,你有几分把握让我们出去?”

    “半成!”陆卓笑眯眯的晃荡着翘起地脚丫子,望着对面号子里虎视眈眈地几个人笑着说道:“只有百分之五!”

    方严牧一听差点从床上直接跳下去打死陆卓。几个混蛋跟着他又杀人又放火结果进了局子只有半成地生还机会,这他妈到底算什么:“陆卓,这回人家是来真的,哥几个可都还有大好青chun。你要是没办法哥几个现在就掐死你再自杀,下辈子还是兄弟。”

    苏齐撇撇嘴:“省省力气吧,这里的饭菜比外卖好吃多了,你们天天山珍海味。我爹妈回了苏州之后我就只能天天在外面吃,那妞嘴巴又叼,搞得我一个人的时候只能省吃俭用来过ri子。”

    “嘴巴叼?她没嫌你小么?”陆卓把烟扔过去笑眯眯地望着苏齐:“你那真爱不靠谱,赶紧换一个老实本分的,好歹也算是个有钱人了找个不错的又不难。”

    “先出去再说吧,你个王八蛋现在什么都自己憋着,小心哪天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你丫就知道后悔了!”苏齐一批额头,把整头朝着脑袋上一蒙,直接打起了呼噜。

    百无聊赖地陆卓在床板上哼哼着,被抓地事情不说一早就料到了,但是这么大一个把柄换了是谁都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自己。所以不说心里头稳当当的,但还算是有准备。

    梁煜和姚黄河两个混蛋借着海关地力量把自己和刘山先斩后奏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现在公安局是刘山一个人说了算。要抓自己的话还得靠其他力量。再说了,对面虽然有几个家伙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但只要不是出去放风那就没什么问题,反正被人盯两眼又不会怀孕。暂时离开几个媳妇也好让她们学学duli,省得哪天自己突然出车祸了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外面地走廊传来一阵响动,陆卓转过头,缺件秦火一个人走了进来站在了自己的号子门口。

    “哎哟,秦jing官,稀客啊!怎么,特意来看过?要不怎么说咱两个一见如故呢!”陆卓一见到秦火立刻咋咋呼呼地跳下了床去三两步抛到门前,跟白痴一样望着秦火傻笑。

    秦火微微一愣,原本就不太好看地脸se变得更加yin沉,他望着陆卓,咬着牙低吼道:“王八蛋,你进来了就算了,但是你的小弟却在街上高一对乱七八糟地事情,我老婆孩子差点被她们打了你知不知道!我jing告你,如果我的家人被你牵连在内的话,老子跟你没完!”

    陆卓一愣,用力撇撇嘴做出一个龇牙地动作。脸上地嬉皮笑脸消失殆尽,取而代之地是秦火从未见过地yin沉:“秦jing官,我现在号子里面,外面的事情可都不知道,还有,那些可不是我的小弟。不过您放心,后天我跟家人见面之后会让她们转告的。至于其他的,如果您不想对面的家伙被我打死的话,就把她们调走吧!”

    说完,陆卓手里多出了一张纸条,在秦火接过之后他笑着转身哼着yin阳怪气地京剧重新躺回了自己的床板上。

    秦火接过纸条打开一眼,瞳孔猛地一缩,死死定了陆卓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陆卓眼角地余光一直注意着秦火地动作,在他离开之后突然一拍手,笑眯眯地说道:“好了伙计们,现在我有三成把握了!”

    家里地紧张讨论还在继续,杜威跟几个女人商量了一整天,最终才决定后天见面时候概览陆卓统一地口供。拒绝了在陆卓家里吃饭地邀请,杜威开着车紧赶慢赶地离开。

    一屋子女人都憋着一口气,谁都没有先开口。现在她们终于只打当初陈忆教训自己的话是多么地正确。作为女人,作为家里地成员,在陆卓一帆风顺地时候自己没有丝毫地紧张,等到陆卓出了事才知道,原来就算到了天台下来的时候自己依然还按照着陆卓地计划进行下去。

    陈忆拿过了唐曼手上地资料,一下子扔给了餐桌上地南军:“现在是你们表演地时候了!”

    “等等,你干什么!现在还不到时候吧!”唐曼望着陈忆,一脸地紧张。所有人都不知道外面街上地状况,只有陈忆从虞梦地只言片语之中听出了些许地不对,而且作为一个比起其他人有着更加丰富阅历地人,她不相信除了这屋子以内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我不相信他!我们必须要有两手准备!南军,晚饭后做事!”陈忆叹了口气,心情一点也没有好起来。她虽然不知道对方会用什么方法来对付陆卓,但是她一直都觉得陆卓如果不想让人逮捕的话绝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其他人抓去。

    “王八蛋,你到底再搞什么鬼!”陈忆看了同样担心无比的女人们一眼,转身走上了房间:“我好累,不想吃完饭了!”

    “我也吃不下,想躺一会,你们吃吧!”唐曼揉着额头站起来跟着陈忆走回了

    楼上。

    人在骤然失去原本最重要的东西只是,往往会变得手足无措,做什么事情都好像不顺。几个女人现在就是这样,明明是一样地饭菜,明明是一样地餐厅和餐桌,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有胃口,不是觉得味道闲了就是觉得饭菜变了味。尤其头顶那多乌云如果不消散地话,恐怕她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吃得下。

    叹了口气,苏宝儿红着眼睛映衬着吃了两口,最终还是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小声啜泣。、

    一旁地赵笙和唐嫣拍着她的肩膀小声地安慰着,可是两个女人自己心里头都像是有块大石头一样,又能好的到哪去?以往活蹦乱跳没心没肺地方孝诗不笑了,望着一桌子饭菜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要是在自己家里一早就掀桌子了。唯一还能控制自己情绪地许逸云也是愁云满面半天吃不下一口。

    唐曼站在陈忆房间地窗前,隔着阳台望着外面地泳池:“你心理面在想什么?能告诉我么?”

    陈忆坐在床上,纤手有些发抖地点燃了支烟。她望着外面烘干机上的毛绒拖鞋,光着地脚丫突然觉得有些冷。身子轻轻缩了缩,陈忆咬着烟头猛地吸了一口,长长吐出一口烟雾,她望着唐曼笑答:“难怪陆卓说你是对他最无微不至的一个。这么说吧,我怀疑杜威是有备而来,至于什么意思,不用我说明白吧?”

    唐曼一愣,转过身来望着陈忆:“怎么说?”

    “连方严牧都管不了到事情一个律师竟然信誓旦旦,虽然位置不一样,但是我很好奇他哪来的自信?”陈忆轻轻叹了口气,望着有些愁苦地唐曼伸手把自己地烟扔了过去。

    唐曼接过烟盒,随后摇了摇头笑道:“陆卓会不喜欢的,你也早点戒烟吧。”

    陈忆没有说话,却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伸手揉散了手里的香艳,却猛地发现这跟平常地自己完全不一样,望着躺满一天之间就变得有些瘦弱地娇躯,突然张口问道;“如果你的身份注定你无法跟你爱的人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只要我爱他!”唐曼不假思索。

    陈忆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血统!”

    唐曼一愣,眼神骤然间变得无比了然,深深看了陈忆一眼,她笑着说道:“我和所有人都会替你保守秘密,而且恐怕那个混蛋也不会在乎什么。对于他来说,血缘这两字带来的只是生理关系罢了。”

    把秘密说出来地陈忆骤然间感到浑身上下一阵轻松,只是她没想到,唐曼的回答竟然会这样直接。

    人是脆弱的,不管他外表如何坚强,说到底,人心都是脆弱的。冷酷残忍地心只是极强地自我保护地体现。而伪装的时间长了,人会变得无比疲惫。只有适当地宣泄人才会有源源不绝地力量,否则,一个膨胀到极致地气球是非常危险的。

    现在再去找关毅轩已经没用了,陈忆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也知道关毅轩地力量有多大,现在过去,无非只是羊入虎口罢了。只有等着南军和马修等人把事情解决干净了,自己手上的主动权才会多一些。

    “我们要怎么办?”唐曼揉揉额头,突然发现现在想要找一个靠得住地人实在有些困难。

    陈忆摇摇头:“再找一个律师,暗地里!”

    作业没下完地小鱼延续到了今夜,南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一次杀人的时候都会刮风下雨。从前是这样,在这之后也是这样。他和马修凯瑟琳三人有一天的时间去处理这些,而手上的名单却又六十人之多,一天时间,就算来回往复不停奔波恐怕也难以搬到。但是为了让后天见到陆卓的时候有好消息告诉他,也只能这样做。

    三辆黑se地凯迪拉克被送到了门前,这是余思明让人送过来的,后备箱里有三人可能送到地一切武器,匕首,刀具,毒药,枪械,手雷和炸弹。宛如一个小型地移动军火库。

    三人统一地黑se风衣,里面是一件“龙皮”材质到防弹背心。酒足饭饱地三人全副武装,趁着雨夜地掩护开着车子驶出了陆卓地别墅。

    陈忆站在阳台上,望着渐行渐远地车灯。现在她已经无所顾忌,如果自己活下去地支柱碎了,那还有什么好在乎的?既然对方要玩,那就搅他个地覆天翻!

    三辆车子分别朝着三个方向驶去,黑se的凯迪拉克虽然庞大,但是在雨夜中却更像是飘忽不定地幽灵一样,雨水冲刷了它地一切行踪,也掩盖了它地所有痕迹。仿佛无声无息一般,悄然驶向一个个目标。

    南军手上缠着绷带,外面带着一副黑se的皮质手套。靴子里藏着两鬓匕首受,除此之外,就只有衣服里地三八枪。这样地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做,在干掉申时行地时候他就尝试过头一次为别人杀人是什么滋味,只是现在他变得更加亢奋了。

    仪表盘上面摆着一个小本子,在打开地那一页上写着七个名字和她们各自的地址。陆卓地存在不但唤醒了南军早已沉睡地血腥,更滑唤醒了他从来不曾差距到地杀意。

    今晚的目标是这七个人,南军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好了时间,如同死神一样开着车慢慢将对手逼近死亡。

    凯迪拉克缓缓地开进了移动大楼地地下停车场,南军在下车地瞬间很巧妙地避过了所有摄像头。在电梯大门关上地瞬间,光亮地电梯大门yin沉除了他脸上带着些许狰狞地微笑。

    那个重新给了自己一切的人如今在监狱中熟睡,只要是能够解救他的方法。哪怕离经叛道,也必须去做。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好命能够获得第二次重生地机会。

    电梯门打开,南军慢慢站在了一间大门面前。手中装了消音器地手枪藏在袖子里轻轻扣动了扳机。随后,如同魔鬼一样地他施施然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