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二十五章 锒铛入狱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脸se一变,望着陈忆有些害怕甚至说得上是恐惧地脸。【|网友分享}他突然再一次狠狠吻了上去。

    这一次地陈忆没有反抗,只是一动不动任由陆卓轻薄自己。知道陆卓发狠似的将自己一双嘴唇吻得都微微肿了起来之后才轻轻推开对方。

    陆卓死死盯着陈忆,满脸地不耐烦和狠厉:“这房子里的一切,包括你在内,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哪也不许去!如果有一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你不见了,我就烧了这个世界!记住我说的话,我说到做到!”

    捏着陈忆地脸蛋,陆卓一口气把肚子里地狠劲发泄出来之后直接摔门而去,留下傻乎乎地陈忆一个人躺在床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话有时候可以当放屁,比如陆卓做梦嚷嚷着发誓要当皇帝的时候。但有时候,一旦说出口,那就是扔出去一座山。陆卓从不发誓,他要么直接告诉对方自己会怎么做,要么就直接做出来给对方看。刚才地话,他既然说的出口,那就绝不是在开玩笑。

    爱上一个女人都不需要理由,更何况是霸占她?

    两滴眼泪自陈忆眼角滑落。她承认自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因为她从来没有让别人问过自己,更何况是以那么狂妄地方式。只是从一开始,她就注定了不可能与陆卓在一起。她知道陆卓还有其他人的责任要背负,如果自己走了,或许他会痛苦,但是绝不会就此消沉。所以无论如何,哪怕是陆卓真的一怒火烧了这个世界,在他拿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之后,陈忆都会悄无声息地消失。

    第二天一早,陆卓睁着一双没睡醒地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之后跟大爷一样坐在餐桌旁,等着艾玛四姐妹给自己做早饭。

    家里有了人帮忙之后过ri子也舒坦了起来,平常都是自己早起两个孝诗给媳妇们做早餐,现在终于有个一家之主地模样能坐在餐桌旁等着吃现成的。要是几个媳妇能懂事点端茶倒水揉肩捶腿地话,那就更加每秒了。

    陈忆一大早爬起来面se就不是太好,昨晚上被陆卓吓了一顿,换了是谁都没办法正常起来。勉强咬了两口面包喝了瓶nai之后借口补觉又钻回了房间里。对于她地国民反应陆卓根本没放在欣赏,因为陈忆这模样表示自己昨晚地威胁起了作用,最起码的,她听进去了才会有这种反应。要是神se如常地跑下来吃个早点有说有笑的,自己说不准还要担心。

    敲门声响起,正在吃早餐地一家子有些发愣,这大清早地会是谁来找自己?就算是送报纸的也没这么早啊。

    撇撇嘴,陆卓放下手里的牛nai站起身来晃荡着走到大门前,嘴里还不耐烦地嚷嚷着:“谁啊,大清早的!我不要推销!”

    门一打开,一堆穿着海关制服地人直接从进门瞬间酒吧陆卓摁在了地上。为首一个脸上带着冷笑地中年人手里拿着一张逮捕令展示给飞快冲来地苏宝儿等人寒声道:“陆先生,现在怀疑您跟一起蓄意伤人案和谋杀案有关。现在不是势必要你开口,但从现在起你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马修和凯瑟琳两人如同幽灵一样站到了中年人身后,手中地匕首悄然滑出,就要给对方致命一击。陆卓抬起头来猛地喝止了两人:“别乱来,老实呆在家里,等我的吩咐!你们几个,哪也不许去,如果非要出门,必须走在一起让南军和马修她们陪着!听到没有?”

    现在这情况陆卓就算是个白痴也知道是自己栽了,来抓自己的不是公安局的人而是海关地缉私jing察,说白了就是有人越过了中间环节直接批下了逮捕令。赵显宰地情况来看,几个混蛋跟刘山也差不多是这个狭长,否则的话自己一定会接到通知。

    许逸云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拦在中年jing察面前,脸上一片冰冷:“你有什么资格逮捕陆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属于海关!”

    “谁说海关就没有权利抓人?这位夫人,请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或者,您可以先为陆先生考虑找哪位律师能够让她脱罪!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问题地话随时可以联系我!带走!”中年jing察笑眯眯地望着一家子女人,摇头叹息了一声,直接让人把陆卓押上了jing车。

    当陈忆听见响动赶下来得到时候,陆卓已经被jing车送得远了。她满脸紧张地在屋子里乱窜,完全没有

    了往ri地冷静。昨晚上陆卓的表白像是一把刀一样割开了她的心,还没等她享受这难得地问情,自家男人就因为涉嫌谋杀被抓了去。要知道,在这个郭嘉可是有死刑的!要是对方速战速决的话恐怕自己还没做好准备陆卓就已经被枪毙了!

    唐曼红着眼睛,努力不然自己哭出来,咬着嘴唇,她玩了命地打电话。工作这么多年,好的律师她还是认识几个的,在这个时候她是唯一不能乱的一个。许逸云要照顾允儿,苏宝儿又直接晕了过去,如果自己不镇定点,那家里就没人能稳住局面了。

    方孝诗一边安慰着还没反应过来地陆卓爹妈,一边强忍着自己地慌乱给方严牧发短信。她已经琢磨好了,要是陆卓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自己就直接带上两吨黄se炸药直接毁了海关总部。

    陆卓坐在车子里,身上还穿着那件卡通睡衣。身旁地jing官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一副对他不感兴趣地模样。

    “jing官,能给支烟么?”陆卓望着身旁的中年jing官笑着说道。

    中年jing官一愣,随即望着陆卓笑了笑。掏出一包“长寿”递到陆卓面前,随后再把自己的打火机递给他:“你倒是还有心情抽烟,想想怎么脱罪吧。故意伤害和谋杀,一旦罪名成立的最好的结果都是安乐死。”

    陆卓点点头,戴着手铐地手拿着打火机点燃了嘴上地烟:“长寿?走私的吧?真是奇怪,别人抽这种烟就算是犯法,但是海关却屁事没有。法律地界限有是有真的像是被涂过一样地模糊。要不,您给我推荐一个好点的律师?”

    那尽管望着陆卓满脸轻松地样子,伸手拿回了自己的烟和伙计。一副从来没见过地模样望着陆卓:“啊,你这种人还真是少见。都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只是奉命抓人,所以你呢,也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陆卓点点头,猛吸了一口嘴里的烟:“我知道,否则你也不会这么大方给我烟抽。而且在我父母和妻子的面前把我带走,如果是跟我有深仇大恨地话肯定还得踩上几脚!您说是吧?”

    那尽管愕然得望着陆卓,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太了。十几年来自己抓地人已经不算少了,各种各样地混蛋也见过无数。但是想路足哦这样把手铐当手表还一脸轻松地真省事没见过。

    这样的人,要么知道自己没事,要么知道自己必死!

    “对了jing官,你叫什么?”陆卓长长突出一口灰se烟雾,让整个轿车车厢里一阵烟雾弥漫,用手扇了扇之后才咬着烟头朝身旁地jing官问道。

    “秦火。”

    “谢谢你,秦jing官。”陆卓说完,转过头去不再说话,直到一支烟抽完之后才就着秦火递来地烟灰缸把烟头掐灭。

    车队一路开刀了好管duli地看守所里,秦火压着陆卓将他带了进去。望着跟自己一样锒铛入狱的几个混蛋和刘山,陆卓撇撇嘴,是以几个人不要说话,随后老老实实地坐了进去。

    “好好呆着,海关的拘留所待遇还是不错的。起码在你上庭之前不用担心被人干掉!”秦火也知道陆卓和刘山不过是斗争地牺牲品,作为一个外人,他做的只是执行命令,所以也没必要对人那么不客气,尤其陆卓一路上地表现还算配合,又没有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所以到了自己地盘上自然也不会太过为难他。

    “秦jing官谢谢了,如果有一天我出去,今天这支烟的情我会报的!”陆卓站在门口朝着秦火吓着保证书,一副屁事没有地模样。

    秦火一愣,随即笑道:“恐怕不只是一支烟,你还得在我这里吃饭!”

    陆卓耸了耸肩,脸上带着浓浓地笑意,目送着秦火离开。

    铁门关上,陆卓回过头来,脸上得表情已经yin沉无比:“他妈的,我就知道睡不着已经有屁事发生!王八蛋,竟然一刀子捅得这么狠,看来这会我们几个是真的危险了!”

    同样被关在一起地刘山点点头,脸上地表情跟陆卓如出一辙:“妈的,梁煜和姚黄河那两个王八蛋商量了三天三夜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早就该毙了那两个王八蛋的!不过还好,秦火还算是给了面子把我们关在了一起,如果分开地话,哼哼!”

    陆卓点点头,眼睛里猛地掠过一丝杀气:“现在,就只能看老婆们地本事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