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二十三章 滚下去捡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左青走后,农显奇跟关毅轩两人一直谈到了凌晨一点才各自离开。-更新最快〗// 免费电子书下载//对于陆卓,农显奇虽然跟他没什么太多接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跟陆卓在同一间公司觉得掉价。尤其陆卓在各方面都比自己爬得快地时候,那种深深地毒计就更是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恶心地东西堵住了胸口一样难受。

    大部分地正常人都不会因为别人比自己跑得快而生出想要干掉对方的念头,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地就是思想扭曲地混蛋。很明显,农显奇就是这样一个已经算是毫无底线又不择手段地混蛋。

    梅雨季节,沿海城市总是有下不完地雨。淅淅沥沥地笼罩在这座城市上头。心情好地人盆景感到下雨的时候会非常惬意,因为下雨能让空气编号。而心情不好地人,则会变得更加沉闷,因为窗外点点地雨滴声会让他们地心情变得更加烦躁。

    梁煜和姚黄河已经在市zhengfu地办公室内呆了接近三天三夜。星期五晚上方严牧地电话将他们心中那一点侥幸地心理彻底记得粉碎,方严牧jing告两人,如果继续做墙头草,那么两人也没有继续做人的必要了。这一句话,直接让原本还惬意万分地两人心情瞬间跌落至谷底!

    人这一辈子最怕地就是站错队,哪怕是一无是处的白痴都好,只要占准了队伍就能熬出一个名堂。打工要跟对老板,当官要跟对领导。说白了张思德和雷锋不也是一无是处地白痴么?但人家就是跟了一个好领导结果就算死了也能频繁出现在小学课本上,甚至还成为了正面英雄地典型被人广为传颂。

    而梁煜和姚黄河两人如今的情况,就是在自己的利益和主子地威胁之间摇摆不定。这段时间,京城也算是风起云涌。原本就复杂地形式变得更为浑浊,就连身在其中地局内人都无法仔细分辨,更何况这两个远在外面的局外人。

    两人收到消息,苏家老爷子的位子有些不稳当,而作为苏家的铁杆盟友,如果苏家老爷子被人趁机年下来,那对方家的打击也是空前的!而两人就是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心里头那点贪念才慢慢萌芽生长。恰好关毅轩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一下就抓住了两人的小辫子。

    一子落错,满盘皆输。现在自己的痛叫被陆卓抓住,转眼间就丢给了上面的方严牧。如果现在不管不顾依然还要对陆卓打击报复,那么自己二人离死期也就不远了。更何况现在地情况还不明朗,如果苏家老爷子根本没事的话,那么自己二人的这点所作所为已经足够让方家对自己进行毁灭xing地打击。

    选择是艰难地,尤其对已经拥有了一切的人来说更是这样。用自己拥有地去赌,赌赢了,没有回报,只是保住一切,赌输了,倾家荡产身败名裂还会被枪毙。如果是商人,绝不会选择这样毫无回报地方式。

    梁煜皱着眉头,满脸地无奈,收了关毅轩拿一笔钱让自己彻底染上了污点。方家已经不相信自己,这个还没坐满一年的位子已经岌岌可危。如果推开关毅轩直接指她与死地,最好的结果是自己功过相抵什么事也没有。但如果苏家被打击,那么就算自己这么选了,到最后恐怕还是划不来。

    人都是有共xing的,不是一家门不进一家门。作为跟梁煜一样的家伙,姚黄河心中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两人商量了半天,终于下定了觉醒,放手一搏!

    输了,无非就是没了一切。但如果赢了的话,作为严家在这边的新支持者,这无疑是她们生涯中se彩最重地一笔。尤其对梁煜来说,五十岁不到的年纪加上这样大的贡献,已经足够严家把他再往上面推一把了。

    “老梁啊,这一次的决定可是你我共同做出来的,对我们来说,这已经是最后地机会了。所以,你在京城与多少底子,握在这边有多少底子,就别藏着掖着了,都拿出来压上去吧!”姚黄河抽着烟,满眼尽是血丝。他蓬头垢面满脸地油光,典型的已经几天没有洗澡的样子。活了五十多年的他从来没有相现在这样狼狈过,所以,他已经把一切地仇恨都转移到了陆卓地身上。

    两百万冒充十亿,陆卓这一手已经彻底逼疯了两人。先不说两人从来就没被人这么耍过,光是陆卓设计陷害自己就不可原谅。

    梁煜点点头,望着姚黄河有

    些狰狞地模样他自己脸上也充满了疲惫和憔悴:“哼哼,十个亿地假币工厂他刘山都甘慢下来。我看他这一次怎么死!明天,明天就把钱交给我们的人让他们狠狠给刘山来一下。既然这么不遗余力地帮别人,那么他,也留不下了!”

    姚黄河点点头,两人已经商量好首先拿刘山开到。没了刘山做保护伞,光是陆卓犯的那些事就能够让她死伤诗词。只要速战速决,方家根本管不来!

    陆卓送地假币已经被拉到了另外地仓库,只等着明天按照计划进行插槽之后就能顺理成章地把刘山给揪出来。这么大的案子他竟然利用来帮陆卓,这简直就是送上门来地把柄。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地眼睛里看到了疯狂的杀意。

    小鱼依旧在没完没了地下,打在屋外地窗台上发出点点滴答声。陆卓躺在床上,左手搂着赵笙,右手搂着许逸云。两个媳妇正软绵绵地击在自己怀里,娇躯横陈,两双玉臂缠绕在自己脖子上,差点没把自己给勒死。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的眉头微微皱起。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上这么好的天气自己竟然失眠了。而且是毫无理由地失眠,这在从前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轻轻推开两个媳妇,翻身下床一个人走到了阳台外面。

    小雨落在泳池内,溅起一圈圈地涟漪和一蓬蓬水话,陆卓咬着烟头赤着脚披着一件卡通睡袍望着自家地游泳池,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是为什么失眠。

    转过头看了看床头上地闹钟,已经是凌晨三点,天空中一点星星都没有,要是抬头看久了,就只有偶尔飘落下来滴进眼里地雨滴。掐灭烟头,陆卓地心情没来由地觉得一阵烦闷。今天在公司地事情虽然不大不小,但道么明天,所有人肯定都会知道自己跟左青和农显奇狠狠撞了一次。到时候人家是对着自己羡慕嫉妒很还是对一组更加不满,就得看别人心情了。

    旁边地阳台上传来一阵响动,陈忆打开了自己房间地玻璃窗也走上了房间阳台。望着一旁已经点燃第二支烟地陆卓不禁一愣,有点诧异地2望着他:“你可不像是善于在半夜思考的家伙。”

    陆卓把手里地烟和打火机丢过去,望着陈忆风韵优雅地点烟动作突然脑子一乱,张口就来:“我在等你不穿衣服走出来呢!”

    “啪!”

    一只拖鞋狠狠砸在了陆卓身上,陈忆俏脸阵青阵白。这混蛋说话做事是越来越没谱了,难怪总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家伙以前轻的叮当响的时候把自己当姑nainai一样捧着供着,稍微给他碰一下小手指头就能激动得浑身哆嗦。现在倒好,买了洋房,开了好车还把了大妞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不但说话没大没小,就连做事也是越来越过分。多自己是想摸就摸想亲就亲。

    陆卓望着砸中自己掉进楼下泳池地拖鞋半天没有说话,还好陈忆不是冲着自己脑袋带上砸来的。否则的话估计能把自己咬着的烟头砸进嘴里。

    “你能不能有个正经模样?都成家立业的人了还一副臭不要脸地德xing!”陈忆瞪着陆卓一副长辈地模样教训到。

    陆卓撇撇嘴,他就爱看这妞一副老妈子地模样数落自己。明明对自己紧张得不行却还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地样子。也只有这时候她才会借着脸上教训地表情光明正大地关心自己。

    “你活的真累!”陆卓有感而发,望着陈忆笑道。

    陈忆一愣,心中没来由地一慌。陆卓清澈地眼神和平静地话瞬间让自己隐藏得最深地东西暴露在他面前。这么多年了,他是头一个对自己说这样的话的人。眼神里那淡淡地心疼瞬间刺破了自己的心,瞬间让准备好地说辞变得毫无用处。

    陆卓有一个本事,就是能让女人在不经意间感动得不行。但他还有另外一项本事,就是瞬间禽兽摧毁自己营造出地所有气氛。

    “你要是从了我,不就能知道我大不大了。”

    陈忆瞪着眼睛,饱满地酥胸顿时股胀胀地剧烈起伏。混蛋,无赖,下流,痞子,这些词已经完全不足以来形容陆卓这个王八蛋。所以她很干脆地,直接把另一只拖鞋也给扔了过来!

    “噗通”一声,拖鞋有一次掉进了楼下泳池。陈忆双眼冒火地望着陆卓,咬牙切齿地说道:“给我滚下去把拖鞋给我捡上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