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一十八章 身份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浑身一震,瞳孔猛地放大。望着拿出一大叠文件慢慢翻阅地念院长她一颗心几乎都快跳出了胸腔。从她十二岁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靠着家里留下的那点遗产和自己聪明地头脑一路摸爬滚打到现在,却没有想到在这呢破旧地孤儿院中被人一语道破已经隐藏了十几年地身份!

    “你到底是谁,都知道些什么!”陈忆地语气里已经没有了往ri地冷静,整个身躯紧张地绷在一起,仿佛随时都能够扑上去找对方玩命。

    念院长望着变得焦躁不堪的陈忆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坐下,脸上地表情一如既往地平静:“恐怕你关心地不是我的身份,而是陆卓的安危吧?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不会给陆卓造成任何伤害,事实上,这么多年如果没有我的保护,他活不到今天!第二,你也应该很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是永远也不可能跟陆卓在一起的。哪怕你改名换姓隐瞒身份这么多年,到了真相大白地那一天你依然要迫不得已跟他分开。所以,恐怕这就是你一直不让陆卓得逞地缘故吧。”

    陈忆不出声,望着念院长那张脸,心里头已经将千百个身份跟他对照过,可是自己能够想起来的有可能的人却无一能跟念院长相吻合。这让陈忆愈发地感觉焦虑。她不允许有一个不明身份地人在陆卓身边离他这么近。

    念院长笑着点了支烟,随后平静地望着陈忆:“跟苏宝儿的关系不要那么僵,如果真的有一天陆卓不管不顾咬了你,你们两的关系可是直接影响到家庭地和睦。尤其,苏宝儿地真实力量远超曾经,现在和将来的你!”

    “我不是来听你说教的,我跟陆卓什么关系也不用你来指点。如果你不说,我自然会有办法查清楚。我想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你本人也会变得非常麻烦。”陈忆深深吸了口气,短暂地恐惧过后就是她彻底地反击。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弱点的人,对方既然每一句话都离不开陆卓,那么他的软肋已经暴露了。

    念院长没有说话,只是拉开了自己的抽屉,在里面翻找了半天才找出来一个银币丢给对方。

    陈忆接过手里的硬币,眯起地眼睛肿瞬间闪过一丝惊恐。手中地硬币是自己出生的时候家里人特意定制地纯银饰品,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百块。自己身上也有一块一摸一样的。那正面上大大地陈字已经说明了念院长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是陈家最好的朋友。而如今,能够将这硬币一直保存的,她想不出三个人。

    二十年前地那一场突变让陈家一夜之间消亡,留下的,只有不到十岁地陈忆跟姑姑两个人相依为命。直到她十二岁,姑姑才在重病中郁郁而终,留下她一个人。望着手里地硬币,陈忆不知道念院长想要告诉他什么,如果他真的为陆卓好,那为什么不说出自己地真实身份。既然知道了自己了地真实身份又有这枚纪念银币,那么对方在二十年前一定也是身份显赫地人物。看来对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开始为陆卓铺路。

    越是神秘地东西就越能够吸引人。对于陈忆来说,虽然知道了对方没有恶意,但是也并不等于陆卓现在就没有危险。作为陆卓身边跟他关系最近的人,陈忆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事情地来龙去脉弄清楚。

    “二十年前,只是陆羽跟严哲抢女人么?”既然知道对方不可能正面回答自己,那么陈忆也想知道对方对于那一段秘辛到底知道多少,毕竟在所有人心目中,当年的事情除了是一段痛之外,就只剩下绝口不提地默契。

    念院长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程思溪是全世界所有男人的克星,没有人能够逃过她那双眼睛。如果当年争抢的不是严哲和陆羽而是另外两家公子,恐怕闹出地动静会更加大。严哲当年的手法太过极端,但是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得到了权势,地位和程思溪。而陆羽,只能作为一个失败者仓皇离开。”

    陈忆没有说话,听到念院长口中那么赞誉程思溪她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我不认为她有哪点特别优秀,一个抛弃自己亲生儿子二十年都不闻不问地母亲,哼哼!至少,我觉得她没有那点比得上我。”

    念院长微微一笑,轻轻呼了口气:“身材相貌你上你都不比她差,但是气质上,你们两个差远了。程思溪是那种不用开口就能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哪怕只是皱一下眉头她身边也有大把的人愿意为她去死。你不是男人,不能理解能得到她对垂青是一件多么幸福地事情。事实上,你们两个就是两个极端。你强势,冷静,自立。而程思溪,却是只能跟一个强大的男人在一起才能发挥出她所有地能力同时将男人地能力彻底激发。”

    “你指的是在床上?离开陆羽不到两年就怀孕了?这的确不是那个年代的普通女人能做到的。我见过她,跟他关系还不错。只是在我看来,她那副整天忧郁地模样并不是在想陆羽父子,而是在挂念着严哲父子两有没有摊上更大的麻烦或者说,仅仅是为了她们开不开心!”陈忆毫不犹豫地讽刺着念院长口中的那个“近乎完美地女人”,同时,她也是头一次地将自己对这个“表姐”地看法第一次显露出来。

    念院长低下下头点燃了一支烟,将自己先前地反应瞬间隐藏。抬起脸,他还是那一副平静地模样笑着问道:“你还在为陆卓不值?”

    陈忆脸上难得地一红,哼哼了两声没有说话。她的确是在为陆卓不值,但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从小到大,她就被她最亲的姑姑灌输一个思想“在你的生命里,只有一个男人最重要。你要做的就是拼了命地武装自己,然后找到那个男人,帮助他,哪怕只剩下最后一滴血,也要为他变得干涸”。起初陈忆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到了后来,她渐渐地对这个观点感到痛

    恨。从小duli的她并不认为自己一出生就是为了谁而活的,知道后来她找到了那个一直被提及的男人。

    相处之下,她慢慢发现当时的陆卓只不过是一个没心眼又大咧咧地白痴,他什么都不知道,ri子也过得很安稳。虽然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但是陈忆却并不想破坏那时候陆卓开心地ri子。直到某一天,她发现陆卓已经被人盯上之后,才狠下心来离开陆卓,刺激他成为一个有yu望的人。

    观念地改变让陈忆发现自己越来越心疼陆卓的同时,也开始对他收到的一切不公正待遇感到愤怒。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因为理智地陈忆知道,自己地这种心理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陆卓的付出打动了自己,而另一个,则是他已经拿走了自己最重要地东西。

    深深吸了口气,陈忆恢复了自己地平静:“我只是在对同样身为的女人的程思溪进行质疑!”

    念院长耸了耸肩:“无所谓,你是什么xing格我一清二楚。陈忆,陈忆,这个名字都是我取的,为了纪念你的父亲!”

    陈忆一愣,随即淡淡一笑:“我倒是好久都没听人提起他了。不过他是我尊重的为数不多的男人?”

    “陆卓算其中之一么?”念院长突然挑了挑眉毛,问出了一个足以让陈忆手足无措地问题。

    陈忆一愣,随即条件反she地回答道:“那个混蛋,总是喜欢做一些自以为很好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从前还觉得他不错,现在却变得越来越混蛋了!”

    陈忆没有发现,他已经在不自觉中透露了自己真实地想法。而面前的念院长也已经带上了满脸地微笑盯着她。

    望着对面男人脸上那欠揍地表情,陈忆突然猛地一愣。那个笑容跟自己脑海中的记忆重叠,完美地契合度顿时让她知道了自己面前男人地来历。

    深深吸了口气,陈忆有些呆滞地望着念院长的脸半天没有说话。二十年了,自己一直在幻想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家伙,结果没想到见面的时候却更自己勾画出来地场景完全不一样。

    站起身来,陈忆有些眩晕地转过身去,她有些受不了自己得到地答案,但是却无法再找出一个更好地否定理由让自己冷静下来。

    “别告诉陆卓,明白么?”

    念院长笑了笑,同样叹了口气。陈忆地聪明才智还在他的想象之上,本以为陈忆要靠着自己更粗更多提示才能明白,结果没想到她的资质比起自己想象地要好得多。

    陈忆点点头,既然知道了念院长地真实身份,陈忆也知道他是绝不会伤害陆卓半根毫毛的。事实上,这个石阶任何人都可以伤害陆卓,只有他不会。

    走出办公室,陈忆悄悄回到了孤儿院地cao场边安静地望着正在给而工商长地工作人员刷卡地陆卓。她最大的优点除了聪明之外,还有懂得安静。只有懂得放开男人的女人才能把男人抓得紧,在这一一点上,陈忆已经到了炉火纯青地造诣。

    “陈忆姐!”

    一声大叫,从背后突然蹿出来地方孝诗差点把陈忆晓得叫出来。她转过头,轻轻拍着这个早就认识地小丫头,做出一副生气地模样吓唬道:“死丫头,你要吓死我啊?干嘛去了,老不见你人影!”

    “嘘~”方孝诗把食指竖起来做了个小声地手势,随后朝着陈忆小声道:“我刚才找厕所,发现念院长正在办公室里看照片。本来想进去跟他打个招呼,却没想到那照片里有我爷爷还有苏爷爷。而且那时候的念院长好年轻好帅啊!比陆卓帅多了!”

    “又瞎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话跟我说就好了。要是传到陆卓耳朵里估计你第二天又得肚子疼了!”陈忆笑着捏了捏方孝诗地脸蛋,脸上地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方孝诗虽然聪明,但绝对不是指的分析问题上面,或许她可以跟任何人相处得很好,但绝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家伙。

    想到这里陈忆不禁暗自擦了把冷汗,还好方孝诗脑子不怎么好使而且是第一个跟自己说的。否则要是传到了别人耳朵里,恐怕就够那人头疼的了。

    陆卓刷了卡,走过来望着两个正在窃窃私语地女人,二话不说直接抱住了肉丸子,贴着她的耳朵小声问道:“怎么?你们再说什么?”

    “我刚才看见......”

    方孝诗被陆卓一搂哪里还能记得两分钟前陈忆的jing告,当下脑袋一昏差点就把先前跟陈忆说的又给陆卓说一遍。吓得陈忆是整个后背全部湿透,差点叫出声来。伸手在方孝诗腰上狠狠静了一下,飞快的抢过方孝诗地花茶,险之又险地阻拦了事情败露。

    “孝诗刚才跟我说她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厕所,差点尿裤子。”

    陆卓笑了笑,轻轻揉了揉方孝诗地脑袋:“找不到不会问我么?你忘了,我在这住了差不多十年呢。”

    “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你把尿,干嘛什么事都跟你说!”方孝诗轻轻咬了陆卓地手臂一下,随后挣脱他的怀抱跑了出去。留下陆卓和陈忆两人面面相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伸手在有些发懵地陈忆面前晃了晃,陆卓笑着问道:“想什么?”

    陈忆猛地回国神来,摇头说道:“没什么,走了么?”

    陆卓点点头:“时间也差不多了,东西都配齐了,我去给院长打个招呼就走。你们先上车吧,晚上一起买菜。”

    陈忆撇了撇嘴,望着陆卓一副高兴地模样,有了半天还是没有开口问出自己先前思考地东西。知道陆卓转身朝着院长办公室走过去的时候才能得出声:“陆卓!”

    “干嘛?”

    “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