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一十七章 逼问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一群人端着碗坐在两张拼凑起来地长桌子上吃着饭,陆卓跟李妈妈和院长坐在一起,几个媳妇则是坐在他身旁。连同马修等人一起整整二十个人,看上去好不热闹。

    饭菜虽然只是简单地几样,但已经很久没有回孤儿院的陆卓却是吃得特别香。他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一天当中最开心的就是下午的时候跟李妈妈和老汪一起吃饭。因为只有在那时候,他的饭菜才不会被抢。

    对于陆卓来说这里的饭菜味道永远都是那么好。因为这里曾经养活他,让她至少能够活下去。而几个虚浮也对陆卓曾经生长地地方相当好奇,毕竟这是养育了自家男人的地方。她们也很想了解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养出陆卓这样即无耻又让人温暖地xing格。尤其是苏宝儿,她虽然同样是被收养的,但却并不是跟陆卓在同一个孤儿院。一想到当初陆卓刚进家门时那唯唯诺诺地模样她就觉得一阵好笑。

    坐在一旁地陈忆扒拉着饭菜,望着聊得正欢地一桌子人,眼神却始终飘忽不定地望着看上去普普通通地院长。所有人当中能察觉出院长不对劲的就只有她。倒不是陈忆比起南军或者马修还要敏锐,这完全是出自她本身的直觉。在他眼里,有些苍老和落魄地院长却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那偶尔展露出来地笑容,竟然显得无比熟悉。就好像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

    陆卓跟李妈妈还有念院长聊着这段时间来自己的变化,当他们得知陆卓这段时间地巨大变化之后也被惊得目瞪口呆,尤其是李妈妈,更是对陆卓的成长赞不绝口,极力夸赞陆卓是迄今为止孤儿院出去的人里面最有出息地一个。

    孤儿院已经很久没有来这么多人了。偶尔有以前的孩子回来也最多是带着老婆孩子。想陆卓这样拖家带口连媳妇带保镖女佣十多号人一起杀过来的还真是少见。所以一旁正在吃饭地孩子们也都非常好奇地打量着这么多人到底是从哪一下子冒出来的。

    孩子们吃了饭还不肯走,反正周末不用上课,能多看一会圣人也是好事,玩意要是能讨个红包地话那就更加好了。所以饭才吃到一半,桌子旁边已经围上了一堆娃娃,惹得母xing大发地唐曼和许逸云两人连饭都顾不上吃,直接围着一堆孩子团团转,又是给吃的又是给礼物。要不是两人身上带的东西实在有脸,就连陆卓给自己买的首饰恨不得都给送出去。

    陈忆望着忙活的不亦乐乎地两人突然开口道:“我之前已经给儿童商场打了电话,让他们送衣服和玩具过来。所以...如果你们在这么送东西,恐怕没多久你们就得到外面取钱了。”

    许逸云一愣,飞快地停下动作,她两手已经放在一起,正打算把陆卓送的手镯给取下来送出去。有些担心地看了陆卓一眼,许逸云赶紧把手收了回去。而他身边地唐曼则是把已经递出去的手机给收了回来。这群孩子,要说别的本事特别优秀可能还不足以说明什么,但忽悠人送东西得到本事那是绝对一流。这一点,从小在孤儿院生长地陆卓那是清楚的不得了,尤其像是两人这样母xing容易泛滥地家伙,更是对那种可怜巴巴又无辜地表情毫无抵抗力。

    悄悄对着陈忆挑起一个大拇指,这妞就是靠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东西并且加以弥补。如果家里多出这么一个聪明老婆,那一定能弥补其他人容易脑子发热地毛病。

    陈忆翻了翻白眼,意思很明显,她只是办事的,买单这种伤筋动骨的事情还得陆卓亲自cao刀。

    苦笑着摇了摇头,陆卓心里头对于这个到现在还没攻略的女人是越来越喜欢了。这么一个做事明了又知进退,懂分寸的女人要是落在别人手上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吃过饭,儿童商场地两辆大卡车已经停在了孤儿院地cao场里,其中一辆摆满了各种各样地新衣服,从大到小什么款式都有。而另一辆,则是摆满了大中小型地各种玩具。

    陆卓点点头,望着孤儿院里已经有些年头地设备,一咬牙,直接全部换掉。

    老汪和李妈妈站在陆卓身旁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这下子她们能够跟相熟地人挺直了身板吹牛了。陆卓出手这么大方,绝对好跟外面的人好好显摆显摆。

    念院长笑眯眯地望着开心得不得了娃娃们,眼神里始终是一片平

    静,既没有显得特别高兴,也没有半点地兴奋。三两个孩子从陆卓身旁走过,一副闷闷不乐地模样,走过陆卓身边地时候还狠狠白了陆卓一眼,搞得陆卓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想都不明白自己酒jing是哪些地方做得不好得罪了人家。

    念院长走到路桌身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搞不明白为什么人家得了你的好处还一副跟你不对付地摸样吧?”

    陆卓撇撇嘴:“应该是本xing就这样吧,毕竟是没爹没妈地孩子,偶尔有一两个xing格特别冷淡地也很正常。大概她们根本就不喜欢这些,是李妈妈硬逼着她们选的才把她们惹生气了。”

    念院长笑了笑,直到现在陆卓还认为是xing格上差异才让刚才那两三个孩子对自己不满。他虽然聪明又懂得算计,但是在平常的时候说到底还是个没心没肺地混蛋,更加不会去算计小孩子心里头想什么。

    “你错了,那些孩子不是因为xing格本身偏冷才对你不满,而是因为没拿到更多他们想要的才怀恨在心!”念院长望着先前几个孩子的背影笑着跟陆卓解释。

    陆卓一愣,呆呆地望着念院长。他怎么都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年纪轻轻就不念好地白眼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下次无论是谁东西都得先想好了。否则怂了礼物出去还落个白眼谁受得了。

    念院长见陆卓表情古怪,当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道:“你也不用这么沮丧,着世界上龙腾那么多,你不能让人人都觉得你是好人,更不能让人人都喜欢你。被两个小孩子翻了白眼也不算个事,人总会在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把人得罪了。所以,千万别想八面玲珑面面俱到。”

    陆卓有些发懵地点点头,院长说话永远是那么一针见血。在这个世界上做人的确难,今天虽然是两个小孩子,但谁知道自己哪天什么时候在不清楚地情况下得罪过人?

    这年头,人的心理是很yin暗很扭曲的。一不小心就会把那些心理变态的神经病给得罪了。大哥比方,自家媳妇生了娃放串炮仗庆祝一下本来应该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可谁知道哪家媳妇生不出娃的会不会恨上你?

    再比如,吃饭的时候,自己给苏宝儿夹菜却忘了给唐嫣夹。不管那菜唐嫣爱不爱吃,心里头都会有点不高兴,都是一家人,凭什么给她夹就忘了我?我不喜欢吃那菜你不会挑一个我喜欢的?就算你挑了我喜欢的那又凭啥跟苏宝儿的不一样?虽然陆卓家里没这情况,但是婆媳之间经常为了这种鸡毛蒜皮地小事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

    做事情容易得罪人,不做事情同样容易得罪人。街上一老太太倒地了,不是你撞的,但很可能在一旁由于地你就被拍成视频传遍天下成为反面典型。因为你没去扶。

    时代在进步,人心也变得越来越功利浮躁,从而衍生出一种完全扁他其扭曲地心态。不管事情有没有伤害到自己,也不管事情有没有跟自身利益挂钩,就是有混蛋喜欢拿着别人地事情来说三道四,搞得自己好像当事人一样借此来宣泄平常生活中收到地不公正待遇和压力。

    陆卓没想到现在的娃娃小小年纪竟然就有这样yin暗地心理,但是没办法,又不是自己孩子,最多到时候等他们长大了让这世界又多出两个混蛋罢了。陆卓不是为人,没有普渡众生的心态和能力。能做多少,全看心情。

    念院长望着乐呵呵地陆卓,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作为孤儿院地院长,他一天到晚地事情不必陆卓少多少,有时候为了维持孤儿院地生计甚至还要承受比起陆卓更大地压力。现在陆卓一出手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今年一整年的预算都轻松了下来,念院长琢磨着应该可以把招工地公子定得高一点,剩到出去了半天也找不到人。

    靠着大楼角落晒太阳地陈忆跟着念院长一起消失在拐角,跟在他后面一起进了办公室。

    关上门,陈忆望着念院长,脸上的表情极其严肃。不等对方坐下,陈忆直接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对陆卓隐瞒身份?你有什么目的?”

    念院长坐在办公桌前,朝着陈忆做了一个“请”地收拾,随后拿起了办公桌上地老花镜戴上:“小姑娘好jing明,可就是xing格还不够沉稳。你是陈家最后的那个小女娃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