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一十三章 谈心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第二天一早,还没有从睡梦中醒过来地陆卓就被唐远毅的电话吵醒。书友上传〗对于陆卓昨晚上送的“礼物”唐远毅非常满意,特意大清早地叫陆卓来陪他去喝早茶。

    无奈地陆卓只轻轻地撇开方孝诗和苏宝儿搭在自己身上对手脚慢慢翻身下床。洗了个早之后就直接除了家门。

    唐远毅喜欢广式的早茶,尤其钟爱海鲜粥和叉烧包。而几人常去地松鹤楼,就是上海最著名地广式酒楼。

    再上六点半,叫了一桌子东西的唐远毅早已经坐在了二楼靠窗地地方乐呵呵地望着下面。一边听着一旁台子上一男一女用最正宗地吴语弹唱着老式地昆曲。他手指敲打着桌面,和着拍子摇头晃脑地在轻轻跟着哼,偶尔睁开微闭的双眼看一下下方有些清清冷冷地街道,抿一口杯子里的龙井,显得无比地惬意。

    一身运动装地陆卓走上二楼。他虽然是开车过来,但却是把车子停在了附近之后跑步到的这里。因为他之后,让唐远毅一个人享受一下这久违的早起和好心情才是最应该做的。

    “唐伯伯!”陆卓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满是阳光地脸上带着弄弄效益,根本看不出他就是昨晚上那个在严天浩别墅里杀伐果断满横跋扈地家伙。反倒是另加男孩一样充满亲和力。

    唐远毅笑眯眯地望着陆卓,故意做出了一副不满地模样说道:“该改口了,什么时候你跟唐嫣商量商量,就算不领证,也得先摆酒了!”

    陆卓有些脸红地笑了笑,聪明地没有答话。他已经跟几个媳妇商量过了,等到了实际成熟的时候自然会光明正大地给她们摆上一千桌地酒席光明正大地将他们明媒正娶。

    唐远毅见陆卓不说话,也知道他心中有着自己的打算,当下不再多问,只是望着陆卓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陆卓,今天你唐伯伯心情好,特意起了个大早来这里吃早餐。我跟你说,这里的水晶虾饺跟海鲜粥可是一绝啊!不说别的,就说这鲜味就不是普通地粤菜馆能做出来的。来来,尝尝看。”

    说着,唐远毅竟然主动地把一笼虾饺地道了陆卓面前,还要起身为他盛粥。

    这下可把陆卓给吓得不轻,赶紧起身来拦下了唐远毅的动作。然后恭恭敬敬地给他将面前的茶盏重新倒满在给他把早餐全部摆好之后才坐回到椅子上。虽说自己跟他去那个愿意现在是在合作,但毕竟自己另一个身份是人家女儿的男人,怎么说也是小辈。陆卓可不是什么都不懂地二愣子傻乎乎地以为唐远毅会很高兴给自己端碗。

    “哎,老了,老了啊!以前我还经常跟几个老哥们坐在这里望着窗户外面偶尔经过的漂亮女人,然后叫阿强去查身份查来历。那时候还有jing神在那么多女人之间来回转,而且一点也不觉得累。没想到几年过去,我已经老得连早餐都不想起来吃了!”唐远毅感叹医生,望着窗外街上的绿化带中新长出来的嫩草,好像有感而发一样地说道:“陆卓啊,你是年轻人,有活力,有冲劲,否大胆也够聪明。但是呢,岁月四季,草木兴衰是不可逆转地道理。人有兴旺摔落也是一样。你现在可以在这座城市只手遮天,但不代表你可以永远这样下去。所以,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唐远毅望着陆卓,有些老迈地脸上头一次流露出真诚地热切地表情。仿佛把陆卓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样,望着陆卓眼神里满是关心和期待。

    陆卓点点头,恭敬地给唐远毅的茶盏加满。他知道唐远毅这实在敲打自己昨天晚上的过分。强闯民宅,强取民女,杀人和伤人。这几条任何一条如果曝光出来他的位子都将坐不稳。他并不关心唐远毅哪里知道的这些消息,事实上,作为上海商业的龙头,唐远毅如果连这点渠道也没有,那他还不如一个街头混混。只是陆卓心中,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唐伯伯教训的是,我也知道我昨晚上过分了些。最后那条人命,我不应该那么草率!”陆卓虽然不赞同唐远毅的想法,但是尊老爱幼还是懂的。尤其一旁坐着的还是自家老泰山,那就更不能胡说八道惹他不高兴。否则的话这边前脚刚走,那边唐嫣就得给自己打电话让回家跪遥控器。

    “胡说!谁告诉你我是这个意思!”唐远毅眼睛一瞪,

    身上骤然间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气势,仿佛一头狮子一样紧紧盯着陆卓:“你昨晚上既然已经那么过分,为什么不再过分一点?把人赶走就没事了么?她们依然可以随时聚在一起,而且因为你的打击,她们将会变得更加团结!而且还会对你怀恨在心!所以,既然决定要做,有时候就不能讲情面!虽然有句古话叫‘仁者无敌’但是同样有古话叫‘斩尽杀绝’!做人可以平庸,但是要想做一个人物,那就必须要心狠手黑做事果断。你把她们赶走,给了她们一次机会,她们不但不会感谢你,反而会恨你破坏了她们的生活。所以,虽然说能不得罪人就尽量不得罪人,但是一旦决定了,就得把事情做绝,作死!这样才能让人没有翻身后捅你一刀的机会!记住,能行他人所不能行者,上位也!”

    陆卓心中猛地一跳,随后立刻明白了自己昨晚上最大得到错误在哪里。不光留下了严天浩这个后患,还留下了一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使绊子的隐患!这些人要么不报复,要保护起来,绝对是在最关键的时候。

    幽幽叹了口气,陆卓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这件事的确是我的失误,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

    点点头,唐远毅端起茶杯慢慢抿了一口:“嗯,知错能改,才能变得不会犯错。这点小事算不上什么,但你没有发现才是最大的问题。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那些人,无论男女都已经被我打发了。运气好的也没有机会能够再对你做什么,运气不好的,哼哼!”

    陆卓转过头,呆呆地望着悠然品茶地唐远毅,直到这时候他才看清楚这个老态龙钟带着一副疲态的老头虽然已经老了。但是却依然是那个曾经驰骋风云的上街龙头。他的经验和出事手段,都是经历过无数场磨难慢慢练就的,光是阅历一条,就足够陆卓慢慢去参悟。

    人生中最可怕的不是磨难,也不是低谷,更不是对手或者环境,而是选择。一个难以下定决心地选择,往往能让一个人在决定之前就整个崩溃。而一个错误的选择,却能够直接毁掉一个人积累的一切。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物,那就必须将自己做错选择的概率降到最低,并且每一次都要做出对的判断。

    站错队,这个能够让人顷刻间覆灭的命题对陆卓来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因为他注定不可能跟严家有什么亲密关系。所以,跟方家,跟唐远毅的联手就成了他唯一对路。既然本身已经无法再计较错误,那陆卓的每一步,都只能是小心翼翼,险之又险地保存自己。

    现在,他距离自己的第一阶段已经无限迫近,如果一切顺利,在他击败关毅轩之后,脚下的这座城市,将会归他所有。而现在,能给他的容错率已经越来越低。

    “严天浩那边不会主动对你做什么,要下手也只会是关毅轩。所以,这段时间你最重要的,还是把一切放在他身上。”唐远毅放下茶盏,端起面前的碗轻轻锤了锤,随后慢条斯理地品味着碗里的海鲜粥。他是在告诉陆卓,其他的事情可以不用管,先把关毅轩击退才是最重要的。

    点点头,陆卓深深吸了口气:“我昨天的目的就是这个,姚黄河和梁煜靠不住,关毅轩的能力又还没展现。现在如果不逼他一下,等他准备好了恐怕措手不及的就是我了。”

    唐远毅放下碗,擦了擦嘴:“嗯,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点准备对付关毅轩,其他的事情不用管,我和刘山会权利支持你。那五十亿,就当是唐嫣地嫁妆了。”

    陆卓笑了笑,没有说话,五十亿的假装,恐怕也只有有钱人才能这么随意地送出手。但陆卓很清楚,将来自己赚了钱回了本还是要还的。不过既然唐远毅能这么说,那就表示自己已经彻底被他当成了一家人来看待,否则的话,老谋深算地唐远毅是不会跟自己说这么多掏心窝子又充满教育意味地话的。

    两人聊着聊着,一个女人的身影突然从陆卓背后走到了两人的桌子旁。陆卓转头一看,不禁大惊失se。竟然是关毅轩身旁地水柔。此刻她依旧是浑身地绣龙旗袍,长发高高挽起。一双眼睛带着无尽的寒意死死盯着两人。

    唐远毅抬起头来,望着水柔充满杀意地目光不禁微微一笑:“知道上一个想对我不利的女人是什么下场么?”**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