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一十二章 蛮横舞会(终)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丝毫不理会还被掉在半空的曹璀,严天浩赤着脚才过了纯白的羊绒地毯,在所有人地注视下走到了陆卓面前:“别给脸不要脸!”

    陆卓笑了笑,咬着烟头朝后面退了两步:“好,既然你给我面子,那我也不能太失礼了。【-)来来来思明,我们坐下,等着严大少地聚会结束。也看看所谓的高端人才是怎么进行她们口中地‘高级行为’的!”

    陆卓说着,已经一首一个把两个男人从沙发上提了起来。随手扔开,就这么咬着烟头带着余思明做到了沙发上。拍拍手,陆卓示意可以继续,脸上那嚣张跋扈地表情比起严天浩意气风发地时候更加令人讨厌。只是这一次抢在他手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暴力,永远是世界上最简单也是对一切都最有效的执行方式。手里有钱,或许能够买到一切,单手手里有枪,那就能轻易地摧毁买到地一切。现在陆卓手里有绝对压制对方的实力,所以不管是严天浩还是关毅轩,都得乖乖站着不能有丝毫异动。绝对的力量产生绝对地服从,陆卓觉得,自己现在跟她们的关系才像是真正地主人和仆从。

    “你到底想什么!”严天浩盯着陆卓,咬着牙半天才压制住内心的怒火。他不过是来参加一次聚会,没想到才刚开始就被这条癞皮狗给盯上。而且现在陆卓一副大爷的架势拿着自己命来威胁自己,想要的恐怕远没有这么简单。

    轻轻地将手里的烟头扔到了地毯上,价值上百万地羊绒地毯就这么被陆卓一个烟头报销。他望着关毅轩,随后再把头转向了严天浩:“记住,你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我的心情。所以,尽量不要用让我不开心地口气。”

    “这里!”陆卓指了指脚下,神情嘲弄地望着严天浩:“是我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属于我,你既然走了进来,那就是你自己把自己的命交到了我手上。我虽然不敢说能够在干掉你之后不被报复,但我敢说就算我现在干掉你,再干掉周围所有人,我依然有时间在报复来到之前离开。所以嘛,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先弄明白自己的立场,然后才敢开口说话。”

    “你以为我怕你?”严天浩站在陆卓身前,一张脸已经yin沉至极。如果陆卓再继续刺激她,恐怕他的忍耐力也会被逼至极限。

    对于这个血缘上的“弟弟”陆卓是没有一点好感,并不只是单纯地没有感情或者处于对立面,而是因为严天浩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陆卓本能地就感觉到一阵厌恶。那种从一开始地对你感让陆卓恨不得立刻抢过南军的手枪直接干掉对面的严天浩,只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划不来。

    如果在干掉严天浩之后能够让法甲立刻干掉严家这这边的所有势力然后把严哲逼在他自己的地盘上不敢动作,那陆卓早就毫不犹豫地让南军扣下扳机了。只是他知道,这么做不可能。所以,这次他来的目的,除了耀武扬威之外,就只有被吊着的曹璀。

    作为一个差点让唐远毅倾家荡产地女人,陆卓清楚地知道唐远毅对这个生平犯下的最大错误有多痛恨。所以,把他带走交给唐远毅,也算是还了自家老泰山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而且这么一来,就等于把唐远毅彻底绑在了自己身上。对严天浩的女人下手,这件事情足够严家把她当成死敌,而到时候,唐远毅为了自保恐怕也没办法在留一手准备后路。

    虽然说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但是陆卓知道,唐远毅大心底里想要亲手结果这个差点让自己完蛋地女人,所以陆卓一点也不担心唐远毅会看出自己心里地小算盘。好好玩一把严天浩才是硬道理。

    朝着关毅轩勾勾手,示意他过来。

    陆卓笑眯眯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地关毅轩,陆卓突然想就这么干掉他,也算是免去了自己的后顾之忧。毕竟留他多活一天,自己就多一天麻烦。而且这个混蛋还曾经绑架了自己媳妇,光是这一点,陆卓就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记得,上一次你几个电话就让我围着上海市转了一圈,然后又让我爬上了七十多米的摩天轮。虽然没怎么受伤,但这么大个人情不能不还。”陆卓摆摆手,一旁地马修已经猛地传了出来,一拳狠狠击在了关毅轩地下巴上,将他整个重重击倒在地。

    还没等关毅轩爬起来,马修的大脚已经高高抬起。一声清脆地骨裂,关毅轩地左臂手骨被马修的大脚瞬间踏碎。令人心悸地骨碎声飘荡在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地大厅中,让所有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yin影。

    角落里地水柔浑身紧绷,眼中带着浓烈地怒火想要出出来找陆卓拼命。可是凯瑟琳yin冷地眼神却如同毒蛇一样在他身上不停扫视,只要她有任何不轨地企图,凯瑟琳身上剩下的四柄匕首绝对会有一柄割断她的脖子。

    关毅轩没有叫喊,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虽然剧痛让他本能地皱起了眉头,但是两眼中地神态却依然是那么放松和高傲。他站起来,左手臂无力地掉在自己身旁,马修的下手很准,既能够用最简单的方式让人承受最大对痛苦,又不会让人因为剧烈地疼痛而昏厥。至于手臂上的伤,想要完全治愈,至少也要大半年的时间来调养,而且还不算马修脚上的小动作给自己留下的后遗症。

    陆卓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先留着关毅轩。因为他不但是阻拦自己的屏障,也是阻拦严家的屏障。如果自己现在干掉他,那么受辱的严天浩立刻会倾尽严家的力量对自己进行打击,在自己羽翼未丰之前,关毅轩怎么说都还能在某些方面让严家相信他,从而变相地成为自己的缓冲。

    万事借有两面xing,哪怕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从某种方面说,也能对自己产生意想不到的好处。剧毒能够害人,同样能够救人。所以,陆卓如果想相对平稳地发展下去

    ,关毅轩还不能死在这里。

    “这是替我媳妇们跟逸云还给你的。从今往后,她跟你在没有任何瓜葛。”陆卓一拍手,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我们也该谈谈正事了!严天浩,那个女人我要带走!“

    陆卓朝着被掉在半空中的曹璀撇了撇嘴,凯瑟琳立刻上前。手一挥,锋利地匕首已经割断了掉在天花板上的红绳。一伸手,已经把曹璀的身体稳稳接住。

    落下来的曹璀猛地一惊,张嘴就大叫起来:“主人,救我!”

    “啪!”

    向来不懂得什么叫人道主义的凯瑟琳根本没有善待战俘这样的概念。反手一个嘴巴直接抽晕了乱叫的曹璀。在她看来,陆卓没有说明自己不能对他动手,那就表示自己有一定地权力去处置这个看上去装扮极其古怪并且充满了恶心味道的女人。

    严天浩面无表情地望着凯瑟琳将曹璀带到陆卓身后,直到陆卓又点燃了一支烟之后她才开口说道:“我的人说带走就带走,你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吧!”

    陆卓站起身来,猛地站到了严天浩面前,几乎是鼻子贴着鼻子朝着对方冷硬地说道:“我现在就带她走,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可以不后悔!”严天浩望着陆卓,不自觉地超厚微微挪动了半分。陆卓身上那张狂霸道的气势压在他身上,让他感觉一阵气闷。就像是有人硬生生掐住了自己的喉咙,在他面前,哪怕是大口一点地呼吸都变得无比费力。

    “听着,我不像方严牧那样温柔,如果你再踏进这里一步,我就拧断你的脖子。你可以质疑这句话的真实xing,当然,我会替你印证!”陆卓转过身,望着场中的一应俱乐部会员们高声道:“你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结果连最基本的人格和骄傲都无法保证。既然这样,那你们也不用活得像个人了!我给你们二十四小时,滚出这座城市。如果在明天这个时候还有任何一个人呆在上海,哪怕是在郊区,我也会证明给他看永远不要质疑我说的话。记住,在我依然有随时干掉你们实力之前,永远不要回来!”

    说完,陆卓转过身,带着无与伦比地威势慢慢转过身去大摇大摆地准备离开。

    “哼,你以为你是谁?皇帝么!告诉你,不管你又多大的能力,我都不会离开,如果你要对付我,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这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狂妄!”还是刚才那个男人,他站起身来牵着自己的女人在陆卓身后不停地叫嚣这,仿佛根本不把陆卓放在眼里。

    陆卓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将手里地烟头朝着身后弹了出去。忽明忽暗地烟蒂在半空中掠过一道完美地弧线,准确地打在了男人的胸口上,立刻将他烫得跳起来。而在烟头落地地一瞬间,男人地脖子上也多出了一把直插地匕首。凯瑟琳如同什么也没做过一样跟在陆卓身后慢慢朝前行走,只是从男人直挺挺倒下的尸体和惊恐地眼神中同时映衬出一个恶魔的身影。

    所有人都被吓傻了,望着光明正大离开地几人没有人敢在开口说半个字。就连严天浩也没有想到陆卓竟然会在自己面前干掉自己的客人!直到陆卓消失在所有人眼前都还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做出任何举动。而那临走前的话,也仿佛魔鬼地狞笑一般回荡在所有人心头。

    “靠着虚假地支配感建立起来的自信在力量面前就跟垃圾一样让人恶心。不管你是谁,永远不要拿着自己的生命去质疑一个能够随时取走它的人,尤其在你还没穿衣服的时候!”

    狂妄,蛮横,暴戾。陆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骄傲地野兽一样让所有人感到害怕。他们之中大多数人不过是高级白领和金领级别,虽然见识过不少人xing地yin暗,但却从来都没见过这样残酷直接地手段。紧紧是为了一句话,陆卓就能轻而易举地置人于死地,这样的手段比起他们玩的那些游戏简直就如同巨人跟jing·虫一样的区别。

    直到陆卓足足走了有十分钟,严天浩才猛地反应过来。狠狠盯着关毅轩,几乎是用尽全力地一耳光抽了下去:“给我干掉那个混蛋!干掉他,我要他死无全尸!还有他的女人,不管是谁,给我统统干掉!听到没有!”

    关毅轩滴着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可抑制地凶暴,应声道:“是,少爷!”

    “给你两个月时间!不管是他还是唐远毅和刘山,总之,她们三个给我连根拔起!如果做不到,你就自己把自己切碎了喂狗!”严天浩几乎是咆哮着朝着关毅轩凶狠地发泄,几乎是要将关毅轩生吞一样地狂吼。

    一场私人聚会,到最后竟然演变成陆卓来耀武扬威的场合。无论严天浩有着怎样聪明地大脑,都不会想到陆卓此行地最大目的。

    黑se的蝙蝠慢慢驶进了失去,开着车的余思明望着陆卓突然开口问道:“曹璀应该不是你今天的第一目标吧?”

    陆卓点点头,望着车窗外的夜景,突然笑了起来:“当然不是,我还没有无聊到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就去耀武扬威的程度。今天的目的不是曹璀,也不是严天浩,而是关毅轩!”

    余思明一愣,随即立刻明白了陆卓的意思。被折辱的严天浩肯定回按耐不住报仇地yu望向关毅轩施压,而比喻无奈地关毅轩也会提前将他的计划展开。仓促之间的变化,无论关毅轩怎么聪明都无法弥补时间短暂带来的漏洞。而已经准备好的陆卓,却能够很好地将关毅轩地一切行动应付下来并对他造成最大限度的打击。

    手指敲打着膝盖,陆卓突然笑着说道:“我打赌,二十四小时之内,关毅轩身旁的那个女人会来找我麻烦!”

    余思明一愣,随即苦笑道:“好厉害地算计,希望她能在凯瑟琳手下撑过三分钟!”**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