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零九章 出气筒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怎么也想不到被自己打断手脚的左帅竟然就是左青的亲弟弟,而且为了这事情左青还提前结束了自己为期一年的赴美学习,专程赶了回来去医院看望自家老弟。而当她多方打听之下知道凶兽竟然是自己同事的时候更是一肚子火其,想也没想地就把直接拨通了陆卓的号码。

    自从去年十一月份一来,左青就因为表现优秀成为了星辰公司赴华尔街的特派员专程到美国学习一年。而消失了大半年的她却因为自己弟弟差点被陆卓打成了残疾人而果断结束了自己的学习立刻赶了回来。而当她看见躺在病床上几乎奄奄一息地左帅时几乎当场疯掉。特意拍到jing察局要求见凶手,结果得到的却是行凶者已经被保释地答案。

    还没等气恼地左青恢复理智,她的朋友就已经把从网上下载下来的视频摆在了她面前。而陆卓当时带着人站在校园里嚣张跋扈地模样出现在他面前时,她几乎恨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下来。而在这之后,她特意找了这半年来陆卓所有的资料,包括明里暗里的手段都用尽了。最后,在陆卓回来的前一天,她加入了有着陆卓死对头农显奇的星辰公关一组。

    星期二,回来休息了一天的陆卓在一大早大摇大摆地提着一袋子锅贴和都将搂着唐曼和赵笙走进公司,趁着还没多少人的时候直接领着两个媳妇把唐曼的办公桌改成了临时早餐台。

    两个女人好像已经习惯了被陆卓嚣张跋扈地搂着乱转,对于其他人异样地目光根本不在乎,虽然一大早的公司里还没几个人,但是在来的时候还是被打扫卫生地大妈看见了。相信用不了一个早上,三人的关系就会被范逸臣无数个版本传遍整间公司。只是三人现在的这幅态度,根本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早餐照吃,照样**,照样没羞没臊。既然都住一起了,那公开也是迟早的事情。与其躲躲闪闪的,倒不如大大方方被人家知道,又不是见不得人。

    陆卓夹着一个锅贴叽歪着塞进唐曼嘴里,同时嘴里还咬着一个跟一旁对赵笙腻歪。活脱脱一副和谐家庭地典范。玩了一通回来,陆卓跟几个媳妇的感情变得更好了,虽然还远没有到能够把媳妇们一起带到房间里大被同眠的境界,但也算能够相处得极其自然。

    唐曼在吃了几个锅贴又喝下去半杯的豆浆之后已经有些饱了。拍着自己的肚皮把自己面前剩下的那一点推给了陆卓:“我吃不下了,你帮我吃了吧。”

    陆卓转过头,斜着眼睛忘了狐狸jing一下,吓得唐曼鲁克把东西拿了回去硬塞着吃下。虽然过去了好几个月,但是距离陆卓让自己长胖的目标却是没有一点结果,所以在陆卓望着自己瞪了一眼之后,聪明地狐狸jing果断知道了如果自己不吃完这些锅贴,陆卓就会把自己吃完。

    哼哼两声得意地忘了唐曼一眼,陆卓撇着嘴笑道:“看看人家赵笙,这镇子足足胖了一圈,再看看你,一副吃了不认账地典型。要是再长不胖谁放心让你生儿子!”

    唐曼脸se一红,抬起自己的眼睛望着陆卓小声说道:“我就是这种体质嘛。”

    陆卓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唐曼的脸蛋:“还敢顶嘴!赶紧把这些吃光楼,就算不能长胖起码也得壮实点,看你那模样,每次动两下就气喘吁吁,明显的体质较弱。”

    无奈地唐曼只能小声地“哦”了一句,随后强忍着股胀胀的肚皮把剩下的小半早餐吃了个一干二净。陆卓一句“生孩子”彻底点燃了狐狸jing心里深藏地母xing。她知道要跟陆卓成为合法夫妻的确是有难度,但是要能给自家男人生个娃还是很简单的。

    唐曼正吃着,办公室地大门被人一下子用力推开。一脸铁青地左青猛地闯了进来,望着温馨地一家子猛地一愣,半天没有说话。知道陆卓转过身来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过来的目的。

    “好啊,我还以为你辞职了呢。没想到公司的传言竟然是真的!曼姐,你竟然跟这种男人在一起,而且还有赵笙。哼哼,这下子整个公司都知道了,我看你们还怎么有脸!”左青瞪着陆卓,一见到他那根本无所谓地表情就觉得一阵光火。

    陆卓望着左青带着浓浓怒气地脸蛋,突然皱着眉头说道:“你倒是提醒了我。不过不要紧,说我没关系。但要说我媳妇,那就直接把牙全都打碎了丢进医院让他住两个月!”

    包括唐曼和赵笙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没想到陆卓竟然说出这么满横跋扈地话来。那充满强硬保护意味的话让两人明白,陆卓这绝不是在开玩笑,他有能力也绝对会在事情发生之后这么做。只是这么一来,恐怕他的名声会被彻底搞臭。

    “你以为你是谁?皇帝么?我告诉你陆卓,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以为你在伤了人之后能够逍遥法外一辈子,那不可能!我弟弟的事情还没完呢!竟然只是为了一次小误会就把人打成那个样子,你果真是个市井无赖!”左青已经气疯了,陆卓那种无所谓地表情让她从心底里后悔在当初面试的时候没有强行阻止唐曼录取陆卓。

    “够了,左青!如果你是来谈公事的,那就有话直说,如果是来谈私事的,那就尽快约个时间等下班之后再谈!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这是你仅有的时间了。”唐曼到底是公司的二把手,一身气势可不是盖的。虽然对着陆卓被他摸两下就毫无办法,但是对别人还是很有一套的。竟然有人赶闯进自己办公室指着自己男人的鼻子破口大骂,要是不还回去自己以后还怎么在见人。

    陆卓站起来把唐曼按回了椅子上,轻轻揉了揉她和赵笙地长发,随后转过身朝着左青说道:“有什么话到我办公室吧!”

    左青点点头,冷笑道:“算你还像个男人!”

    陆卓没有出声,只是直接绕过了左青走出了唐曼的办公室。吃个早点都被人打扰,要是因为这个印象呢自家媳妇

    一天的心情那就不好了。身为男人,既然要在晚上的时候搂着人家睡觉,那就必须有在白天为人遮风挡雨的觉悟。

    坐在自己大红se的办公椅上,陆卓点了支烟,就这么盯着左青。脸上不屑地表情显而易见,让左青恨不得把他那张脸给撕碎了。

    “你想听什么?解释?没什么好解释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立场不同,观点不同,谁也别指望谁会赞同对方的想法。至于道歉,那更是扯淡!”

    陆卓的立场很坚定,既然有人动了自己十几年的老伙子,那没送对方进火葬场就不错了,还指望自己道歉,那根本不可能。他虽然对女人客气,但还没到见着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的地步,人家摆明了是来找茬的,所以也没必要给人低三下四低声下气。

    左青望着自顾自打开电脑看新闻地陆卓,气得半天说不出话。这人简直太傲慢了。不但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反而还一副倨傲地模样,简直是不可理喻!

    “你等着把,我会为我弟弟找回来的!”左青望着陆卓爱搭不理地模样,也知道再继续发飙根本没用。对于混蛋来说,只有找到他在意的方式才能打击到他。

    望着转身就走的左青,陆卓突然出声叫住了对方:“等等!”

    左青一愣,回过头望着陆卓冷哼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指教?”

    陆卓摆摆手,把自己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之后才吐着浓烟解释道:“没什么,只是你既然找上门来了,我也不能没点表示。的确,我文化程度不高,读书也不多。自然你跟我提什么素质也是无济于事。只是我想跟你说的是,你口中的‘小误会’却让我朋友在医院躺了足足一个星期。如果不是他家人回来不想让他们更担心可能时间还得长一点。而如果你想要用同样地方式找回来,我可以保证下一次绝对会比这一次更疼。当然,如果是针对我,随时欢迎!”

    左青望着陆卓,不算大的熊皮被气得几句起伏,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陆卓这个混蛋竟然只为了小孩子之间的争风吃醋就能把一个阳光少年从教室里提出来打断四肢,这爱古代根本就是梁山人物的作风!哪怕是自己弟弟不对,他也可以报jing来处理这件事情,凭什么滥用私刑。说到底,他还是个喜欢自作主张并且素质低劣地混蛋!

    “好,这可是你说的!希望你今年的五个亿能够完成,否则的话,恐怕我们又要多相处一年了。我保证,这对你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酌情说完,径自摔门而去。

    陆卓撇撇嘴,心里头没有丝毫的一,反而有点无奈。现在平白无故又多出一个死对头,看酌情的模样,加入一组摆明了是要来跟自己抢生意。以她的能力,恐怕自己往后的ri子将会更加艰难。但陆卓心中一点也不后悔,毕竟是他老弟作死在线。

    人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有胆子寻衅滋事,那就要有被打击报复的决心。否则的话,老实躲在家里玩游戏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门外面站着的人望着左青出来,纷纷避之不及。尤其是一脸兴奋的刘倩,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增长脸上都带着浓烈地笑意。陆卓这个王八蛋终于到了被人欺负的一天。看来自己在这家公司带着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还能看着有人跟他对着干的场面。而且看左青那张铁青的连,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引起的,恐怕两人的局面将会演变成武侠里面的不死不休。

    对于门外被人围观的情况,陆卓是一点都不清楚。三天没做正经事,他也积累下来的很多事情。毕竟手头要处理的终不能丢给赵笙和唐曼,自己也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才能够养家糊口不是。

    连续一个星期,陆卓是忙得不可开交。左青的话不是说说而已。一个星期七笔生意,左青硬生生抢去四笔,只留给陆卓三笔加起来不到一千万地小生意。而且看他那狂热地模样这还只是个开始,以后还有什么真心不好说。

    郁闷地陆卓没打算把这事情告诉几个混蛋,否则苏齐知道了肯定回自责。无奈地他只能找了自己的新朋友出来希望能够有人听自己放屁。

    松鹤楼里,陆卓郁闷地拿着一个茶壶直接朝着嘴里灌,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就这么被他当作自来水一样喝了个jing光,而面前一桌子电信也被他啃得像是被粗暴地强jian犯蹂躏过的小姑娘一样,狼藉一片。就在刚才,下午的时候,自己跑去一间原本已经谈好的公司准备签合同。结果到了那人家却说:“做小姐之前来过了,合同已经签给了一组。”

    虽然打击不大,但是输给一个小姑娘还是让陆卓感觉满肚子不高兴。

    余思明在一旁望着憋屈得不行地陆卓,突然笑出了声。他没想到外表看上去强硬无比的厚脸皮混蛋竟然会在明面上被一个小姑娘折腾得死去活来。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人家左青是专业的,而陆卓只是一个半道出家的假和尚,在专业上比不过人家也很正常。而且以他现在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得了得了,别一个人生闷气了。不就是一个小姑娘抢了你生意么。你又不指着那几个钱养家糊口,大不了下次我跟你去会会她。看看是个什么角se!”余思明笑着拍了拍陆卓的肩膀,一星期来这是第三次找陆卓喝下午茶,虽说是自家老爹吩咐要跟陆卓多交往,但他还是觉得陆卓的真xing情和不做作的确能够很不错。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没看到她拿证得意的脸!”陆卓望着余思明郁闷地说道。

    “那改明我带你去消消气怎么样?”余思明眼珠一转,立刻想到了余飞的吩咐。

    入座一愣,随后一摆手:“少来,我家里那么多个,才不会去什么风月场!”

    “不不不,我当然知道你对风月场没兴趣,你家里的美娇·娘都能够拉出去打仗了。但是严天浩,你恐怕没有拒绝地理由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