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零八章 三天三夜(终)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带着一脸无辜地比爱情能够示意自己也不清楚,现在这情况根本不是解释的时候。〖 】况且就算自己实话实说了也只能招来一顿毒打,用一个女人做赌注换了另外四个女人回来?这要是让几个媳妇知道了估计自己场子都得被扯出来。

    方孝诗望着房间里的四个女人,突然一拍手:“太好了!终于有人给做饭吃了!”

    其他女人一愣,同样想起了前一天晚上关于这四个女人的介绍:只听从主人的吩咐,十项全能什么都会,拥有近乎残忍的近身格斗术,足够抵抗任何se狼地侵犯。这几点加起来,几个女人的眼睛里已经开始放光了。

    由石头剪子布决出胜负之后,最终四个女人由方孝诗,赵笙,唐嫣和唐曼等四人瓜分。再经过一系列地心理密码确认,四个被人工创造出来的美人站在了她们身后,一脸jing惕地盯着坐在沙发上满脸憋屈地陆卓。

    几个媳妇对四个人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把陆卓当成se狼,绝不能让他侵犯,如果他用强或者挑逗诱惑的话,就直接把他敲晕了扒光放在任意一个房间门口!

    咬着烟头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几个媳妇,陆卓心里头发誓一定要让她们还回来。竟然这么不相信自己的人品,简直就是不可原谅:“对了,她们几个叫什么名字?”

    望着背后四个除了发se不同其余几乎长得一摸一样地女人,陆卓突然觉得现在的克隆技术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发se上能够让人一眼就分辨出姐妹私人。

    方孝诗极其得意地打了个响指,笑眯眯地说道:“告诉他你们的名字!”

    “主人的老公,我叫爱莎。”“主人的老公,我叫艾米”“主人的老公,我叫艾菲”“主人的老公,我叫艾玛”

    收到命令地四个女人一次自我介绍,从最左边有着一头灿烂金发的爱莎开始,依次是黑发的艾米,红发的艾菲跟栗se长发的艾玛。四个人的血统基因虽然都不一样,但是却来自同一母体,所以就连说话的强调和声线都仿佛是复制出来的一样。

    陆卓撇撇嘴,怎么听怎么觉得关于自己的称呼让人觉得别扭之际。什么叫“主人的老公”?难道非要那么长的称呼才能表示与自己划清界限么?而且满嘴“主人主人的”自己媳妇又不是奴隶贩子又或是**俱乐部的会员,哪来这么稀奇古怪的围城。

    有些郁闷地挥了挥手,陆卓又把几个媳妇练会了房间让她们好生洗澡。反正自己是捞不着一个来给自己按摩,倒不如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船舱另一头,余思明地房间里。他和余飞父子两正坐在沙发上轻轻品着红酒,一副有事庆祝地模样。下午的时候她们已经接到了消息说陆卓拿下了竞标,而李先生也在先前乘直升飞机先回去了。这一次的成功虽然她们只是配角,但是能让余思明跟陆卓的关系更进一步,还是有非常大地涌出的。

    陆卓先前来过电话,表示回去的时候就跟余思明商量合作的事情。他手下的两间闲置地进出口公司,正好可以配合余飞家里,虽然两间中等规模的公司并不算大。但是如果用来做某些事情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能够做到进出口剧透,在某些方面还是需要更多硬件支撑的。例如这一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走私,就必须要足够的货舱和码头来作为支撑。

    余飞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轻轻抿了一口说道:“下个星期严天浩回来这边一趟,虽然是私人xing质的,但你猜如果陆卓知道了会怎么样?”

    余思明想了想,随后苦笑道:“如果两人面对面的话还真不好说。不过严天浩是带着曹璀来参加虐恋俱乐部聚会的,跟公事没什么太大关系,两人应该不会有机会见面。况且,严天浩在场的地方,关毅轩没理由不在。如果陆卓突然蹿出来搅局,恐怕会很危险。”

    余飞摇了摇头,他听得出来余思明在硕大曹璀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正常。不过这也没办法,心中风味的哥爱上的女人竟然是别人的努力,换了谁都会不高兴的。只是这个石阶就是这样,优秀的男人总会得到更好的女人,虽然余思明已经足够优秀,但是跟严天浩比起来,无论哪方面都还有不小的欠缺。

    严天浩虽然办事情冲动直接又粗暴,但是每一次出手都必顶攻击对方四血,对唐远毅是这样,对付方严牧更是这样。如果不是那一次因为陆卓在场玩命,恐怕大半年

    前方严牧就交代在上海了。而方家也会因为失去一个继承人而被狠狠打击一次。那一次,只能说严天浩运气不好,遇到了陆卓这个给苏宝儿做出了承诺的混蛋。

    “带陆卓去吧,他应该与自己的对手有一次正面对决了,不管是哪种方式。”余飞笑了笑,举起杯子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余思明一愣,有些呆滞地望着余飞。他有些不敢相信余飞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带陆卓去见盐田那好,那不是摆明了让陆卓去搅局么?现在他连关毅轩这个坎都没过去,如果一下子又不小心彻底跟严家闹翻,那上下夹击之下,陆卓收到的打击将会更加大。

    “你觉得跟他做朋友怎么样?”余飞放下杯子,望着余思明笑着说道。

    余思明点点头:“是个非常不错的朋友,如果交心的话,应该能当成过命的兄弟。”

    “陆家的人,都是这样。记住,我让你接近陆卓不是让你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回报。只是让你简单地跟着他,他虽然现在还不强,但就跟这次出海一样,只要有机会,他就能卷走自己想要的一切。”余飞说完,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余思明地肩膀:“下船之后我要出去两天,你尽量跟陆卓大号关系,下星期带着她去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把这个石阶搅得地覆天翻地本事。”

    “又是去见那位伯伯?”余思明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余飞点点头:“是啊,关于你的两次失意他都算准了,我也要看看我酒jing什么时候抱孙子。”

    余思明愣在当场,随后半晌没有言语。

    珍爱号三天的航行已经结束,在黄昏的时候,已经从公海慢慢地掉转船头朝着上海的码头驶去。而陆卓也是带着自己身边的十七人在顶层地甲板上要了一个大桌子开始烛光晚餐。

    如同一家子一样,所有人都围坐在一起,并没有分什么主次,上下,也不分是新加入的还是一直都陪在陆卓身边,每个人都坐在位子上,听着陆卓讲他自创地冷笑话。

    马修兄妹面无表情得解决这自己面前的牛排,眼神地余光在进餐地时候依然jing惕地望着四周,就好像在进食的野兽,不管吃得有多惬意,也丝毫不忘记jing戒自己四周。

    陆卓对于两人的敬业已经无话可说了,在先前的时候他还曾经找过两兄妹一次,结果自己还没说出来要让两兄妹回家乡就被习哦昂兄妹以死相逼。声称自己已经没有家乡的马修表示如果他不能保证自己兄妹两的话,那她们只有在完成陆卓最后的心愿之后再小时是在这个世界。这样直接的语言让陆卓突然有了一种变相谋杀地负罪感,所以也只能暂时打算把她们安排在已经准备正式进入训练的保安公司。

    望着可以跟自己保持距离坐得远远地陈忆,陆卓突然觉得这货是有点怕自己,否则的话好好的距离自己近的地方不坐,为什么非要做到凯瑟琳跟南军中间。

    吃过饭,陆卓搂着几个媳妇在甲板上吹着风,正想感受一下别人说的蓝天白云,海风美女。结果没多久,自己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却是个极其陌生地号码。挠了挠头,陆卓不明白自己上船之前明明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为什么还会有陌生电话打来,不过出于礼貌,陆卓还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陆卓就彻底蒙了,因为在接通地瞬间就有一个尖锐地,充满了暴躁情绪的女人声音冲着他直接大叫起来:“陆卓,我弟弟究竟哪里得罪了你要把他打成那样!还是在他们学校里,你这么做太过分了!你等着,jing察拿你没办法不要紧,这件事情我告诉你,还没完呢!”

    说完,来电话的人直接挂断,留下满脸呆傻地陆卓一个人拿着手机跟二愣子一样站在栏杆旁地甲板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从对方生气地程度来看应该是有关上一次自己胖揍了左帅的事情,而且听上去,来电话的好像还认识自己,不过对方说的太快自己没听清到底是谁。只是听她的语气,好像还想要打击报复。

    琢磨了一阵,陆卓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有点熟悉地声音到底是谁。一旁的唐曼望着结了电话之后就变得有些呆傻地陆卓转过身来抓起他的手看向他的电话问道:“谁来的电话?”

    陆卓摇摇头:“不知道。”

    “这个号码...左青?”**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