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零六章 三天三夜(二十一)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有点疑惑地望着余飞,不明白这次的赌局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先前虽然陈忆跟自己透露了一点,但却没有说太多。而从刚才钟媛媛地话看来,这次的赌局应该跟一个zhengfu投标有关,而至于是什么,看看那两个煤老板就知道了。

    余飞望着思考地陆卓,没有直接开口告诉他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静静地等着陆卓思考思考完毕。这两天来他都是听余思明在自己面前说陆卓怎么怎么聪明,却没有真正见过,而今天正是见识见识陆卓真本事的时候。向来谨慎的余飞自然要把陆卓这个年轻人看清楚。

    两分钟后,余飞望着陆卓笑道:“怎么,想明白了么?”

    陆卓点点头,轻轻吐出了一个字:“煤?”

    “聪明!果然后生可畏!”余飞一拍手,随后朝着陆卓大声笑道:“果然思明没看错人,看来他的确找了个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不错,就是煤矿的开采权。”

    “为什么是在这里竞标?而且,为什么那位李先生还要找我们?”心里头有鬼的陆卓自然不会白痴到去问余飞是不是竞标那个被干掉的倒霉蛋空下来的产业,而是转而问了更让自己疑惑地问题。事实上,陆卓现在对李先生的身份也猜到了个大概。只是还有一些疑惑需要余飞为自己解答。

    作为主管身披当地开采权的李先生,不在自己的低头选择一个自己熟悉的人,而是大老远抛到公海上来进行私人竞标,这本身就是极其不合理的一件事情。再说了,自己这些外地人如果真抢了当地人的生意,恐怕真正实施起来也是困难重重。只是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竟然还吸引了包括余飞在内的上海市两名大佬前来,这事情不光疑点多,甚至还非常矛盾。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得,余飞搞的是海韵,王朝元搞的是地产。但就是这两个跟煤矿拆开八竿子达不到一块的人如今却来做起了煤矿开采的投标。如果不是这两人疯掉了,那就是这其中另有玄机。

    “问得好!”余飞点点头,眼中掠过一丝赞许:“知道今年是什么年么?”

    陆卓一愣,随即心中狂震。余飞的话瞬间提醒了他,今年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年份,马上面临升迁的李先生,恐怕也在为自己的前途谋划着。而当地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煤矿这一块。恐怕他是想要借助这一次的行动让自己的升迁之路更加的稳当。

    余飞笑了笑,看陆卓的模样也知道他猜了个仈jiu成,只是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他是怎么也想不到的:“天下间没有不吃饭的人,吃得少了,人家嫌弃装腔作势,吃得多了,人家有嫌弃贪得无厌。而这位李先生,就是胆大撑死那一类的。现在围绕他的有两个声音,分别来自于两个极端。一个是想要把他干掉,一个是留着它让他安心退休。对他来说,后一种固然好,但是前一种也不能不防。所以他就要有两手准备,但无论哪一种,都是金元开路啊!”

    陆卓有些发懵,对于余飞的话他只是听懂了一半,而剩下的那一半则是完全没有听明白说的什么。升迁需要钱开路固然不可避免,那他大把的钱一样得充公。想到这里,陆卓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这货是来集资移民的!

    有些不确定地看了余飞一眼,后者却对他不动声se地点点头。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管周围有没有人,也不管自己对面的是谁。只有意会到了,那才能跟自己是同一等级的人,如果想不到,那就只能老老实实捡别人吃剩下的。

    作为主管这一块审批的负责人,李先生知道自己有多少黑帐被当地的那些老板记着。维系她们关系的,不单单是互相合作,更多还有互相的牵制。而他想要打破这个平衡,利用外来的人去跟那些人死磕,让他们无暇分神在自己最关键的时候给自己突然来一下。而且,如果自己不成功的话,也能够卷一批钱出国快活,而那些已经给自己送了大把钞票地人已经收到风,纷纷在这个节骨眼上保持了一致地观望态度。所以,在没有真正度过这一关之前,自己得不到他们哪怕一毛钱的帮助。

    官商之间,互相合作创造出远超自身实力的利益,也能带来远超自身承受力的打击。而一股全新的,强势的,拥有无比强大后盾地血液对李先生来说无异于一针强心剂。毕竟外面的人也有他们自己的势力,如果合作成功,他们也会利用自己手上的力量保护自己。这比起在一棵树上吊丝要好得多了。

    陆卓咬着嘴唇飞快的盘算着这次的事情自己要不要卷进去,倒不是他担心能不能赚到钱,事实上煤矿这种生意要说赔钱的话绝对是背后有人弄。真正让陆卓担心的,是那两个声音。

    如果要干掉李先生的声音来自跟自己合作的那伙人,而自己又稀里糊涂地跟着李先生合作了,那到后面得不偿失地还是自己。所以在做出决定之前,陆卓必须考虑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环境,否则再如同刚才那样闹了笑话,那就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挽救的了。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有些犹豫了。得与失之间有时候的界限很模糊,但是结过,却清晰得让人颤栗。

    余飞仿佛看出了陆卓地由于,想了想之后不禁笑道:“年轻人谨慎是好事,但有时候,也该放手一搏。如果你没有几次大胆地动作能有今天成就么?而且这一次的事情稳赚不赔,就算他最后跑了,但是合同也签了下来,东西还在你手上。”

    陆卓点点头,也赞同余飞的建议。但是他担心的却根本不是这些。

    就在陆卓琢磨着该怎么选的时候,陈忆已经替她刷完卡回来了。温软地娇躯做到陆卓身旁,带起一阵香风,让陆卓原本还有些迷茫地心顿时一阵情形。

    “管他娘那么多,老子要的就是有钱有势然后能够谁也管不着地跟自家媳妇在一起没羞没臊。不管是什么方家也好严家也罢,谁他妈要感拦着自己就跟他玩命。只有真正站到了上面才能有足够的力量去维护自己的东西,在这之前,什么都不重要!畏首畏尾的只能让自己前进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慢!”

    咬咬牙,陆卓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明一位地笑容,让一旁的余飞顿时一愣:“这次的竞标是合作么?”

    余飞笑了笑,随后摇着头说道:“不是,事实上,这次我只是个中间人,只是其他人不知道而已。煤矿业跟我的水上运输没有半毛钱关系,而且我也不想让自己太忙。我已经上了年纪,能做的,就只有为思明铺路而已。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陆卓点点头,他知道余飞指的是曾经对于自己儿媳妇的死束手无策,所以现在既然余思明选择了自己做合作伙伴,那么他会付出一些东西作为余思明跟自己之间的联系。

    “您是个很好的父亲,四名也从来没有怪过您,这点我可以保证!”陆卓朝着余飞点点头,语气无比地真挚。

    余飞一愣,随即眼睛猛地一红。他望着陆卓朝着他用力点了点头,随后深深叹了口气。

    陆羽说过,说话就得说道别人心坎里,拍一百句不轻不重地马屁也不如说一句能让人暖心窝子地话。而余飞这种有着多年心结的老伯,更是对这种能够让他解开心结的话毫无抵抗力。这么多年来虽然余思明不说,但是有那个作老子的愿意自己的儿子每天纵情声se,颓废放纵。尤其是这写后果还是由于自己的无力造成的。

    拍了拍陆卓的肩膀,余飞朝着她说道:“待会你只管输就是你反正这些筹码对我来说也无所谓,只要李先生答应了你的竞标,这些不过是小意思。只管去,余伯伯在后面支持你!”

    陆卓点点头,笑着朝余飞点点头。随后突然转过身一把搂住还在装腔作势地陈忆猛地吻了下去。如果不是她突然坐回来自己身旁,自己还真没办法能够那么快就作出决定。

    陆卓跟其他人不一样,虽然不过二十出头,但有着陆羽指点的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不是一个野心家,想要并不多。但他也绝不是一个怂货,能够任人摆布。现在的他虽然实力依旧微弱,但如果连偶尔做一次决定的魄力都没有的话那还拿什么压住身旁这个看似淡漠实则桀骜不驯地女人?

    让苏宝儿从女魔头变得温柔体贴并不算什么难事,因为她从骨子里就对自己没有反抗的念头。但是陈忆,这个血管中每一滴血都充满着反叛因子的女人却不是那么容易驯服。沉稳大气又识大体不过是她的伪装。真正的陈忆,是一个不肯屈服于任何人事物的骄傲的女人。

    松开面se通红娇·喘不已地陈忆,陆卓望着他笑道:“一个这辈子只接过两次吻的女人竟然骗我说曾经在夜总会上班,简直不可饶恕!”

    陈忆一颗心差点蹦出来,望着洋洋得意地陆卓,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被识破但是她却依然强硬:“这是你二十四小时之内第二次对我有不尊重地举动,这些我会一一记下!”

    陆卓无所谓地将她一把抱到了自己大腿上,得意地说道:“哪有怎么样,就算你躲到任何地方,我也会把你找出来,哪怕把全世界翻过来!”

    “男人总是狂妄自大承诺自己做不到的好听誓言!”

    “你试试看!”

    李先生带着自己的女版回到赌桌上,望着仿佛情侣吵架一样的陆卓跟陈一不禁笑道:“陆先生,陈忆小姐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如果我年轻二十岁的话,我一定跟你竞争。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地对待人家啊,因为据我说知,正在打他主意的跟你一样优秀的男人,就不低于十五个!好了,我们继续吧。”

    陆卓一愣,条件反she地点头,可是心里头却还在想着自己怀里的美人到底是去哪认识地这些家伙,不但身边有能力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手握财富手掌事权的人也有不少跟他关系良好的。如果不是已经确定了这货不过是冒充“经验丰富”的话,陆卓还真以为她是那种能让所有人围着它团团转地高级交际花。

    赌局重新开始,一桌子人顿时各显神通,无所不用其极地把自己面前地筹码用各种方式“输”到那位李先生面前,而期间所有人也对竞标的事情只字不提,围绕的话题永远是风月之事。

    陆卓虽然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有些怪异的“竞标”但也知道有的人就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而且看这样子,李先生是准备通吃所有人,然后再从中决定一个最后的竞标者。这样稳赚不赔的生意,全世界只有两类人做得出来,一类是黑社会,另外一类,就是官员。

    整整两个小时,陆卓和余飞两人共计输出去接近三个亿,而对于几人的话题,也不过是偶尔插一句嘴。余飞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是个牵线搭桥的,所以没必要抢戏。二路桌则是因为怀里抱着陈忆不敢胡说八道。虽说还没有正式攻略陈忆,但陆卓也知道,有些话就算是逢场作戏也不能乱说的。

    下午一点钟,已经玩了接近三个小时的陆卓终于等到了赌局结束,反正也是输钱,又没什么技术含量,虽然不累,但也很无聊。所以当她看到李先生已经不想再继续赢下去的时候心中顿时对这个中年贪污犯欣赏不一。只有懂分寸的人才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而这位李先生,很明显就属于这一种。

    “好了,赌局就到此为止吧,我也饿了。苏菲,我们去吃饭!”搂着自己那不过十多岁的小妞施施然走出了房间,李先生对于竞标地事情绝口不提。**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