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百零三章 三天三夜(十八)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站在原地的南军重新拉开架势,这一次不再是刚猛地形意,而是典型地军用搏击技巧。书友上传〗// //他并没有打算跟对方硬碰硬地果照,而是想要先验证自己地想法。

    身形露三点一般冲出,南军弯着地上半身几乎与地面品xing,不过瞬间就传到了高军身前。

    “嘿嘿!”高军冷笑三声,用比起南军更快地速度朝着前方掠去,两人的姿势几乎一摸一样,只是后发动的高军却比南军更加迅捷,几乎是刚刚有动作就已经迎着南军撞了上去。

    双目中你忙一闪,南军陡然间直起身子,上半身极其违反物理原则地诡异拔高,瞬间一个扭曲躲过了高军弯腰轰出地重拳。随后右腿雷霆般抽出,带着一阵呼啸烧香了高军地驰骋推。

    “砰!”

    医生闷响,南军地胫骨狠狠抽在了高军的小腿之上,可是得到的结果却只有高军地一个轻微摇晃。而被巨大力量抽中地高军,则像是完全没有反应一样缓慢地转过身来,朝着南军露出一个冰冷地笑容。

    “果然!”南军心中一顿,立刻明白了高军一定是服用了药物才能让自己的力量和速度变得这么可怕,能够两次用身体毫无防御地接下自己足以将五公分厚钢板击得变形地中级,这已经说明了高军正在超越极限使用他的身体。

    力量和速度上的增幅并没有给高军带来战力上的增加,相反的,在南郡看来,失去了灵巧这项最大优势地高军已经变得不堪一击。虽然他此刻没有痛觉,但是动作的衔接变得无比生硬地他却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对手。

    微微叹息了医生,南军惋惜到:“原本还以为你会有一些长进,没想到你却这么让人失望!”

    高军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望着南军,用一种不属于自己的近乎呆滞地声音说道:“失望么?或许你不在属于这个世界了!”

    “三分钟!”南军脸上地变清变得冷酷下来,望着身前到高军再没有一丝惋惜地神se,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地杀意。

    高军一愣:“什么三分钟?”

    “你还能站在擂台上的时间!”南军伸出了双拳,做出了一个挑衅地动作。左手握住自己的右臂轻轻一个动作,先前被卸下来的右肩关节立刻又变得完好如初。

    高军脸se一变,胸中怒气播发,身体骤然扑向了前方的南军:“你他妈地说什么傻话!我会输给你?”

    楼上的陆卓看到这里已经失去了再看下去的心情,胜负已定,想要赢下比赛的南军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输的理由。不管对方身上有什么不对劲都是如此。

    “你这是认输了?”看着站起身来的陆卓,华子安不屑地嘲讽道:“那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你直接哥哦我的账户转账,然后我带着你的这位调酒师走。”

    陆卓笑了笑,指了指身前的液晶屏幕说道:“别浪费时间倒是没错,只不过,输的人是你!安杰利卡,我们走!”

    陆卓说着,已经带着安杰利卡直接走出了包厢,留下望着电视屏幕一脸不可置信地华子安在包厢里失神。

    已经彻底放弃了试探想法的那陆军开始围着身前的高军开始转圈,他脚下的步伐如同闪电一般在擂台上交错游动,身形更是如同鬼魅一样始终不离高军周围半米的距离,一双长臂仿佛粘在了对方身上一样牢牢控制住高军的动作,不让他有半点的多余空间将自己的力量爆发出来。

    两手按在高军地肩膀上,南军几乎是带着满脸地冷笑围着高军不软游走,每当高军想要挣脱他的控制立刻就会被南军的手臂以一个极其诡异地角度将她的身体硬生生扭转,让他根本发挥不出一身实力。

    气急败坏地高军后脚连连,挣扎着想要从南军地手臂中挣脱出来,可是他是变了所有的方式,用尽了全身地力量,那在自己身边围绕的魔鬼都不肯放过自己分毫。而自己从哥哥角度发起的攻击也是刚到半途还没有发挥出全部力量的时候就被南军以各种方式接下。

    短短地两分钟内,高军整个人已经连续中了南军十几下中级,而且都是腹下软肋地同一个位置,巨大的力量即使以他现在的身体也难以抵挡。没多久,高军就已经被南军的击得晕头转向,再不复先前的狂暴。

    两手猛地庆祝高军的头部,南军猛地抬起腿,两臂猛地兵力,膝盖顿时狠狠地撞到了高军的头上,将高军瘦小地身躯猛地撞得向后倒飞出去。随后双臂猛地收于腰间,随着医生低吼瞬间同时轰出,两记崩拳重重轰在了高军地小腹上,将她整个人重重轰出书迷志愿,重重撞在一旁地栏杆之上。

    周围地观众在高军倒下的瞬间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地欢呼,在她们看来,这场比赛虽然不像前面几场那么刺激,但是最后南军的一系列攻击绝对眼花缭乱,光是那能够将人击出五米远地中原,就对得上冠军地称号。

    华子安愣愣地望着面前的液晶屏幕,愣了老半天才猛地咆哮医生,将手里地玻璃杯重重地砸进了电视机里。这绝对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失利,而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不光输了钱,而且还很有可能在严天浩面前再也没有丝毫地位。

    余思明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轻松地说道:“这台电视机价值三万两千块,不过只是人品比而已。待会我会让人把陆卓和我的账户发给你。哦,对了,那几个女人我直接送到陆卓那边你没有意见吧?”

    说完,余思明不再理会满脸铁青地华子安,将一整间包厢让给了他。

    房间里,陆卓搂着自家几个媳妇,一脸幸福地望着自己账户上多出来地一长串数字,乐颠颠地跟傻子一样。在别人看来或许昨天晚上的拍卖会要比今晚地拳赛有

    吸引力得多,但是在陆卓看来,花钱地事情永远没有挣钱地事情来的有感觉。

    按照约定,陆卓将一半赚到的钱打给了余思明,并且另外将他的一亿绷紧如数奉还。做生意,讲究的是个天公地道,陆卓虽然出身街头,但做事情还是很有原则的。毕竟余思明是跟自己合作,不是上杆子求自己。而且一系列地cao作也是他在暗中促成,所以归还本金再另外算帐实属天经地义。两人以后的合作还有很多,赚钱是双方的,所以陆卓也没必要那么小家子气。

    掏出电话给船长先生发了个短信,随后望着默默走进房间的马修兄妹和南军,陆卓脸上带着浓烈地笑意:“干得漂亮!”

    马修和凯瑟琳两人没有半点变化,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陆卓刚才说了些什么。而南军只是淡淡点了点头,说了句“应该的”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

    自讨没趣地陆卓撇了撇嘴,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摸出来三张金卡。叹了口气,随手丢给了三人:“这是你们的。密码是今天的ri期,你们随意吧!”

    南军望着自己手里的银行卡,办了之后才望着陆卓说道:“老板,我不需要太多钱!”

    陆卓撇撇嘴:“得了吧,你还有个妹妹要养活,别一副扭扭捏捏地样子。我不是那种小气人,你们付出的就应该得到汇报了。对了,有没有受伤?”

    南军愣了愣,随后摇摇头。陆卓这种无意识地关心正好表现出他是真心实意地在乎自己刚才受到的那两下。而任何一个人,能够在转了整整几个亿之后还能对周围发生的事情这么在乎,已经足以表示陆卓有着超乎常人的心理。

    摆摆手,陆卓朝着南军诡异的挑了挑眉毛:“回房去吧,别忘了你上次跟我说过什么!”

    南军一愣,有点搞不明白陆卓那突然变得无耻至极地表情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那也没必要再留下来继续当电灯泡妨碍人家。到南丽的房间安慰了收到惊吓的妹妹几句,南军就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只是当他打开房门的瞬间,他就明白了陆卓是个什么意思。因为在自己房里,两个只穿着情趣内衣的妙龄女郎正躺在床上,一副等了半天的模样。

    深夜地海上漆黑一片,但是珍爱号上五光十se地彩灯却照地周围斑斓一片。作为全世界最好的游轮之一,珍爱号在夜晚根本不可能熄灭自己身上的装饰。腥咸地海风刮过,船上的旗帜一阵抖动。

    陆卓早最高层的甲板上面对着漆黑如同野兽地大海,咬着烟头一阵木然。老实说,今天晚上的这笔钱是他这辈子靠自己赚得最多的一次,前面的那些事情由于有唐远毅和刘山帮忙,他根本就没出多少力气。恐怕最麻烦地一次,就是干掉牛富的那一晚。

    “老头子,我是不是爬地太快了?”夜晚和大海都是能够令男人胡思乱想的东西,而在短短半年内几乎经历了普通人一生的陆卓,更是觉得自己像是海中地一点抚平,瞟来瞟去,只能随着一团名叫“环境”地风随波逐流。

    陆羽笑了笑反问:“小子什么时候玩起深沉来了?”

    陆卓摇摇头,望着静谧地大海和璀璨地星空一阵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深沉,只知道自己在把唐嫣安慰好之后一点跟媳妇鬼混的心情都没有。所以才一个人跑到了甲板上来看海。深夜的海面瓶颈地像是无边地兽口,在陆卓看来一点也不美丽。因为除了珍爱号摧残地灯光之外,天空中地星光根本无法照亮这篇大海的哪怕一寸。

    “是不是感觉很累?”陆羽突然开口,同样换上了认真地语气。灯光中,陆卓一个人的背影与光火的海面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地小点。

    陆卓点点头:“如果你不是指的房事的话,我的确有些喘不过气。按照别人地吩咐,别人的意图去执行每一件事情。自己想要做的,或许除了她们几个之外根本没有。我好像陷入了一个怪圈,既想要得到更多,又害怕理他们越来越远。这阵子你也知道,我几乎连陪她们的时间都要jing打细算。这或许,不是我自己想要的。”

    “没错,这的确不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东西,离你还有很远。”

    父子两的谈话进行过很多次,陆卓也从陆羽身上学到过很多。但他从未把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暴露出来过。哪怕是跟自己最亲密地苏宝儿,也都不知道自己其实也有胆怯地一面。

    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有着大大后宫的男人。陆卓一直都是照着别人的安排做事,就像个打工的,没有自己的主见。虽然一切都顺顺利利,但是得到的压力却比起别人想象地要大得多。而在他心里,只想要让自己好的一面被别人看见,哪怕是自己最爱的,最亲近的那群人也不例外。

    这并不是陆卓不够坦诚,而是他心中强烈地保护yu和自尊心在作祟。他知道,自己如果告诉几个媳妇自己压力很大,自己很害怕失去她们一定会引来一连串地连锁反应。作为一个男人,他不想让自己的负面情绪传递给她们之中地任何一个。

    男人应该承担责任,而陆卓很好地执行了这一点,包括自己的不开心。

    “让自己的女人快快乐乐没心没肺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陆卓最想要的东西,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一个人吞下所有的苦难。哪怕是被这些东西扯得粉碎。

    “别那么矫情,看看这片海,跟你一样,表面安静,可实际上它蕴含着最恐怖的破坏力和最美丽地景se。展现哪一种取决于你自己,但是别忘了。如果不能包容万物,你所获得地一切总有一天会将你扯得粉碎。试着变得比痛苦和幸福更加强大,也试着变成别人的痛苦和幸福,或许你就不会再有这么神经质地白痴想法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