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八十五章 欺上瞒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望着陈忆飘然而去的婀娜背影,陆卓心里头简直是要感动的流泪了。难怪人家说聪明的女人才能留住男人的心,看看人家这解围的方法,轻巧又实在,几句话就把赵笙给忽悠过去了。要是换了方孝诗,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端着一杯果汁,赵笙大咧咧地直接坐在了陆卓腿上。她向来对宠物过敏,所以今天也没去跟着其他人去,倒是呆在家里跟陆卓偷吃了好几轮。

    咬着吸管,赵笙一副累得不行地模样靠在陆卓怀里:“几点了?”

    陆卓看了看时间,才下午两点多。反正闲着也是没事,刚想搂着赵笙进房间再来一发,结果低头一看,这货竟然抱着一杯子果汁睡过去了。

    “我去!这也太快了点吧?”陆卓傻愣愣地搂着迷糊着的赵笙,想叫她起来回房间睡,又舍不得把人吵醒。咬咬牙,干脆一打横,把赵笙整个抱了起来转身走向了房间里。

    游过泳之后会感觉浑身乏力肚子饿得不行,虽然说赵笙扑腾那两下实在算不上什么有用,但毕竟也算是下了水。再加上她体质向来比较柔弱,又跟陆卓闹腾了一上午,所以才出水没多久,整个人就已经累得不行了。

    将赵笙抱回她自己的房间,轻轻放在那张大大的圆床上,轻轻问了一下赵笙光洁的额头。也只有在睡着之后自己的几个媳妇才是最省心的。赵笙虽然平时一副正常女xing地模样,但是要跟苏宝儿和方孝诗主河道一块,她那白搭的xing格立刻就能变成把房子都拆了的女魔头。

    轻轻关上房门,正好遇见提着个手提包准备出门的陈忆:“嗯?这是打算去为游艇置办装饰品?”

    陈忆见到陆卓从赵笙房里出来,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你什么时候成快枪手了?我就进去拎了个包而已你就完事了?还是说你把人家赵笙扎漏气了?”

    嘴毒的陆卓见过,但是像陈忆这么毒得离谱的他还真就只见过一个。什么叫“把赵笙扎漏气了?”这货是在说自己细呢,还是再说赵笙皮薄?都说有素质的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怕,可陆卓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素质有文化的“女流氓”才是最可怕的。

    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那陆卓也不能示弱。撇撇嘴,立刻反击道:“怎么,出门给你男朋友买电池?”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会认为陆卓跟陈忆就是一对嘴欠的情侣,两人无论是说话方式还是神情动作都如出一辙,如果不是两人的长相没有一点相似,说她们是亲生兄妹都有人信。

    狠狠白了陆卓一眼,陈忆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黑se的明信片甩到了陆卓手上:“你能不能看着点你家的信箱或者每天灌注一下你的手机拦截信息?人家给你发了邀请函你都不知道!”

    陆卓望着自己手里的明信片,打开来一看,竟然是昨天寄过来的。可自己搬家也是不过才是三天前的事情,着寄信的人是上哪知道自己的新地址的:“鼎盛慈善游艇晚宴?举办人余思明?这什么玩意,你先前说的就是这个?”

    陈忆点点头:“没错啊,你以为我忽悠赵笙的么?我从不骗人的好吧!”

    陆卓有些发懵,平白无故就收到一张邀请函说是要去参加慈善晚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像这种有钱人的高级聚会无非就是做生意,赌钱,然后找女人再加上捐款。入座现在可是负债几十亿的举行穷光蛋,哪有什么闲钱去参加这种给张邀请函就让你捐个千把百万的慈善晚宴。再说了,这念头连红十字会都信不过,更何况自己连这个余思明是个什么人都不清楚,凭什么就得被一张请柬叫过去然后老实掏钱?这货想钱想疯了吧?

    “不去,什么狗屁玩意。给张纸就想让老子去送钱,当我冤大头还是怎么样?再说了,我连这个余思明是谁都不知道就颠颠跑过去?这也太掉价了吧?而且这种晚会不是应该至少提前一个月就发出请帖的么?怎么我现在才收到?”陆卓撇着嘴,一脸没当回事的模样满嘴跑火车。

    陈忆苦着脸,望着陆卓那一副不屑的模样都已经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虽然对方在寄出邀请函的时间上明显不对,但是这家伙也不至于为这事揪着不放吧。而且这就是个私人xing质的聚会罢了,也就是顶着慈善的名头一起做生意,除了露珠哦,谁也没把慈善两个字当回事。

    “得了得了,别瞎嚷嚷了。人家这是私人xing质的,请柬都是统一提前十天发出。而且谁说了慈善就得捐钱?你也算是个人物了,怎么还跟小市民一样?我告诉你,余思明可是余飞的儿子。人家的游艇会一年一次,各种各样的有钱的年轻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弄到一张这个,别捡了便宜还不识相。”

    陆卓最受不了的就是明明是一堆垃圾却有人把它强行当宝贝塞给自己。这要是欢乐别人他现在早就大嘴巴子甩出去了,哪还流得到现在。什么狗屁私人xing质和余飞的儿子,就算他是美国黑鬼的儿子又关自己屁事。而且一见到陈忆那侃侃而谈说的这什么狗屁宴会这么好的模样陆卓就觉得不高兴,自己改明也在家开一个“枕头大战”派对,看她陈忆去哪边。

    “不去!一堆不认识的在一起端着酒杯下招呼,有那功夫我还不如在家里多想想怎么对付关毅轩还好!”陆卓一挥手,请柬又扔给了陈忆,他从来都是这样,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向来都拒绝得很爽快。尤其陈忆那觉得自己占了便宜的模样更是让她一肚子火。

    有的人脾气就是这样,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身边的人也不能喜欢。陆卓就是这样的典型,虽然不至于蛮横到让陈忆也憋屈,但是在心里头,他还是觉得如果陈忆去了,那就是不给自己面子。

    对付这样的人,只有两种办法,要么顺着他的意思来,他不去自己也不去,但很明显的,陈忆绝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她选择了第二种,改变陆卓的看法:“他没有请关毅轩,这是你拉拢合作伙伴的最好时机。而且这艘油轮会带着一堆模特和明星开出公海。到时候,你想干什么都行!”

    陆卓撇撇嘴:“毫无吸引力,没请关毅轩又怎么样?没请他就跟我有一腿?再说了,嫩模跟女星很好玩么?我在家不是照样能跟老婆们大战三百回合,而且还比她们漂亮多了。”

    陈忆笑了笑,露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随后继续说道:“唐嫣和方孝诗也收到了请柬,她们没告诉你么?看来,是有人想趁着下个周末出公海一趟钓几个帅哥回来当备胎啊!”

    陆卓脸se猛地一变,顿时涨成了一脸的猪肝se:“什么!她们收到了请帖竟然都不告诉我?这是要自己跑过去还是怎么地!给我等着,等你们回来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们两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对了,出公海之后,你想对我怎么样都行!”陈忆笑着把请柬塞回陆卓手里,随后拎着自己的包一路小跑就跳出了别墅。

    陆卓咬着后槽牙,磨得嘎嘣作响。刚才陈忆勾搭自己的时候他是真相就这么直接把人拽进自己房间里。反正这会家里就三人,等到其他人回来或者赵笙睡醒,事情都办完好几轮了。他是真相看看在自己办了陈忆之后她还能不能这么旁若无人的调戏自己。

    闷不做声地钻回自己的房间,将自己摔在了长宽都有足足六米的大床上。余思明是谁他不知道,但是余飞是谁他还是知道的。上海市仅次于或者已经等同于唐远毅的进出口大亨,拥有的船队和码头以及货舱几乎占据了整个上海的进出口行业的百分之四十,而且还是上海乃至全国最大的游艇协会常任会长。说白了,就是个海上大亨。

    就这么一个人的儿子,陆卓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请自己。自己没有什么一流的家世,也没有大把的闲钱,为人也一向低调。就算是上次被唐远毅推出去之后被一些人认识了,但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又少有人提起自己,基本上也表示了现在的自己还不入他人的眼。而余思明既然请了唐嫣和方孝诗却又是分开来邀请自己,那其中的意味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还有陈忆的态度,好像自己去了就能有惊喜一样。难不成她们几个是串通好的?

    琢磨了半天,陆卓也没想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轮价值,自己没有,轮身份,自己没有,论实力,自己有,但不高。但为什么自己偏偏就感觉神神叨叨的陈忆像是有什么东西瞒着自己,还有方孝诗跟唐嫣的态度,也有些诡异。平常两人都是恨不得腰上多了个青chun痘都要脱光了让自己瞧半天,怎么现在却有事情都不跟自己说了?

    “不行,等她们几个回来得好好拷问!”陆卓咬着牙,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心里头琢磨着一定要搞清楚事情真相。**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