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八十三章 局(三)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这个世界有逼人跳海的,有逼人跳楼,有逼良为娼的,有逼人高考的。-更新最快〗但是陆卓不一样,他算是逼出了水平,逼出了风格的一个。简单的说,就是牛的,一逼。

    从来都是听说主动送钱,然后当官的收礼,期间夹着一堆客套话和马屁,再把自己的要求这么一说对面再答应。一套行贿受贿的过程基本上就算是完成了。但是现在,是陆卓把人家关在包厢里强迫别人吃菜喝酒,然后再八折刀子把钱摆在人家面前让人家手下,这感觉就不对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陆卓这是什么意思。送礼送现金本来没什么,但是象陆卓这样把十个亿一起带到面前然后拿着刀子强迫别人收下的,那孩子也能使没见过。

    “陆先生,你这么做,恐怕过分了点吧?”

    半晌,反应快半拍的梁煜才率先开口。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贪婪,也没有流露出半点的高兴。梁煜整个人就跟清如水明如镜的情天老爷一样正气凛然。望着陆卓,梁煜指着桌子上的钞票说道:“陆先生,如果你以为拿着前就可以侮辱我的尊严和职位,那么,我想今天的晚饭,就到此结束了!”

    说着,梁煜直接站起身来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关毅轩可以拿着钱送给你是因为你们志趣相投?”陆卓站在原地头也不回地摆弄着一叠钞票,随后笑着说道:“又或者说,你以为他的钱就不是连号的?”

    梁煜一愣,猛地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神seyin晴不定地望着陆卓。因为他也不知道,关毅轩送给自己的那些钱究竟有没有做过手脚。

    那么大一笔现金村到银行里显然是不可能的,找保险柜放也不现实。所以,梁煜只能是通过各种渠道在上海的几个酒店分别包下了长期客房来保存下这笔巨款。而今天陆卓一句话,则是彻底提醒了他什么叫防人之心不可无!像陆卓这样大大方方告诉别人这笔贿赂的款子就是连号的从来就没人遇到过。但是这也说明了陆卓做事情干净。不会突然来那么一下把人家吓出医生冷汗,就像梁煜和姚黄河现在这样。

    陆卓撇撇嘴,一副轻松地样子:“梁师长,收关毅轩的钱跟收我的前有很大区别么?又或者说我给的不够?”

    梁煜没有答话,说白了,他不收陆卓的钱最主要的两个原因是他对陆卓不了解,从他的想法到目的统统不了解,还有另外一个,就是因为他的钱是连号的!说白了,只要自己接了这笔钱,如果明天陆卓倒霉了把自己供出来,而到时候自己又没有处理完这些钱的话,那后果可想而知。

    虽然现在有专门的洗钱公司帮人做各种各样的服务。但是五个亿的资金,如果拆分开来洗干净的话,起码也要一年半载。而且自己的身份那么敏感,根本就不能相信太多旁人。

    “放心吧,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要你们当作两笔钱都没收过,然后在我跟关毅轩玩命的时候两不相帮就行了。或者说,在关键的时候,你们可以‘适当的’朝着我这边稍稍倾泻一下。事情不算麻烦,但是回报绝对丰厚,两位,我想这些钱除了有连号之外,应该没有其他问题了。而且既然我那么出来,说白了,就没打算再拿回去。”

    陆卓笑着倒上了两杯酒,随后走到门口把梁煜拉了回来。他知道这两人是个什么尿xing,也知道她们再怎么样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简单了说,就是自己手上有他们的受贿证据,一旦传出去两个家伙分分钟接受内部调查然后完蛋。但是自己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给他门一笔更多的钱让她们点转过头来帮自己,这虽然不算是雪中送炭,但也比锦上添花要高一点。

    所以,既然都是送礼,谁送的就不重要了,关键是送的是什么,和怎么个送法。

    送礼是门高深的学问,虽然人人都学过,但大部分人只知皮毛,极少有人能掌握其jing髓。送礼一定要恰到好处,十万块能办到的事,你三万那就是诚心恶心人,送九万,功亏一篑,送二十万,明显不划算。

    陆卓个人认为送礼大概就是三种境界,最高境界:雪中送炭,中等境界:锦上添花,最下境界:适得其反。

    雪中送炭,就是缺什么送什么,掉井里送绳子,掉海里送木头,他一定会铭记在心,这是最高境界,不花钱,但能让对方记你一辈子。但话说回来,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万中无一,他所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人,那人叫苏宝儿,上次给了唐远毅一幅字画,结果被老家伙挂在了家里客厅最显眼的地方,还时不时地跟人念叨。说白了,那就是唐远毅没文化才要来显摆的。

    锦上添花,别人送人民币,你也送人民币,别人送女人,你也送女人,送了等于没送,没啥新意。大多数人只能停留在此种境界,一生难以突破。陆卓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一类,但又有些不同,虽然同样送的是人民币,但他送的多啊,一甩手出去就是十个亿,别说接着了,光是听着就够梁煜和姚黄河够呛。

    至于适得其反,那就是找死类型的。人家孩子前脚被狼撕了你后脚就去送糖葫芦,老娘刚被和尚拐跑了你就去送贞节牌坊,还特别强调是纯金的,钻石的都没用!这就是典型的没事找抽型的,方孝诗就是这个类型,上次合家团圆一起吃饭的时候,方孝诗当着陆卓的面给其他几个媳妇一人送了一根按摩棒,还口口声声说“好多寡妇用了都说好!”,结果当晚陆卓就气得把她折腾了一宿,第二天上课都走不动道。

    所以,虽然不如雪中送炭那么让人印象深刻,但出手大方的陆卓也足以在短时间内击垮关毅轩在梁煜和姚黄河两人心中的形象了。毕竟如果说关毅轩送的是金山,那陆卓送的就是金矿。

    姚黄河亮seyin晴不定,犹豫了半天都没敢答应下来。不是他不想要这点钱,而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要。陆卓一上来就强势得不行,一副蛮横霸道的模样,尤其那双眼睛,根本没流露出一个和煦的眼神。所以,一直忍着一口气的姚黄河如果现在收了陆卓的钱,那就等于是认怂了。好歹也算是个大官,怎么能无端端就给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打垮?所以就算心里头已经有些由于,姚黄河脸上还是没有半点接受的意思。

    相比于姚黄河的装蒜,梁煜的表现就直接多了。前后被抓住一条痛脚也叫是抓,被抓住两条痛叫也是抓。而且看陆卓对意思也没什么不对,大不了等到他跟关毅轩玩命的时候自己在旁边额岸观火,等到一方露出了败象再过去踹一脚不就行了。

    冷笑两声,梁煜已经做好了决定。既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与其磨磨蹭蹭装样子,倒不如跟陆卓一样大大方方把什么都摆出来说,前后都得罪不起他,倒不如交个朋友。

    陆卓笑了笑,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谦恭地笑容:“两位不必担心什么,或许这是我第一次想要跟两位合作,但我保证,有了这一次之后,两位心中将会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不想这么蛮横,只是两位一开始就要走,不给两位一点震撼的东西,恐怕我连跟两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所以,简单说吧,两位叫人来把钱拿走,然后我们达成协议,至于这些照片。我保证绝不会再有其他人看到或者听到有关于两位的事情!”

    所谓的谈判,无非就是双方利用自己手上有的而对方又想要的东西惊醒讨价还价。陆卓现在手上有证据有钱,而梁煜和姚黄河手里有的不过只是一点点权力,这些东西只能给陆卓带来一些麻烦,但不能真正阻拦他。所以,两人在一开始就没什么好选择的。

    “只要陆先生不太过分,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姚黄河笑了笑,伸手抓过自己面前的一万块点了点,随后笑着说道:“至于关毅轩,我跟他的关系,好像连一顿饭都没吃过!”

    “哈哈哈,好,姚书记果然快人快语。来,姚书记,梁市长,干了!”陆卓笑着把举起了杯子,同时极其隐晦地朝着唐远毅和刘山露出了一脸得意的笑容。

    所谓的达成一致,简单说就是一手钱一手货。双方觉得各自的价钱合适,对方的条件合理,那就握手。要是觉得自己吃亏了,那就不欢而散。就像是买水果。要冬天想吃细化了就得十几块一斤,还没夏天的好吃,但你爱买不买,反正冬天的就这么贵。现在的陆卓就是这样,强逼着人家非买他这“冬天的西瓜”,一点余地都不讲。

    一个小时后,两人终于在各自秘书的护送下离开了包厢,而那一百箱的钞票,早就让两人不知道哪找来的人给运出去了。

    陆卓笑眯眯地望着望着眼前的饭桌,突然猛地笑出声来。那前仰后合地姿态让唐远毅和刘山都一起跟着狂笑。

    望着桌子上的录像带,梁煜和姚黄河两人站在钱堆里的画面和手捧着钞票的模样被一点不差地偷拍了下来。从一开始箱子搬进来的时候就经过了静心的布置,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将一些摆放得比较明显的摄像机隐藏,然后真正四十多台摄像机从各个角落将几人的对话和场景完全记录了下来,只要稍微剪辑一下,一份jing心制作的收回大片立刻就能传播到各个地方。

    谁说当官的要下马只能靠女人?说白了那是管不住嘴巴又太容易相信人的,而真正能抓住小辫子的,还是得当场捉赃。

    南军站在陆卓身后,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虽然事情是解决了,但是一次xing花出去十个亿还是有些划不来。毕竟这么多钱如果用在其他地方,或许已经可以逆转局面了。但现在只是用来换一个不确定的交易,南军觉得陆卓这么做有些失败。

    一大杯的茅台酒被陆卓一饮而尽,随后他大笑着望着刘山:“刘伯伯,这次的事情还真亏了你帮忙。如果不是你,我真没办法在几天内找到这么多的假钞!哈哈哈,那两个王八蛋还真的以为我会大方到把他们当祖宗?这回,我真要看她们到底怎么吞下这口血!”

    说完,陆卓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就连刘山也觉得这个计划太恶毒了。把两人受贿的视频做出来之后,就算她们发现所有的钱都是假钞也不敢怎么样。难不成她们还能因为被摆了一道而跟自己玩命?

    一旁的南军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陆卓竟然会用假钞这么下三烂的手段来行贿。难怪他要坚持用现金,说什么要给对方一个震撼的效果。现在看来,他完全就是一早就设计好的。要让梁煜和姚黄河两人以为他不过是个喜欢攀比的愣头青罢了。

    三天时间要想筹到十亿的现金,就算去银行取也得经过一大串复杂的手续,而且,最少也要一个星期进行资金调集。更何况陆卓一开始就没打算这么做,刚好刘山前几天同志自己要清理一个大的假钞印刷基地,陆卓脑筋移动。干脆叫自己的人去把现场一锅端了,让刘山用这个功劳来换看一次市长和市委书记的笑话。前后摄像头又不带鉴别假钞的功能,丢出去当呈堂证供看法官信谁!

    “陆卓啊,这次真是多亏了你我们两个才有这么好的好戏看啊。要是梁煜和姚黄河知道里面只有两百万的真钞,我看他们是什么表情。哈哈”唐远毅拍着桌子不住地大笑,一张老练因为高兴和酒jing的缘故长得通红。

    足足五分钟过后,唐远毅才停止了自己的笑容:“陆卓啊,今天我让人给你屋子搬家具,怎么发现一些东西已经都搬进去了?找这么一来,再过一两个星期,你就能直接入住了吧?什么时候搬家,给个ri子!”**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