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八十二章 局(二)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我要月票..要月票...要月票

    唐远毅话音刚落,梁煜和姚黄河两人已经变了脸se。-更新最快〗虽然从来没见过唐远毅女婿,但是来到上海大半年,她们也都知道唐远毅的女儿唐嫣在上次他的生ri会上带了个男人,而且还经过唐远毅的推荐让整个上海市的所有富商巨贾全都认识了一遍。而这个运气好得不行的王八蛋,就是陆卓。

    宴无好宴,两个家伙原本还以为唐远毅和刘山请她们来不过是想送点财力放他们一马,心中正盘算着趁着关毅轩正好不在的时候捞一笔顺便送个人情。但是现在两人明白了,唐远毅和刘山是准备找他们摊牌来了。

    “哎呀,我差点忘了,今天是我女儿生ri,我得赶快回家!”姚黄河毕竟是在座官职最高的,论不要脸的程度也绝对是高得离谱。他女儿上个月才过了生ri狠捞一笔,现在竟然又被他抬出来当挡箭牌。看来,要有一个当官的老爹,做女儿的在背地里都要被人cao·死。

    梁煜见状不对,也是立刻站起身来朝着唐远毅和刘山说道:“我也差点忘了,今天是我跟老婆结婚纪念ri,我得回去跟他一起吃饭。两位,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两人对先前赢来的钱只字不提,摆明了是让唐远毅和刘山识趣的意思。还没等唐远毅说话,两人已经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口。

    唐远毅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只是和一旁的刘山在椅子上微笑着对视。说白了,今天就是来对付这两货的。既然已经进了桃子,那在想要出去,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包厢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陆卓一脸微笑地站在门外:“两位这么赵吉干什么,还没吃晚饭呢!”

    一手一个将梁煜和姚黄河死死搂住,陆卓也不顾两人强烈的挣扎,凭着一股子蛮力直接把人带到了包厢另一头的饭桌旁。

    梁煜和姚黄河两人拼了命地挣扎着,根本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会有人这么不识相用蛮力强行控制自己,如此失礼的见面,就算待会陆卓说出花来也无济于事。

    陆卓笑眯眯地将两人按在座位上,身后的南军一脸平静地跟了进来把门关上。他手里提着一个黑se的包裹,一身黑se的西装,跟幽灵一样立在陆卓身后。

    “泰山大人,刘伯伯,可以上菜了!”

    没有先招呼梁煜和姚黄河,陆卓先是转过头对着还在派桌上微笑的两个老狐狸打了声招呼,随后才转过头来朝着自己面前的两人笑道:“两位,既然来了,那就先吃了饭再走吧。前后都是要吃饭的,到不如叫交个朋友!”

    “哼,你是什么身份,也陪跟我交朋友!老唐,今天的事情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你正在动工的几个地产项目,恐怕就要停一停了!”姚黄河转过头愤怒地等着唐远毅,一脸的威胁。虽然他只是方家的附庸,但是也从来没有偷人赶这样子强迫威胁他。没想到现在一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竟然做出了自己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这让姚黄河觉得自己的地位严重下降。

    梁煜同样一脸yin沉地盯着做到自己身旁的刘山,他万万没有想到三人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这样的所作所为,几乎跟强行禁锢自己没什么区别了。不过转念一想,梁煜又猛地冷静下来,对方既然敢这么做,那么他们手上势必有些东西是能够震住自己的。现在的情况,还是老老实实静观其变地好一点。

    能够在四十多岁的时候爬上现在这个位置,除了运气之外,梁煜最大的倚仗还是他的jing明。他不像是姚黄河那种熬资历才到今天的人,他懂得jing打细算,更懂得什么时候是危险的,什么时候不过是个玩笑。

    陆卓笑眯眯地坐到两人中间,随后大咧咧地点了支烟之后才慢慢说道:“我来嘛,是给两位送礼的。我给梁师长准备了一台车子,梅赛德斯的,后备箱里装了一个亿的现金。而给姚书记的,是一个丰厚的包裹!”

    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陆卓特意用两手夸张地比划了一下,随后两张照片都是不小心地从他的手里被“摔”到了餐桌上!

    没有理会差点烫到自己的烟头,姚黄河先前还怒目圆睁的气愤表情瞬间变为了呆滞。其中一张照片上,他那还没满三十岁的二nai正在一栋别墅前笑着签收一个巨大的纸箱,而那个纸箱里装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梁煜脸sey

    in晴不定,照片中的他正拿着钥匙准备打开一辆黑se奔驰车的后备箱,而地点,正是市政大院里头!

    照片的内容虽然不能直接说明什么,但是心中有鬼的两人一颗心都已经狂跳起来。陆卓虽然说的轻巧,但是连具体数额和自己受贿的方式还有数额都一清二楚,还有照片为证。这让原本还有些怒火中烧的两人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现在的情况时陆卓知道多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就目前他说的来看,光是凭着他说的跟这两张照片,自己就能彻底完蛋。如今最重要的,是看看陆卓到底有什么yin谋。

    陆卓没有说话,梁煜和姚黄河也铁青着脸地坐在他两旁。桌上的照片已经被南军瘦了起来。唐远毅和刘山则是笑眯眯地望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服务员恭敬地上菜。一桌子五个人,脸上的表情却是截然相反的三种,每个人心里头都有各自的心思,如果走错一步,都将万劫不复。

    菜上齐,酒上桌。陆卓笑眯眯地为几人一一斟满,随后举着自己的杯子笑道:“来来来,泰山大人,刘伯伯,我们先敬两位上海市的功勋支柱一杯可好?”

    唐远毅和刘山点点头,纷纷笑着端起了杯子,朝着梁煜和姚黄河两人打了声招呼之后一饮而尽。

    梁煜和姚黄河两人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喝酒,她们恨不得陆卓现在立刻开出条件然后谈拢之后走人,之后再慢慢想办法把陆卓干掉。不过形势逼人强,就算两人现在再怎么不高兴,酒还是要喝的。否则的话这些照片一撒出去再加上机甲小媒体的宣传,那两人不光是仕途到头了,恐怕就连这辈子也到头了。

    喝完了酒,陆卓依然没有直说的意思,只是不断地跟两人套近乎,拉关系,一副有求于人的模样,搞得一旁梁煜和姚黄河两人根本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陆卓不开口,唐远毅和刘山自然也不会抢他风头。今天的事情说白了两人就是牵线搭桥的,至于怎么办,还得看陆卓后面的发挥。

    姚黄河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一副头疼不已的模样,对于他来说仕途基本也易经到头。之所以在临老的时候还跟关毅轩偷偷摸摸的接触,完全是因为关毅轩出售够大方。没有人会对钱不动心,尤其是钱的数量已经足够引起质变的时候。一点五个亿足够他在退休以后移民然后带着一家人悠哉悠哉地过ri子。而陆卓现在的出现无意识给了他一次巨大的打击。

    一边细细观察者陆卓的神se,姚黄河一边默不作声地夹着菜,一桌子山珍海味在他看来跟毒药差不多,但又不能不吃。只能是夹上一点吃上几分钟,再跟陆卓碰杯,然后喝酒。

    推杯换盏是酒桌上的重要缓解,乃是几千年来人们增进感情的不二法门。但是现在,梁煜和姚黄河心里头越喝越是心惊,越喝越是觉得浑身发抖。

    一个个不过电视机大小的纸箱子被人慢慢地搬进了包厢里,把原本偌大一个包厢记得满满当当。搬运的人全都是唐远毅和刘山的新服手下,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个字。仿佛正在包厢里喝酒吃饭的陆卓等人完全不存在。而陆卓也当整个包厢里透只有她们五人,对后面进行的事情只字不提。

    姚黄河和梁煜呆呆地望着后面进行的动作,整个五百平的包厢里,从偏厅,茶厅到最里面的歌房都被摆满了外观上一摸一样的箱子。而南军则是在指挥着工人把箱子码放整齐之后清点着数量。

    终于,一百个一摸一样大小的纸箱被全部放在了厅内,南军也在一旁清点完毕:“老板,树木都对上了。”

    陆卓点点头,终于放下了自己的筷子。他站起身,示意南军把包厢的大门反锁。随后,在梁煜和姚黄河两人惊恐地眼光中陆卓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

    “两位,这是在下送给你们的见面礼,虽然不怎么贵重,但也聊表心意!”

    陆卓笑着走到一堆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纸箱子面前,随后手一挥,锋利的匕首立刻割开了他身后的一个纸箱。

    “哗啦啦”

    一捆捆的红se钞票随着陆卓把箱子侧面切割开之后如同chao水一样瞬间跌落了下来,瞬间散落得满地都是。陆卓笑从地上捡起了其中两捆扔到了梁煜和姚黄河面前:“这里有一万块一捆的人民币十万捆!也就是十个亿,分一百批连号。这些钱是送给两位的,而且,容不得两位拒绝!”**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