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八十一章 局(一)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柔软的娇躯紧紧贴在自己后背,两条长长的手背圈在自己腰上,饱满的酥胸因为两人的距离而紧紧压在后背上。@}温软炙热的触感几乎要让一颗心都完全跳出来。

    这不是陈忆头一次这样紧贴自己,事实上前几次把不省人事的她从外面送回家的时候陆卓也没少占便宜。只是这么清醒,这么主动又这么简单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

    跟苏宝儿搂着自己的时候不一样,活跃的女魔头总是喜欢紧紧勒住自己然后玩了命地要自己给她讲故事。但陈忆不一样,她虽然用盐紧贴,甚至能够让自己感觉她的心跳。但是无论靠得再怎么近,依旧是无法让人感觉到她真切的存在。就好像虚无缥缈的幻觉,让人觉得不真实。

    这是陈忆最大的本事,恐怕也是一个漂亮女人自我保护的终极体现。陆卓苦笑两声,一瓶子伏特加的酒jing根本不能给他足够的醉意强行把身后的女人拉进酒店,却给了他更加敏锐的感觉去享受后背温暖的胸膛和自己腰间柔若无骨的小手。

    “你在想什么?”陈忆察觉到了陆卓的不自然,因为现在的陆卓整个后背不但绷得跟铁块一样,而且他的身子也在悄悄向前挪,都快坐到油箱上了。

    陆卓浑身一震,一个没反应过来差点恋人带车一起摔进下水道。好在他反应快只是颠了一阵之后又回复了平稳,否则的话这个洋相可是出大了。

    “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吧?”陈忆搂着陆卓,一副紧张地模样。虽然知道陆卓能喝,但喝酒也是要讲状态的。一个能喝两瓶白酒的家伙结果在医院被涂了两下消毒酒jing就醉了过去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怎么会,这点酒算什么,我要是喝起来,一瓶酒都还没热身。”

    人要是一喝了点酒,就容易满嘴跑火车。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在身边的时候,只要不是内向自卑的自闭症儿童都会有那么几点表现的。而陆卓现在,就是已经没怎么经过思考地开始胡说八道。

    陈忆笑了笑,随后问道:“那我身上有狐臭?”

    “嗯?没有啊?上次替你换衣服的时候还特意闻过,除了香水味就只有沐浴露的味道。”

    陈忆一愣,随即笑着捏了陆卓一下。她早就看出来了陆卓虽然不是什么乘人之危的小人,但也绝不是白给的便宜都不占的蠢蛋。自己两次找他救场估计该被占的便宜也都被占得差不多了。不过这也没什么,起码自己可以放心把人交给他而不用担心**什么的。

    陆卓也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己两次去救场结果只占了她一次便宜,要是她觉得自己两次都占了的话岂不是自己吃亏了?

    冷场了,老实人在砍刀自己喜欢的人之后特别容易冷场。因为害怕开口就惹恼了人家,又害怕人家不爱搭理自己,更害怕自己跟人家对话完了之后什么都没得到,没有一点jing湛。所以有些白痴干脆就把自己跟喜欢人的不怎么沟通的这种情况叫做暧昧,其实说白了,那就是一厢情愿!人家指不定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呢。

    既然陆卓不开口,陈忆也懒得说话,直接把脑袋往陆卓肩头一放,干脆消停了。她虽然能喝,但是一瓶伏特加也快喝醉了,而且脑袋里还得时刻琢磨着其他东西,实在是有些累得不行。

    好容易把人送回酒店,陆卓望着陈忆走进电梯的背影,恨不得当场就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自己刚才要是硬气点直接揽着腰走进房间把人朝着床上一压不就什么都解决了么?结果现在这时候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后肠子都悔清了,那实在是不像一个有着六个媳妇的后宫高手。

    晃晃脑袋,陆卓也没了那么多念想。毕竟陈忆一直压着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有那个直接把人办了的气势一早就有了,纳雍酝酿发笑到现在。哼哼了两声,车头一转,直接开回了家里。

    洗澡睡觉,一觉到天亮。

    六个媳妇一整晚就在临睡前跟自己来了条名叫“晚安”的信息,然后整宿都没见人。要不是知道她们是故意整自己,陆卓都要以为这几个货是集体出轨了呢。难怪说试业起的男人不适合谈恋爱,否则不光事业黄了,指不定爱情还得绿了。现在的陆卓就是这样,白天忙工作晚上忙媳妇,要不是几个妞都算老实本分,那他还真不知道要cao碎了即刻心。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千万别让你媳妇有蓝颜,因为她蓝着蓝着你就绿了,也千万别让你男人有红颜,因为他红着红着你就黄了。”对于这句话的前半部分,陆卓还是拿捏得很到位的,所以他也不会瞎担心自己被带绿帽子。开玩笑,一个亿的别墅都送出去了,想抢女人,起码也要拿出几千万来买房子吧?

    几天以来,上海市的人事变动跟换血一样换个不停,特别是jing察部门,更是换了一大批中高层的骨干下来,又调动了一批基层的年轻的优秀jing员上去。涵盖的部门几乎把jing队有的地方全都占满了,而刘山对于这些调动也只是签字通过,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对于刘山的大动作,梁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对信合作伙伴关毅轩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退到了郊区,就算自己主动联系他也只是回答再等等。原先商量好的“变天”也被关毅轩以各种理由推托。当然,关毅轩为了围住梁煜,也向他保证,现在的销声匿迹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行动而已。

    虽然心里头没什么底,但梁煜还是选择继续相信关毅轩,毕竟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和财力都有资格成为他的合作伙伴,而且关毅轩为人向来谨慎,或许现在他正被什么东西威胁着无法脱身也说不定。

    望着红人馆的大门,梁煜脸上突然露出意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这座上海市最高级的私人会所,而自己刚刚来报道的时候,唐远毅和另外几个商人投资不过是在另外一间酒

    店为自己接风而已。

    冷哼了两声,梁煜带着秘书直接走了进去。今天是刘山和唐远毅两人请自己来的。看来最近的一系列变化也让两人心中升起了不安,更让两个在这篇土地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东西从心底里对自己生出了畏惧。

    不管她们的势力有多么的盘根错节,自己官大一级,有的是办法轻而易举地解决他们。

    门口的唐远毅和刘山已经瞪了大半天了,为了陆卓今天的事情,他们两个特意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一切布置妥当。除了确认红人馆内外全都是自己人之外,就连周围的停车场也不再让任何的外来车辆进入。

    一见到梁煜本人,刘山就假装热情地迎了上去:“哈哈哈,梁市长,可终于把你等来了。来来来,姚书记已经到了,正好我们几个可以先打打牌。”

    “没错没错,姚书记先前还在说梁师长最近特别忙。不过没事,反正时间还早,我们正好还能玩两把,来来来,里面请!”

    唐远毅和刘山一左一右地拉着梁煜的手,极其热情地将她朝着红人馆里面拽。结果两旁的梁煜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脸se却变得有些不怎么好看。姚黄河这个市委书记竟然比自己先到,这代表了什么?难不成他的关系跟刘山和唐远毅还是那么紧密?或者说关毅轩那一一五千万没有打动他?不过这也不可能啊,上次召开内部会议的的时候他明明跟自己站在一起打压了刘山,怎么这次却比起自己早来了?

    当官的规矩多,而且上下主次敬畏奉命。梁煜虽然是市长,但是比起市委书记在职位上依然是矮了半级。可别小看这半级,在官位上,哪怕就是一个指头的差距就足够压死人。同样做办公室,同样是公务员,新来的就得给在里面时间长的端茶倒水拍马屁。而现在姚黄河竟然比自己遭到,无论这里面有没有yin谋,自己这次都算是栽了跟头!

    唐远毅和刘山两人悄悄对视了一眼,咬的就是这个效果。两人混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而门口那两个明显拍偏的马屁,说白了就是用来吓唬梁煜的。

    一进门,梁煜脸上就绽开了花一样的笑容,三两下走到包厢最里头的姚黄河面前热情地拉着他的手腕:“不好意思啊姚书记,小弟来晚了,让你就等,是小弟不对。”

    姚黄河比起梁煜要大一大姐,所以梁煜自称小弟也没什么,只是两人热情握手的背后却藏着各自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明明约好的下午六点,结果这货六点半才到,这不是明摆着摆谱给自己看么?搞得自己好像比她矮一级故意提前来等他一样,要说这是个误会,那打死他都不信。

    跟姚黄河想的一样,梁煜心里头也有点七上八下。看姚黄河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就知道他心里头不开心,看来待会的牌局,还是得输点钱给他让她心理平衡平衡。

    姚黄河明显的对今天晚上的牌局有些不高兴,见梁煜都到了,不禁开口道:“老唐啊,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起菜吧,牌局的话吃完饭也可以再打嘛。”

    唐远毅微微一笑,心里头对姚黄河的算盘清楚得不得了,这货根本就不是什么想晚上再打牌,而是准备先看看情况再决定留不留下来。反正吃饭的时候自己有什么条件已经会说,如果能谈,他就留下来赢钱顺便谈价码,如果不能,他就推托有事直接闪人。这样的招数,虽然说对他的那帮子手下非常管用,但是对唐远毅这种根本就不受他管的家伙根本一点意义也没有。

    心里头哼哼了两声,唐远毅按笑道:“老家伙,还真的以为老子怕了你?也不向你前几任打听打听,老子唐远毅什么时候怕过当官的。娘的,要不是为了陆卓这小子,老子才没功夫受你们这两个混蛋的窝囊气!”

    刘山见唐远毅有些窝火,立刻迎了上去:“姚书记,时间还早,厨子都还没准备好呢。反正明天是周末两位也没什么安排,倒不如我们先来两把。我记得上一次两位刚来的时候展现出的牌技可是超乎常人啊,所以我特意回家苦练了大半年,希望这次不要输得太惨。”

    刘山这话就已经不是暗示了,那根本就是说我今天呆了大把的前来,你们放心赢就是。姚黄河和梁煜虽然钱多,但谁也不会嫌钱多了咬手,所以在见到了唐远毅和刘山这么殷勤想给自己送钱之后也觉得再推辞就太不是人了,就干脆答应了下来。

    跟当官的打牌,不能太复杂,不能太简单,不能太高端,不能太低俗。因为你不能保证他们对于这些东西有十足的研究,如果一不小心出错了,说也不好说,赢也不好赢。所以,唐远毅和刘山特别选了一个还算是能上得了台面又不算太低级的扑克牌玩法,锄大地。

    可别小看了这简简单单的玩法,比起麻将来,它没那么具有普遍xing,而且还没那么需要时间,一句下来也就最多十几分钟,不想麻将要是一轮鏖战下来从起拍到胡牌可能需要大半个钟头。而且它倍数大,就拿几个人玩的来说,一万块的底线,要是翻个几十下的话,那就是上百万的进出,又极大的满足了领导的虚荣心。所以,锄大地说实话,是跟当官领导最好的玩法,毕竟你不能指望所有领导都会桥牌不是。

    半个小时过去,几圈下来,刘山和唐远毅已经各自输出去了差不多两百万。两人悄悄对视一眼,也觉得时间差不多,就等着对面两个杀红了眼的家伙开始入套了。

    果然,在重新洗牌之后姚黄河又抓了一把好牌,脸上对笑容都快能当二傻子标准了:“哈哈哈,我看啊,这一把又是我赢喽!”

    说完,姚黄河转脸望着唐远毅和刘山,开口张狂地笑道:“哈哈哈,老唐老刘啊,今天晚上,不管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好好考虑的!”

    唐远毅微微一笑,眼中掠过一丝yin狠:“哪有什么要求啊,我就是想让两位见见我的女婿!”**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