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七十六章 火星地球(一)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敲了敲狐狸jing的办公室大门,没人应。{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陆卓一愣,看了看表,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难不成这货有事不在?

    推门进去,陆卓一下就愣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连人影都没一个,而唐曼的包也不在了。检查了一圈,陆卓终于确定,一向遵守公司守则的员工典范唐曼,翘班了!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可以肯定能够令唐曼翘班的事情绝对不是一般的大事。而很明显的,今天发生的那不是一般的大事就只有陈忆邀约了她们。

    虽然已经晚了一步,但坐在原地等死可不是陆卓的作风。所以几乎是本能的,他拿起电话拨通了狐狸jing的号码。

    几个媳妇里头就属唐曼对自己最好,就算苏宝儿有个什么妖言惑众扰乱视听的举动唐曼也会端正态度保持中立。所以如果要说几个女人里谁能对这件事情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那就只有稍微成熟一点的唐曼和许逸云了。

    陆卓拿着电话放在耳边听了半天,结果得到的答案却差点令他晕过去,唐曼关机了!

    人总是对自己的想法或者愿望抱有过高的期望值,所以在耨一件事情失败的时候收到的打击往往要超过心理的预启,就叫作死!而陆卓,从来不是一个作死的人,他早就对自己的几个媳妇是什么尿xing了如指掌,所以他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打击或是失望,因为他的六个媳妇都关机了!

    这绝对是商量好的!而且没有意外的话一定是苏宝儿挑起的事端。关机不理会自己,这些妞一定盘算好了今天给陈忆来个敲山震虎。只是双方都各有千秋,究竟鹿死谁手,现在还真的不知道。

    早在之前苏宝儿就对陈忆这个名字深恶痛绝,每一次陆卓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她都恨得牙痒痒。就像是小女生被抢走了洋娃娃一样又委屈又恨。而这一次陈忆竟然敢主动送上门来,那绝对是她报仇的大好时机。

    上一次两人见面就差点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在餐桌两头都差点打起来。如果不是有着徐磊这个倒霉蛋,估计陆卓也没办法安全度过那天晚上。而这一次她们六个对付一个,情况显然比上一次更糟。

    松鹤楼,贵宾包厢内。七个女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互相大眼瞪小眼。

    虽然现在时间才不过六点多,但是七个女人早就到了。只见以苏宝儿为首的其中六个,都是一脸不善地望着坐在对面慢条斯理吃着叉烧包的陈忆,也不管桌上的一堆美味佳肴,那熊熊燃烧的小宇宙基本连对面街都能感觉得到。

    六个人中唯一能够保持面se入场的就只有唐曼和许逸云。两人的碾碎稍微大一点,而且都经历过感情失败,所以对于对面的陈忆自然没那么强的危机感。毕竟她们也知道了当初可是陈忆不要陆卓的,就算现在找回来也不抬有可能让陆卓做负心汉。毕竟一个美人跟六个美人,是男人就知道该怎么选。

    当然,她们也知道陆卓一定会选七个美人。

    方孝诗一脸兴奋地坐在苏宝儿身旁,好奇地对着陈忆猛瞧。早在京城的时候他就听自家哥哥跟魏如航听过这个女人,而之前也听过了苏宝儿咬牙切齿的控诉。所以在见面之前,方孝诗就把陈忆想像成了一个有着妖媚脸庞火爆身材但是心思毒辣又yin险无比的小人模样。只是现在看来,对面这个认真吃着叉烧包的女人除了透露出她饿了的信息,好像完全没有其他的东西表露出来。

    拉着一旁的唐嫣,方孝诗好奇地问道:“嫣姐姐,怎么我看这位姐姐不像是yin险的女人啊?”

    唐嫣一愣,也觉得方孝诗的话有道理。从一开始他就在怀疑,苏宝儿那咬牙切齿的语言是不是带着一些她自己的主观因素。而现在,她更加怀疑了。

    赵笙轻轻点头:“我也没看出来?宝儿,你跟陈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苏宝儿一听,一双大眼睛顿时一瞪:“误会?我呸!你们什么时候见过yin险小人把yin险两个字写在脸上的!”

    “电视里啊?有几个家伙不是专门演坏人的么?”不懂事的方孝诗完全不知道苏宝儿现实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还傻乎乎地朝着火山口里头跳。

    苏宝儿眼睛一瞪,就要开口给方孝诗说道。都这时候经理谈还不团结一致一起对外,这群娘们简直是太不懂事了。要是今天自己这群人败北的话,那以后陆卓可都得听她的了,这群人究竟有没有一点

    危机感?难不成她们还盼着把自家男人拱手让出去?

    “好了,宝儿。别解冻,先听听陈小姐今天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吧。”唐曼毕竟是最冷静的一个,见苏宝儿有渐渐暴走的趋势立刻将她拦了下来,同时望着陈忆说道:“陈小姐,您在电话里说找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难道就是来这里吃叉烧包和手撕鸡和东坡肉么?”

    虽然冷静,但不代表唐曼会跟自己情敌有什么一来二去就拜把子的心理。在她看来,陈忆虽然算不上敌人,但也绝对不是自己人。一个曾经伤害过陆卓的人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跟自己这些人融在一起。虽然当时说白了是陆卓自找的。

    陈忆抬起头,拿起面前的纸巾轻轻擦了擦嘴,随后望着几个女人说道:“你们也吃啊,这里的东西很不错的。”

    许逸云眼神一凛,原本温和的俏脸上多出了一丝严厉:“陈小姐,如果您只是想说这些,那我想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像您这么有时间随随便便就能找人出来聊天。而且,我们之间好像也没熟到这样的地步。”

    陈忆笑了笑,随手将餐巾纸放到一旁,随后端起了一旁的清水淡淡地抿了一口。

    “你们几个,有谁知道这一桌子的东西都是陆卓最爱吃的?”

    望着另外六个女人,陈忆脸上没有丝毫得意,反而露出了一丝心疼,一丝责怪的诡异表情。就好像她在为什么事情感到不平一样。

    六个女人一愣,纷纷低头看了这一桌子菜。东坡肉,酱猪蹄,手撕鸡,叉烧包等等。一桌子十几个菜,虽然都认得,也都吃过,但是因为陈忆一句话,又好像变得非常陌生。就连苏宝儿也是神se茫然地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漫天不言语。

    包括苏宝儿在内,所有的人平常都是被陆卓照顾的一方,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充满了强烈的占有yu和保护yu,从来都不让其他女人为他cao心或者是考虑太多。而几个女人仅有的几次献殷勤陆卓也表现得非常开心。说实话,光从平常的生活中来看,几个女人完全不知道陆卓喜欢什么菜。因为平常都是陆卓做菜给她们。

    “陆卓其实不爱运动,他喜欢看书。”陈忆我那个这几个女人的反应,脸上的表情突然变成了无奈。但是她并没有说别的,只是将陆卓的喜好厌恶一点点地说出来:“他喜欢喝酒,只是因为想喝醉。他不是大男子主义,只是觉得亏欠你们。他骨子里不是一个强势的家伙,做到今天这一步,也只是为了其他的理由。”

    “胡说八道!从十六岁开始小桌子每天都坚持锻炼再没看过一眼课本,你竟然说谈不爱运动?我看你是没话说了胡说八道吧!”苏宝儿眼睛一瞪,立刻气势汹汹地回击。开玩笑,这个女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说陆卓喜欢这讨厌那,这世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彻底了解陆卓,那只能是自己苏宝儿!

    陈忆笑了笑,轻巧地点燃了一支烟,随后靠在椅子上悠悠道:“那不过是为了你手上的那道疤而已!”

    苏宝儿一愣,整个人像是被突然那走了魂魄一样愣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言语。良久,两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脸庞,苏宝儿几乎都无法直视陈忆的双眼。因为在潜意识里她已经明白,陈忆说的,都是真的。

    唐曼深深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感觉自己胸口堵了一块大石头。就像是有人用一座山压在了自己身上一样让她呼吸困难:“陈小姐,如果您是来指责我们对陆卓的关心不够,那么很抱歉,事情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虽然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共同相处,但还不至于被人看笑话。陆卓为我们做过什么您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今天的对话就到这里吧。宝儿,我们走!”

    唐曼说着,就要伸手去拉一旁的苏宝儿。

    “我的确没有资格指责你们什么,因为我根本不是陆卓的女人。但是你们仔细想想,你们除了跟他上床之外还对他做过些什么?谈话?不聊公事的时候你们有没有问过他喜欢什么,他感受过什么?你们有没有问过陆卓的理想或者干脆就是跟他出去看看跟白痴一样压马路?恕我直接,这些东西恐怕都是没有的。因为陆卓有太多事情要做,而空闲的时间也都只是在你们的温柔乡里头休息。但是除了这些之外,你们甚至连陆卓只不过还是个大男孩都不了解,还把他当成依靠,六个人的压力在他一个人身上。他除了不断的不知疲倦的成长之外还能怎么样?”**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